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起點-第1855章:佔冰爲王看書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大西洋上方,海上龙宫东侧大概数百公里处,美国空军的一架运输机,冲出了欧洲大陆,一路飞向了冰原的方向。
这架飞机的目标,是属于丹麦的海外领土法罗群岛。
法罗群岛在欧洲大陆和冰岛之间,是距离这片冰原距离最近的土地,距离奇迹冰原的最南端不超过200公里。
而现在,还有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要到法罗群岛了。飞机上,美国海军的数名高级军官,正坐在机舱里闭目养神。
機甲 戰神
第七舰队的指挥官里那罗纳将军也在其中,他歪着身体靠在座位上,这样的一架军机,和他们日常坐的各种头等舱当然不可相提并论,但是紧急情况下他们也只能这么赶来了。
他们就是这次美国军方派出的专门处理此次“奇迹冰原”事件的美国代表团。
因为联合舰队全部被冰封,此时的北大西洋,防御力量几乎完全是真空,早就被北约逼的喘不过气来的大毛,终于有了喘息之机,甚至还在蠢蠢欲动,想要借这个机会,一举消灭北约对他们的封锁,国际形势空前紧张。
而北约舰队的数万人,此时缺衣少食,在严寒中苦苦挣扎,甚至有些人已经生命垂危。
如何纠集所有的力量,解救这支舰队,则更让人头痛。
長生十萬年
而最让人头痛的,大概还是丹尼·德尔的态度,他坚持拒绝海上龙宫的救援,让事情进一步陷入了僵局。
此时的美国士兵们,正置身水深火热之中,丹尼·德尔的态度,可以说严重割裂了上层和底层之间的联系与信任,这么下去,说不定士兵们会哗变。
到时候情况恐怕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美国军方已经决定,如果事情继续恶化,在事态不可控制之前,他们将会收回丹尼·德尔的权力,让他滚去做冷板凳,交由别人来临时指挥舰队。
除此之外,他们还要评估损失,回去向军部汇报,进行战略和战术上的调整……
只是想想,这么多事,他们就觉得头痛。
此时,里那罗纳将军有些疲惫地揉着脸,似乎打算把疲惫揉搓回去。
只是再怎么揉,都有更多的疲惫,从他眼角的皱纹上涌出来,怎么也揉不回去。
他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座位,转身向驾驶舱的方向走去。
在成为将军之前,里那罗纳将军也做过飞行员,他总是喜欢在驾驶舱里坐会儿,甚至自己开会儿飞机,回忆一下往昔的感觉。
“比尔,你去休息一下,我来驾驶一会儿。”里那罗纳对旁边的副驾驶道。
“好的长官。”副驾驶麻溜地让开了位置,让里那罗纳坐下。
里那罗纳坐下之后,一边查看各种仪表,一边对飞行员道:“终于快倒了。”
“是啊,长官,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做呢。”
“唉……”里那罗纳将军又叹了口气。
就在此时,通讯提示灯亮起,里那罗纳将军接了起来。
“这里是美国海军第73空运中队C-40。”里那罗纳表明了身份。
然后,他就听到了一口毛子味的英语:“C-40,这里是海上龙宫航站楼,你已经未经允许进入了海上龙宫的空中安全区,请立刻远离!”
那一瞬间,里那罗纳都愣住了。
什么……鬼?
海上龙宫的空中安全区?
你一艘船,还有什么空中安全区?你当你是航母吗?
就算你是航母,不觉得自己太蛮横了吗?
等等,海上龙宫?
里那罗纳喷人的欲望,刹那间就收了回去。
“海上龙宫,我方正在执行非军事任务,将要降落在法罗群岛……”里那罗纳将军继续道。
“美国海军第73空运中队的C-40,你未经允许,不得进入海上龙宫空中安全区,否则将会被驱离!”
对方这强硬的态度,让里那罗纳将军都错愕不已。
这……还是北约的地盘吗?
这不是公海吗?
凭啥你海上龙宫就自己霸占了空中?
说实话,作为世界上最霸道国家的军人,里那罗纳已经习惯了自己不讲理。
却第一次遇到别人不讲理。
不对,不是第一次。
今年他遇到的不讲理的人,比之前几十年遇到的都多。
海上龙宫,天空音乐厅的下方附属的环形支架,此时已经完全改造成了“航站楼”,从这个位置,可以俯瞰天空音乐厅之外的整个海上龙宫。
在航站楼里,一名来自北风航空的工作人员坐在座位上,捂住了话筒,笑得全身都打颤了。
他的旁边,围了一圈的工作人员。
“对方真的是美国空军?”
“这样怼美国空军,好爽!”
“哈哈哈哈,对方被我噎住了……”
大家笑了一阵,突然又有人问道:“如果他们硬闯该怎么办?”
“呃……”
偶像大师
然后他们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如果他们硬闯的话,就派出飞剑。”
说话的一名颇为沉默的男人。
和四周这些俄罗斯人不同,他黑发黑眼,是个典型的中国人。
看到这个人过来,大家顿时噤若寒蝉。
这个人叫刘航,负责管理海上龙宫所有的空中事务。
他的表情总是严肃,据说曾经是空军军官,是在退役之后,被王贯山招募来的。
在北风航空进驻之后,自然而然也是受他领导的。
虽然北风航空也有自己的高管,但是因为对方代表了老板,掌握了大家的生杀大权,大家都有点怕他,面对它也不敢造次。
而且,刚才工作人员的做法,其实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生怕惹怒了老板。
谁想到,刘航竟然笑了笑,拍了拍那名工作人员的肩膀,道:“做得不错。”
他有些面瘫的黑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很僵硬,却让那工作人员如沐春风。
我被夸奖了!
得到了刘航的夸奖,这名工作人员的态度就更强硬了。
飞机上,里那罗纳解释了好几遍,都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怼了回来,一瞬间又悲愤又无奈。
这世界上有两种空军,一种是美国空军,一种是全世界其他。
这世界上有两种海军,一种是美国海军,一种是全世界其他。
曾经,一个美国可以吊打全世界。
可现在,一个不知道什么人,都可以怼他这个堂堂舰队指挥官,美国海军中将了。
但是,无视对方的警告?
谷小白的“飞剑”,是连F-35都可以逼迫坠机的存在。
真正的六代机水平。
而自己这架飞机,只是个运输机,甚至都没有个护航的飞机。
该怎么办?
里那罗纳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要不要联系王贯山?我的朋友王,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吧!
我们是好朋友啊对不对。
等等,这种困境我为什么要主动动用自己的关系?
这些家伙还总是嘲笑我来着。
他指使旁边的副驾驶:“你去给各位长官汇报一下情况。”
不多时,后面机舱里就炸了。
什么?竟然有人在北约的地盘上,威胁北约?
什么?竟然有人敢威胁我们美国海军?
干他们!
直接干他!
有几名高级军官已经叫嚣了起来:“立刻联络空军基地,让他们来护航!”
“什么人胆敢如此嚣张!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实力。”
里那罗纳看他们如此激动,泼冷水道:“你们确定要硬闯海上龙宫的空中安全区?”
这句话,立刻让现场冷却了下来,效果和谷小白“冰封的虚妄”不遑多让。
什么?对方竟然是海上龙宫?那就没事了。
看几个高级军官秒怂。里那罗纳也闭嘴不说话。
直到有人开口:“里那罗纳将军,您不是和海上龙宫保持着良好的友谊?他们为什么会拦截我们的飞机?”
“对方不知道我在飞机上。”里那罗纳将军拼命给自己脸上贴金。
“里那罗纳将军,不如您……”
“那个,可能这次又需要您出马了……”
“您和海上龙宫的良好关系,真的是很宝贵的财富……”
里那罗纳内心冷笑。
之前你们不还各种讽刺挖苦我吗?
现在又需要我的私人关系了?
他等这些人求了好半晌,这才道:“那我试试吧……我也不敢保证。”
海上龙宫的航站楼里,刘航接到了王贯山的电话。
“老刘,你们拦住了一架美国军方的飞机?”
刘航简单解释了一下情况,王贯山道:“原来这样……难怪老里打电话给我。老里是我的好朋友嘛,给他点面子。”
“嗯?”刘航纳闷,怎么给面子?
让他们飞去法罗群岛?这可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啊。
“咱们不能让他降落在法罗群岛,但是可以让他们降落在咱们海上龙宫嘛!这个可能是咱们未来的大客户,怎么能让他们住那么远呢。”
刘航明白了,黑黑的脸上,又挤出了一点笑容。
是啊,让他们去什么法罗群岛,来海上龙宫嘛。
大家好好商量怎么救援不就好了嘛。
只要来了,这个活儿,怕是就跑不了了。
这个老王啊,果然奸诈。
刘航想了想又问:“对了,如果他们降落的话,我们要不要收取费用?”
小白不是想要赚钱吗?要不要从进门开始就疯狂收费?
“唔……”王贯山也纠结了。
他仔细想了想,道:“还是不要,正常收费就好了,对这些美国军官,要尽量热情周到,毕竟待会儿还是要他们拍板掏钱呢!别因为小钱,损失了大钱。”
想要宰对方一刀,还得这些美国军官配合呢。
毕竟,花美国军方的钱,和我美国军官有什么关系,对不对?
刘航心领神会,对啊,对大客户,要像春风一般热情!让他们来了一次还想来!
毕竟多来几次,才能多来送钱几次嘛!
“老王,你这人真是学坏了。”刘航点评。
“嘿,哪里,人总要有进步嘛!”王贯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刘航回到了航站楼,就看到航站楼那边大家又围在一起看笑话呢。
“他们竟然在原地绕圈子。”
“真的不敢向前来,哈哈哈哈……”
“美国军方也能这么怂?”
“真爽啊!”
这些工作人员,是海上龙宫请来,专门为接下来的几百个航班服务的,但是现在航班还没开始来,他们闲着都没事。
可有乐子看了。
后面,刘航又咳嗽了一声,大家立刻转过头来。
“老板!”
“Boss!”
“嗯,你们引导他们,来我们海上龙宫降落。”
“来海上龙宫?”
“哇!真的吗?”
“来活了来活了!忙活起来!”
大家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忙碌了起来。
表面上看,这是引导一架飞机降落在海上龙宫。
但事实上,这是强迫一架载着美国高官的飞机迫降海上龙宫啊!
想想都觉得爽。
飞机上,飞行员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刚才说什么?让我们降落在海上龙宫?”
“请按照我们的坐标飞行,服从地面的指挥。”大毛口音的英语,一脸的冷硬。
完全听不出来,这家伙现在正一脸贱笑。
飞行员转身看向了身后。
身后好几个将军也面面相觑。
“我们还有多少燃料?”里那罗纳确认了燃料还够应急之后,点头道:“那就按照他们的指挥飞行。”
说着,他转身对身后的人道:“至少让我们看看,海上龙宫到底想要做什么。”
飞机继续向前,大概十多分钟之后,奇迹冰原已经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看到那突然出现的,方圆上百公里的巨大冰原,所有人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就是这样一个冰原,冰封了我们的舰队?
上帝啊,这真的是神迹吗?
但眨眼之间,他们的目光,就又被冰原一侧的海上龙宫吸引了过去。
“长官,我们是否降低高度?前方没有看到可见跑道……靠!那是什么!”
看着海上龙宫伸出了长长的跑道,那种震撼,真的无与伦比。
“天哪。”里那罗纳将军更是张大嘴巴,久久无法合拢。
那一瞬间,他的内心真的格外复杂。
“咚”一声,飞机的后轮落地,然后又是一震,前轮也落地。
“这跑道手感不错!”飞行员眼睛一亮,稳稳控制着飞机向前滑行,慢慢减速。
里那罗纳将军转头看向窗外。
海上龙宫静静漂浮在冰原一侧,半边船体似乎已经和冰原融为了一体。
海水倒映着海上龙宫和飞机的双翼,在长长的跑道上,一划而过。
从这里看过去,冰原纯洁,海上龙宫恬静,完全感觉不出来,这东西有什么凶险的。
可就是这片冰原,吞噬了北约的联合舰队。
里那罗纳将军再转头,看向了另外一侧的窗口,突然爆了粗:“我去,谷小白这是占冰为王了吗?”

爱不释手的小說 別叫我歌神 起點-第1835章:特別巡演“冰原的君王”閲讀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瑞法边界,日内瓦湖畔的一座中学门口,塞缪尔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塞缪尔,晚上是妈妈的闺蜜之夜,爸爸工作比较忙,可能会找别人来接你,记得放学之后不要乱跑,先给爸爸打个电话。”珍妮·麦克阿菲道。
“别人?会是王来接我吗?”塞缪尔顿时眼睛一亮。
“呃,我也不知道……你那么希望王来接你吗?”珍妮·麦克阿菲哭笑不得。
这一次俄罗斯之行,本来只是打算带塞缪尔去看望他的外婆,让他不要忘记自己的根在哪里。
但这次的经历,却改变了许多事情。
本来计划的行程,延期了好几天,他们一起参加了红场的校歌赛最后一场比赛,还看了春晚的海上龙宫分会场,又去看望了外婆之后,一家三口才飞回了日内瓦。
風行者 小說
虽然塞缪尔的假期并没有那么长,但是一家三口却觉得,这段时间的经历,对塞缪尔来说比几天的课业更重要。
毕竟麦克阿菲博士身为CERN的负责人,在欧洲物理学界和科学界,都是跺跺脚让地颤三颤的存在,不论是财力还是智力上,都可以轻易帮塞缪尔把落下的课业补回来。
更别说,之前的时候,塞缪尔一天到晚,都不见怎么上课,就知道参加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让麦克阿菲博士不胜其烦。
而这次行程之后,塞缪尔不但成了谷小白的忠实粉丝,还成了王琪延的小迷弟。
回来之前,就天天跟在王琪延的屁股后面,让珍妮都忍不住怀疑自家儿子的性向了。
说到王琪延,塞缪尔握拳道:“那当然,我觉得王很酷!我也想要成为他那样的人!”
“他在学术上那么优秀,还会弹吉他,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也那么帅!就连开车都那么酷!完全不是爸爸那样无趣的科学家!原来当科学家也可以这么酷!”
珍妮更无奈了。
你爹在物理学上的成就,比王琪延高多了。
而且你爹还是一个拳击高手,运动达人,为啥你从来就不觉得你爹也很酷呢?
其实你爹也会乐器的,譬如他求婚的时候……
啊,扯远了。
其实这段时间,不只是对塞缪尔很重要,对夫妻俩人也很重要。
在红场上,两个人再次感受到了久违的激情,在俄罗斯的旅行之中,两个人日渐冷漠平淡的关系,再次燃起了烈焰。
当然了,让两个人的感情日渐回温的,还有塞缪尔。
夫妻俩来说,孩子永远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因为塞缪尔的叛逆,总是惹祸,夫妻俩不断的相互埋怨,心生嫌隙。
但现在,塞缪尔虽然还是叛逆,但却不再像之前那样无法沟通,对夫妻俩就只有不满和反抗了。
现在的塞缪尔,虽然也算不上温和,但却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对此,珍妮其实非常感激王琪延,却又对塞缪尔总是缠着王琪延,把王琪延视为偶像,有些无奈。
她曾经问过麦克阿菲博士,为什么塞缪尔会把王琪延当偶像,而不是谷小白呢?
虽然塞缪尔也很喜欢谷小白,但是这两者之间的不同,却还是一眼可见。
麦克阿菲博士思考了片刻,有些无奈道:“大概,他觉得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谷小白那样的人吧……”
其实塞缪尔比谷小白小不了两岁,但谷小白却优秀到,足以让塞缪尔这样的人,都不敢拿他当偶像。
相反,成为王琪延那样的人,倒是比较有可能。
毕竟,身为麦克阿菲博士的儿子,塞缪尔熟悉的所有人,都有“物理学家”的头衔。
而王琪延,只是比他们多了一个“酷”,多了玩吉他和开车的“酷”而已。
这种感觉,让塞缪尔觉得亲近。
一个是只能远观,一个是亲近,这就是塞缪尔对两个人最大的不同了。
看着塞缪尔走进了学校,珍妮摇摇头,踩下油门,离开了步道。
塞缪尔走进了学校,四面八方,就不断有招呼声传来。
“塞缪尔!”
“嗨,萨姆!”
“嘿,S!兄弟!”
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有很多人给塞缪尔打招呼,而且称呼都非常亲昵。
塞缪尔也笑着一一点头。
早在一周之前,塞缪尔其实还是一个颇为小透明的学生。
但现在的塞缪尔,却是这所学校最受欢迎的男生之一。
前段时间,在一个小短假里,塞缪尔的班级里绝大部分人,都去了阿尔卑斯山滑雪,只有塞缪尔被自己的父母拽到了俄罗斯。
那时候的他,还羡慕自己的同学们,因为他觉得俄罗斯都没有什么可以发在社交网络上的东西。
但他错了。
接下来,不论是红场上的近距离观看演出,还是在海上龙宫现场体验“一飞冲天”的感觉,都成了朋友们羡慕无比的对象。
当然了,会让他成为最受欢迎的男生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还是因为他和州鸠乐队的合影。
因为王琪延的关系,他和谷小白、州鸠乐队全员进行了合影。
在照片上,谷小白和王琪延一左一右站在塞缪尔的身边,他们身边就是各种乐器,谷小白还送了塞缪尔一对鼓棒和签名照片。
但是,在这所学校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谷小白。
譬如前段时间,塞缪尔还曾经参加过反对谷小白的游行。
就连他的合影,都被许多人质疑是PS出来的。
这让塞缪尔很不爽。
当然,很多人是因为塞缪尔的受欢迎而不爽,暗中诋毁他。
这会儿,固然很多人对他很热情,但是还有许多人对他横眉竖眼,还有人做出了各种不雅的动作。
对这些人,塞缪尔都是一律一根中指,加上那句从俄罗斯学来,不说不礼貌的话:“苏卡布雷亚特!”
从校门口到教室,这短短的一段路程,塞缪尔的人生就比之前精彩了许多。
他刚进教室,就看到校霸,同时也是和他很不对付的一个男生,道尔·加拉德正坐在他的座位上,一脸玩味地看着他。
“塞缪尔,你不是说你和谷小白是好朋友吗?”
“我……”塞缪尔想要纠正,说自己和谷小白不是好朋友,只是见过面而已,但是看加拉德的表情,却又很不爽,一梗脖子道:“那当然!”
“那你一定能弄到后台票对吧!”道尔举起了手机,上面显示着一张海报。
“谷小白限量特别巡演‘冰原的君王’……”
谷小白限量巡演?又有巡演了?塞缪尔吃惊,他怎么都不知道?
“怎么,难道你是在撒谎?”看塞缪尔表情,道尔讥讽道。
“当然不是!”塞缪尔昂头,“我当然能够去后台!”
“各位,塞缪尔说要请我们所有人去海上龙宫的后台!”道尔·加拉德大声叫了起来。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別叫我歌神》-第1815章:給你們一天時間打敗我看書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谷小白手中,一把西洋剑一闪,然后归鞘。
现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没看出来他这把剑哪里来的,又去了哪里。
我的命運之書
明明他身上,完全不像是能够藏起来这么一把武器的样子。
可这把剑,真的出现了,就这么拎在他的手中。
谷小白没有再管那名趴在地上,拼命捂住自己的俄罗斯小伙,转身看向了台下:“还有谁?”
一时间,现场噤若寒蝉。
如果不是不喘气会死,现在现场的人,怕是连个敢喘气的都没有。
几个小伙子在旁边,你推我我退你,畏畏缩缩走上台,谷小白转身看过去,他们吓得连忙摆手。
“没有,没有!”
“我们不是想要和您战斗!”
“我们只是……呃……只是……”
几个小伙子想要扶起地上躺着的那个俄罗斯小伙,却被谷小白喝止了。
“站住,我还没打完呢。”
“是是是……”几个小伙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向后退了几步。
如果,刚才谷小白是真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现在这几个小伙子,恐怕真的敢冲上来和谷小白拼命。
但是不是。
这是比死还可怕的境地。
“等等,你们把他扶起来!”谷小白看他们想要走,叫住了他们。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那么好的事?
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谷小白不想杀人。
他只想把胸中的那一腔怒火,全发泄出来。
“扶……扶起来?”
“这样?扶起来?”
几个小伙子畏畏缩缩把那已经羞愤到不想活的小伙扶起来,其中一个小伙子还想要拿脱下的衣服帮他去挡。
“站好!”谷小白一声怒吼,把他们吓住了。
谷小白的身上,是真正的杀气。
让他们不由自主就服从了。
甚至,现场那滑稽而可笑的一幕,都显得不那么可笑了起来。
全场噤若寒蝉。
“我听说你是偷袭我东哥?”谷小白一脚就踹了过去。
“我听说我东哥都被你们打趴下了,你们还上去打他?”
“你们把他打得吐血还不算,还要把他打进ICU?”
谷小白踹骂一句,就一脚。
踹完之后,谷小白看向了其他人,“有没有你们?”
“没有没有没有,不是我们!”
“真的不是我们!”
笑话,就算是有他们,现在也不敢承认啊!
悶騷王爺賴上門
现在他们都已经不想拯救自己的哥们了。
现在能活着离场就不错了。
不论是生理意义上,还是社会意义上。
他们不是不想要反抗,但是看着谷小白手中的那把剑,都不敢妄动。
因为刚才谁也没看到,谷小白是怎么出手的。
谷小白绕着那俄罗斯小伙走着,说一句话,就是一脚踹过去。
他拼命挣扎,却被自己的小伙伴们架住。
这是一种公开处刑和真正意味的羞辱。
看得出来,谷小白他是真的不想要这个俄罗斯的市场了。
下面许多人,都已经不忍心再拍下去了。
“谁让你们放下去的?给我继续拍!”谷小白手中的长剑指向了下面:“你们把打我东哥的视频放到网上的时候?怎么没于心不忍?你们对着那视频哈哈大笑的时候,怎么没于心不忍?你们这些只会欺软怕硬的懦夫!除了拉高踩低,还会干什么?”
“怎么,你们怕了?”谷小白冷笑一声,手中的那把西洋剑一闪,就已经消失不见。
“来啊,我不用剑,来啊!打一架啊!”谷小白指向了下面:“你不服是不是?来!”
“随你们多少人,冲我来。”
“来啊,你们这群懦夫!”
“你们一起上啊!”
“你们不是很喜欢打架吗?”
“来啊,一起来!”
旁边,那俄罗斯小伙的同伴,你看我我看你,终于忍不住,“嗷”一声就冲了上去。
战斗又开始了。
一个小时之后,北德文斯克警局。
无数的记者们高举着手中的摄像机,还有数十倍的好事者,在警局门口高举着手机,等待着。
终于,骚动声传来。
北德文斯克的警察局门打开,谷小白被簇拥着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身边有鸿总、江卫等他的保镖,有列昂科夫等俄罗斯的权贵,还有北德文斯克的警察。
面对镜头,他并没有避讳,看得出来,他脸上明显有几处瘀伤,眼睛也肿了,嘴角也破了。
一直以来,谷小白都是以近乎完美的形象示人。
大家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受伤。
但是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多大不了的伤。
连走路都健步如飞。
“小白!小白!”
“请问你伤势如何?”
“听说你送了二十四个人进医院是真的吗?”
“警察怎么处理的,有没有难为你……”
旁边的记者们围了上去,追着谷小白就要问,谁想到谷小白这家伙还没消气,对着镜头挑衅:
“你们听着,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是几个人,你如果不服,尽管来挑战我,老子今天非常不爽!非常不爽!你们来啊,懦夫!你们弄不死老子就不算完!”
谷小白对那位俄罗斯小伙的“公开处刑”,确实是一种羞辱。
甚至是一种对整个俄罗斯的羞辱。
很难让俄罗斯人不生出同仇敌忾之心。
但这么多人打谷小白一个,却被谷小白送进医院二十多个人,谷小白自己还有余力挑衅。
却让俄罗斯的许多人,心中滋味复杂难言。
谷小白抬腕,看了看表:“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内,老子就在这里接受所有人的挑战,不管你们多少人,能弄死我算你们厉害,如果你们不能打败老子,我要你们所有人,承认自己就是懦夫,然后给我东哥一个道歉!”
空間 醫藥 師
“唉……”列昂科夫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咋也没想到,谷小白竟然有这么一面。
这下子可麻烦了。
他就算是再怎么位高权重,再怎么想要和谷小白合作,也搞不定这种民愤啊。
谷小白这一次……太过了。
我有一座天地當鋪 小說
这一面,只有在某个纵马长安街头的小霸王欺男霸女,甚至堵住别人家的家门口敲“送钟曲”的时候才有。
只有在一言不合,就跑去皇宫撒野,逼朱棣拉下脸来和谈的时候才有。
也只有谷小白真正被激怒了,胸中有火要发泄的时候才有。
看到郝叔非常重要的人,自己很欣赏的演员被打了的怒火。
自己辛辛苦苦配乐的电影,被抵制的怒火。
在波罗的海,没能找到小蛾子的怒火。
甚至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支持度”的怒火。
甚至更早的那许多怒火,憋在心里的怒火。
老子不伺候了。
谁管你们支不支持我。
我就只有一个字,打死算逑!
来啊,老子就给你们一天时间,打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