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125. 當個人推薦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小屠夫和顾一青交战的时间,看似很长,实际上却非常的短暂,因为双方的爆发实在是太快了。
当青玉下了城墙,开始远离这处危险地方的时候,整段城墙便已经被彻底摧毁了。
紧随在青玉身旁的那名北唐皇朝的使者,一脸震惊的回望着身后的城墙——数秒前,这段城墙还是完整的,可现在,他眼前所见却只剩漫天的尘雾,那是城墙被摧毁的齑粉弥漫开来所导致。而且毫无疑问,此前城墙上的所有修士肯定也都已经死了,在这种可怕的破坏力下,那些修为境界甚至还不如他的修士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等……等等我!”他回头一看,便见青玉头也不回的一路奔跑,心中一惊的这名北唐皇朝使节急忙快步跟上。
可就在这时,一声撕裂空气的颤鸣声骤然响起。
这名使节还没反应过来,顿时便觉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看到了一具无头尸的颈脖处正如井喷般的喷洒着鲜血。
——这无头尸的服饰怎么那么熟悉?
——啊?啊!
“啪嗒”的摔落声响起,一颗头颅掉落在地,咕噜噜的朝前滚了好几圈。
血污满面。
青玉浑身寒毛炸起。
她虽不知道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却是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凌厉的杀意正从自己的身后袭来,还有那弥漫开来的血腥味。所以哪怕不回头,青玉也知道,那位北唐皇朝的使者已经死了。
上仙第八境,已经算是道基境的范畴了。
而就连这样的人却是连敌人一招都皆不住,此时的青玉自然很清楚,自己更不可能接得住对方的攻击了。
太上劍典
黑色的浓雾,如同涨潮的海水,陡然间从青玉的身边涌出,然后化作了一道黑色的铁壁,将青玉的背后护住。
凌厉的杀机破空而至,与黑色的铁壁轰撞到了一起。
强烈的气流再一次肆虐而出,方圆数百米内的房屋顷刻间纷纷破碎。
但那股凌厉的杀机却是成功的被黑色铁壁给拦截住了。
一名持刀的秀美男子,眉头紧皱。
黑色铁壁向着中心点的位置迅速收缩,一个人影从中逐渐显现。
宋白夜。
“刀神胡定?”
不同于剑神顾一青有一种忧郁的颓废感,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我有故事,你有酒吗”的沧桑气质,刀神胡定的相貌看起来让人有些分不清性别,那是一种精致到甚至让人足以忽视性别的美感。
胡定的相貌非常俊美,虽穿着此界的男子长袍,但宋白夜却没有在对方的咽喉上看到显著的喉结——虽说喉结并不能代表一切,例如有些男子的喉结就不会特别明显,但这通常也的确是用来判断一个人性别的主要外在特征——但却能够看得到,胡定的双手骨节有些粗大,只是十指却修长且白皙。
真正的雌雄难辨。
“你又是谁?”胡定缓缓开口。
虽说胡定的实力不如顾一青,但既然能够成为谭星的三名护道者之一,胡定自然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所以此时开口问话之时,其神色平平,并没有因为宋白夜挡下了自己的一刀而感到震惊或诧异,只是双眸流露出来的眼神也确实带有几分轻视。
或许在胡定看来,如果不是宋白夜能够挡下自己的一刀,那么连让他开口问话的资格都没有。
宋白夜一脸困惑的望着胡定。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软糯的口音,但并不尖细轻灵,也不低沉沙哑,依旧给人一种难辨性别的古怪感。
“你在看什么?”胡定的神色,微有些恼怒。
“我在想,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你猜?”胡定轻笑一声,却是显露出一种异样的魅惑力。
宋白夜死死的盯着胡定,眼里露出了几分饶有兴趣的神色。
他曾经请教过小屠夫,问她:怎么样才算人。
小屠夫当时的回答是:当你有欲望,有梦想,有渴求之物,有心伤之事的时候,你就是人了。
宋白夜此前一直无法理解,但现在他却是突然有了几分理解。
“你,猜?”宋白夜轻喃了一声。
生死回放第二季
胡定轻笑一声,脸上的妩媚春意更盛,甚至就连肢体动作也变得妖娆起来,看得足以让人感到心火焚身。可偏偏的,胡定的双眼却是显得非常的平静,没有任何欲念,反倒是对宋白夜的举动和神色表露出几分轻蔑。
刀柄在胡定的手中微微一旋,从正握变成了反握。
推坐在隔壁桌我無心學習!
下一刻,胡定猛然挥刀而出。
但他的心中,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杀机。
所以这一道破空而出的刀气,也就显得格外的风轻云淡,甚至可以说是让人有些措不及防。
心神刀。
这是胡定的拿手绝活之一。
死在他这一刀下的修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以算是他名副其实的杀手锏。
可是!
这一次,胡定这无往不利的杀手锏,却并未能如愿以偿的将对手斩杀。
在刀气临身的那一瞬间,宋白夜却是又一次化作了黑色的浓雾。
当刀气撞入浓雾之中的那一刹那,胡定便感到这道刀气与自己的心神失去了联系,这让他的心中猛然一惊——哪怕他在看到刀气撞入浓雾之中,所有的浓雾便伴随着刀气消散,但胡定却也没有因此而放松心神,反而是变得更加的警惕,脸上的神色也显露出凝重。
甚至,他的左手上也陡然出现了一柄长刀。
双刀!
这才是胡定真正最强的状态——自三百年前他失踪之前,他便已有数百年没有使用过双刀,因为能够逼得他认真作战的人,越来越少了,以至于很多人都已经忘了,胡定在被称为刀神之前,他的名号是修罗双刀。
双刀入手,胡定的双手便猛然轻旋而动。
一左一右两道刀气,一浑厚、一轻灵,便化作了两条气质截然不同的刀龙,盘旋环绕在胡定的身边,为胡定保驾护航。
可就在这一瞬间,黑色的潮水,却是从四面八方猛然扑来,顷刻间便将两条刀龙吞噬——尽管这两道刀气在这一瞬间猛然炸裂,撕开了这股黑色潮水的包围圈,让胡定瞄准了一个机会破围而出,但胡定却是知道,在这一瞬间的交锋中,他已经落入了下风之中。
汗毛炸立。
胡定的后背骤然一片冰冷阴寒。
他没有丝毫的迟疑,当即旋身挥刀,便又是一道刀气破空而出。
纵横而出的刀气,那股强大的气势直接撕裂了大地,化作了一轮弯月向着远处破空而去。
看似威猛绝伦,但胡定的内心却是猛然一沉。
因为这一道刀气并没有命中敌人的感觉。
反倒是那股阴冷的气息,如附骨之疽,更为贴近了。
“你猜,我现在是男人还是女人?”宋白夜的呵气声,传入胡定的耳中。
胡定能够感觉到,对方已经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他眉头一挑,却是头也不回超前踏了一步,左手上的长刀猛然朝后一捅,却是把刀当剑来用——刀重气势,利劈砍,但以胡定的修为实力真想要将这刀当作剑用,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这一刀捅出去后,那种落空感却也依旧让他明白,自己的攻击并没有打中人。
不过这一次,他却并没有任何错愕和异样感。
因为这本来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左手长刀落空,右手的蝉刀便猛然挥刀向后——这两柄刀,一重一轻,是胡定修炼多年的双刀绝技:哪怕是面对敌人的贴身后袭,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慌乱:重刀逼迫对手的身形走位,然后趁此机会以轻刀加速挥斩,直接拿下敌人,这是他无数年里通过实战而磨练出来的一套对敌实战技巧。
但这一次,蝉刀挥舞而出后,却是依旧落空了。
——这怎么可能!
胡定的内心,第一次出现了心神破绽。
阴冷的气息,再次贴身而出。
而且这一次已经不再仅仅只是存在于胡定的身后了,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也有一股彻骨的冰寒,仿佛自己的右手也被冻结了一般。
“你猜,我现在是男人还是女人?”
宋白夜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亦如情人低语。
可他的声音却也同样飘渺不定,没有沙哑低沉,也不似空谷轻灵,实在让人难辨。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胡定心神微乱,然后猛然气势一震,竟然是将真气都化作了刀气,以自损一千杀敌八百的姿态,从周身穴窍猛然爆发而出,直接撕裂了自身周围十米内的空间。
错乱的刀气化作的激流,如暴走失控的能量一般,不断的席卷着破坏着周围的一切。
丝丝缕缕的鲜血,从胡定身上的衣裳浸透而出。
他再也不复先前的从容与美丽,浑身上下都显露出一种狼狈的模样,眼神甚至流露出了惊恐、疯狂、愤怒等等许许多多复杂的情绪。
“滴答——”
“滴答——”
胡定的喝问声,没有任何人回答。
有的,只是鲜血不断从他身上滴落的声音,在这静谧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静谧?!
胡定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猛然抬头。
此时此刻,他却是才发现,周围所处的环境看似还在奉安国的王都内,但实际上却早就已经不在其中了。因为这里的天空并没有阳光,整个天幕都是一片黑暗,可诡异的是这里却并没有丝毫黑暗的迹象,反而是明亮的、干净的;而除了天空的异象外,胡定并没有在这里感受到任何生气,虽说周围的房屋建筑布局是存在的,也能够被他所破坏,但一座有着数万人的城池却没有任何生气,这正常吗?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胡定再次出声。
他已经知道,自己落入了别人的小世界之中。
但他难以置信的是,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对方拉入小世界的,为什么他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周围环境的变化。要知道他如今已经不是人了,而是被裂魂魔山蛛寄生感染的异种,所以他感知世界、判断世界的方式,也早就和人类有了很大的区别,寻常蒙蔽六感的手段对他已经是无效的了。
“你猜。”宋白夜的身形,出现胡定的面前。
但此时,胡定的瞳孔却是猛然一缩。
眼前的这道人影,与之前他所见的那道人影一模一样,可不知为何,此时的一眼却是让胡定感到一种极为强烈的违和感。可偏偏的,他却是完全不知道这种违和感到底从何而来,因为宋白夜此时不管是衣服还是相貌还是姿态动作,却与之前一模一样,并没有任何变化。
唯一有所变化的……
气质!
胡定终于意识到,违和感从而何来了!
此前的宋白夜,身上并没有气质这种感觉,他给胡定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物件”的感觉。
但现在,胡定却是在宋白夜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可以称为“气质”的形象,这让宋白夜整个人都变得鲜明活跃起来。而胡定之所以会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违和感,那是因为他在宋白夜身上感受到的气质赫然就是自己的形象,这让他仿佛像是在照镜子,结果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却是做出了与自身截然不同的动作。
惊悚、诡异、恐惧、颤栗。
诸多的情绪,顷刻间便涌上了胡定的心头。
此时此刻,他如果还不知道眼前这个俊美异常的人不是人类,那么他就真的就是一头猪了。
“为什么?!”胡定发出一声怒吼,“为什么你要帮人类?你明明也是异种,是我们的同类!”
“异种?同类?”宋白夜歪了一下头,然后很快就摇了摇头,“不是的,我是人类。”
“哈?”胡定气极反笑,“你明明就是异种!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玩意,但你绝对不是人类!你和人类根本就无法共存!你在人类的世界里一旦暴露出真身,那么你的下场就只会和我们一样,被无数人群起攻之!”
宋白夜摇了摇头:“不是的哦。……我有娘,也有爹,还有一个……妹妹!他们说我是人,所以我就是人类,只是我发育得比较快,所以很多常识还不太清楚而已。但没关系的,我有的是时间可以成长,所以我和你是不一样的。”
“自欺欺人!”
“我爹爹说过,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存在,但只要你觉得自己是人,那么你便是人。”宋白夜缓缓说道,“我妹妹只是一柄剑,但她都可以当人,为什么我不可以?……虽说我现在还不太理解,为什么我妹妹总是对我爹爹说‘求你当个人吧’这种话,但我觉得我爹爹也是人。”
“怪物!……你们都是一群怪物!”
緋彈的亞裏亞
宋白夜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怜悯的望了一眼宋白夜,然后才轻声说道:“作为你让我有所明悟的礼物,我会让你死得痛快点,并且我保证……不会把你的尸体吃掉。”

精品都市小说 我的師門有點強 txt-119. 觀世鏡看書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找内鬼这件事,唐信安亲自去负责了。
盛七和青玉又有些不合,所以在那天协商完毕后,他就带着人离开了奉安国的王都,跑去了另一座大城,也不知道具体是在干什么,但反正也没有人会去打扰就是了。
神雷道君和昆仑派三长老两人,则在王都空城里挑了一个行宫休息,他们会彼此讨论一些道术和道法,偶尔青玉也会过去旁听或者加入讨论——别看青玉现在的修为不怎么样,但她的奶奶毕竟是玄界最强的妖修,其术法之强横就连顾思诚这位五帝之一的大人物都甘拜下风,再加上她如今身为灵兽,对灵气的感应更加敏感,所以就理论知识和可行性方面的讨论,在这两位眼界相对狭隘的“道基境”术修面前,她完全就是想怎么装逼就怎么装逼。
中國幻想選
这让青玉又一次感受到了当年在万事论坛纵横的快感。
她还是很怀念所有人都喊她“老师”的那种感觉。
如此过了两天之后,来自北唐皇朝的信令便开始传递出去了。
其内容要求非常简单:所有上仙第五境以上的修士,不管其身份地位如何,全部都要来奉安国觐见北唐皇朝的老祖宗,而且还是在收到信令后即刻出发,不得有误。
北唐皇朝虽不像乾元皇朝那般,将整个北岭彻底统一,但作为北岭当之无愧的霸主,其影响力之深远自然也不是其他人所能够想像的,因而他们非常清楚整个北岭到底有多少修士已经达到了上仙第五境以上,因而信令的传递自然是准确无比——事实上,北唐皇朝有针对整个北岭进行过类似于人口普查的行为,而且也明言规定了所有修士都必须要进行登记造册,所以除非是恰好才刚刚晋升境界还未来得及去登记的人有可能成为漏网之鱼,否则的话都不可能逃得过这次北唐皇朝的宣召。
不过这些漏网之鱼,终究是少数,影响不了什么大局。
反倒是那些突然被北唐皇朝宣召的修士,都感到有些惴惴不安,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尤其是这位北唐皇朝的老祖宗,对于很多人而言甚至是第一次听说。
当然,这些事都与在奉安国静候的这些大人物们没什么关系,他们真正的战场是在之后才会浮现出来的各路牛鬼蛇神。在此之前,这些繁琐的事务都会由北唐皇朝自己负责处理。
……
于一处宫殿内,神雷道君和昆仑派三长老正在对弈。
他们落子飞快,几乎是不需要思索。
转眼间,棋局便已来到了中盘。
棋盘上白子一方占据了大半个棋盘的位置,如同一条腾空万里的巨龙,狰狞而又气势十足,哪怕是棋盘外的观棋人也能够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气势。
都市 至尊
但如果只能感受到这股凌厉的气势,那这样的人自然并不算合格的棋手。
因为棋盘上,黑子虽然有些分散,但却是散布在白子的附近,几乎是封锁了白子的所有一切变向,宛如一潭死水、一片泥潭,深深的困住了这条白色巨龙,让其根本无法舒展身子,更不用说腾空万里了。
那股困兽犹斗般的挣扎感,才是此时棋盘上所展现出来的局势——看似白子一方即将大获全胜,可实际上所有的发展空间和方向却全部都被黑子封锁。但白子优势较大,黑子终究也无力化身屠刀,自然也就做不到屠龙之举。
这局棋,算是和局了。
“和你这臭棋篓子下棋真没意思。”昆仑派三长老将手中白子一扔,一脸扫兴的说道,“你棋艺不行,但当根搅屎棍倒是厉害,每次都是胡下一气,尽给人添堵。”
“不输就是赢。”神雷道君倒是干脆,“不管是谁,我都有把握能够和棋。你们赢不了我,我也没想着赢你们,如此,我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昆仑派三长老一脸的无语。
从道理上来说吧,你不能说神雷道君的想法是错误的。
但从棋艺上来说吧,和她下棋是真的自找不痛快。
“你觉得,这太一门……如何?”
“很强。”神雷道君想了想,然后才开口说道,“苏青玉修为不够,但她显然并非那种愚昧之人,她对道法方面的理解,犹在你我之上,尤其是她所说的那套‘可行性理论’更是精彩绝伦,让我大开眼界。”
“你我都清楚,我们的修为已到顶了,单论修为境界方面,我们并不比唐信安弱。可真打起来的话,一个唐信安就可以打我们十个,还不是因为他在技艺方面无人能出其右?而且他成名极早,修道时间也更加长久,天资才情更是不弱,所以他早就已经开始钻研其他方面的技艺,而我们却是连自己的术法都没弄明白。”
听着神雷道君的话,昆仑派三长老也是点了点头:“我虽说擅于五行术法,但实际上真正擅长的也就那么两、三类,五行都不敢说齐全。而你也只专注于雷法一道,但除却雷法之外的术法,你也是一窍不通。……说实话,我是真的很好奇,天外仙就真的那么厉害吗?一个修为甚至还没达到上仙境的人,都有如此广博的见识和理论。”
“苏青玉身边那三个护卫,也没一个是易与之辈。”神雷道君开口说道,“那个叫苏安然的,虽然看起来很平常,但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返璞自然。”
神雷道君点了点头:“唐信安,我们还能够感受到他的气势,也知晓他的强大。但这个叫苏安然的,身上气息平平,除了知道修为与我们相差仿佛外,我竟是没看出来他的气势有多强。……但唐信安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却对他客客气气,这样的人能简单到哪去?”
“我倒是觉得那个叫宋白夜的比较奇怪。”
“它不是人。”神雷道君摇了摇头。
“啊?”昆仑派三长老惊了一下,“你什么意思?难道它,它……”
“不是。”神雷道君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是龙虎山的天师,而我们天师都有一门特殊的神通,称之为开眼。”
“听闻过。”昆仑派三长老点了点头。
天师开眼,据说乃是根据七种先天眼瞳之一演化而来的特殊功法,可以用来分辨妖魔鬼怪。当然这门功法,是和修士自身的修为息息相关的,所以如果修士自身的实力不够强大的话,那么就算能够开眼实际上也有可能看不穿妖魔鬼怪的伪装。
不过神雷道君的实力有多强,昆仑派三长老是很清楚,所以自然也知道,这天底下恐怕没有能够瞒得住她天眼的妖魔鬼怪。
“所以,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只看到了一片漆黑。”神雷道君沉声说道,“它的身上,有大诡的气息。……若不是从未听闻过诡异化形成人的事,我差点就以为这是一只诡异化形了。但此人是鬼怪之流应该是跑不掉的,有可能是将死未死之人被诡事缠身,所以才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太一门将其带在身边很可能就是为了防止他出现什么变故。”
“镇压得住吗?”昆仑派三长老,面露忧心之色,“尤其是接下来的行动……”
“那个小女孩应该就是关键了。”神雷道君再度说道,“她身上的血煞气息之浓郁,简直闻所未闻,我的天眼只看了一眼,都感到一阵隐隐的刺痛。目前我们龙虎山摸索出来的诡异处理方式,要么就是血煞之气强行镇压,以毒攻毒;要么就是以雷法净化,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所以那个小女孩,显然就是用来防止那个宋白夜失控的手段。”
听到神雷道君这么一说,昆仑派三长老沉默了许久,然后才叹了口气,道:“这三人,的确不是易与之辈。难怪我此行出发前,冲星子特意找到我,让我千万不要和太一门的人起任何冲突,哪怕不支持他们的作为也不要支持他们的对手。”
“所以这次你才没有支持盛七?”
“社稷学宫太傲慢了。”昆仑派三长老摇了摇头,“他们如今在九大皇朝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大了,以至于他们都失去了敬畏之心。……太一门是什么人?那可是天外仙首次在我们此界建立的宗门,也就社稷学宫才会想着要压他们一头,这次如果真的能够让社稷学宫吃些苦头,我是乐见其成的。”
“对于兵事之流,我是不懂的。”神雷道君摇了摇头,“所以我也不关心他们之间的矛盾,但我反正不会站队,我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解决这起天灾。”
“天灾?!”昆仑派三长老发出一声惊呼,“你们龙虎山看到了什么?”
天元大陆上,九大皇朝的底蕴自然是最强的。
其他够资格和九大皇朝并论的大宗门,自然也都是拥有各自的特殊之处。
例如玄武宫,便因为曾受到天外仙的资助,所以才会在武道方面突飞猛进,几乎成为此界武道功法的圣地代表。而他们昆仑派,虽说没有受到天外仙的援助,但凭借通神的剑法和阴阳五行术法,划分为大小昆仑的他们也同样是有资格站在这个世间巅峰,与九大皇朝比肩。
至于龙虎山,降妖伏魔的手段便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尤其是此界诡异横行,除了龙虎山外,九大皇朝其实也没有特别好的处理方法。
不过这可不是龙虎山最厉害的地方。
真正堪称龙虎山底蕴的,是这个宗门有一面观世镜。
传说中,此镜无法照人、照鬼、照妖、照魔,但却是水火不侵、劈不碎也砍不破,看起来如同废物一样。但实际上,此镜唯一的一个功能,就是映照出灭世大劫——据闻,一旦此镜的镜面出现了画面,那么往往便是要牵扯到灭世大劫的降临,所以此镜被称为“观世”,观的可不是世界的世,而是灭世的世。
天元秘境两次末法大劫,此镜都给出了相应的信号,让此界的宗门世家皇朝都拥有了缓冲,不至于手忙脚乱。而且除此以外,前后数次有可能出现灭世危机的巨大天灾,此镜也同样映照出了相关的信息线索——观世镜不会直接给出过程,往往都是一些玄之又玄的画面线索,所以龙虎山有培养专门的人才对此进行解读分析。
“看到了三个画面。”神雷道君也没有隐瞒,直接开口说道,“一个是一只蜘蛛在结网,此前我们不知何意,直到北唐皇朝和昆仑派都遣人来寻求支援时,我们才意识到这起祸事是发生在北岭;第二个画面,我们只看到了漫天剑光,所以我们猜测,此祸事应该与剑有关,此前我们一直以为有可能是因为唐信安,毕竟他剑法通神。”
“现在你们怀疑……是太一门?”
“是。”神雷道君点了点头,“太一门三个护卫,那个苏安然和小女孩都是用剑。不过我个人认为,这件事很可能不止是太一门,而且还包括了唐信安……你还记得吗?那天太一门和社稷学宫起冲突时,唐信安的态度非常明确。”
夕枫 小说

“我明白了。”昆仑派三长老点了点头,“这起灾祸,有可能就是因为社稷学宫和太一门爆发冲突,最终导致灭世大劫的降临。……所以,这次盛七带着人离开这个都城,是你的主意?”
“我把此事和唐信安与盛七说了,所以盛七才会离开。”神雷道君开口说道,“引发灭世天灾的罪名,他担不起,所以不管他心思如何,他都只能选择回避。……不过等这只裂魂魔山蛛死了之后,盛七肯定会报复的,这一点我其实也非常担心。”
“为什么?”
“因为第三个画面非常奇怪,它是一片黑暗。”
“黑暗?”昆仑派三长老愣住了,“什么意思?”
“以往观世镜在最后都会浮现出两到三个,甚至是好几个不同的画面,那些我们称之为不同的未来,因为观世镜给我们的提醒,足以让我们去改变有可能出现的天灾祸事,但由于给出的都是线索,所以只能由我们自己去猜测,中途的行为自然也就是我们人为操作的结果,但这才是最大的变量,所以未来自然也会有很多种结果。”
神雷道君面色肃穆的说道。
“可这一次不是,我们看到的只有一片黑暗,所以……我们根本就无法得知未来的结果到底什么,这也让我们根本不敢随意插手。若是阻止社稷学宫和太一门的战争就可以得到一个美好的未来,我此前早就选择站队太一门或者社稷学宫了,可就是因为这次看不到,所以我才不敢轻易落子。”
“怎么会……就连观世镜都看不到……”
“而且,这几个画面,还是在此前西海真龙一族攻打太一门时所发生的。”神雷道君再次说道,“若非如此的话,我们龙虎山也不可能如此重视。……肯定是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在那一刻发生了,所以才导致了这样的情况。”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神雷道君也有些无奈,“反正现在先尽量避免社稷学宫和太一门之间的矛盾加剧,然后等唐信安解决了他们自家皇朝的内鬼,把那只什么裂魂魔山蛛给揪出来后,我再联系下山门,看看观世镜是否有什么新的变化吧。”
“为什么不能现在联系?”
神雷道君叹了口气:“那是因为如果我现在联系的话,便也等于是在干涉到未来的变化……如今,我们都已成为了这局内的变量,早就不能随意妄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