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星門》-第380章 其樂無窮(求訂閱月票)熱推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李皓不断穿梭虚空。
洪一堂很疑惑,李皓这次出关,东奔西跑,好像只针对映红月,对其他人,那是只字不提,连郑宇那边也是不管不问。
还有,空中银月,也好像对方不存在一般。
这是一心和映红月干上了?
可是……杀又杀不得,此刻,在映红月身上耗费太多的精力,到底值不值得?
郑宇这些人,不想想办法吗?
念头无数,但是,洪一堂选择了沉默。
李皓比起当初,还是成熟了许多,未必就是做无用功,也许,还在谋划什么。
而李皓,不断穿梭。
很快,银城到了。。
……
银城。
之前此地爆发过战争,强者大战也爆发过,偌大的银城,如今已经成了废墟,这个属于李皓家乡的地方,而今已经废弃。
空中,封印依旧可见。
八条血线,还是一如既往,其中一条,还是连接着李皓,剩下的七条,都在映红月那边。
飓风城,好像也消失不见了。
李皓落地。
昔日还算繁华的街道,而今只有一片废墟了。
没有回家去看看……在于不在,其实无所谓。
什么是家?
无亲无故,四海为家!
江湖武师,本就如此,有人才有家,无人无家,李皓对那老房子,并没有太多的留恋,父母离开之后,他自己都很少回去。
银城的坟墓,更是空穴。
尸骨无存!
此仇,不共戴天!
只是,李皓早就不是当初的李皓了,见了映红月,喊打喊杀,那不是他的作风,笑脸迎人,也许是在巡检司一年下来,学会的最好的技能。
昔日,那乔氏矿山下的石门,今日再看,也好像消失不见了。
也许,被映红月取走了门后的宝物或者传承。
李皓浮现在封印之下,抬头看天。
封印比起当初,好像薄弱了一些。
也许这些时日的斗争,其实都在破坏封印,也许映红月本人也在抽离,抽离了太多力量,导致封印松动。
这封印……应该是血帝尊昔年布置下来的。
“战天”二字,如今还在李皓脑海中。
李皓抬头看天,陷入了沉思中。
映红月……郑宇……李道恒……红月帝尊……初武之神……
妖的境界 小说
这几方,到如今,一方都没解决。
要不打不过,要不不能打。
天地还在迅速恢复,修炼的人太多了,虽然吞噬能量也快,然而,吞吐之间,大道愈加巩固,这天地,迟早能容纳天王出来。
不需要什么复苏……因为一直都在复苏。
李皓虽然减缓了瞬间复苏的速度,可实际上却是加快了复苏的程度,郑宇都不挣扎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挣扎来挣扎去,也许……还不如李皓弄起来更快。
原本,二次复苏还需要好几年,现在,可能都要超过二次复苏的程度了。
圣人都能走出来了。
“红月帝尊!”
李皓曾精神去过一次,见过对方一次。
此刻,李皓大势呈现,沿着血线蔓延而上,就在此刻,一座巨城,无声无息浮现,郑宇傲立城池之巅,默默看着李皓。
李皓睁眼看去,平静无比:“精神探入,看看张处他们情况,你紧张什么?”
郑宇也很平静,摇头:“我不紧张,现在的你,也许不是之前的你了。”
李皓失笑。
不是之前的我了?
是因为……我要结婚了,给了你错觉吗?
也许吧!
郑宇好像的确没有之前那么紧张,又看了看洪一堂和黑豹,笑了起来,露出一些笑容,甚至主动朝洪一堂点了点头。
合道层次!
他看出来了,这俩都是合道层次。
那林红玉……是否也是合道层次?
有意思了!
今日的李皓,他反而不忌惮了。
很奇怪,但是又不奇怪,无牵无挂的李皓,真的太让人忌惮了,可当他身边又多了几人,好像从师父死去的悲伤中恢复了过来……郑宇觉得,可以不用太担心,李皓会主动打破封印了!
真是复杂!
可此刻,也的确是他的真实想法。
李皓不死之前,洪一堂、林红玉几人杀不得,杀了,又会铸就一个无法无天的李皓,这样的人,需要羁绊,否则,太让人头疼了。
李皓并未在意,仿佛对方也不是敌人,略显好奇,问道:“这位红月帝尊,昔年就一人进入了银月?还是说,不止他一人?”
郑宇轻笑道:“就他一人,毕竟不方便带更多人来!不过,他进入瞬间,应该用红月之力侵染了不少人……”
“不对!”
李皓摇头:“红月之力,侵染你们,应该是在他进入之前吧?说明在这之前,就有人掌握了红月之力才对。”
若是这位帝尊进入瞬间,才侵染的,那就对不上了!
郑宇微微点头:“之前有人掌握了一些红月之力,不过……并非这位帝尊的,而是来自红月大世界的,从主世界带来的,主要是做一些研究……是主世界提供给剑尊研究用的,结果被李家人盗取了一些。李家一些人,受到了这些力量的干扰……比如……李道恒!”
“这位帝尊进入之后,虽然很快被封印了,可也溢散了不少红月之力出去,当时还处于巅峰时期,所以,也有一部分强者被感染了,而且……是被对方完全侵染的那种,化为了红月修士!”
让李皓更了解帝尊,他不介意,甚至很乐意为他提供一些线索:“之前,有一群人要杀西方那位月神,便是这群人发展的势力!他们不参与其他,就一个目的,破坏封印!”
李皓点头:“那他们藏在哪呢?”
“这个不清楚。”
说到这,笑了:“也许……洪家主城?”
八大主城,也就洪家主城没出现了。
李皓心中微微一动,别说,真有这个可能!
映红月关联了封印,红月的人却是不去杀映红月,而是经常会帮他……这一点,倒是有些遗漏,之前虽然也想过,但是并未理清其中的关系。
可如今看来,也许……郑宇说对了!
洪家的雷霆城,还真有可能存在大量的红月强者。
李皓若有所思,开口道:“飞剑仙还在你这边吗?”
“在,你想带走?”
郑宇笑了,探手一抓,虚空震动,一瞬间,一位女剑客浮现,有些皱眉,看向李皓,稍显忌惮的样子。
飞剑仙!
三大组织,飞天的阁主,一位女杀手,也是剑客,同样,也和银月行省有关,很多武师,几乎都出自银月行省。
看起来很清冷,长的好像很好看。
只是可惜,在李皓这些人眼中,那是真正的红粉骷髅!
肉身想捏造就捏造,想改变就改变,任你风华绝代,在他们眼中,看的也不是皮囊。
李皓看着飞剑仙,这人,会是紫月吗?
不好说。
映红月这人诡计多端,有时候,他会故意让你这么误以为,你若是上当了,那就入了他的套。
李皓轻声道:“我怀疑此人,是映红月留下来坑你的,你要不杀了吧?”
洪一堂一愣,看了一眼李皓。
李皓却是平静。
郑宇笑了:“李皓,你很有意思。”
李皓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也笑了:“你也很有意思,映红月是一头狼,孤狼!我看你的样子,看你的神态,看你的表情,再看看你的一些举动,也许你和映红月有更深层次的一些合作……敢养白眼狼,郑宇,你也有意思!”
郑宇轻笑,不语。
李皓又道:“帝尊可杀吗?”
郑宇点头:“可以!以前也许难,现在有希望!星门封闭,切断了本源大道,同样的,也切断了红月大道!现如今,整个天地的强者,都如此……哪怕帝尊大道入体……可没了大道宇宙支持,其实也都是无根浮萍!又被封印了多年,力量消耗很大,所以是可以杀的……前提是,对方真的虚弱到了极致,否则,半帝也杀不了帝尊!”
“若是以前……没希望的,一位帝尊,轻松击杀半帝!”
李皓点头,的确厉害。
半帝和帝尊,一字之差!
可实力,却是天壤地别。
这时候,郑宇又意味深长道:“镇星城内的那玩意,若是拿到了,可杀!”
血帝尊的刀!
李皓没说什么,也不再理会他,郑宇这人,看起来简单,脑子不太好用的感觉,实际上,也是个老奸巨猾之辈,千万不能被他糊弄了。
杀了一些圣人……其实不算什么,对郑宇而言,都是炮灰罢了。
只要能赢在最后,哪怕圣人天王死光了,对他而言都不算什么。
李道恒,映红月……这些情况,他真的一无所知吗?
那可不一定!
他去镇星城的那具分身,怎么就没了呢?
被映红月轻易击杀了?
还是说,主动送给人杀的,这都是难说的事。
壮大映红月体内的八大家血脉,也许是他所追求的。
洪家的血脉,若是猜测是真,本就强大,那如今,郑家血脉必然也不弱了,再获得一些传承,八大家血脉强悍,是有希望拿到那把刀的!
李皓心中泛现这样的念头,不再去管他。
精神力,开始再次蔓延而上。
空中,那封印闪烁了一下。
郑宇也能看到,此刻,见李皓蔓延而上,也不说什么,只是默默观察着,看着。
这时候的李皓,气息很强大。
“起码……圣人后期到巅峰之间了!”
一个月!
果然,天纵奇才啊!
之前,此人自断道脉,他以为多少需要一些时间恢复的,看样子,之前的全民祈福,对李皓帮助很大,如同人皇道一般。
大家修炼,强大李皓。
不止如此,连洪一堂几人都受到了恩惠,实力提升迅速。
难怪这家伙不在乎!
区区一个月,从日月七重,瞬间达到了接近合道三重的地步,李皓这人……再这么下去,也许真是最大的后患了!
他思索着,什么也不说,但是也不走,就在原地看着。
……
与此同时。
李皓精神力蔓延而上。
很快,精神一震。
下一刻,好像进入了一人体内,他知道,应该是剑尊虚影,之前有一次也是如此,果不其然,低头一看,手中好像还有一把星空剑。
只是今日,和往日不同。
往日此地很安静。
可今日,此地很是喧嚣。
轰隆声不断!
远处,一座古城伫立,一本大道书悬浮在空,包裹了古城,正是那星河城,张安夺取的城市。
这时候,古城和一轮明月,在浩瀚宇宙中交锋。
互相撞击!
更远处,一道门户,伫立在宇宙当中,纹丝不动,正是那星门!
星门之下,一道影子,盘膝而坐,如同亘古雕塑,纹丝不动,并未插手银月和古城的战争,只是默默看着。
当李皓精神力渗透而来,那虚影,陡然朝这边看来。
隐约间,好像浮现出一些笑意。
这封印中,也不太平了。
而李皓,也睁眼看去,看到了古城,看到了星门,看到了银月,在更遥远的地方,还看到了一座死寂的古城,纹丝不动,正是那剑城!
张安,好像没拿下银月!
不但如此,那银月,好像有些异常,闪烁着光辉,一次次冲击,好像要冲到封印这边,好像要逃离一般。
都过去一个月了!
李皓心中想着,张安一个月下来,突袭之下,居然没能拿下银月……关键是,银月是封印的一环,按理说,红月帝尊不该坐视不理,而是帮张安他们才对。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他不该就这么看着,而是恨不得银月被带走才对。
整个封印,分为八方,八方都有虚影,只是,除了剑尊虚影,其他几方都很虚弱的样子,红月帝尊盘膝坐在封印中央,只是看着。
与此同时,那银月之上,光芒闪烁,一会泛现银色,一会却是泛现出另外一种颜色,稍显阴冷。
两股光芒交错,甚至还有一股红色之力,在其中盘旋。
轰!
又是一阵巨响,李皓附身的虚影,微微颤动了一下,李皓微微皱眉,两方交战,好像也在削弱封印的力量。
此刻,张安声音传荡而出:“再斗下去,斗的封印破碎……是你要看到的结果吗?”
这一刻,银月之上,居然也出现了一道声音,带着一些愤恨和阴冷:“你要夺我本体,还容不得本王反抗吗?”
李皓一怔!
下一刻,心中微动,不会吧?
这家伙……不至于吧?
他略显恍惚,这声音,这语气……为何那么像女王的声音?
女王……不是月神吧?
这一下子,倒是让他有些迷糊了,若是女王不是月神……这……两人难道是双胞胎?
还是说……消失的女王,不知道何时,摸进了封印之中?
张安语气一如既往的平和:“这是你的本体吗?”
“为何不是?”
女声再起,带着一些冷厉:“我便是月神,月神便是我!天下人都承认,你不承认,你算老几?”
“……”
这……是女王?
李皓这次愣了一下,半晌,有些明悟。
女王真的摸进来了!
有点本事!
这胸大无脑之辈,居然悄无声息地摸进了封印,连我都一无所知,关键是,居然……居然还侵占了银月,阻挡了张安的计划,夺取了银月本尊!
哪怕这里的银月,不是全部,也是其中一部分。
这是……真有点能耐啊!
我小看你了?
李皓惊讶,张安却是有些头疼,真是……无奈啊!
计划的很完美!
事实很骨感,也很残忍,明明快要成功了,忽然半路杀出个挡路石,自己还成全了对方,自己差点磨灭掉了本来属于月神的印记。
结果好了,被人占了便宜!
他只能苦笑。
若非自己差点磨灭了月神的印记,就剩下一点点,若是原本的情况,这女人占据不了银月的,可是……就是这么巧,这时候,对方进入了,直接就占据了月神本体!
他知道对方是谁,西方的那位女王……
他也很意外,都不清楚对方怎么摸进来的,还有,李皓居然没能弄死他,李皓,真不行啊!
现在,对方夺取了银月。
银月之力,还是极其强大的。
天下第一神灵!
昔年,剑尊都没能磨灭对方,其他神灵是圣人层次……当年的圣人!
那这位月神,当年绝对是顶级的天王层次。
哪怕现在,不是全部力量,可占据了银月,也有圣人之力了,还是顶级的那种,一时间,他居然拿不下对方。
就在张安头疼的时候。
忽然,一直安静的红月帝尊,忽然开口了:“李家的后人,既然来了,不如现身一见。”
双方都是一怔。
就在这瞬间,剑尊虚影颤动了一下。
李皓直接脱离了虚影,瞬间凝聚出了自己的样貌。
伫立于虚空之中,彬彬有礼,微微躬身:“银月李皓,见过帝尊!”
那伫立星门之下的帝尊,也是微微扬眉,轻笑道:“有礼了!”
有趣!
上次他也见过此人,只是那一次,对方可没有现在这般从容。
李皓无视了那边的张安,也无视了女王,只是看着远处的星门,那星门,无边的巨大,好像贯穿了宇宙……实际上,真的贯穿了宇宙。
而红月帝尊,就在门前。
李皓踏空而行,朝前走去,边走边道:“此次晚辈前来,是有一事请教,希望前辈不吝赐教!”
“何事?”
李皓轻笑道:“月神本尊不在此地,帝尊应该很清楚,对吗?”
帝尊笑了:“何以见得?”
“帝尊若是至今不知,那就太过愚蠢了,我都能知道,帝尊不知吗?”
红月帝尊又笑了:“也有道理,知道又如何呢?”
李皓轻声道:“知道,那我就能请教一二了,如何能杀月神本尊呢?”
“……”
远处,那银月之上,浮现出一道人影。
依旧是手持权杖,冷冷看向李皓,一言不发。
李皓却是看都没看她,只是盯着那位帝尊道:“月神,应该和银月世界息息相关,很难击杀!我说的不是这个,还请帝尊指点一二,毕竟对方镇压帝尊多年,我若杀了对方,也能给帝尊解解气!”
“你很有意思!”
红月帝尊笑了:“很难!对方……也许算是银月世界的核心,甚至换句话说,对方若非昔年被剑尊泯灭了印记,她其实才是天意……只是,后来被泯灭了,陷入了死寂,导致天意另生!”
“你想杀她,难如登天,对方近乎不死不灭!”
李皓想了想,点点头:“也是!那若是这个二代月神,以半个本尊之躯,取而代之,有没有希望?”
“你居然动了这样的心思……有意思。”
李皓笑道:“月神不灭,在于天地存在,亿万人依旧记得她,有人记得,她就活着……若是大家心目中的月神,彻底没了,还会活下去吗?”
“那我不知,未曾试过。”
红月帝尊笑了笑。
李皓又道:“另外还有一事,剑城已经空了,帝尊可否送我呢?”
“这本就是李家之物,你若是想拿走……拿走便是!”
李皓遗憾:“算了,看样子,哪怕空的剑城,也有一些镇压之效,我若是拿走了,帝尊能出来了,我岂不是成了天下的罪人?”
说到这,李皓才看向张安和女王,笑道:“二位斗来斗去,就在帝尊眼皮子底下相斗,也不怕帝尊不满,扰了帝尊清静?”
又道:“女王陛下,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张处长乃是圣人巅峰,准天王强者,甚至能鏖战天王……结果,居然和你斗个旗鼓相当,我辛辛苦苦修炼,还不如你们随便一次收获……真是让人羡慕嫉妒!”
“当然,女王也该谢我,困了真月神一月,给了你机会,给我一个薄面如何……二位就此收手……”
女王冷笑:“李皓,你以为,现在还是以前吗?”
而今,我占据了银月本尊!
战力瞬间强大到了一个极致!
你有什么面子可言?
李皓笑了:“陛下真是……得意忘形!你以为张处长真的拿不下你?只是担心,斗的太厉害,封印破碎了而已,别得意忘形了!否则,大道书不是防御,而是进攻了!我若是张处长,这女人,无法无天,非要让她好看,让她明白,哪怕有了意外收获,也不是她无法无天的理由!”
张安也笑了,看向李皓:“帝尊在这,可不敢轻动!”
女王脸色变幻一阵,忽然道:“李皓,你若是帮我击杀了真的月神……本王可以收手,甚至助你一臂之力!”
“算了,猪队友我不需要,你太愚蠢了!”
李皓摇头:“一个圣人巅峰的猪队友,甚至比一位天王敌人更让人难受!你和谁合作,谁倒霉,我可不想沾你的霉运!”
“李皓!”
女王虽然已经看透了许多,此刻,依旧难以忍受李皓的羞辱,怒不可遏!
可恶!
你还以为这是之前吗?
如今的我,战力超过你了!
李皓没兴趣理会他们,又看了一眼星门,忽然道:“帝尊前辈,我若是能开启星门,你能直接走人吗?离开银月世界……去哪都行,我也不用为你而头疼了。”
红月帝尊都愣了一下,半晌,轻笑道:“你开不了!不要听这些家伙的胡言乱语,星门封闭之后,实际上几乎没希望再开启了,除非掌握了银月世界……哪怕星空剑,其实都开启不了了!”
原来如此!
李皓一边说着话,一边环顾四周,看向远方。
此地,浩瀚宇宙,好像很是空旷,除了能看到的星门、剑城、星河城、银月本体、红月帝尊之外,其他的,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这时候的他,朝一个方向走去,八卦的一角。
洪家那边!
正要过去,忽然,帝尊声音响起:“李家后人,你来此地,做什么呢?”
这一刻,声音有些虚幻,李皓精神有些凝固的感觉。
脚步,微微一滞。
好像和第一次来这一样,被对方给干扰了!
这一刻,脑海中三枚文字,闪烁光辉。
“战天道”三个字体,都在闪烁光辉。
李皓心中有数了。
洪家那一角……可能有问题。
这也是这一次进入的目的,当然,顺带着看看张安他们的情况,也是目的之一。
他朝那边看了一会,没再前行。
“此次进入,是想问问帝尊,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让我杀了郑宇,我想成为帝尊最后的对手,而不是这些家伙……帝尊觉得如何?”
“不错的想法。”
红月帝尊点点头,笑了笑:“不过那郑宇,实力不弱,如今我被封印多年,力量流逝,此地又无红月之力弥补,哪怕我亲自走出……也没把握一定能杀他!不如你想办法破开封印,也许……我还是有希望杀他的!”
李皓好像在思考。
此刻,星河城中,一位不熟悉的圣人强者,陡然怒喝:“李皓,作为剑尊后裔,你可不能听信此人胡言乱语,丢了剑尊颜面!”
不用去看,李皓知道那人是谁,应该是张家的圣人,原本定天城的强者。
张安微微抬了抬手,打断了那人的话语。
张安还是知道李皓的……人虽年轻,但是,心思诡异,岂会轻易做这种事?
这一刻,随着李皓到来,整个封印中的战斗好像都停止了,大家都在看他的反应,好像李皓比帝尊还要难缠一般。
实际上,各方当中,就李皓实力最弱,别人都是本尊在这,唯独他,只是一缕精神力。
李皓笑了笑:“我知道的,哪敢放帝尊出来,帝尊之强,无与伦比!我区区一个合道,敢放帝尊出来……不是找死吗?”
“此次进入,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劝劝大家,不要互相斗争了,和平共处,顺便,也想来拜访一下帝尊,作为新时代修士,帝尊,在我眼中就是天……能见一位帝尊真颜,也是莫大的荣耀!”
“还有……张处长大概没事,女王陛下,出去后,可以找我一下,帝尊在你本体上留下了不少红月之力,我帮你清除一二……太浓郁了!”
帝尊轻笑:“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喜欢做点不讨人喜欢的事呢?”
李皓笑呵呵道:“那对不起帝尊了,毕竟女王陛下,脑子不太清醒,我怕她给我惹麻烦……她现在想对付真正的月神,她要是对付我,我还不怕,她对付我的敌人,我是真怕!怕她跑去给真月神送好处去了……哎!”
“……”
远处,女王脸色铁青!
这恐怕是最大的羞辱了!
对付李皓,李皓不怕,还很开心,可自己要是去对付真月神……他反而担心了!
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
“李皓!”
女王声音阴冷无比:“你不要觉得,我还是以前的我……”
李皓翻了个白眼:“就冲你看不清自己,我就知道,你还是以前的你!我从来不把你当敌人对待,你越是恨我,我越是开心,你越是不恨我……我越是担心!希望你持之以恒的恨我!对付真月神这种难事,还是我自己来,你不给我添乱,我就谢谢你了!”
说罢,又看了看四周,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剑城,笑了笑道:“行了,我也看完了,寒暄完了,几位前辈……我就先告辞了!另外……”
看向张安:“张处长,早点晋级天王吧!也许走了新道……但是超越极限,也不是没希望的,我会尽快恢复天地,让天地可以容纳天王……不入天王,未来倒是很难办的!”
话落,转身就走,瞬间融入了剑尊虚影,眨眼间,消失不见。
此刻,天地安静一片。
这一刻,张安也好,女王也好,忽然都没了斗争的兴趣了,张安失笑,轻笑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强求了,只是……你也好自为之吧,正如李皓所言,这银月本体,很是复杂!在此悬挂了十万年岁月,我虽用大道书清除了不少杂质,还是很多东西隐藏其中……不要贸然做什么!”
话落,驾驭古城,直奔封印而去。
此次进入封印,目的就是为了夺取银月,可李皓出现……又让他打消了一些想法。
随着李皓离去,星河城开始融入封印,开始消失。
那位帝尊,好像想动……原本安静的剑尊虚影,忽然出剑,帝尊微微皱眉,一掌拍出,雷鸣声响彻天地,他看了一眼封印,微微蹙眉,没有说话。
而女王,脸色变幻了一阵。
就在此刻,那帝尊忽然道:“你是走原路离开,还是走封印离开?”
女王面色一变!
帝尊淡漠道:“不走,难道还要留在这陪我聊聊天吗?银月作为银月世界的核心,世界壁垒虽强,可困不住银月本尊的。”
女王咬牙:“你为何不击碎我……此刻他们都走了,这银月上的印记,也几乎被磨灭了,现在不是之前,你也许可以击碎……”
帝尊轻笑:“你很有趣……出去后,替我向那些家伙问好!”
说罢,一挥手,银月翻滚,瞬间洞穿了天地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人都走了,红月帝尊笑了一声:“杀你……何必呢?”
多有趣啊!
也许,那李皓还能用你,真的钓出月神,宰了对方呢!
你不过区区一圣人巅峰,还是突然得到的力量……谁在乎呢?
赶走了所有人,他朝远处八卦一角看去。
刚刚李皓,好像想走过去看看。
他陷入了沉思,念头闪烁,笑了笑,再次盘膝坐下,不再去想。
李皓……是为了这个来的吧?
……
与此同时。
一轮明月,忽然浮现在天地之间,一瞬间消失不见。
这一刻,明月化为女王,带着一些恼怒,消失不见。
而另外一边,一轮明月也悄然浮现,那神殿之中,雕像忽然叹息:“被困一月,真是……祸害啊!你说,是不是李皓故意的?”
背剑男子轻声道:“也许是吧!二代带走了剩下的银月本体,的确是个麻烦……关键是,她脑子一直不好使,这一次居然摸进了遗迹,你说……这算不算报应?”
真是无话可说!
又忍不住笑道:“真是……李皓,张安,红月那位帝尊,都在帮她夺银月呢!看来,你我成为公敌了!”
月神叹息:“想办法迅速收回这部分,否则……我担心真会被她坑死!”
背剑男子微微点头:“这倒也是……不怕敌人强大,就怕所谓的自己人……比敌人更可怕!”
对女王,大家都很沮丧。
敌人强大,打就是了。
所谓的自己人太坑……那还不如敌人呢!
正说着,忽然,月神雕像有些痛苦,无奈至极:“这……蠢货!”
这一刻,无数信仰之力,再次流失。
就在这一刻,银月世界,一轮明月忽然升起,一股宏大的声音,响彻天地:“吾乃月神,不死不灭!神国信徒,天下信众,恶魔夺我一半躯体,故意污我清名,和李皓之辈,同流合污,皆为魔!”
“从此以后,月神之名,不复存在!时代更替,吾以天神之名,行走天下……若有月神再出,必为月魔!魔焰嚣张,吾当清洗世间魔焰,还天地一个清明!”
话落,一轮明月映照天地,一尊丽影耀射虚空。
这一刻,如同真神降世!
这一刻,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那月魔所为,和今日的天神无关。
神国区域,剩下的一些少数的神殿,忽然纷纷崩碎。
无数雕像,瞬间彻底崩塌。
这一刻,一些还有一些念想的信徒,忽然大喜过望!
原来如此!
之前的月神,居然是魔头所化!
难怪一直失败,甚至放弃了神国。
原来,今日真正的月神才出现……不对,不是月神了,是天神!
……
“哈哈哈!”
这一刻,刚出现的李皓,都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女王……好像开智了?
真正的月神,此刻,是不是如同吃了大粪一般的痛苦?
幻夜浮屠
人家之前干了那么多让神都丢脸的事,现在……全都被女王丢开了,直接让月神背了黑锅,她倒是落的一身清名,此刻,改头换面,当了天神了!
太有意思了!
而月神,在信徒眼中,倒是成了侮辱天神的月魔了,在信徒眼中,神是不败的,岂会一败再败,所有的错误,都是月魔犯下的!
……
这一刻,天空中,月神所在的明月,微微颤动了一下。
背剑男子也是一声叹息,微微摇头。
真是……掉茅坑去了!
二代,不知道和谁学的,居然学会了丢马甲了,月神的名声既然不好用了,那我丢了就是,现在她成了天神,真月神反而难受了。
若是哪天,天神的名声也没了,再换个马甲便是。
……
同一时间,不少人都惊讶无比。
映红月、郑宇这些人,都是哑然失笑。
被女王这么一折腾,就算月神真的站出来说,她才是真的……谁信呢?
神灵的威信力,只会进一步丧失!
……
而接下来,李皓什么动作都没做,什么事情都没干。
也不管任何人,只是在银城默默等待着什么。
郑宇只是盯着他看了一天,第二天,飓风城就消失了,此刻的李皓,不会再故意破坏封印了,这是他得出的结论,继续盯着李皓,毫无作用!
一连过了三天……李皓忽然睁眼。
朝远处看了一眼。
一道虚影,一闪而逝。
他也没有去追。
很快,李皓落入一处残破废墟之上,此刻,一方大印和一柄锤子,都在地上放着,洪一堂微微皱眉,传音道:“真的假的?”
映红月这种人,会轻易将东西交出来?
有些不敢置信!
“真的!”
李皓点头,传音道:“他目前不需要这个,若是能把我送入封印最好,若是不能……这两样东西,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尤其是洪家的锤!一旦融入星空剑中,也许会有一些变故……甚至星空剑被他所夺也难说!”
洪一堂头疼:“看你们勾心斗角……我都替你累的慌!”
“与人斗,其乐无穷!”
李皓笑了,“若是都是白痴,岂不是无趣?从蛛丝马迹中窥探真相,其实很有意思,以前,我很喜欢研究一些卷宗,往往会得出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师叔可以先回去了,给郑宇看看就完事了,再跟着我,也没什么大用,安安郑宇的心就行。”
好家伙!
我是工具人对吧?
找初武之神带着我,找郑宇带着我,合着……就是为了让大家安心?
“你……”
“师叔自己说的,你不怕,既然如此……带师叔见见各位前辈,也好让他们知道,我李皓,又回来了!”
洪一堂失笑:“听你这么一说,倒是有些见家长的感觉……”
李皓也咧嘴笑了起来,好像……真有点呢!
这一刻,黑豹翻了翻狗眼。
这俩大男人,真恶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