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蓋世 起點-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疑團鑒賞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湮灭星域,千鸟界。
雕塑般枯坐在“星河渡口”的林道可,合着的眼睛,再也没睁开过。
梵鹤卿、郁牧等大剑仙,散落在他旁边,还时而说两句话,看一眼从外界传送而来者,交流一下浩漭和外界的局势。
只有他林道可,仿佛对世间一切漠不关心,就在等候摄魂的降临。
除巅峰至强间的战斗,天地间似乎没有东西能吸引他,能让他死寂的心起波澜。
咻!
交织的明耀光束中,两个从浩漭远道而来,再经过绿荧界中转的身影,在那座“星河渡口”中现身。
郁牧笑容可掬地看过来,“吆,这不是商会的第一客卿君宸么?还有冯老头,你怎么有胆过来的?”
君宸和冯钟,一同出现在了只能进不能出的“星河渡口”。
看着眼前静坐着的,那几位剑宗的大剑仙,君宸神色冰冷,一言不发地飞走。
他飞向太虚神王和蒋妙洁等人所在。
與異種族女子○○的故事
他父亲段奕生的被禁,这几位剑宗的大剑仙也有出力,要不是林道可就在面前,他怕是会第一时间出剑。
“君宸,千鸟界的规矩,就是你既然来了,便休想离开。我郑重地提醒你一句,可别胡来坏了我们剑宗制定的规则。”郁牧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吆喝。
君宸充耳不闻。
留着山羊胡,一脸猥琐笑容的冯钟,冲着每一位大剑仙打招呼,“嗨,老梵,好久不见啊。你替剑宗坐镇裂衍群岛时,我可没少关照你吧?人心哦,当真是不能看哦!我还为你特意收集过不少稀世灵材呢。”
“小晴茉啊,你的这柄青花之剑,铸造的核心材质,是不是通过商会弄到的?”
“还有薛九你,干嘛摆着一张臭脸?我欠你钱吗?七百年前,你在天外受了重伤,阳神都碎裂了,难道不是我们为你找药神宗求的丹丸?”
“啧啧,你们这些家伙就知道听韩邈远的,当真是一根筋。”
本为“风吟者”首领的冯钟,如数家珍地说着那些大剑仙,受过的商会恩泽。
被他点名的大剑仙,脸色有些尴尬,一个个都不看他。
梵鹤卿轻叹一声,无奈地站起来,冲着他拱拱手,“好了,大家立场不同,以前的旧事就别拿出来提了。在裂衍群岛的时候,你们商会遇到挑衅,有人坏了你们商会规矩,胆敢在通天岛胡来者,我也没少出剑。”
“算了,不提就不提吧。”冯钟摆摆手手,大度地说道:“我这趟来千鸟界,也没打算走,只是带了几个消息给你们。”
旋即,他便说出恐绝之地阴脉被镇,源界之神一道灵魂,被极慧以招魂幡吞没。
还说了檀笑天和极慧的联手,巫鬼潮的爆发,纪凝霜的出剑。
他这边述说时,君宸则是到了太虚、尤潜、青魇、蒋妙洁那边,也将近期在浩漭的连番变化道出。
“韩老头不知所踪,檀笑天渐渐倾斜深渊,极慧执掌着源界,还将新的门铸造。你们哦,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立场?”冯钟嘴里和梵鹤卿、郁牧说话,眼睛却一直盯着林道可,因为他知道所有大剑仙只听林道可的。
然而,林道可依然闭目不动,这就意味着他未改变主意。
“凝霜这丫头果然没辜负我们!”
“实话实说,比起老顾来,她才具备剑宗的优秀品质!老顾啊,就是太惜命了,越是不敢战,越是死的快!”
“星霜之剑的风姿,令人叹服啊!真该回一趟浩漭,看她斩灭漫天巫鬼!”
在场的那些大剑仙,一个比一个不要脸,都只是在夸赞纪凝霜,却不说其他。
冯钟再没一句废话,也清楚林道可听完还没动静,就是坚持己见。
别说他冯钟了,这样的林道可谁也劝不了,他也懒得再浪费精力了,立即从“星河渡口”处飞离。
“都是好事。”
清秀的太虚神王,在君宸这一番话后,欣然轻笑起来。
“虞渊可真是出乎意料啊!”蒋妙洁美眸泛着异彩,冲身旁的太虚说道:“老一辈的极慧大人,怎么就听他的话,带着招魂幡和新建的源界之门离开了?”
太虚沉吟一下,认真地说:“出于尊敬。”
“尊敬?”
除了如尤潜般的知情者,其余神魂宗的长老和年轻人,还有各族的九级战士,因太虚这话懵住了。
也在此刻,天魔尤潜身形一震,缓缓浮空。
他没脱离千鸟界的界壁,就在高空中,眺望着同在这个星域的浮生界。
在他之后,那些或本来就在千鸟界,或从别处传送而来者,也都留意起浮生界。
……
浮生界。
V.B.R絲絨藍玫瑰
通往地底阴脉支流的幽深洞穴口,汇聚着老贝鲁,群星之子利奥,还有杰拉特,暗灵族的布里赛特,女妖族的蕾贝卡,还有各方异族的强者。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那洞穴口。
一道耀目的紫色光柱,从那地洞内喷逸而出,千万束晶亮的光电,在光柱内如在衍化着灵魂道则。
一声声让众人灵魂震颤的异响,悠悠地从光柱中传来,让在场的诸强面色凝重。
他们灵魂仿佛受到声音和光柱的牵扯,想脱离肉身体魄,主动化作光柱的奴役。
“摄魂!”
“是摄魂大人!”
“这气息,好像是浩漭的至高在铸造神位!”
“不,不是在铸造,而是应该成功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都紧盯着浮现出异象的洞穴,还感受到有外界的力量,从别的时空注入过来。
注入到浮生界的地底!
老贝鲁凑到洞口,聚精会神地看着,隐隐看到一道曼妙的紫色魂影,由虚幻渐渐凝为真实。
仿佛有血肉筋骨,从别的渠道流向下面的阴脉支流,然后完成神秘的筑体仪式。
九星贤者贝鲁惊叹不已,这时他突然担心起丹妮丝来,担心下面的血肉骨骸内,会不会有丹妮丝的痕迹?
“她赌对了,她在浩漭收获极大,如今被虞渊带往灰域了。算算时间,她此刻应该见到星罗步甲了,比你们还要幸运。”
摄魂绵柔醇厚的奇异声音,从洞穴底部响起,她显然感知到了贝鲁的思想。
“啊!”
杰拉特惊喜地叫嚷起来,旋即单膝跪地,朝着洞口捂胸说道:“感谢您的厚爱!”
“那是她应得的。她敢陪我去浩漭冒险,就该有这样的收获。”摄魂体魄在凝炼时,整个浮生界的众生,仿佛化作了她的眼睛,她灵魂意识的延展,帮助她将此方世界,将临近的星空都映入眼帘。
她也因此看到了千鸟界,看到了那里的大剑仙,还有太虚等人。
“剑宗,林道可!”
从奇异的浮生界,散逸出她独特的灵魂波荡,让有资格以灵魂探寻者,都听的清清楚楚。
只要是在湮灭星域,只要能以灵魂感知浮生界,就能聆听她此刻的话语。
也就立即知道,她在凝形成功以后,就会从地底洞穴走出。
然后,便前往千鸟界挑战林道可。
这场让诸天星河各方族群强者,密切关注的惊世之战,要不了多久便会上演。
……
呼!
开天耀星缓缓止住。
不远处,便是一簇簇星空能量凝做的漩涡风暴,缓缓地涌动着,内中充斥着灭杀天地苍生的恐怖异力,。
淡金色的泰亚主星,就在那一簇簇的漩涡风暴内,若隐若现。
三十六个巨大的漩涡风暴,朝着外面喷出磅礴异能,且不住地变幻位置,才让淡金色的泰亚主星,看着似乎也不固定。
百合美食家!
“来了!”
虞渊身影一闪,就御动着斩龙台,从那颗泰亚主星瞬移至此。
他人在开天耀星,望着被三十六个漩涡风暴笼罩,时而沐浴在万丈神光下的泰亚主星,感受着仿佛永无止境能量的喷薄。
感慨道:“我真想知道,这三十六个漩涡风暴,究竟是从何处汲取的能量。”
灰域的星空异能,比任何他去过的星河都浓郁,但也更为混乱驳杂。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这三十六个巨大的漩涡风暴,一直从外界抽离能量,将其注入到此地再扩散。
扩散在整个灰域!
泰亚主星当然是最受眷顾,它能接受到的星空异能,也比灰域任何星辰域界多。
小棘龙蛰伏深海,那些九级、八级巨龙,被钟赤尘和龙颉弄来,也是这个原因。
“边界!”
小棘龙的一道魂念心声,在虞渊的心田浮现,“有一部分星空异能,从此方世界的边沿之地,被抽离到灰域。还有一些能量太诡异,我参悟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来头。”
小棘龙和他之间的特殊纽带,一方没有强行斩断,显然就会一直存在。
它谋算不死鸟女皇时,曾刻意躲避起来,让虞渊无法感知动向,将两者间的血之纽带切断。
这时,它似乎是瞧出了虞渊的疑惑,所以主动给出了它的答案。
虞渊眉头一挑,“边界!”
不自禁地,他想到他和太始、太虚出现过的边界,那里死寂冰冷,星空异能稀薄无比,变得不适合高等智慧族群生活。
一些域界星辰,宫殿破败倒塌,说明曾爆发过惨烈血战。
难道,在最初的时候,此方世界的边沿区域,也均匀分布地着和别处一样浓的星空能量?
因为灰域,因为老泰坦棘龙,因为这三十六个巨型的漩涡风暴?
“我说了,只有一部分来自边界!”小棘龙重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