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寒門宰相-三百九十一章 有人得意,有人失意

寒門宰相
小說推薦寒門宰相寒门宰相
二月省试放榜。
章越与郭林,章丘一并坐着马车前往礼部贡院看榜,而章实于氏坐另一辆马车同去。
这时贡院还未张榜,无数人都涌至榜单前去,争着一个好位子。
章实于氏二人也是心情焦急,自己先是挤开了旁人在榜单下占得一个角落等候放榜。
章越在马车旁等候,身旁则是郭林,郭林不愿看榜,故陪着章越说话,至于章丘则是紧张地坐在马车里,听着外头消息。
章越与郭林聊了两句,却见一人走来,对方对章越拱手道:“见过状元公!”
章越笑道:“原来是冲元兄!”
原来对方是许将,章越与他在制举之前相熟。对方文章才学都一等一的,章越不敢因对方是布衣而看轻,自那以后二人定了交往。
许将常至章越府上谈及文章及朝堂之事。
今日张榜许将作为本科考生,也是来看榜的。
许将笑道:“状元公,何故在此看榜啊?”
章越笑道:“舍侄与吾师兄今科大比,故而与他们一并到贡院来!”
许将知郭林的才华道:“郭兄学问踏实,必是高中!”
郭林谦虚地道:“不敢当,许兄文章才华才是当世一品,实有沂公(王曾)当年之词气。”
章越笑了笑师兄也会奉承人了,王曾科举连中三元,还官至宰相,属于读书做官都很牛的人。而且他一手文章更是好,好的什么地步?在范仲淹以前,他的赋文都是可以拿来科举范文。
腐朽之地
暖婚,我的霸道总裁 小说
当时考生都是照着王曾的诗赋来作科举文章,由此可知许将的文章牛到了什么地步。
三人正在聊天,正好一旁走来一名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向许将行礼道:“冲元兄也来看榜吗?”
许将笑道:“是元长啊,你怎也在此处?”
对方道:“一位族亲今科放榜,我也来凑凑热闹。”
许将笑道:“来,我与你引荐,这位是章状元,这位是他的同乡郭师兄!”
对方听了又惊又喜对章越道:“请恕在下眼拙,不识尊驾在此,哦,郭师兄幸会。”
章越笑道:“这位仁兄真可谓相貌堂堂,他日非池中之物。”
对方道:“不敢当,不敢当。在下蔡京,草字元长,乃兴化军人士,久仰状元公文章才学,方才无状之处还望海涵。”
蔡……京?
章越感觉自己嘴唇有些发抖,你妹,自己这啥运气,自动吸附奸臣的被动属性又发动了吗?
一旁郭林问道:“元长是兴化军人士,怎会在京中?”
蔡京向郭林友好的一笑,自动解释道:“好教郭兄晓得,家父讳准,是景佑元年的进士,与蔡计相乃是族亲,在下与舍弟十三岁便随父来至京师在计相家中读书至今。”
章越想起来,自己当初去蔡襄府上时听闻有两个族亲在他家中读书,原来正是蔡卞蔡京两兄弟。
要放榜了放榜了!
但听外头传来声音,无数人都翘首以待,蔡京对章越道:“不知郭师兄名讳籍贯,我已是花了钱雇得京中几个破落户在榜前看榜,等闲无人敢于他们相争。”
“等得了消息便传出,如此也免拥挤之苦。”
章越道:“元长办事真是周到。”
当即章越将郭林与章丘的名字籍贯告诉了蔡京,对方得讯后立即告知里面的人。
张榜后,所有人都往榜单前挤,独章越等人甚是悠闲。
蔡京在一旁陪着说话。蔡京这人也很有本事,无论章越说什么话,他都能接住,若章越神色稍稍有些不耐烦,他即闭嘴站在一旁。
宜蘭 掌上明珠
这时候已有人报信予蔡京,蔡京上前与章越,郭林,许将笑着道:“郭师兄,冲元兄皆是榜上有名了,冲元兄还是高中第七人,在下在此先恭贺了!”
一旁郭林愣在原处,许将则仰天长笑一声。
“恭贺冲元了。”
章越向许将道贺后拍了拍郭林的肩膀,又向蔡京问道:“可见得舍侄呢?”
蔡京道:“暂未在榜上寻到,或是看走了眼。”
马车上的章丘寂静无声。
章越点点头道:“甚好,多谢元长了。”
蔡京知章越与郭林还有话说,当即道:“在下要去族亲那报榜,先告辞了一步,再次恭贺冲元兄与郭兄。”
蔡京离去后,许将也与章越辞别,他此番高中,不少相熟的人与他道贺。
章越则与郭林留在原地。
“师兄!”
“师弟,方才是说我中了么?”
章越道:“是啊,恭贺师兄。”
郭林摇了摇头道:“不,我怎么能中了?我……我……”
“师兄,你苦尽甘来了。”
郭林摇头道:“不成,一定是错了,我定要禀明考官,我怎么会中了呢?”
“师兄,师兄!”章越道,“这不是你一直渴求之事,怎么如今梦想成真,反却是不信了呢?”
郭林看着章越道:“我过得太不容易了,以至于有一点点好,我都觉得不是我的,师弟你晓得么?我觉得不配。”
郭林渐渐泪流满面,依在马车旁抱头痛哭……
“师父师娘你们看到了吗?”章越仰起头。
去年郭师兄的父母都在家乡病逝,其妻大字不识却托人代为写信给章越,让自己帮着瞒着郭林,不要告诉他真相,让郭林安心赴考。
章越本一直要接师嫂带着郭林的儿子来京过好日子,但师嫂却道自己要替郭师兄尽人子的孝道,为郭学究师娘守丧三年。得知此事章越不由对这位只见过一面的女子肃然起敬。
章越如今再看着马车旁痛哭的郭林,亦是感慨万千。
章越坐在一旁对唐九道:“去脚店多买几壶酒水来!”
唐九应着声便去了。
章越看着此刻榜单,无数人的悲欢也在上演,有人登上巅峰,有人则陷入万丈深渊!
这一科的省试考官是范镇,王安石,司马光三人。
章丘落榜,章越自要为打听清楚,原来范镇,王安石,司马光对章丘的文章没有异议,相反还甚为赞赏,本要排一个不错的名次。
之后揭名一看章丘的年纪才十四岁,三名考官觉得章丘实在太过年轻,本朝没有如此年轻进士的先例,最后没有录取。
章越听着才释然,不过此事并没有完。
考后数日,主考官范镇下帖请章丘登门一趟。
章越知道后亲自带着章丘去范镇府上。
原来范镇闻之章丘是自己的姻亲后,便动了见他一面的念头。见面之时,范镇显露出对章丘的赏识,并当场解了自己的腰带赠之。然后范镇对章越言道:“此子前途宏远哉,你需好生栽培,你章家说不准能出第三个状元!”
章越当然是大喜,当场顺势让章丘拜入范镇门下。
范镇对章丘自也是有爱才之念,同乡好友苏洵当初即在他面前多次称赞章丘的才华,又兼之章越与章丘与族侄孙范祖禹同为国子监的同窗好友。
当即范镇便收下了章丘这个学生,并亲自教导。章丘因拜在了范镇门下,顿时落第的失意情绪消减不少。
同时范祖禹这一科也是高中,章越自也是给这位昔日老友送上了丰厚的贺礼。
除了章丘,章越最高兴的就是郭林上榜了。
郭林及第之日,自是喜极而泣。郭林读得本是明经科,但因明经科已取消,他这一次考得是九经科。
他正好为司马光所赏识,因为范祖禹是司马光的门下弟子。范祖禹去拜见司马光时正好拉上了郭林,结果对方一见之下便极为欣赏郭林踏实厚重的性子,留在舍下长谈后。司马光亲自送出门对郭林言道:“若我有女,定以汝为婿也!”
章越从旁人口中得知司马光对郭林的评价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而司马光如今可谓是如日中天,这建储头功落在他身上自是不用说了。至于什么考官不许考生结交,开玩笑,你能用这么龌蹉的想法来揣度司马光这样的道德完人么?
当然章越也很忙,自贡院见到蔡京后。
蔡襄便主动出面写了一封信给章越,说自己这个族侄蔡京十分仰慕他的才华,若章越有空闲不知可否指点则个。
章越一听直如全身掉入了冰窖。
这还粘上了?
章越心想还是老办法回信给蔡襄说,你是尊长,自己怎能为你族侄的老师呢?而且自己年纪也不过虚长蔡京三岁而已,相互为友,切磋切磋倒是可以。
有了这句话,蔡京时常上门来拜访。
蔡京很懂礼数,每次上门对每个人都礼敬有加,而且说话又好听,能办事。有次章实遇到什么难办事给他听了出去,蔡京过几日就给他办妥了。
故而章实一家对蔡京很是喜爱,但章越却是更头疼了。
到了三月殿试。
本是身子不好的官家,亲临延和殿主持了殿试。
官家点了章越的同乡旧友许将为状元,范祖禹入了进士甲科,但郭林殿试名次不理想,未得九经及第,只是得九经出身。
九经及第可直接授官,待遇等于进士甲科第六人一下,至于九经出身要么出为诸州长史,文学,要么守选。
但无论如何说,郭林已有了官身,司马光让郭林先耕耘苦学,等守选一年后再荐他为官。
有司马光这样的大佬为郭林保驾护航,章越自是十分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