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rhn非常不錯小說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線上看-第九百二十章 中古戰錘的父與子讀書-moj3w
By: Date: 22 8 月, 2020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標籤: , ,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小說推薦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是,是,我明白了。”这个伯爵虽然说毫无疑问,年过半百也是一个优秀的伯爵以及战士了,但是在面对未知,还有林云如此严重的诉说之下,也是有种额头冒汗的感觉。
因为那一个事件,所以厄尔贝斯雷克可以说是树敌众多,而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旦没有厄尔贝斯雷克,他们隆格弗利德家族不说受到灭顶之灾,但是绝对很难受。
因为一个城都没了的贵族,就跟落魄贵族没区别了,尤其是还一堆敌人的情况下。
如果说,之前还能够因为自己好歹也算是一城的伯爵,而感觉自己还像是个“上等人”的话,那么一旦城沦陷了,那么就不一样了。
这也是西方这一边的定律。
就看那些名字就知道了。
厄尔贝斯雷克伯爵,换言之,厄尔贝斯雷克没了,那么这个伯爵就不是伯爵了。
所以,如果没有足够硬的关系,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怕不是整个家族都要没了。
也因为这样,面对林云的话,这一个伯爵也是不敢大意。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刚刚林云他们展示出来的战斗力,还有那些鼠人刺客的出现。
需要说明的是,在这半个小时差不多的时间,林云为了让他了解到这一个问题的严重性,从而在基于“巴萨卡”得到的情报之中,将关于鼠人的话也稍微说一下。
从而非常顺利地让这位伯爵非常合作。
而就在伯爵这一边,急忙地签写一个关于军队出动的羊皮卷那样的东西的时候。
林云转过身来,继续询问大小姐,“还有什么其他的情况吗?”
“情况太多了,基本上每一个下水道都有能够通过更加下面的通道,基本上只要时机一到,那么就会有大量的鼠人从下面涌上来,然后还有矿洞那一边,矿洞那一边,已经有非常多的鼠人在那里聚集着了。”大小姐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我在矿洞那一边,发现了类似于大炮一样的存在,里面用的弹药,或者说,能源,就是我在军营地下发现的东西。我不知道应不应该破坏。”
因为对于中古战锤并不是很熟悉的原因,所以面对一些未知的东西,大小姐也不敢随意下决定。
尤其是,那看起来就好像非常不稳定,不安全的玩意。
“。。。。。”林云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知道,那是名为次元石闪电炮的玩意,就是通过次元石进行供能,然后制造出类似于电浆炮一样的效果,只能说的是,威力非常大。
需要说明的是,鼠人虽然说看起来像是原始人一样的感觉。
但是实际上,只能用鼠人科技,震撼人心来形容。
帝国有一段话叫做,钢铁,信仰,火药,这是帝国的基本。
但是,有一个比较搞笑的情况就是,将那一段话的背景直接P成鼠人的样子。。。。。。
因为事实上,鼠人的确是有不少的高科技,次元门,加特林,甚至还有核弹。。。。。。
通过次元石代替火药,这些鼠人可以说是做出了不少的高科技武器,不能小看。
“矿坑在什么地方。”林云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转过头来看向伯爵。
“矿坑!那就在我这城堡的后面。”这个伯爵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因为厄尔贝斯雷克虽然说是在河道的两边建立城市,但是为了易守难攻,所以可以的话,自然是选择一个背靠着山边而立起来的地方建立城堡是最合适。
也因为这样,所以他这一个城堡就依偎在山边,而那一个坑洞,则是灰色山脉的矿洞,那是可以说是厄尔贝斯雷克最早赖以起家的地方。
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了,又不是混沌领域那一边的独龙城那样,风一吹就一堆堆的矿石冒出来,所以那一个矿洞基本上就废弃了。
“怎么回事,这么近的地方,居然没人发现。”林云一下子就感觉情况不对了。
“等等,这我必须要找人问一下才行。”同样也是意识到情况不太对的伯爵连忙就转过身来,对着一边的侍从喊道,“帮我叫海德安过来一下。”
“冒昧请问一下,这位海德安是。。。。”一边问道。
虽然说理论上这应该是属于伯爵自己的事情,但是因为这一次的事件牵扯有些大了,而且,林云有种,感觉会很麻烦的感觉。
“那是我的儿子,在他成年的时候,我已经将那一个矿洞交给他管理了,但是现在看来。。。。。”伯爵露出了有些忧虑的感觉,“当然,我儿子虽然说比较喜欢舞刀弄剑的,但是并不是邪教徒,我更害怕的是他被人骗了,希望阁下能够调查清楚。”
很显然,这个伯爵也意识到这一个情况,很可能会让他的儿子被认为跟邪教徒有关系了。
而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可是连选帝侯都砍死了一个的猎魔人,真要是出现什么情况的话。。。。。。
“这些,还是见到之后再说吧。”林云模糊地说道。
很快,一个穿着铠甲,身上背着一把战锤的光头出现在林云他们的面前。。。。。
这居然还是一个典型的西格玛信徒。
当然,虽然说是西格玛信徒,但是主要还是从战锤以及光头上来看而已,真要说的话,这家伙的身份应该在军队之中也是有挂职。
西格玛教派的在职人员,是不能在军中挂职的。
当然,信徒可以。
“伯爵大人,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本来看上去有些大大咧咧的这一个光头,在看见林云,或者应该说,在看见有外人的情况之下,稍微收敛了一些,然后说出了这样的话。、
而从这,可以知道,最少这一个伯爵对于这一个光头,并没有宠溺。
最少知道,在一些正规的场合,用伯爵这样称呼比较好,并且不会给人一种任人唯亲的感觉。
虽然说。。。。。其实也没差。
但是给人感官就是不一样。
“后山那一个矿洞,你现在还有在管理吗?”伯爵并没有直接说出里面的问题,而是直接问道。
“矿洞?啊,是发现了什么奇怪的生物吗?我有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养着一群非常擅长挖矿的动物,让我将那一个矿洞租借给他,然后他挖出来的矿石分9成给我,还别说,最近这一段时间多了不少的矿石呢。”这一个光头儿子一副我很得意,快夸奖我的样子,说道。
林云几乎就在这家伙进来的时候,就全程使用眠仙神眼,并且使用了超凡自信,对他进行了侦查思想了。
似乎是因为对着自己父亲的原因,所以这个家伙有些放松,林云很轻易地就能够侦测到他的思想了。
他的话,和他想法之中是一样的,没有说谎。
“朋友?是什么样的朋友?该不会准备用矿洞做些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吧。”伯爵皱了皱眉头说道。
“嗯?应该不会吧,那可是亨德里克教会的商人?”这个光头儿子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直接说道。
“又是亨德里克。。。。。。”林云的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因为之前,在努恩城那里被污蔑,也是亨德里克教会的行为。
“阁下,现在怎么办,需要叫那一个亨德里克教会的商人过来吗?”此时的伯爵也是有些头疼了。
“好了,情况我已经大概明白了,现在想要追究这些已经没有必要,我已经大概可以猜出你的儿子,还有那一个亨德里克教会的商人都是被利用的了,所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处理接下来的情况。按照这么下去的话,估计再过不久,对方很可能会直接攻击城堡这里,所以你们最好都做好防备。”林云直接说道。
“我明白了。”伯爵听到林云的话,也是稍微松了一口气,毕竟知道自己的儿子没有误入歧途,是任何一个父亲都欣慰的事情。
“怎么了,有敌人。”并没有离开的光头儿子听到了林云的话,本来看上去略显爽朗和骄傲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甚至应该说,此时的这一个光头,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战士,而不是地主家的傻儿子的感觉,跟刚刚完全就不一样。
这让林云突然想起了一段话。
那就是无论你在外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是在家里面,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你在爸爸的心中,永远都是那么稚嫩,而爸爸在你的心中,永远都是那么可靠。
当然,一些没有资格做爸爸的人除外。
一些狼心狗肺的儿子,也要除外。
他们甚至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
“对,而且,麻烦就来自于你负责的那一个矿洞,你知道里面的情况吗?”林云半眯着眼睛,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
“我知道里面的地形,然后我自己也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小队,敌人就在矿洞里面的话,带上我去吧,如果这是我的错误的话,我会自己弥补。”这一个叫做海德安的人很认真地说道。
“等等,海德安,你别乱来,你跟你母亲一起先避开这里。”只是面对海德安的话,伯爵却是如此说道。“我才是厄尔贝斯雷克的伯爵,只有在我死了之后,才轮到你,这里是我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