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 ptt-875 不要小瞧臉美的鑒賞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邓阿姨的老头子是肺心病,每年的冬天就像是死了一会一样,今年格外严重一点,想着来大一点的医院治疗,结果怎么都没住进来。
很多大型医院的入住,说实话,在季节性疾病高发期的时候,真的不是大家想想的那么简。一般情况,最好是提前预约,而且记住,不要去什么医院候诊台之类的地方去预约。
就去对应的科室找人家的护士长登记,这个是一般人最好的办法之一,如果还有两箱牛奶水果的话!
早年的时候,国家对医疗是两头抓,穷的连裤子都漏腚了,可医疗发展还是相当迅速的,比如当年的胰岛素、当年的疫苗,当时华国的尖端医疗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差。
还有一头,就是基础医院,从穿越三大必带神器之一的赤脚医生培训手册,到各个乡镇卫生院的设立,真的很厉害的。
后来,估计是上了金毛的当,开始发展中间阶层,大量的三甲医院虹吸了周边的小医院,好处也很明显,水平提升很快,可基层医院几乎都被吸干了,吸的只剩尿了。
特别是乡镇医院,当年打的存续了几千年的接生婆都失了业,到现在,卫生院竟然连生孩子的活都不敢干了。
比如邓阿姨老头子的这个疾病。
直接是可以在基层医院治疗的。可他们为什么来呢?这个问题值得深思,难道是退休金给多了?
邓阿姨的老头惊恐的被附属总院心内科的护士长亲自接待安排进入了科室的单间,虽然是单间,其实就是楼层拐角给隔出来的一个小房子,窗户都是三角形的,真的,正常一点的窗户,谁不是正方形的呢。
说个实话,别看这个小房子不起眼,一般县级干部未必能住的进来。在这种医院,能用个独立使用卫生间的权利,绝对是社会牛逼症的存在,别说患者了,有的大型医院,甚至护士医生都没独立卫生间的资格。
厂子里的人得知消息后,来探望的人不少。或许是早年间的生活困苦或者其他什么因素,以前的工友感情还是很不错的,这个绝对不是后来所谓的工友能比拟的,估计也有当年工人老大哥地位高的缘故吧!
“老邓啊,可以啊,都住上单间了!附属总院有熟人吧,这个熟人还不一般,估摸着比一般的医生大。我家老头子去年腿摔断了,在急诊科住了好几天,才安排进骨科的,还是一个大病房。
七八个腿折胳膊断的,一晚上睡什么觉啊,就听了他们呻吟了,真的,弄的我家老头子都快哭了。你这个亲戚你可得好好的维护啊。”
邓阿姨不好意思的说道,“哪里有什么亲戚啊,是咱厂子里,老张的儿子给安排的。”
“三车间的老张?他儿子叫小石头?不是说去边疆塞外了吗?他回兰市了?”
SPA DATE
“对,就是小石头,他还在边疆呢。”
“在边疆怎么给安排的?他一个小医生,有这么大本事?有本事也不会去边疆啊?当年小石头去边疆,他妈妈还经常偷偷抹泪呢。”好几个老太太凑到一起,还都不相信。
“真的,早上的时候,我没排到床位,忧愁的出了医院,结果看着一个人像是小石头我以为他父母也来了,我就喊了一声,还真是。然后聊了几句,我把情况一说。
他也没说什么,就给旁边的人说了一句,问有床位吗?旁边呢哪个胖医生也不知道是干嘛的,就说给安排个单间。我当时还觉得小石头以前挺实诚的人啊,怎么和一群不靠谱的在一起。
没想到,真的给我家老头子安排了个单间。我现在都还像是做梦一样。”
老太太话还没说完,护士长进来了:“老人家,这是张院嘱咐送给你们的,他实在太忙,就不过来了。”
说着话,护士长递给老太太二百块钱,和两箱牛奶!
周围的工友们看着,心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豪,在省会城市的大医院,咱自家厂子的孩子都能说上话了。
茶素,农场。“刚老邓给我打来电话了,一个劲的感谢我,说是小石头啊……”
“他怎么没去瞧瞧人家,老邓人不错,当年她家亲戚从南方带过来个菠萝,还给小石头和静姝一人给了一块呢。哪个时候,自家孩子都没见过,能给石头和静姝,很难不错了,咱们要记着恩情!”张凡老子找毛病的问道。
“你以为石头和你一样是闲散人员啊?他是去旅游的吗?你一天天吃饱了撑的,就知道说我儿子。他那么忙,你不知道啊!我都快好几个月没见过他了。”说完,老太太又说了一句:“石头让人给送了两百块钱,和两箱牛奶!”
“就是,这是应该的。”老头这才点了点头。厂矿企业的人情来往,虽然人不再当地,可人情还是延续的,两百也是随大溜了。
张凡老子也挺高兴,这几天和他联系的人多了起来,退休都快失联的人都联系了他,甚至当年的厂长都打来电话和张凡老子聊了一会,老头心里还是得意的。
你厂长牛逼怎么了,我有儿子!不过嘴上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而且电话里,张凡的爸爸更是比以前都客气了,都感觉老头文化水平渐长了。
庶女翻身:邪魅王爺請溫柔 小說
……
肃省的大学这个时候也忧愁,因为张凡要来了,不是怕张凡来了挖人,而是忧愁怎么欢迎,挂个什么条幅合适。
华国人的这个条幅情节啊,真的养活了不少家庭广告作坊。
“挂个硕士吧显不出张凡的重要性,挂个院长吧又显的咱们学校献媚,挂个优秀毕业生吧,这个兔崽子刚刚挖走了咱的博士点。哎!”
临床医学院的院长在校长面前唉声叹气。
“行了,既然不好弄,就让临床医学院的优秀学生们迎接一下,我看看,我明天没事,我应该可以出席一下他的报告会,顺便我也可以去看看,看看这个锄头就朝着自家学校头上使的小子!”
“嗨,您看您说的,您要是也参加,就是咱们不迎接,他都乐得睡不着觉了!”院长捧了一下院长后,再次确认了一下校长时间后,就得意的走了。
三院和附属总院一起吃饭,张凡吃了一个难心,两方人马不是很对付,反正夹枪带棒的相互看不上对方。
没有一点点茅台和五粮液的气度!
第二天,总院骨科的主任找的奔驰仍旧接着张凡去了学校。
说实话,各个科室主任的能量,特别是省会大医院的主任能量真的不能小觑。
比如骨科的主任,和公安局、交警队还有一些工地厂矿的老板绝对熟悉的很。
而心内科呼吸科的主任,别看外面名声不显,你去瞧瞧家里,弄不好就是经常和老干所的哪个领导如同亲戚一样的走动。
清晨,兰市的太阳如同没煮熟的荷包蛋一样,橘红不是橘红,鲜红不是鲜红的挂在东边的山头上,要死不活的。
闻着特有而熟悉的化工城市的味道,张凡出发了。
兰市,别看这个地方这几年穷的都倒数了。早些年还是挺有钱的。比如华国第一台重油裂解厂,就在兰市,至于什么重离子轻离子的,都不惜的说,因为国家不让说,就说是做雪糕的。
这玩意是荣耀,不过人们天天起来,特别是冬天,城市里弥漫着一股子臭鸡蛋味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兰市人不吃牛肉面,早上起来就要吃臭豆腐一样。
司机话不多,上车后微笑的和张凡打了一声招呼后,就沉默不语。
张凡带着王红,本来张凡没想着带人的,带个人去学校,有点显摆的味道。可王红大清早就画的一副公司董事长的装扮,张凡不带着都觉得不好意思,估计这个货,四五点就起来拾掇了。
汽车还没进入学校大门,张凡就让司机停车了,临床医学院的院长带着一群学生就在大门里面等待着呢。
而大门上挂着一个大大的条幅,热烈欢迎我校毕业骨科普外专家张凡同志!估计这个条幅也难为坏了临床医学院的院长了。
不挂吧,显的不重视没气氛,可挂把,这个货连个博士都不是!
補習班緋聞
张凡瞅了瞅门口的大门上的条幅,脸都红了,“看情况,以后不弄个博士的帽子,都不好意思出门啊!”
张凡一下车,院长就笑着迎了过来!
狂暴武魂系統 流火之心
“医生就是医生啊,提前半个小时到!我要不是行内的人,今天就丢人了!”
“老师,看您说的,熟门熟路的,这里我还能迷路?”张凡笑着和院长握手。
然后,一个大姑娘拿着一捧花,“师哥,欢迎回到学校。”
“这是临床医学院的学生会主席,人家可是学霸!”
张凡笑着和对方握了握手!心里一句话都没信。这个学霸,估计弄不好就是个什么二代。
在医学院,学霸这个词不是好当的,这个地方,没有苦行僧一般的坚韧程度,想当学霸,太瞧不起医学专业了。
而且,能当学生会主席,又是学霸的,反正张凡不信。
张凡还第一次有人送花,弄的都不知道怎么摆弄了,反正花花绿绿的,他也不知道这花叫啥名。献花的姑娘想和张凡多说两句,“师哥,您今年收不收骨科专业的学生啊!~”
张凡硬生生的挤出了笑脸,幸亏带了王红!王红一边接过花,一边笑着给拉着姑娘的手。
“走,走,走,先在校园里面转转,你们毕业后,学校发展的很快,你看看,远处是老式的解剖楼已经建成了带中控显示系统的教学楼了……”
有时候,这个世界很奇妙的,很多人觉得,靠脸在技术行业混不出来的。
可真有这样的高手,先是从国内靠着脸蛋混到留校,然后接着靠脸混到金毛的常青藤,接着继续靠脸留在金毛常青藤当教授祸害金毛。
绝对不夸张的。
大清早溜了一圈,张凡看着当年的宿舍楼,颇有感慨的,什么解剖楼、什么先进的生化实验室,他一点不感兴趣,反正也没茶素的先进,他只是操心了一句:宿舍楼现在装电梯了没?
学校的宿舍楼,六七栋,高十三层,这个层数给张凡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啊,这玩意当年张凡上上下下的腿都跑细了好几圈。
“这是谁啊?大清早的,院长陪着不说,还让系花也跟着。”
“不知道啊,这么年轻,不是公子就是少爷,谁求知道他是谁,赶紧跑,先去买个包子,然后去听张凡的学术报告会,张凡?”
两学生反应过来了,“我去,这就是张凡师哥?我的偶像啊,同级的学生还努力想办法早点博士毕业呢,他已经成了三甲医院的院长了!”
荊柯守 小說
说实话,很多普通的学生其实不太羡慕张凡的手术水平,这玩意看不着摸不到的,真正吸引他们的是张凡院长的身份。
真的,别看今天的报告被人关注的很多,大多数都没操心张凡技术怎么练的,关心最多的而是张凡怎么当院长的。
回忆了一圈,院长带着张凡进入了礼堂。
张凡在休息室偷偷看了一圈,他心里都诧异了,两千人的礼堂坐的满满当当的,甚至还有穿着白大褂的。
“一些马上要毕业的学生,听说你这个师哥要来,都是请了假来的。”
“惭愧啊!”张凡谦虚的说着。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討論-867 毫無保留鑒賞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第一天张凡查房的时候,三乙院长给面子的陪同了。不过人不多,就是科室的主任和护士长,还有几个愿意在院长面前露脸的医生跟着。
可第二天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张凡还和院长聊天的时候,外科大楼都炸楼了。
“我在电梯里好像看到了附一的骨科程主任了,他怎么来咱们医院了,不会是出事了给贬到咱医院了把,那你完了,以后你们科估计就是战场了。”
一个泌尿的给骨科的医生八卦。
“没听说啊,不应该啊。事小了弄不倒老程,他给好几个老大做过保健医,事大了直接就被双贵了,也不会来我们医院啊。哦!我知道了,估计昨天的张凡的手术不行,我们医院的院长又急急忙忙把老程请来了!
你说着当领导的是不是草包啊,明明张凡才毕业几年,也就有点不知道怎么弄的名气,硬是从边疆十八线的城市给请到咱二线城市来飞刀。
尼玛,真的,我都不敢给我们其他医院的同学说,丢人哟!也不想想,那个张凡要是有真本事,会呆在边疆?还是国境边上,他傻啊。
还是领导草包!”
小伙过瘾的骂了几句,忽然骂不下去,因为他发现泌尿科的这个小子手里拿着手机,一句话都不说,也不附和也不反对,看着手机信号灯,他觉得好像自己有把柄在对方手里了。
盛宠医妃
骂骂咧咧的出了电梯,他越是觉得小伙可能按了录音键,至于什么张凡不张凡,老程不老程,他连观摩室都进不去的人,有什么可操心的,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被录音了。
这就是纯粹的光屁股媳妇做拖拉机,专门找颠去的。人家泌尿科的小伙就是有个未接电话而已。
“附二的杨教授怎能来咱医院了,还带了好几个他们科的四大金刚。我去,不会是附二要和咱医院合并吧。”
这一天,三乙医院的外科医生们好奇死了,几乎在兰市能叫的上名号的骨科脊柱专家都来了,大清早的也不去行政楼,就直溜溜的奔着骨科去了。
骨科办公室里,一群大佬坐在医生们的凳子上,三乙的主任亲自招待着。其他医生如同小丫鬟一样,羡慕的站在一边,听着大佬坐在本该属于自己的凳子上吹牛逼。
因为来的人太多,主任办公室里坐不下了,只能在医生办公室里聚在一起了。
“杨主任昨天不是在会场里说今天有几台大手术吗,怎么八点不到,牛肉面馆都没开门呢,你的大手术做完了?”
有面和心不和的,阴阳怪气抬杠的。
也有关系不错相互商量的,“等会我想邀请他去我们科室做台手术,不知道人家给不给这个面子。”
“这还真不好说啊,这要是其他专家,拒绝也就拒绝了,可张凡当年在咱科室实习过,我豁出老脸去邀请,要是他真拒绝了,我可都没脸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我听说这小子心黑手黑,这次三乙医院邀请他过来,还是一个团队,估计没少出血。等会见面探探口风,要是能接受,咱三家合作找几个器械商,弄一场学术报告。”
几个医科大附属医院的主任凑在一起商量着。
别看医科大附属医院的骨科主任们已经是三甲医院的主任了,其实他们压力很大。
在西北,很多外科一般般,只能这样说,不过骨科例外,比如某个三甲医院,骨科能分出十八个科室。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骨科十八个科室,这是什么概念。
医生们到也无所谓,可主任们就压力很大了,十八个科室啊,不卷也的卷啊,特别是技术上,别人会,你不会,差不多就是灭顶之灾啊。
其实他们心里对张凡也挺埋怨,你说你好好的在边疆呆着不好吗,非要来飞刀,你飞刀就好好的飞刀,非要弄个新术式。这一弄,让本来平静了几年的兰市骨科,有要起波澜了。
埋怨归埋怨,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把手术技术学到手。
就在大家闲聊的时候,护士长跑进办公室喊了一句:“院长和张院已经去查房了!”
然后办公室里忽然安静了下来,站在周围的一群人,看到大佬们没起身,他们也不好意思先走,毕竟张凡是外地的神仙,管不了本地的土地。
这要是让这些大佬惦记了,以后还想升职考试过关吗。
安静而尴尬了几秒,这几秒,大家的目光如同火花一样在长条形的办公桌上来回厮杀了好几波。
“院长都查房,我得去看看。”三乙的主任笑着站了起来。
“来都来了,一起,一起!”忽然有个主任说了一句,然后大家都起身了。
李威都看傻了,他估摸着,这个查房估计都能载入肃省骨科查房史了,就算卫生部的老大来,也未必能让这群骨科大佬齐聚啊。
三乙医院的骨科主任看着身后一群主任,一群以前他都要巴结的主任跟在身后,他莫名的有一种激动。
病房内,张凡常规的开始查体。
病房门轻轻的打开,鱼贯而入的专家们都进来了。谁也没打扰张凡查体。
张凡查着查觉得不太对了,因为患者的身体有点颤抖。“发热了?”张凡暗自想了想,对着身边的三乙院长说道:“病历。”
三乙院长也不在乎,立刻从身边医生的手里接过病历递给了张凡。
张凡翻看第一页,看体温记录。“也没问题啊。为什么发抖呢?”
再一看,患者脸都白了。
“你哪不舒服吗?”
“你实话给我说,我是不是得了绝症。”
“呃?”张凡楞了楞。
“为什么,你们做手术不要钱,还要给我钱,为什么这么多的专家都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附九院大门上挂着他的照片,你实话实说,你们是不是要拿我当小白鼠?”
强占,溺宠风流妻
张凡转身一看,才明白,原来患者是被吓的。
有句话说的好,外科医生查房,进来随便摸一摸,随便问一问,代表着患者没啥大事,要是转头站着一群老头窃窃私语,那么你的事就大了。
手术前的患者很敏感,一点都不夸张,很多人手术前说话的声音都会低沉很多,他自己也感觉不出来,觉得很洒脱,其实这个术前应激很明显,就想这个患者一样,风吹草动了一下,他就已经汗毛竖起来了。
术前关怀,这个是金毛医生提出来的,金毛的一些私立医院也做的相当的好,不过这个费用差不多和手术费能齐平。
安抚了患者,张凡查完体后,未见异常,就笑着和家属打了一声招呼,出了病房。
“程主任,您怎么来了。”
“杨主任,您也来了啊!”
“……”张凡一一叫出了这些大佬的称呼,不是张凡记忆力好,而是在三乙院长办公室,张凡看过名单了,一看名单,在看白大褂的医院名字,就能一一对齐了。
这个时候,不打招呼,显的自大,打招呼就必须全部打一遍,不然真的是能惹人到底的。
华国人对于这个不患贫而患不均相当的严重。
“哎呦,你来了也不打招呼,是不是怕吃穷我这个老师啊!下次还这样,我就要生你气了。”
当年张凡实习过的科室主任,程主任一边摇着张凡的手,一边用手点着张凡,微笑中表示着不满。
就好像当年多么器重张凡一样,张凡也感动的下次一定,下次一定。当院长后,张凡也知道,人生就是舞台,不能表现出看的太透。
寒暄了几句,三乙院长咳嗽了一下,虽然他是三乙的院长,可对这些专家也是有点架子的,你在牛逼,你不是院长啊!
“张院,时间差不多了,要不等手术结束再……”
“对,对,对,先手术。”张凡笑着回了一句,也借此赶紧结束了尬聊。
牛头不对马嘴的,也实在聊不下去了。
手术室内,张凡静静的看着观片器前的资料,手术室里原本还想聊一聊的主任们忽然发现,进了手术室,这个家伙怎么好像换了一长脸一样。
三乙医院的副院长深怕被人抢了一助的角色,牢牢的站在手术台边上一动不动。
钱微微的声音响起:“麻醉完毕,可以手术。”
“消毒!”张凡没有回头,只是轻声的说了一句。
三乙骨科主任立刻拿起卵圆钳夹着碘伏开始消毒。
“消毒完毕!”
“铺巾完毕!”
三乙院长和主任不由自主的模仿起张凡团队的步骤了。
这玩意就是这样,当你强大的时候,你怎么弄都是对的。
张凡转身,也没有客气。
进入手术室,他就是王者,不会带着虚伪的笑容,说着华丽的辞令。
喜樂田園:至尊小農女
“刀!”
手术开始,手术的分解步骤,张凡一句话都没有说,这些步骤没必要解释,也不用解释。
当分解完毕后,张凡说话了:“这里,当髂棘暴露后,可以按照力矩的偏移方向对下刀的角度进行一些矫正,角度不能过大,不然会导致术中钢板材质的应力性疲劳……”
张凡一边说,一边做,甚至还让三乙副院长亲手感受了一下自己所说的重点。
当张凡手把手的让三乙副院长体会自己的所说的技术难点的时候,他感动的都快哭了。
手把手的教啊。
这是手把手的教啊。
张凡对于技术方面,不会藏着掖着,站在手术台边上的一群主任们,听着记着,感受着。
甚至有的主任已经拿出照相机了。
说实话,系统升级了,可张凡在骨科方面还不是最厉害的,因为骨科方面没人带他,他没有感悟过。
但就算没有感悟,这已经让大西北的主任拼命的去理解张凡所说的重点了。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860 當槍手相伴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张院,外院请你飞刀!”王红就好像在门缝里监视的一样,张凡刚从电梯出来,她就蹦跶出来了。
“什么手术?”张凡捏着自己的手,手术做多了,双手的关节有点发酸,他一边问一边做着手指保健操。
这个保健操是张凡从系统里面提炼出来的,给医院外科医生都教过,上了年纪的对着个嗤之以鼻,觉得大题小做,年轻的医生都是相信张凡。
有时候进了茶素医院的外科楼,很多患者都觉得奇怪,因为年轻医生们手里像是打着法戒一样,还挺眼花缭乱的,弄的患者再次确定这是茶素医院,不是茶素道观。
護花高手在都市
说实话,这个手指保健操刚开始的时候效果一般,可常年累与的坚持下来绝对有用,因为张凡知道,如果现在不保健,自己这种数量的手术做下去,一定逃不开如同自己师父和师伯那样的手,手指头伸开,七扭八歪的如同钉耙一样。
“脊柱!”王红抿着嘴笑,张凡很是奇怪,这女人今天怎么了,怪怪的!然后忽然发现,这女人也是如同脸上挂着油碟子一样,张凡明白了,王红这是显摆呢。
还没等张凡说话,她又说了一句:“是您老师给您联系的!”
“不可能,你别上当了!”
别说卢老头就在自己家里,就算不在家里,老头也不会给张凡牵线搭桥的弄飞刀,要帮助就是一个电话,至于骨科的手术,老头绝对不会给张凡联系的。
张凡深怕这个女人被人骗了。
“肃省临床医学院的院长,是不是你老师!”王红朝着张凡背影翻着白眼。
“额!他啊,是,是老师,怎么回事。”张凡心头说郁闷也不算是郁闷,反正就好像是一种被人拉着非要摸屁股,明明不愿意,可不得不翘起来摆好架势的感觉。
“肃省某医院要升三甲,他们的重点学科是脊柱骨科,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典型手术可以拿出来的,所以就想请飞刀医生帮着去做一下。”
王红拿着记录本给张凡说明了事情。
这个医院升级,一般人不知道,感觉升级好像也没啥用,医院换个名头,难道医院的医生技术会提高?
其实这个升级以后,从收费到收入,还有床位数,还有补贴都会提升,所以在08以后的几年里忽然集中性暴发性的一波医院升级了,然后给人的感觉就是是个医院就三甲。
很多医院的重点科室不达标,然后就请外援,比如这次就是。张凡想了想,“具体怎么说的。”
“对方请您或者您的团队过去做手术,不挂主刀名,挂手术顾问,一共三台脊柱,至于费用,人家说和您亲自商量。”
张凡听完以后,一看时间,对面刚上班,张凡就把电话打了过去。人穷闹市无人问,这个事情张凡是理解的,比如以前,在夸克的时候,谁知道张凡是谁啊。
现在只要是一个学校出来的,打电话的时候都是老同学,张凡都很难么,你毕业的时候,我还在高中呢,我们哪门子的同学啊,至于给张凡当老师的,哪就更多了。
就像是张凡当年打着卢老头的大旗招摇撞骗一样,现在也有很多老师打着张凡的大旗,比如这次来结核实验室的肃省医学院的传染系的主任,张凡以前都没见过。
可人家见面就说,当年我给你怎么怎么,张凡晚上仔细想了想,到底是我当年逃课了,还是他当年就没带过本科生,弄的都成了一个悬案了。
“哈,张凡啊,我知道你忙,就给你的办公室主任留了信息,我觉得我们公管的学生比鸟市医科大的公管厉害,你看你,弄个办公室主任都是不专业的,不如你啥时候挑几个自己学校的吧,身边的人还是要自己人才放心。”
电话一通,临床学院的院长就开始胡扯。张凡也笑着和他胡扯了几句,然后就进了正题,“您就是研究脊柱的专家,您是清楚的,这种手术,还是需要整个团队的配合的,不然风险很大。”
困獸學院
“我懂,我懂,我怎么可能不懂呢,你就带你的团队过来,本来啊,他们想邀请肉夹馍那边的军医大的,我给了建议,为啥非要用外人呢,咱有人啊。
让茶素张凡过来!本来他们还不太乐意,我是拍着胸脯做的保证,咱自己的学生不维护,还维护谁呢。”
张凡无奈的笑了笑,“您说的对!”反正有不是挖人什么的,张凡也没精力和他在语言上抬杠,没意思。
其实人家医院就是想让张凡过来,按照目前华国的脊柱的地位,张凡虽然不是什么硕士博士导师,可张凡的脊柱分解图放在哪里,就是地位。
甚至可以说,脊柱方面也就水潭子的脊柱大主任可以说说张凡,其他的脊柱医生都没办法说张凡,想要说张凡,先把张凡的分解图给背会用熟了再说。
而且明年的脊柱硕士教材据说要把张凡的这个分解图引进去。
当肃省的医院想要找个熟人牵线张凡的时候,临床医学院的院长跳出来了,我熟悉,张凡我熟悉,我的学生!
如果是普通的手术,人家也不用找熟人,直接就找到了茶素医院了,可这个手术不太一样,说白了就是请抢手考试,被拒绝了无所谓,要是被宣扬出去,这玩意就尴尬了。
这种事情虽然很多医院都这样,上级也是睁眼闭眼的,可真被人给掀开了,就麻烦了。
所以才有了临床学院的院长找张凡的事情。张凡心里嘀咕,“哎,世风日下啊,连教授都开始帮人找抢手了吗?”
院长一听张凡好像有点犹豫,直接说道:“费用你就不用操心,你一个人十万,其他按人头最低的三万。”这次院长也没说这是我给你争取来的。
这玩意就是市场价,这个可比普通的飞刀贵多了。
“行,我怎么联系,是您给我联系呢,还是我和当地医院联系。”
“行了,你也别自己联系了,我全都给弄好,你过来几个人?”
张凡想了一下,说道:“医生六个,包括我,护士三个,就个人吧!”
“要不带上你媳妇来老家转转,凑十个人,别给他们省钱,他们有钱的很。”
这种事情张凡肯定不会干,这玩意怎么说呢,你带着老婆去,人家肯定也不说什么,但心里绝对也不舒服,不是钱不钱的事情,而是你把人家不尊重。
这玩意,要是哪天当地医院院长喝醉了,绝对会说,哈,茶素张凡,什么玩意,飞刀都带着老婆来的。
这就难听了。
当年就是因为一盒破烟,被欧阳训斥的当时都有了心里阴影了,可也让张凡改掉了小眼睛的坏毛病。要不就不要,要的话就一口下去吃饱。
这就是张凡被欧阳训斥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行,哪就加一个,院办的主任王红,算一个。”
挂了电话,张凡就给医生分别打电话,首先是给麻醉科的主任打电话,“老李,有个出外的活,需要个麻醉医生,你看着派个人。”
老李一听出外,赶紧说道:“是国外吗,要是去国外,科室就得开个会议,然后来个内部竞争。”
“你怎么不弄个大比武呢,你们也是,不是去国外,就是普通的国内手术。”
一听是国内手术,李主任如同针扎在气球上一样卸了气。“哦,这个按照排班,是钱薇薇去。”
医院因为张凡飞刀带人收入颇高的缘故,刚开始的时候是张凡点兵点将,后来张凡想了想,为了激励大家,就把外出飞刀选择的名额交给了科室。
这个权利,科室主任就没办法下命令直接指定了,要是直接指定,医生能闹到张凡面前去。有的科室说抓阄,有的科室说排班。
抓阄肯定不行,就算科室同意,张凡也不会同意,我是让你们努力的,你们给我来个躺赢。
抓阄不行,排班也不行,就弄了一个绩效点数,谁的手术量多,谁的手术事故少,谁的的科研论文多,谁带教好,直接形成了一个如同发奖金的系数表。
这是去国外的,至于国内的,竞争就没这么激烈了。一般都是主任点名,看医生的意愿。
“行,就钱薇薇吧,让她过来一趟。”
然后就给骨科打电话。骨科方面,“找四个医生,国内的飞刀。四个骨科,一个科室出一个,最好是脊柱方面的医生。”
没一会的功夫,王亚男、许仙、周国富还有今年新来的硕士杨伟东到了张凡的办公室。
麻醉医生、手术医生确定了,还有护理。
张凡给护理部主任打了个电话。
护理部主任竟然想去,张凡给否决了,不是张凡不乐意带她,她以后走的是行政路线,锻炼她没啥用处了,还不如锻炼个小护士。
下午机票就订好了,张凡回家给邵华说了一句,然后第二天就出发肃省。
肃省的飞刀比较杂乱,就好像各大列强在这里斗法一样,肿瘤方面的是被首都的医生垄断了,泌尿方面的被肉夹馍的军医大给垄断了。
心胸是三川的,脑外直接就是战场,各大医院邀请的医生都不一样。
至于骨科,水潭子几乎垄断了华国的飞刀,不过现在因为张凡的缘故,骨科估计以后水潭子不会来西北了。
华国各大省会的机场,估计就肃省的是最远的。当年这个机场是军用的,后来淘汰给地方后,就继续使用。
下了飞机,张凡就笑了,因为看到标语了,“热力欢迎茶素医疗专家团一行来我院考察访问。”
这玩意怎么说呢,有一种想当花楼头牌,又想挂个贞洁牌坊的感觉。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 起點-835 哆嗦看書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秉承着战略上要藐视,战术上要重视的原则,张凡不光要忙着要准备所有的数据,还要对答辩的人进行演练,别觉得好像多此一举。
张凡对于其他事情或许没什么经验,可一旦牵扯到利益牵扯到钞票,张凡是心里明白的很。
因为这次去答辩,不光是医院的发展,可以说一旦成功,直接影响一个地区绝不过分。甚至依托这个实验,牵扯的人员就数不胜数了。
这玩意,就像是一锅饭,一旦茶素这边成功,近几年内可以说,医疗方面不会有大的动作,因为国家的钱袋子也是有数的,不是无底洞。
而且,最主要的是,判定人员是专业人士,答辩人员也是专业人士,做主的往往不一定是专业人士。
说白了,这个成功与否其实就是非专业人士看着两帮专业人士吵架,谁的理由更充分,谁的准备更充足,谁就有可能取得非专业人士的认可。
这玩意国家被糊弄的也多了去了,比如什么水变油之类的高科技。
所以怎么说呢,就是条条大道通罗马,就看你怎样让别人或者说国家支持你的这条道。
以前的时候大家还不聪明,很少人靠着糊弄国家发家致富。现在这样的能人也多了,糊弄个什么名头,只要弄下来国家的支持,立刻摇身一变,就能大金链子小金表的去会所挽救失足少女。
所以,现在国家也变聪明了,不能你说啥就是啥。
可这个答辩又不是硕士博士答辩,要谦虚谨慎,要给答辩老师给个好印象。
这玩意就是要朝着我最牛,你们说的都不是问题去的,不然就小看了可以说是能让国家大动干戈的动作。
院士们也积极加入进来进行一些预防性的演练,赵燕芳和路宁更是对实验的数据再一次的审核。
“现在我们唯一的问题就是你做的那台手术。”
办公室里,张凡和几个院士还有赵燕芳路宁他们凑在一起,也算是答辩前的最后一次碰头会议了。
“我们一共进行了六百多例的患者实验,发生并发症的如过敏、患者不耐受共有七例,发生疑似重症一共有一例。”
路宁接着夏院士的话,直接把不良数据报了上来。
如果一个新药,按部就班的进行上市前的实验,这种数据就算不是最好的一批,也可以说是合格的一批。
但,问题就是在因为国家的需要,茶素的新药不会按部就班的进行实验。先论证,然后直接走三期试验,然后上市,接着在反过头来慢慢充填药物缺乏的各种数据和实验。
所以,千说万说,现在就是缺乏最最根本的数据,这才是张凡他们头疼的。
因为治疗重要,安全也重要,不能因为治疗一个疾病又造成了另外一种疾病,比如当年为了戒断阿片类上瘾患者,弄出了一个海螺硬,这尼玛是戒断了阿片类的成瘾性了,因为经过海螺治疗后的患者,对于阿片类已经没什么反应了。
“患者手术的时候就已经明确,非药物造成的窒息!”张凡颇有一种不耐烦的表情。
“你说了不算,没有病理标本,口说无凭!”
这尼玛总不能杀了患者弄个标本把,“这还讲不讲道理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们不讲道理,因为我们的数据不详实,给了别人找毛病的机会!”赵燕芳插了一句嘴。
张凡恼怒的瞅了一眼,心想止吐药都给老子弄成了封门条,到底是站那边的。
其实也是张凡实在无奈了,这才有点恼羞成怒。虽然心里也清楚,现在越能预演的真实,到时候越发的应对轻松。
就在张凡都要跳着骂街的时候,欧阳在桌子下面轻轻的踢了踢张凡的小腿,然后对着张凡微微扭了扭嘴。
这种小动作,根本就不会被发现,谁也不会想到,张凡他们有这么的默契。
老太太嘴一扭,张凡微微朝着扭嘴的方向一看,就明白了欧阳的意思。
老太太的意思就是:傻小子,你着急啥,对面旁边做这个六个罗汉呢!
隐婚总裁,老婆咱们复婚 梦汐阳
张凡一下就明白了,然后拿着茶杯一边喝茶,一边掩饰调节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肌肉。
放下茶杯的时候,张凡的脸蛋上已经昂扬出相当亲热和自信的笑容了。
“行了,咱们的同志差不多真实到发现了所有的问题,现在又请各位院士点评!”
夏老头撇了撇嘴,瞅了瞅罗院士。数字的瞅了中庸的,中庸的瞅了肺科总院的,肺科总院的瞅了瞅后来加入的华国微生物的……
“呵呵,茶素的同志们工作作风扎实……”夏老头一看就知道,要是不出点力,估计这位张凡同志会炸毛的,现在也没时间拿捏这个小子了。
“这个方面不用太担心,就算这个危重患者是新药引起的,但也不能磨灭了新药对TB耐药菌株的杀灭作用。”
张凡和欧阳对视了一下,张凡眨巴着眼睛,意思就是说:行了,人家都不担心,咱有啥可操心的,这方面,我们还是没人家有办法。
欧阳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样赵燕芳。
意思给张凡说:对,但是也不能大意,最好还是让赵燕芳打听打听。
……
医院里,实验室这边如同造了土匪进城一样,所有的资料全部被搬上了军车。
然后闫晓玉站在大门口带着医务处、总务处的工作人员为张凡他们壮行。
这次全程都是茶素地区的部队负责的,都没去茶素机场,直接拉着张凡他们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也没进城,直接一头钻进了大山里,然后就看到几驾好几个螺旋桨的直升飞机等待着。
“这个还没咱医院的飞机大呢!”王红小声的说了一句。
张凡就当没听到,可欧阳耳朵里面不装棉花,立刻转头对王红说道:“懂不懂纪律,有没有学过保密条例,再有下次,你就回医院,这是你能评价的吗?”
张凡他们也没多询问,一切听指挥。
上了飞机,带着皮帽子的机组人员,对着带队的欧阳敬礼:“首长好,飞机准备完毕,是否马上起飞,我们将在荷花基地降落。”
欧阳歘的一下,站了起来,“好,现在起飞!”
动作利索的都让张凡觉得老太太要跳飞机了。
噗噗噗噗!几个小时的飞行,说实话难受,就像是一个超大型电风扇在你耳边不停的划拉一样,而且飞机上的座位窄的只能挂个屁股边,真难受。
一行人进入基地后,都没进行休息,直接又上了一个大肚子的飞机,张凡也不知道啥型号,反正没在飞机场见过。
他其实要求也不高,凳子宽不宽的无所谓,只要不要和茶素以前的小飞机上了天就变成拖拉机就行。
可没想到的是,虽然没颠簸的和拖拉机一样,可这个飞机开的如同茶素的公交车,横冲直撞的,说下降就下降,说上升就上升,张凡寻思,尼玛你这是赶山路呢是不是,一会上一会下的。
飞机进入京城的基地,欧阳早早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头发,虽然脸色也不太好,可头发梳理的就像是要参加什么大会一样,张凡也是好奇了,都是坐在一起的,老太太什么时候收拾的头发啊!
一溜的红旗车就停在机场边上,卫生部的老大亲自接机,“辛苦了!同志们辛苦了。”
如同两国元首一样,欧阳老太太一本正经的握手,等对方介绍完毕接机人员后,欧阳也开始介绍自己这边的人。
风流神针 沐轶
张凡瞅着老太太认真的样子,真有一种想笑的冲动,当然了,这就是个冲动。
汽车鱼贯而行,直接拉着张凡他们进了香山的一个大院子里面,张凡瞅着这个地方,心里暗暗纳闷。
“大冬天的,为啥要来这个破地方。难道是为了安全?”
其实张凡想差了,来这不是为了安全,而是为了安静,为了不被打扰。
张凡不知道,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当得知TB菌株新的药物要论证后,全国稍微有点能量的医药企业,都打着要旁听的旗号,想走各种的门道要参与进来。
私营的想找人沟通,国营的直接就一副不给我,我就给你倒闭的架势,弄的首都这边像是国家医疗招标大会一样。
这种事情,有时候真的没办法说,总经理大手一挥,进香山,不出结果,不让他们打扰组委会和茶素实验室的人员。
这地方,夏天是个好地方,亭台楼阁的,颇有一种陶渊明的种菊南山下的感觉,可到了冬天,亭台楼阁土苍苍的,像极了尼玛被皇帝流放女人的冷宫。
不过一起来的院士们,好像没什么惊讶的,感觉他们来过很多次一样。
本来想和欧阳聊聊,结果欧阳严肃的像是国标队的队长一样,张凡也没了聊天的心了。
给邵华报了一个平安后,就进入休息的房间后,他也开始翻看着明天要答辩的流程。
第二天,十点,总经理带着一群人来到了香山。
“欧阳红同志,辛苦你了!”
欧阳嘴巴哆嗦的都不会说话了。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 線上看-752 暴發戶的嘴臉 女生外向 置身其中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假諾說,醫學院的徵募廣告準接通率來說,原本也就反饋個本省。除非是頂尖級衛生站。
以治療行當,視為醫術生的就業老大的小心眼兒,經常是那處造的,幾乎百百分比八九十的都留在了該地。想去外埠,惟有減色甄選純粹。
雖是上上診所也十分,像你西華的去京師,未必就能進來都門的五星級病院。京城和風細雨數字的,來三川也偶然能進西華。止,此次茶素醫院的招賢納士毋庸諱言是能讓華中醫師療圈,身為今年畢業生,和本年要當師資的人,鬧一種神獸擬就嗎的痛感。
你看茶精的廣告就辯明了:
“因茶素診療所事務圈圈的增加,現階段得一批能笨鳥先飛的老三屆學士及見習生來我院飯碗,絕妙專科生也可。”
千帆競發的這句話,若是弄成報單,都沒人要,拭都怕付印把末梢給擦黑了。
但後背的話,實屬讓人愛慕羨慕恨了:如被我院延,將拓一年的脫產崗前造,工薪按照茶精衛生所年均待遇發放(副高均一月工資3W,初中生月工資1.5W,醫科8Q。),無貼水會同他便宜。
扶植形式為普外:盧雙學位及吳博士領袖群倫,茶精醫務所院校長張凡白衣戰士及珠國京東高校普放射科官員三木講解及魔都涉外衛生站場長趙教師主從,本著普外學科停止一年的報復性培訓。
腫瘤科:由水木廖博士領銜,茶素診療所探長張凡醫及潭子五官科總領導者趙上書及新鮮骨科醫院教化主任約翰客座教授掌握,照章眼科課開展一年的競爭性培訓。
致命傷科:由割傷科異體面板水性次要創造者李存厚副高領銜……
兒骨科:由水木蔣博士敢為人先……
扶植通關考理想者,可申請上述副高及博導的碩士碩士,地方閣控制消滅聘請者老公就業及豎子就學題材。
另:茶精醫務所歡送帶科研檔次的社入駐,勞務費沛,試驗乙地及活辦法完整。確定密電發問,136XXXXXXX,茶精保健室院辦管理者(司局級)王紅裝。
每看一條,就讓表裡山河各大醫院的決策者還是財長頭疼。
“要臉嗎?再就是下作了!茶精的張凡威風掃地,地面政府也進而丟面子!”
東北部其它幾個地域的保健站,不畏再立意,也不能成該地的腰桿子家當甚而是把鋪子。
可咖啡因各別樣啊,茶素診療所先前還不足為怪的時光,茶精經營管理者建築業的教導連胃腸戲班都進不去。當地人調戲說茶素的諮詢業是打饢,則是作弄,但也詮釋茶精洵無影無蹤搦手的龍頭合作社。
可而今敵眾我寡樣了,寄予咖啡因醫務所,就看樣子腳下高亞洲區的洋行就行了。
各大藥企,如故頂級的藥企算得因咖啡因病院,在茶精地頭蓋了瓦舍弄了分廠。
現今茶精醫務所要讓當地當局剿滅幾個妻兒上工的疑案,多大的碴兒啊,只要咖啡因衛生站別有事清閒張口即將債。
廣告辭出去了,滿東西部的三甲頂級診所,差點兒都在出言不遜張凡扶貧戶,愧赧的。
獨,稀少的介乎金城的張凡院所隸屬的幾個衛生所,寂然的,學習者們和病人們都計議成當地最熱的時務了。
“外傳了沒,地震那一年,書院拋出去了一批先生去了更偏遠的處,當前不得了了,以張師兄著力的,都混勃興了。你觀望,現今師兄寄送邀請信了,不然俺們去吧,遠是遠了點,可煞是咱師兄啊!”
而學宮和專屬醫院就猶如沒看來同義,其實她們不明亮說如何好。罵張凡吧,張一般以此學校卒業的,散步張凡吧,可尼瑪他人成家立業的不在那裡。
故,弄的學堂和醫務室好看的要死。
廣大昔日留任的學友,喻張凡的同硯,看起頭裡的宣傳單,六腑想著,尼瑪小商販本抖發端了,哎,當下我如果去了,打量此刻現已是雙學位應選人了吧,你看小商販後墜要麼個白衣戰士,也不弄個教育啥的!推測還修業次等吧!
而罵的最凶的錯處黑市,所以熊市已和茶精診所際的華保健站相似,現已被期侮的聊積習了。
他倆也察察為明,這玩意兒罵了也不濟,給上面告也無用,只得目瞪口呆看著店方在前頭脫褲子說夢話,就當尼瑪油氣炸了吧。
罵的最凶的是泛的幾個省區,比如蒙省,藏省還有手掌大的河灣省。
這幾個省原先就留無盡無休人,往執意扒著自身醫科院的弟子留校,可本年倒好,立刻著都要新開學了,可考核前五十的,一度都沒來醫務室申請見習。
既往那些人都是劃定在本省的,可茲好了,一度告白寄送,尼瑪唸書翹楚全跑了。
至於國境省就更忒了,無論是深造好的上學差的,都向心咖啡因跑。
學學好的,看這次去原則性探囊取物,修業差的感到這次去茶精,恐怕運好,博士後道他長的病態,一下不注意留住他當門生呢!
瞬,茶精成了大學城,遍野都是隱瞞雙肩包拉著說者的初生之犢。
茶精保健站門口,早已排成了體工隊。烏煙波浩淼的,室女年青人們,拿著好的簡歷還有藥單,還有來回來去在場過的試驗反映一溜排的,行醫院市政樓排到了衛生所區外的大大街上。
連咖啡因戶籍警縱隊都派了少數個崗警來指點暢通無阻。要不是茶精醫務室這條路踅診所,渠都無意直白封路了。
則茶精的金秋,現在已沒夏令時熱了,可大午時的,大暉還挺熱的。
老陳也毫無張凡打法,帶著醫務室酒館的,一直讓咖啡因飯店把他們的自造汽水,一堆堆的蜜橘汽水處身衛生所河口,誰喝誰拿,若是不耗費就行。
這二年,茶素診療所的酒家是扭虧解困了。吃貨檢察長當權,除外治病,猜度就對餐房抓的最緊了。
飯食真的不行再好了,啊季節吃該當何論。這不,三秋到了,天高氣清的,該吃蟹了。張凡議決大湖地頭的三甲醫院司務長間接接洽到地頭的繁育戶。
蟹徑直是水運到了咖啡因醫務室,發的是發的,可再有不老少單身者呢,醫務所飯鋪整日正午賣河蟹,一人一張票,一張票換兩螃蟹。
張凡是去南緣的天時,西湖的師哥待的時候,張凡吃了幾個,吃完張凡記注目裡了。
偏偏現今的大湖蟹不名聲大振,不像是後任,這種大螃蟹尼瑪都成展覽品了。
愛吃的人吃的一嘴油,不愛吃的人愛慕這玩意兒有啥可吃的,吃半晌漂亮的吃不休一口肉。
可十年從此,當她倆在職可能察看自己賣弄的天道,她們會說,這有怎樣啊,當年我輩部門餐館無時無刻吃,吃的都不愛吃了。
廠長抓的緊,餐廳就掙錢,昔日飯店補助,一期人新月是六百元,袞袞醫護士,不衣食住行就拿米麵了。內閣的規矩是無從超常六百元。
可張凡轉了個腦力,他說衛生工作者看護左邊術會誤餐,要津貼。諸多先生護士有遺傳病,胃不妙,要貼,一度人一月貼一千五,歸降衛生所厚實,也決不會在大夫看護館裡出錢。理所當然了性命交關的是列車長是吃貨。
唯的務求是,炊特定和睦。
弄的茶精衛生所的餐廳都尼瑪成了咖啡因佳餚珍饈最群集的面了。
況且幾家小業主一想,合而為一診療藥師,第一手弄了一下橘柑藥理汽水出去。尼瑪非徒在衛生站當便於發,還弄到大街上賣,美其名曰咖啡因醫務室指名喝的飲料,愣是乘機咖啡因民俗飲品格光氣和融融水沒了市井。
用當老陳一說,衛生院食堂直白搦橘柑汽水,美其名曰是給明天的茶精衛生工作者耽擱發福利。
看著汽場上都有咖啡因診所的名,列隊的青年人們都不瞭然該說哪門子了。
這尼瑪者醫務室太牛了吧。
看著烏煙波浩淼的一群人,張凡意料之外起一種止不停的高興來。
重生之贼行天下 小说
“說我沒規則弄校,說我咖啡因造就前提夠不上……”張凡小聲疑神疑鬼著。
……
“你家的其一小孩子壓根兒要幹嗎,他真不會想弄個學校吧,就把吾輩幾個老糊塗拆成器件,也不足啊!”
喝著茶素捎帶從對門迦納五星大酒店弄堂來的好傢伙老鼠屎一仍舊貫貓咪屎的咖啡茶,一派喝老蔣頭單方面問盧翁。
“何許,我生就能夠弄個校?旁不說,就論功勞,你這一生教進去的何許人也有我這小門下決計,從一下域三甲弄的現行都可以算次第一流三甲了。
才百日的年月,他才多大。”
盧老頭人才出眾的是,小我允許說,他也感到張凡弄的不靠譜,尼瑪哪有這麼的,那後辦廠校先從高等級來的,儂辦學都是從一年級到六班組的。
你可倒好,乾脆是學士院士工科肄業起源,他也不線路張凡總幹什麼掌握。
可別人辦不到說,誰說他和誰焦躁。
這不,兩老翁今張羅的是私下課,萬事住校醫和干係主婚必得來玩耍。
還沒到講學日,兩老頭兒在張凡弄的遊藝室裡,坐著和大誘導毫無二致的餐椅,喝著咖啡因都糟買的咖啡茶,有一轉眼沒倏地的抬著槓。
他倆這當代人很特,穿西裝打領帶,看待西天的人文慶典嗬喲都是門清。懸垂筷子就能吃西餐,提盅子就能喝咖啡。
可亦然她倆這一代人,對華國心情亦然很的不可同日而語樣。
張凡有時候也會暗戳戳的想,推斷今日這幫貨年邁的歲月去國際遭了不老小的罪。
茶精的至關緊要堂博士後開誠佈公課,不,當雙學位培課初步了。
首選是兒外博士老蔣頭,根據他年深月久的體味心直口快的結尾講明治上的過錯。
由於這邊都是擁有一定體驗的衛生工作者,本來了,出海口的學童還沒慎選了事呢,當今都是咖啡因的離休大夫和看護。
是以,講咎,比講幾個最高等級的高科技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