精彩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笔趣-第九九三章 戰甲展示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凌晨时分,塔格还没有入睡。
真羽垂欲图逃脱,却被当场抓获,而羊叱吉当夜却是与杜尔扈断事官麻罕商讨赔偿事宜。
双方讨价还价,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最终真羽部这边勉强接受了对方苛刻的条件,以一千匹战马两千头羊作为赔偿,抚恤那些战死的杜尔扈狼骑兵。
虽然真羽部是个大部落,但这样的赔偿也是代价不小。
不过为避免杜尔扈部找到纠缠的借口,也只能忍辱负重。
除了真羽垂,那些俘虏自然也要被杜尔扈人带回去交给太阳汗处置,此外塔格还亲子写了一封道歉的书信,向太阳汗表示歉意。
对真羽部来说,虽然暂时解决了眼前的危机,但却也是真羽部遭受的极大耻辱。
塔格一夜未眠,知道双方达成的条件后,犹豫再三,终是同意了条件。
至于刘叔通那两人,塔格按照秦逍的建议,派人将这两人押送往东北辽阳府,交给安东都护府,与对方进行交涉,实际上安东都护府设立以来,周边诸部也没少和其打交道,真羽部也是经常与那边有来往。
塔格嘱咐的很清楚,这两人涉及部族阿毗迦之死,甚至参与谋害塔格的阴谋,送到安东都护府,如果对方不承认是辽东军的人,那么这两人在草原闹出这么大的事情,直接卷入部族内部事务,必须按照草原部族的法令惩处,到时候也必须带回草原处决。
安东都护府虽然一直以来拥有调解周边诸部冲突矛盾的权力,但却也是要尊重逐步的风俗法令,否则在周边诸部心中的威望必然大损,正因如此,在明面上安东都护府倒也是尽力尊重诸部的法令。
辽东军若是想保全刘叔通,就只能私下与真羽部的使者进行交易,塔格也不客气,嘱咐对方若是想留人,就必须付出足够的补偿,盐铁粮食等物资可以长大口去索要。
這!就是街舞
草原虽然战马众多,但比起大唐,最大的劣势之一便是铁矿极为稀少,除了坐拥铁山的贺骨人可以锻造出大批的战刀,大部分部族往往都只能以战马去换取兵器,也正因如此,贺骨人的铁山甚至比真羽部的战马更让人觊觎。
此外盐巴是草原的硬通货物,食盐在大唐的价格还算便宜,到了草原,价格却是十倍都不止,而且为了防止食盐大批流入草原,大唐也一直严格控制食盐对草原的输出。
双方贸易繁盛之时,唐国商人用来交易战马的货物,除了丝绸,最多的便是茶叶和食盐,至于铁矿,大唐从一开始便严格禁止向草原贸易。
真羽垂的下场,也是让部族上下一阵唏嘘,交给杜尔扈人的时候,没有人多说一句话。
毕竟他不但谋害了阿毗迦,还欲图害死塔格,被软禁调查期间,竟然还杀了卫兵脱逃,这些罪责,无论哪一条,按照真羽部的法令,都是要被处决。
麻罕一行人会带着真羽部等俘虏返回,真羽部也会尽快将赔偿的战马羊群派人送过去。
实际上这在草原是最为常见的解决争端方法。
如果误杀对方的人,对方接受赔偿,双方便可化干戈为玉帛,若是成为俘虏,也往往只要付出赎金,就能将俘虏赎回来。
狼骑兵损失并不大,真羽部不但交出身为左大都尉的凶手,而且还重金赔偿,也算是给足了杜尔扈面子。
杜尔扈显然也没有立刻向东征服漠东的计划,若只是为了几名狼骑兵的性命就改变自己原来的计划,自然是得不偿失,既然收到了应有的补偿和道歉,也算是满意。
此外羊叱吉却也与对方进行交涉,叱罗云等人当时被困在荒山,狼骑兵杀到,包括西门浩和叱罗云那十几人肯定已经落入杜尔扈人之手。
西门浩等唐国商人倒也罢了,草原逐步虽然没有明令,但诸部却都不会欺辱外来的商贾,毕竟草原的许多物资匮乏,需要这些商贾为草原诸部提供货物流通,若是商贾们遭受迫害,吓得不敢再跑过来,损失的只能是草原诸部。
即使是杜尔扈部,对外来商贾也是欢迎有加,而且还会打击劫掠外来商队的马匪。
不过叱罗云等几名女鹰卫和守草者都是草原人,落在杜尔扈手里,自然就成了俘虏,要让他们安全返回,也就必须付出赎金。
在叱罗云等人的赎金上,麻罕倒没有太过刁难,按照正常的价码与这边商定好,虽然战马和羊群一时还不能立刻交付,但叱罗云等人的赎金,谈妥之后,羊叱吉这边就立刻支付,麻罕也承诺回去之后,立刻释放俘虏。
草原人在这些事情上倒是一诺千金,只要双方谈好,立下承诺,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变数。
左 道
真羽垂被杜尔扈人带走,部族上下也都明白,乌晴塔格继承汗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塔格本就是汗族血脉,而且素来关爱百姓,虽然年纪轻,但也聪慧勇敢,有这样一位女汗,也算是真羽部的幸事。
解决了内部的麻烦,塔格又将汗帐的事务交给达勃尸罗和其他几位族中长老,由他们一起镇守汗帐,汗帐有两千精锐铁骑,哆脱和颂努哈两步四千兵马也正往汗帐调动,六千骑兵的力量,也足以让觊觎之徒不敢轻举妄动。
中午时分,塔格来到秦逍帐内,见到秦逍已经做好准备,心中满意,示意身后的人送上了一套皮甲,道:“换上皮甲,咱们待会儿就动身。”
“皮甲?”
“里面是牛皮,中间还有一道软皮,外面有铜制护甲,整个部族像这样的皮甲没有几套,十分珍贵。”送上皮甲的女鹰卫解释道:“这套皮甲一直珍藏着,很多年都没有拿出来,这次塔格特意送你穿戴,你该谢过塔格。”
塔格也不废话,只是道:“你穿上试试,合不合身!”
秦逍犹豫一下,也不多言,将皮甲披上,系上了准备好的腰带,那女鹰卫又将皮盔送上,秦逍戴上之后,感觉稍微大了一些,好在里面还穿了衣物,问题不大,略显臃肿,展开手,笑道:“塔格,我现在看起来像不像一名真正的真羽武士?”
却见到塔格怔怔看着自己,目不转睛,似乎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秦逍有些诧异,又叫了一声,塔格只是“嗯”了一声,却是转过身,径自出帐。
秦逍有些奇怪,发现塔格离开的时候情绪明显很低落,向那女鹰卫问道:“塔格这是怎么了?”
女鹰卫摇摇头,却拿过一把刀,双手递上,道:“这是虎骨刀,刀柄是虎骨所制,塔格说送你做佩刀。”压低声音道:“这是逐日塔都的佩刀。”
“逐日塔都?”
“是塔格的哥哥。”女鹰卫轻声道:“你这身皮甲和这把虎骨刀,都是逐日塔都的遗物。当年辽东军背信弃义,我们陷入步六达人的圈套,被他们包围,两位塔都拼死突围,杀开了缺口,让部族的勇士们得以撤退,如果没有两位塔都的拼死奋战,我们很可能全军覆没。可是两位塔都却都战死,我们只抢回逐日塔都的遗体,元术塔都的遗体被步六达人带回去,再也没有回来。”
秦逍皱起眉头,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塔格收藏着逐日塔都的战甲和虎骨刀,多年来一直没有人看到,今日塔格取了出来,特地送给你。”女鹰卫感慨道:“看到你这一身装束,塔格应该是想念逐日塔都了。”
秦逍微微颔首,接过虎骨刀,佩在腰间,出了帐,见到塔格正站在一边,靠近过去,柔声道:“塔格,穿上这身战甲,我觉得自己变得更有勇气了。”绕到塔格面前,塔格却抬手捂住脸,迅速转身,道:“不要看。”
“哭了?”秦逍轻声道。
“你才哭了。”塔格回过身,眼圈泛红去,却无泪水,显然是趁机抹去泪水,打量秦逍一番,道:“你穿的很合身。”
“听说这是逐日塔都的战甲?”
塔格一蹙眉头,但终是微微颔首,道:“六年前他战死沙场,他第一次穿上这身战甲的时候,就承诺说要用这神战甲和马刀保护部族的百姓,让我们不受人欺负。他身体其实不好,出生的时候就很孱弱,个头也不高,但日夜骑马练箭,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他虽然没有强健的体魄,但没有人及得上他的勇猛。”
秦逍点点头,道:“我相信他至死都在想着保护自己的部族,正因如此,他的牺牲才有价值。塔格,我答应你,只要我穿上这身战甲,手握虎骨刀,就不是唐人,而是你们真羽部的一员,也会遵守逐日塔都的承诺,用这身战甲和马刀来保护真羽部,来保护你!”他目光柔和,声音温暖,塔格却是心下一暖,看着秦逍的眼眸,见得秦逍眼中泛着光,直直看着自己,不知为何,塔格却是脸颊一红,轻声道:“你别多想,我只是担心战场上有冷箭射死你,既然带你上战场,总要让你活下来。”
“塔格想让我活下来,我自然也会拼了性命保护塔格安然无恙。”秦逍泛起春风般的笑容:“我是好色之徒,从不愿意看到美丽的花儿凋谢,塔格是草原最美丽的花儿,自然是要越开越艳。”
塔格瞪了他一眼,但这番话听在耳中,却是特别的舒服,让人甜到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