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龍魔血帝 潑墨染青竹-第兩千九百二十章 親自鞠躬鑒賞

龍魔血帝
小說推薦龍魔血帝龙魔血帝
此刻的秦叶正在自己的房间内摆弄着乌龙太子送来的十万把天神器,钻研诛仙剑阵。
“比赛都已经开始了,你该出发了!”
穿天阳锁的器灵及时提醒着,尽管每日他都在不停的喝酒,但思维却是异常的清醒。
如今的秦叶早已经过了时辰,这可不是秦叶的性格。
“不急,这一战冒着生命的危险,自然要有足够重量级的人物来邀请我,才有可能前往!”
秦叶仍旧摆弄着剑阵,他没有一点要出门的样子。
同唐杀交战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秦叶心中十分的有数。目前的实力而言,他是远远逊色于唐杀的。
迫于天机老人用黑暗龙尊和张中成的生命来威胁他,秦叶不得不答应下来。
然而答应也要按照他的心意去做,不能任凭被天机老人牵着鼻子走。
“得罪圣君可是没有好果子吃,天海圣君的苦头难道你忘记了?如若不是那个丫头神通广大,你怕是早就要命丧当场了……”
斗笠男子继续说着,他要让秦叶适可而止。
得罪一些真君就算了,目前秦叶的实力基本上不会对真君产生太大的畏惧。
而得罪圣君,后果却是不堪设想。他们的神通太大了,远远不是能够轻易弥补的。
“这次是他们主动来招惹我,如若连登门的心胸都没有,那么这一战不战也罢。纵然我出手,他们也未必能够按照约定放了黑暗龙尊!”
Young oh! oh!
秦叶看得十分透彻,男人该强硬的时候必须要无比的强硬,不论对方是谁。
并且和圣君打交道,并非是示弱就能够解决问题的。只有表现的无比强势,方才有更大的变数。
“秦叶道兄,我代恩师前来迎接你。还请秦叶道兄能够念及西北的声誉,战胜唐杀!”
外面,传来了小天机老人的声音。他为秦叶准备了车辇,来接秦叶去比武。
别闹,姐在种田 小说
“道兄,你去回禀天机老人。此一战正因为关系甚大,我秦某人自然要全力准备。目前准备的还不充分,上台一战必然会落败,令西北难堪。因此,我还要修炼片刻!”
对于小天机老人的来意,秦叶自然十分的清楚。但他的面子显然不够,秦叶要求的排场必须要圣君相迎。而且那位圣君还是天机老人。
这个老家伙暗中摆了他一道,并且途中都让弟子传话,连登门都不曾登门,此一举自然引起了秦叶极度的不满。
为此,秦叶必须要当面和天机老人交涉清楚。而且,还要让天机老人主动过来找他。
嗜寵夜王狂妃
“秦兄,你有什么事情出来再说,我亲自带你去见恩师……”
小天机老人一脸的难色,他看穿了秦叶的意图,然而很多话却并不能够直接说出。
“道兄,我的话已经说完了。是否告诉天机老人全在于你,耽误大事我秦叶概不负责!”
秦叶冷冷地说道,他将问题说的非常严重,逼得小天机老人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化作一道光去见他的恩师。
楼阁内,天机老人看到弟子到来后已经清楚了他的来意。
“诸位道兄稍安勿躁,我亲自去请秦叶小友。圣君不登门,小友是不会出来的!”
天机老人站起身来,他满脸堆笑地说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圣君均是皱起了眉头。
小小的秦叶让圣君去请?架子未免太大了。然而此刻宝镜圣者在场,他们也不要直接说什么,只能任凭天机老人去处理。
“你们西北的圣君这么没有尊严吗?”
宝镜圣者出言嘲讽着,他不单单在嘲讽天机老人,连带着周围的圣君一并包括在内。
“口舌之簧,难成大器!”
天海圣君怒声说道,他已经是敏感到了极点。但凡有一些刺耳的话,都会误以为对方再说他。
“宝镜圣者,等到小辈们结束后,我们之间了却一番恩怨!”
端木圣君凝视着宝镜圣者,他终于将胸中想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为了化解一些麻烦,秦叶选择祸水东引。将杀害浩源圣君的罪魁祸首改成了宝镜圣者。
如此一来端木圣君便是将一切的账都记在了宝镜圣者的身上。
“算账?凭你也敢跟我算账?”
对于端木圣君的话,宝镜圣者的脸上闪过浓浓的不屑。这种阿猫阿狗的角色,完全没有和他算账的资格。
“宝镜圣者,我也要与你一并算账。”
面对端木圣君的目光,急于洗清一切的小皇爷站了出来。他同样要和宝镜圣者算账。
“好啊,弟子们交锋过后,也让我们切磋切磋。本圣者也想要看一看多年以后你们是不是有一些长进!”
好战的宝镜圣者一同接下,他面对在场的一众圣君,眼底流露出了十足的霸气。
另一边,亲自前往的天机老人已经见到了秦叶。他坐在了秦叶的对面,两人之间第一次单独交流。
“秦叶小友,我来邀请你。不知这个面子是否够用?”
天机老人口称秦叶为小友,他的脸上也有几分的客气。
“天机老人,堂堂西北第一人却算计我的两位朋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秦叶望着天机老人,他脸上流露出了浓浓的不满。这份触及的逆鳞,已经令秦叶根本没有办法去选择无视。
“秦叶小友此言差矣,那位张道长很有天分,比起我的弟子还要强上几分。我见到他心中不免有了几分的爱才之意,因而才留在那里,赐给他一番机缘造化,对你日后也很有益处。”
天机老人摇了摇头,他用最大的智慧来辩解自己的意图。
囚禁黑暗龙尊和张中成固然不假,但同样也是为了传授张中成一些天机之道。
要知道张中成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否则的话也不会一路从一个小小的地方杀到大千世界。
“花言巧语多说无益,你我均是心知肚明!”
秦叶根本不吃这一套,要知道他说过的话多了,可是并不比天机老人含糊。只是今日他不想同这个家伙辩解。
“小友这般不信任我,那老朽只能先给小友赔罪了。”
说罢,天机老人竟然放下了他的身份,站起来给秦叶轻轻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