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自完美世界開始-第1631章 魂河深處推薦

自完美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自完美世界開始自完美世界开始
看到石昊不为所动,那位开口的始祖也不意外,到了他们的层次,会轻易改变自身的立场才奇怪。
想到石昊刚刚的举动,三位始祖暗中准备起来,只要石昊再次放开心灵防护,那他们会第一时间入侵石昊的心灵。
虽然,他们知道石昊短时间内这样做的概率很小,但不得不提防。
“找准时机,打破厄土对花粉路的压制,让这条曾引领上苍数个时代的道路,重新出现在诸世间。”
石昊暗道。
在对峙时,他也偶尔扫视高原的外围,让高原上那些蠢蠢欲动的生物不敢妄自行动。
虽然,他知道比起他的威慑,那些厄土强者之所以没有倾巢而出,是不愿一口气覆灭上苍和诸天,但石昊也得装个样子,免得引起诸位诡异始祖的猜疑。
轰隆!
让路尽级生物为之心悸的气势场扩张,覆盖了更广袤的区域,甚至一度扩散到了高原内,让身处外围的厄土强者惊惧不已。
砰砰砰!
许多强悍的生物来不及避开,直接被压成了血雾,接着化为齑粉,彻底消散在世上。
三位始祖心中无喜无悲,没有因为那些惨死在气势场下的厄土强者而动怒,只是牵引着四人的气机交织而成的气势场缩小,撤出了高原。
“何须迁怒他们。”
最后开口的这位始祖淡漠道。
他认为石昊刚刚的举动,是对他之前言论的反击。
石昊也不反驳,对方有这样的误解更利于他行事,他总不能主动说刚刚一探高原内,是为了找到些许与花粉路有关的线索。
最简单的一点,如果花粉路的最高结晶在高原内,那他就算一时打破了厄土对花粉路的压制,那么也无济于事。
要不了多久,厄土的始祖就会以花粉路的最高结晶为媒介,再一次污染花粉进化路。
而等到对方有了准备,再想让这条璀璨的进化路重现于世,那就极其困难了,除非他与林阳联手杀尽厄土深处。
“真的如此的话,又有可能触动那一股让他忌惮的神秘力量。”
獨眼的愛
石昊心中思索着,没有万全的把握不能被对方察觉到他的想法。
高原距离他走出的诸天万界太过遥远,加上还有林阳的布置,所以石昊并没有发现起源神道之事。
不过在他猜测中,仙域也许会诞生出道祖,传下全新的道路,让故土不至于因为仙路的堕落而彻底跌入尘埃。
甚至在闭关的林阳也有可能会出手干预,在暗中引导一些人。
但石昊认为,让诸天修行曾经诞生过祭道级生物的花粉路更妥当一些,不能明知仙路被人污染了还无动于衷。
咚!
沉闷的轰鸣荡开,一柄蒸发了至高大道的古钺砸下,万物都在这一击下逆转、颠倒、错乱,光怪陆离的景象频发。
有始祖出手,攻向石昊。
他们都知道,休息久了,石昊所损耗的本源就会开始恢复,所以不会一直保持对峙,给石昊机会。
……
界面宇宙。
回应了石昊呼唤的林阳,转眼间就将好友抛到脑后,继续体会那一闪即逝的奇异感。
在参悟时,一枚大光球也渐渐从他身上分离了出来。
无数肉眼不可见的神秘符号在光球的内部流转不休,各有不同却包含所有大道的气息蔓延,看似分属不同的大道,却能随时融合为一,以各种各样的形态显现于世。
任我笑 小说
或生灵、或尘埃、或神兵、或风雨雷电、时空阴阳、诸天万界。
这是‘先天祖法’的结晶。
保守的说,得到这枚结晶的幸运儿,近乎于全能了。
创造一切、终结一切、穿梭时空、凝固岁月……
只要自身能承受得住,都能做到。
显然,就算林阳要体悟那股奇异感,但依然能弃道,不会因此而耽误什么。
在此之前,离开万界楼异世界的林阳已经舍弃了两枚路尽升华的道果,相较于原来而言越来越‘纯净’。
至于在此过程中战力的巨大提升,林阳已经不在意。
无法镇压主世界的高原意识,说什么也没用,至于回复石昊的那一句。
他随口应付而已。
要么舍弃了所有,要么成功创造出‘无限术’,不然的话,他不会再踏足高原外。
或者他证得‘道果’也行,但一世之尊世界的新纪元刚刚开始步入衰败,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才会终结,他不如把期望放在之前说的两点上。
下一瞬,林阳消失在界面宇宙,前往了新的异世界。
……
新世界。
出现在银河系某处的林阳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座朝气磅礴的现代都市,心中在瞬间浮现出了无数信息。
“能力者、魔法师、学园都市……”
“是魔法禁书目录。”
转瞬的注视之后,留下一具投影的林阳转身离去了。
比起他通过各种渠道认识的‘熟人’,这一界那些让人为之色变的魔神,乃至更为恐怖的存在,并不值得林阳过多在意,也没有多看一眼的必要。
差距大到一定程度时,在林阳心里,‘知名度’往往比‘实力’更为重要。
那道投影也在牵引下,出现在地球,充当着‘眼线’为主身锁定这座异世界。
……
林阳刚回到主世界,在准备进入界面宇宙的时候,他忽然看向了诸天之外。
世界观变化了。
猩红的祭海扩张了,比之前广阔了太多倍,彻底隔开了上苍与最古的高原,让诸天至高的生物都无法直接看穿。
眉小新 小说
除此之外,虽有细微的变化,却影响不大。
“主世界更接近完全成型了。”
林阳思索间,踏进界面宇宙。
……
诸天万界外。
魂河最深处。
黑血无上惊喜不已,想到不久前被触动的隐秘印记,觉得一切的发展总是那样的出人预料。
“竟然有人敢走那一条古道?”
“莫非不知道那条道是吾族的至高存在所开辟的?”
他沿着模糊的感应,操控着魂河水朝着莫名处蔓延。
虽然很遥远,但迟早都能让魂河蔓延到那枚隐秘印记所在之处,藉此让魂河再次入侵到那座诸天万界。
“各位道友,我找到那一界的位置了……”
他的话语声响在新降临在魂河的无上生物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