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 起點-第762章變化相伴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李承乾请韦浩钓鱼,韦浩很吃惊,他没有想到,李承乾还会这个,之前都没有发现,很快,两个人就是坐在那面钓鱼,韦浩知道,李承乾肯定是找自己有事情的,但是自己也不知道什么事情,就没有先开口说话。
“慎庸,父皇让我来劝你,说希望能够像舅舅那样,保住吴王的爵位,当然,这个爵位是吴王的儿子来袭承,但是吴王要成为庶人,你这边还需要和那些武将说才是!”李承乾坐在那里,看着韦浩说道。
“哦,保住王位?这样会有很多武将不服气的!”韦浩一听,马上扭头盯着李承乾说道。
“我知道,刚刚从你岳父府上出来,和他说了,你岳父答应了!”李承乾接着开口说道,
韦浩一听,更加诧异了,岳父居然答应了,这个不合理啊,岳父怎么能答应了,这么多武将的孩子伤亡,这么多将士伤亡,这个可是需要人来承担责任的,现在吴王的位置保住了,这,那些武将能服气。
“慎庸,是这样的!”李承乾马上把和江夏王他们说的话,和韦浩说了,不管自己做不做这件事,都是承担了后果,韦浩听后,点了点头,知道他们说的对,李承乾还真的没有选择。
“我也不想过来啊,但是没办法啊,是吧?我相信慎庸你是能够理解我的,现在我,哎!”李承乾说完了以后,苦笑的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还是点了点头。
“这件事,只能请你帮忙了,那些武将,也只能请你去说了,我知道,这个有点为难,但是,父皇要保住吴王,那就谁都不能动!”李承乾接着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他希望韦浩能够答应下来,只要韦浩答应下来,那么自己这件事就算是办完了,至于父皇如何处罚自己,那就再说吧,反正早晚会有处罚的。。
“嗯,父皇这样做不行,这样做,等于是消耗了我大唐将士的信任,这样做是不对的!”韦浩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慎庸,先不说对不对,既然父皇要做,那么肯定有他的目的!”李承乾听到韦浩这么说,就劝了起来。
“我知道,父皇有点操之过急了,现在干掉那些世家,诚然解了父皇的心头之恨,但是,现在很多大臣,还没有成长起来,如今朝堂会出现官员空缺的现象,甚至拔苗助长,很多本来是有小问题的官员,还需要打磨,
但是没有经过打磨了,就提拨上来,到时候会出大问题的,一旦很多官员出现问题,可能会比现在那些世家官员带来的问题更大,父皇现在这样做,也是,诶!”韦浩此刻非常无奈的说道,
他知道李世民想要干掉世家,但是韦浩不同意这么快干掉,另外就是,之前师父和自己说的,如果干掉了世家,那么,李世民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李世民是这个世界上最难说话的人,如果没有了对手,那么,天下谁还能限制李世民,李世民还不是想要干嘛干嘛?
现在,干掉了世家,那么下一步,他为了让李唐没有任何威胁,会不会干掉武将呢,平衡已经打破了,世家的威胁已经不存在了,那么,那些武将勋爵,还想要这么好过吗?以后,程咬金还能在朝堂上,和李世民大嗓门说话吗?魏征还敢在朝堂上,公开质疑李世民吗?
韦浩坐在那里,一直在是看着这些问题,但是李承乾一直在等着韦浩的答案。
傲娇医妃
“慎庸,这件事?”李承乾看着韦浩继续问了起来。
“我会帮忙的,只是,诶!”韦浩点了点头,答应了帮忙,不帮忙不行啊,如果不帮忙,李世民还不知道怎么恨那些武将的,到时候李世民放侯君集出来,那么就该那些武将要倒霉了。
“只是什么?”李承乾继续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没什么,我答应了就是,不过在牢房这边,我没有办法去说,等我出去后,请他们去外面吃饭的时候说!”韦浩对着李承乾说道。
“行。反正你答应了就行,虽然我也知道,这个有点强人所难,但是是没有办法!”李承乾一听韦浩答应了,也是放松了许多,
只是他不知道,现在韦浩对于世家被查,是不满的,但是这份不满,韦浩没有表达出来,不能表达,也不敢表达,现在李世民正在洋洋得意呢,认为这个可是他的杰作,
如果此刻韦浩过去打脸,那韦浩就麻烦了,现在的李世民可不是几年前的李世民了,那个时候,李世民求贤若渴,现在,朝堂稳定,不缺钱,百姓有是生活的很好,之前对大唐形成威胁的势力,现在也是全部被干掉了,对于现在的李世民来说,那是没有对手的,
所以,现在李世民非常自大了,不能轻易去挑衅他,
很快,李承乾就走了,韦浩坐在那里一个人钓鱼,一直在那里思考着这件事,接下来,该怎么办,如何来和李世民相处等等,
到了晚上,韦浩才回到了牢房那边,
而此刻,刑部这边的官员,已经在开始审问那些世家家主了,一开始韦浩还没有在意,但是几次过后,韦浩看到了很多家主都是被拖着回到了牢房这边,
而且,那些家主都是浑身伤痕,韦浩此刻有点看不下去了。不但韦浩看不下去。就是一起在这里坐牢的那些人,也都看不下去了,那些家主本来现在年纪就不小了,还是冬天,就这样被拖拽着回来,而且还经过了严刑拷问,这个就有点过分了。
“刑不上大夫,这些人,之前可也都是当过官员的,而且还掌管着整个家族,就算是皇上要把他们家族的人全部剔除出朝堂,但是,他们还是大唐人吧,他们在民间还是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就这样对人家,陛下有点过分了!”程咬金站在韦浩身边,对着韦浩小声的说道。
“嗯,也不知道他们想要审问出什么来,现在造反的事实已经在那里了,就造反的事情说清楚就好,还问什么?”段志玄也是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想要让他们死就痛快点,没必要这样吧?如果想要让那些世家的官员全部离开朝堂,也痛快点,何必呢?”魏征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慎庸,你怎么不说说?”程咬金推了一下韦浩,问了起来。
“说什么?打都打完了,审问也还在继续,还说什么?”韦浩苦笑的说道。
“你去找一下陛下,陛下最听你的!”魏征看着韦浩说道。
“你可拉倒吧,如果听我的,就不会出现打波斯的事情!”韦浩摆了摆手说道,现在自己可不想去说这些,李世民既然想要这样玩,你谁能有办法,
而那些国公们,心里其实都已经隐约明白,以后的李世民,是不能让人说了,大家还是少说话为好,
几天以后,韦浩他们还是在查账,但是每天就是查一点,剩下的时间就是打牌,而这几天,他们都能够看到有人被送到这边来,都是当朝的官员,直接就被抓了,送到这里来审问,
而李世民坐在承天宫这边,也是看着那些世家家主的口供,他们就是不承认,家族这边参与了叛乱,就说是那些京城负责人的个人行动,他们辅佐吴王,也是吴王要求的,如果不是吴王要求谋反,他们可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毕竟,吴王可是陛下的亲儿子,如果吴王不同意,他们谁敢这样做,李世民看到了那些口供以后,非常的恼火,因为这样的口供,显然是不能彻底铲除世家的,甚至说,如果强行铲除,可能还会引起百姓们的议论,反而不美,
而且,朝堂当中,这几天,他也是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那些大臣,没有一个人上奏章,都不写奏章了?而且在牢房里面的那些大臣,对于这件事,好像也没有想法了?
就连韦浩,都没有写奏章过来,虽然没有写过来,就是同意自己这么做的意思,但是李世民还是希望能够看到韦浩亲自写奏章过来,亲自说赞成这件事,但是没有,这个就让李世民有点心虚了。
“高明啊,慎庸这几天在牢房那边?没点动静?”李世民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啊,父皇,这个儿臣没有关注,这几天儿臣都是在想着如何来填补这些空缺,这么多大臣位置空出来,如果不能快速补齐那些大臣,到时候朝堂这边,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就是大事情了,而且,慎庸在牢房那边不是查账吗?”李承乾有点诧异的说道。
“查账?他在那里打牌,每天就是查账小半天,剩下的时间就是打牌,不行,不能让慎庸继续这样下去了,朕要去看看去!”李世民坐在那里,不放心的说道。
“啊?不放心?慎庸在牢房那边。不是更好吗?这样就没有人去求情了!”李承乾还是不懂的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他那里知道,李世民现在也担心韦浩反对彻底干掉世家的事情,要是他不同意,李世民还是真的需要考虑一下。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憨婿-第750章李世民試探分享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程咬金跟着程处嗣就到了皇宫这边,到了皇宫以后,程咬金就在外面等着,他可不能进去,
而且刚刚进来,他也是验证了腰牌的,是用自己的身份腰牌验证的,是程处嗣找了李德謇,李德謇肯定知道程咬金这个时候来皇宫,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就放他进去了,而且,程咬金也交待了李德謇,自己来皇宫的事情,谁都不能说的,
很快,程处嗣就到了五楼的书房这边。
“陛下,臣有事情要和你说!”程处嗣小声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什么事情,说!”李世民点了点头,放下手上的笔,看着程处嗣说道。
“那个!我还是写给陛下吧!”后面还有都尉在,程处嗣怕说出来了以后,会泄露出去。
于是到了旁边,拿着毛笔写了,李世民还感觉奇怪,这小子有什么不能说的,于是马上前往看,到了旁边,一看程处嗣写着,自己的父亲程咬金从牢房里面出来了,有紧急的事情,要见陛下。
“所有人出去,你也去带他上来!”李世民开口说道,那些都尉听到了,全部出去,很快,程处嗣就带着程咬金到了五楼的书房。
“罪臣见过陛下,陛下,臣也是迫不得已,今天晚上,慎庸把我们这些武将全部安排出来了!”程咬金对着李世民抱拳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李世民对着程咬金问了起来。
“陛下,是这样的!…:”程咬金马上对着李世民汇报了起来,
“一个兵部就有300多万贯钱出问题,还有200多万贯钱还没有细查。好啊,好!”李世民此刻气的也是不行,他知道有人搞钱,但是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人搞钱,这个就让他火大了。
“陛下,户部还没有查呢,慎庸问了一个问题很好,钱嗯,钱到底藏在什么地方,用在什么地方了,慎庸担心,到时候他们狗急跳墙,所以让我们这些武将秘密出来,让臣过来面见陛下,看是不是需要安排?”程咬金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你说呢,都这样了,还不要安排,你马上坐镇左金吾卫,另外,秘密加强东宫的保护!”李世民看了一下程咬金说道。
“是,陛下!”程咬金马上拱手说道。
“坐下说,估计今天晚上他们是不会有动静的,毕竟刚刚查账,他们可能也不知道查到什么地方了,查账的都是你们几个人吧?”李世民盯着程咬金问了起来。
“是,就我们这些国公,孔颖达也参与了,另外,萧瑀也是参与了,不过,萧瑀看到这个结果后,也是吃惊的不行,也是在那里骂人,估计这会也是后悔了!”程咬金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嗯,慎庸能够控制牢房那边吗?”李世民对着程咬金问了起来。
“能,那些狱卒都听他的!”程咬金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个兔崽子,坐牢坐的连那些狱卒都混熟了,真是!”李世民听到了,不由的骂了起来。
“是,不过,慎庸在牢房那边,那些狱卒是真的尊敬他,慎庸也是帮了那些狱卒们的忙,听说之前是有人欺负了一个狱卒,是一个伯爵吧,慎庸直接写信过去,让他赔礼道歉,赔钱,对方压根就不敢报复,反正慎庸在牢房里面,那是!诶,我们可没有这个本事!”程咬金笑着说了起来。
“别替他吹了,朕还能不知道?行,能够控制牢房就行,嗯,这件事还是需要慎庸,不过,恪儿,可惜了!”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程咬金听到了,坐在那里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慎庸对萧瑀说,十个吴王也比不了太子殿下!”
“嗯?”李世民马上盯着程咬金看了起来。
“陛下,慎庸说,吴王作为王爷,他考虑的如何争夺天下,而太子殿下,不但需要考虑争夺这个,还需要管理百姓,还需要管理朝政,这些对于太子这个位置来说,可是一个挑战,
吴王可能是一个好王爷,但是未必能够成为一个好帝王,太子殿下可是经过陛下你千锤百炼的,一次次犯错误,一次次改正过来的,如果太子殿下只是王爷,相信太子殿下也不会差,甚至还要更好,
但是作为太子殿下,他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做的,因此,慎庸说,吴王是不是好王爷,他不评论,但是一定不会是一个好太子,也不可能是一个好皇帝!”程咬金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为何怎么说?”李世民非常惊奇的看着程咬金问了起来。
“慎庸说,吴王是是果断,是英武,但是没用,现在大唐需要修生养息,需要稳定,而吴王这个人,赌性大,一旦遇到了什么着急的事情,可能用国运去赌,但是太子殿下不会,他不会让朝堂出现危机的事情,
神見 小說
如果天下没事还好,吴王殿下可能能够胜任这个位置,但是现在大唐需要远征,需要开疆扩土,就需要一个稳重的皇帝,大唐现在不需要赌,只需要稳步推进自己的计划就可以了,这次远征,就是这样,如果继续稳步推进下去。
十年之内,波斯那边就是我们大唐的国土,可是吴王居然用这样的事情来做文章,就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那可不行,大唐不能这样玩!”程咬金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坐在那里点了点头,接着看着程咬金问道:“那你们支持太子殿下?”
“啊,陛下我们可是谁都不支持,但是也不反对,不过,吴王例外,他这样做,等于是让我们的将士们去送死,我们肯定是不支持的,这点还请陛下明鉴!”程咬金一听李世民这么说,马上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行了,朕还不知道你们,朕也是希望你们这样,对了,让侯君集回来如何,现在他在那边挖煤,朕于心不忍,你看是不是让他回来?”李世民说着就提到了侯君集,
程咬金听到了,心里一个咯噔。
“这个,陛下,你问我,我怎么说,关键是药师那边,虽然药师现在原谅了他,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药师兄同意的,另外,侯君集可是里通外国,如果就这样放出来了,臣担心,恐怕不好,当然,臣不是反对啊,臣是想着,这么大的事情,陛下你还是和朝堂大臣们一起商议才是!”程咬金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你不反对?”李世民看着程咬金继续问了起来。
“不反对,也不支持,陛下,老程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他看不上他,你让长孙无忌回来,老夫都不会这么说,但是他,我瞧不起,他可是没有少诬告我们这些兄弟!”程咬金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也是,行,朕考虑考虑吧,你现在去金吾卫那边,安排好!”李世民对着程咬金说道。
“明白,臣现在就过去!”程咬金点了点头说道,接着拱手出去了,
李世民就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心里还是在犹豫,这次程咬金他们集体逼着自己,自己是非常不爽的,想要收拾一下他们,而侯君集可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如果要让侯君集出来,可是需要那些大臣们同意的,关键是慎庸那边,如果慎庸不同意,那就麻烦,另外长孙无忌也是如此,自己身边还是需要这样的人的,只是不要给他们掌握太多的权力就好了。
“嗯,这小子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李世民坐在那里发愁的说道,过了一会,李世民喊程处嗣进来,程处嗣从外面进来。
“你今天晚上去一趟牢房那边,让慎庸过来,就到这里来,就说朕说的,他今天需要在这里当值,但是不需要让其他人知道,让慎庸过来之前,安排好牢房那边的事情!”李世民对着程处嗣说道。
“是!”程处嗣马上出去了,很快程处嗣就到了牢房这边,韦浩这个时候已经在打麻将了,今天白天,他们可是忙碌了一天的,现在,可是需要休息。
“夏国公,外面有人找,说是要你出去一趟!”一个老狱卒对着韦浩说道。
“谁啊?”韦浩扭头看着那个老狱卒说道,那个老狱卒不说。
“行,你们在这里玩着,我去外面看看!”韦浩一听,马上笑着说道,很快,韦浩就到了外面的密室当中,就看到了程处嗣。
“你怎么过来了?”韦浩吃惊的看着程处嗣问了起来,他现在可是需要在皇宫那边当值的。
“陛下让你现在出去,秘密出去,去皇宫那边当值,我带你过去,另外,你需要安排牢房这边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不能从牢房这边传递出去!”程处嗣对着韦浩说道。
“我,现在出去,这,不妥,不妥,父皇到底怎么考虑的,一旦被外人的人知道自己不在牢房里面,可能他们就会惊醒的!”韦浩看着程处嗣说了起来。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是皇上让你过去的,我也是奉命办事的!”程处嗣看着韦浩说道,韦浩则是坐在那里考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