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溯源仙蹟》-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場域之下皆螻蟻熱推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源尘等人走的很急,然后就被人发现了。
倒也不能说是被发现了,而是有些强者的性格比较野,不允许有任何生物挡在他的前路上,所以在看到下面这群奔跑的蝼蚁的时候,立刻就要将之全部灭绝掉,这其实是一种很正常的举动。
至少他自己是认为的。
陈霖从沉睡中被惊醒,内心是喜悦的,这条路他观察了好久,却始终不敢踏上去,原本他还有一个哥哥,甚至比他资质还要强大,可惜他踏上了那条路之后,瞬间就碎掉了,甚至于根本就没有真正的进去,就死在了镜子外面。
从那一刻开始,陈霖,就知道这条路非同一般,根本不是他能够涉及的,哪怕他在日后的岁月里不断的提升自己,达到了他哥哥都没有踏足的领域,可是他依然打不破内心中的那道天谴,这条路已经成为了他内心无法磨灭的阴霾,她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停滞不前,而那时候也唯有这条路,能够让他更进一步。
或许这就是自己那位哥哥对自己的报复吧!让自己亲眼所见这条路的凶险可怕。
可是,自己哥哥一定没有想到,这条路在未来的某一天,竟然会自己兵解,只要他亲眼所见,这条路的结果,就可以打破心中的魔咒,重新踏出更上一层楼的步伐,走出真正的深渊。
在这大喜之下,灭一些生灵,庆祝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我在他打算将飞速冲来的一群弱小的家伙,全部灭掉的时候,自己的力量攻击在了为首的红发少年身上。
然后咣的一下就被弹开了,这不过是随手而为的一招,本不会造成任何的反噬。
但是就在这时红发少年出刀了,一刀下去,仿佛天地都被斩开了,周围的气浪飞速向两边挤压,腾出了一条刀的沟壑。
陈霖无疑是强者,他看到了这刀的攻击,他感知到了其中的强大,但是他误判了一件事情。
“该死,我怎么躲不开?”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因为他的思维和眼睛都感受到了这把刀这个攻击,可是偏偏她的身体赶不上他的思维,这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笨拙的身体硬接着一刀。
没有太过出乎意料,这一刀确实很强,但是也只是对他造成了一些皮肉之伤而已。
毕竟,对于正在进行的少年而言,其实也只是随手一击罢了。
可是在陈霖看来,这应该是对方全力一击,毕竟对方可是隐秘了身形,打算偷袭自己的,全力一击也只有这么一个效果,也就只有最开始的那一瞬间,让他产生了一丝不妙,可真正的攻击却只有那么一点威力,真可谓是花哨一大堆,实际伤害只有五。
“之前应该是有什么宝贝遮挡住了你们的气息,把东西交出来,或许我会大发慈悲的饶过你们。”
陈霖感觉自己可能碰上天大的好事了,这帮人是从那条路过来的,可能真正看到了那条路爆炸的场景,也许可以把他们圈养起来,搜魂!
如果一次没有办法打破心中的魔障,那就多看好几次,或许次数多了,内心中的恐惧就会消失,这样自己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独领风骚了。
“你觉得你还能活下去?”红发少年笑了,面对敢对于他兄弟出手的人来说,他的态度可是很强硬的。
红发少年提着刀,直接冲了过去,与对方战到了一起。
两人就像是生死大敌,根本没有任何的留手。
原本还抱着玩闹心态的陈霖,在与红发少年交手之后,脸色直接就变了。
这家伙也太可怕了,虽然他们两个都是相同的等级,但是总觉得对方比自己要强大的多,而且多一点的依据就在于对方身上那股捉摸不透的气息。
之前他还以为这只是对方攻击时候的一种技巧,但现在看来,这只不过是对方攻击时候的一种附带效果罢了,每次与对方打斗的时候,都能感觉到思维快的不可思议,可是偏偏身体跟不上趟,这就导致了步调出现了错乱,整个打斗都变得荒唐起来,这对于强者之间的交锋而言,可是一种大忌,哪怕自己日后适应了,恐怕也晚了。
最明显的状况就是,此刻,他的身上,已经身中数刀,而自己的敌人却依旧风度翩翩,没有被自己蹭破皮肤。
对方又不是女的,自己也不会怜香惜玉,但就是偏偏打不到对方,甚至碰触不到对方。
不过强者终究是强者,他很快就适应了过来,也渐渐地找到了自己的节奏。
可是现在他已经处在了下风,不过他还是挑了一个机会服下了一颗丹药,然后身上的伤势竟然痊愈了,不得不说,强者总会有一些底牌,可以让他们强者恒强。
源尘看着打斗,觉得很乏味,这就好像是一个大人,看着两个小孩子在那里你初一我初二的玩耍,他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趣。
但他很快发现了一些不对,立刻喝道:“小心身后。”
红发少年,没有丝毫犹豫的转身格挡,瞬间倒下了身后的攻击。
在观察的时候,少年就发现了,这家伙,夏邑的动作总是双手用力,那应该是两把武器,可是从头到尾,他都只是使用了一把武器,这说明还有一把武器一直隐藏着,没有使用过,或许他一开始是想适应红发少年的节奏,然后再使用双剑,但是后来可能改变了主意,另一把剑一直在蓄力,直到方才,少年才有所感应。
也不能说是感应到了,应该说是他看到了,看到了这把剑。
毕竟在玩剑的祖宗面前耍剑,实在有些不够看。
当然,源尘不会傻到去嘲笑对方,因为对方真的很强,至少现在的少年没有办法与对方正面抗衡,虽然不至于直接被砍死,但是现在她的这个身体仍然在适应这个世界,虽然已经不会再排出大量的黑气,但是适应期确实没有过。
“别打了,放他走吧!”源尘走上前,捡起了对方的一把剑,这把剑曾经偷袭过红发少年,但是被少年格挡之后,就被弹飞了,显然已经失去了它主人的加持。
红发少年这次没有停手,他要让对方知道得罪他们的后果。
但他也明白,以自己现在的力量应该还不足以杀掉对方,毕竟眼前这个人也算是这个世界顶尖的存在,如果那么轻易的就被他杀掉,那也不配称这种强者。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竟敢玷污我的剑!”陈霖其实是一个深度洁癖患者,这跟他要扫清前路的障碍一样,是他的一种毛病,但是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如果一只狗不知道尊卑有序,随意张口对着不能招惹的存在乱叫,你可知道后果会如何?”
“那只狗会为之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那个,狗是人类的好朋友,兄弟,你这样是在侮辱狗,这种人怎么可以跟狗相提并论?”
源尘多看了一眼红发少年,看来默契还在,这家伙,从这一点看上去还是挺像自己的兄弟的,而且对方还没有自己那兄弟的毛病,还不错。
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 轻墨羽
“你们当真以为我对付不了你们?”陈霖还没说完,身形已经出现在了源尘面前,直接对着少爷动手了。
没有任何留手的痕迹,这一次是真正的全力以赴,这一剑出了,他甚至会元气大伤,但是如果能够解决掉眼前这个少年,他至少心里会很畅快。
“你千不该万不该对着一个你根本惹不起的人出言不逊。”陈霖心思电转之间,已经想着逃离之后的事情。
这一次算是栽了,没有想到,随手扫清前路的障碍,竟然还能遇到铁板,不过也无所谓,其实他对于下一个境界已经有了一些领悟,也许这个世界只能承受着他这个层次的力量,如果想要再进一步,恐怕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但这都无所谓,因为他早就下定了决心,只不过需要一个契机而已。
“给你机会竟然都不知道珍惜,算了,朽木不可雕也。”源尘抬起手中的剑,看向眼前近在咫尺的人,轻声道:“愿你来世能够治好病!”
无声的剑,撕碎了眼前的人。
少年仿佛没有用太大的力量,仅仅是像在切西瓜。
女騎士小姐、一起去佳世客麽
明明他的动作无比的缓慢,而陈霖的动作却快出了残影,怎么也不应该是陈霖死掉。
可如果真正懂场域的人,就会明白,其实每个强者都有自己的场域,源尘在自己的场域里是缓慢的,而陈霖很显然是那种连场域的边都没摸到的人,所以在少年面前根本不够看。
红发少年也差不多,这家伙虽然实力达到了一个层次,但是对于场域的领悟,却还只是入门级别的,这就导致了他虽然能够施展出一些场域的力量,但是却没办法完全展示出来,这才导致敌人在刚开始的时候很不适应,却也不至于被直接压制。
源尘看透了一切,也想看看曾经兄弟的分身,究竟能够做到哪一步?
现在看来还不算是太拉胯,没有让他失望,勉勉强强还可以保护他。
红发少年冲过来已经晚了,不过也刚刚好被溅了一身血。
“搜刮一下战利品,咱们继续赶路。”
黑白行者一路上都看傻眼了,他们像是在看另一个世界,这显然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去拍卖会,买点东西,补充一下。”
源尘看向红发少年,顺便教导一下对方。
他倒是有些忘了,焱天火作为北灵学院的同学,也就是上过一两年的学,真正接触的东西,其实还是太低端了,不会有他这位高端的老师在,定然能让对方一飞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