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45k好看的玄幻小說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閲讀-gky8l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父皇,儿臣冤枉啊!”
“父皇,儿臣只是惊马,还是倒退着的,没看着呐……”
“父皇,儿臣怎么敢招惹窦大夫……”
“啊!!父皇,儿臣还是给窦大夫磕头赔罪罢,再也不敢惹他了……”
武英殿前,李暄被数名内侍按倒捶打。
若是宝郡王李景被打,怕是被生生打死都不会出一声。
打完之后,只要不死就挺起腰身离去。
换做恪怀郡王和恪荣郡王,被打时或许会闷哼几声,最后起身跪谢皇恩。
盖因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恪荣郡王多半还会进去宽慰一下窦现,告个罪……
但李暄没有那么深的皇子王爷的包袱,还没挨打时就嗷嗷叫了起来,打在身上时,差点没喊破皇城……
只打了三下,李暄屁股上的皮还没破,窦现就已经坐不下去了。
真让李暄这样喊下去,他不用明天,今日就可以写告老还乡乞骸骨的折子了。
窦现被两个年轻御史搀扶出来,对行刑内侍喝道:“住手!”
周围不少“过路”官员远远眺望,让窦现脸色愈发难看,他对掌刑太监道:“住手罢。去告诉皇上,就说此事……实属意外,非恪和郡王本意,不必过责……”
李暄趴在那大声叫:“青天大老爷诶!窦大夫,你可算说了句良心话!窦大夫,饶命啊!小王不该惊马碰到了你,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你老膝盖破了,小王就要给你抵命!小王错了,这就给你磕头!”
窦现:“……”
这个……荒唐王爷!
方才他刚经过内务府,远远就看到一个人在门洞处探出半个脑袋窥望。
他还在暗恼有人在宫中如此不规矩,准备到跟前训斥一番。
结果刚过来,就遇到了“惊马”……
好在这匹“惊马”还有分寸,只是将他逼退,马主人又“不小心”绊他一跟头……
实在是……荒唐!
可是再如何,他也不能任由这个王爷,在武英殿门口被打的吱哇鬼叫,还要给他磕头。
“小五,够了!”
就在闹的窦现下不来台时,恪怀郡王李晓赶到,喝道:“你胡闹甚么?”
李暄有些不高兴了,道:“三哥,弟弟我刚才不小心惊了马,冲撞了窦大夫。父皇要打我一百大板,给窦大夫赔罪。窦大夫大人大量饶我不死,我这不正在谢人家吗?怎就成了胡闹?”
李晓怒道:“有你这种谢法么?从前你也不这般,看看现在你都成了甚么模样!装疯卖傻,哪里还有天家子弟的体面?”
李暄一脸晦气,道:“装疯卖傻的人多了,倚老卖老坑人,那些往人身上泼脏水污人内眷的下作勾当都干的出来,我这又算甚么?”
李晓斥道:“还浑说!我看你如今愈发走火入魔了!”又压低声音喝道:“还不赶紧去母后那里待起,真想让这一百板子打实了不成?你啊!这么大了,愈发不让人省心!”
挥退罢李暄后,李晓又再三诚恳的代他向窦现道歉,又让太医再来一遍,务必给窦现仔细做检查……
李暄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眼这一幕后,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像极了昏聩无知的奸王……
……
凤藻宫,偏殿。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三观犹在
闯下大祸的李暄前来避难时,正好看到皇贵妃贾元春正与尹后焦急的解释甚么。
看到和王夫人相干的人,李暄哼了声,却惹来尹后竖眉,啐道:“五儿,你又混闹甚么了?”
李暄在尹后跟前总能放开一些,埋怨道:“母后,贾家那二老娘们儿真是害人不浅!她也不想想,贾蔷没起来前贾家算甚么,贾蔷九死一生后,贾家如今又是甚么成色。且她要是真理直气壮,为何不在贾蔷在京时写那牢什骨子血书?儿臣瞧着就是和人内外勾结,想置贾蔷于死地。她们也不看看她们算甚么东西,凭她们也配?”
尹后见元春面红耳赤几无地自容,便啐李暄道:“这些也是你能说的话?”
李暄犹自不服道:“母后,不是儿臣胡来。若是贾蔷在京,那随他们怎么闹。又或者,他们别那样下作,别把贾家内眷牵扯进来。如今他们这样搞,贾蔷家里那几个,往后回来还不知道能活不能活……这些人实在太下作了!您别觉着儿臣做的过,儿臣这是在救他们。不然等贾蔷回来……嘿嘿,他们的好多着呢!”
说着,还瞥了眼面色骤然煞白的元春。
毫无疑问,贾蔷回来后,首当其冲的,就是王夫人。
尹后却淡淡道:“莫要信口胡说!贾蔷回来后,他敢乱动一下试试?本来都是愚妇造谣之言,不理会便罢,若是理会,岂非此地无银三百两?”
又对神魂不宁的贾元春道:“你也不必多想,大大方方的该干甚么就干甚么。莫说你,便是你的舅舅王子腾,王家和贾蔷的恩怨也不少,那又如何?贾蔷照样善待重用,连王子腾两个庶子都安排稳妥。所以,一是一,二是二。若连恩怨都不得分明,又怎能称为大丈夫?”
等贾元春走后,尹后看向李暄的眼神不善,道:“你胡闹也有个底,窦现当朝一品大学士,你也敢打他?你这身皮是不想要了!”
李暄规矩了,悻悻道:“真没打他,就是马有些惊了,不小心碰了下。太医都瞧过了,甚么事也没有,皮都没蹭破点……”
尹后面色稍缓,瞪眼道:“他蹭破一点皮,你以为今儿你能少得了挨大板子?”
李暄叹息一声道:“刚才三哥已经骂过儿臣了,母后还是帮儿臣想想,怎么圆过父皇那一场罢……”
尹后闻言一怔,随即眯起眼来,看着李暄道:“你三哥怎么教训你的?”
李暄闷声道:“就说儿臣越来越荒唐不像话,还说儿臣和贾蔷学坏了,走火入魔了,不似天家子弟,装疯卖傻……”
尹后闻言,眼中明显闪过一抹不悦后,却又沉下脸来训斥道:“你三哥说的没错,你就是愈发顽皮愈发淘气了!窦大夫也是你能捉弄的?不管有甚么缘故,自有你父皇在,轮得到你胡来?再者,贾蔷虽不在京,可他先生在京,也不必你来替他出这个头!”
李暄闻言,低着头嘟囔道:“儿臣是瞧着贾蔷为了父皇的事忠心耿耿,他那样爱财的,还把那么多好赚钱的营生都拿来给内务府做,为了父皇,也算是出生入死。如今他受人欺负作践了,又不在京,儿臣若不出头,岂不是太不够朋友?”
尹后气道:“你还说?就算出头,也不该……”
“罢了!”
尹后没教训完,却见隆安帝阔步自外而入,身后还跟着三皇子恪怀郡王李晓。
看到这一幕,尹后凤眸不由的眯了眯眼后,随即堆笑相迎道:“皇上这会儿怎么来了?”
看着隆安帝的面色,也不似在震怒中的样子……
重生豪門:千金逆襲
隆安帝笑了笑,道:“有一桩喜事。”
“哟!父皇,有喜事啊……”
逍遙少年創世成神錄
“跪瓷实了!”
李暄见缝穿针,没穿过去……
九鼎戰神 七來
隆安帝懒得理他,与尹后笑道:“方才储秀宫那里来报,云贵人有喜了!”
和杨洋同居的日子 七雅雅
尹后闻言,果然大喜道:“哎哟!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臣妾给皇上道喜了!快二十年了,虽一直添人,可始终无动静。臣妾急在心里,又不敢多说。不想如今,竟又添血脉!可见,这是社稷兴旺之兆!皇上,国运昌隆啊!”
隆安帝哈哈大笑道:“朕也是这般想的!也多亏了皇后贤德,多有操劳,岁岁往宫里进人。”
尹后笑道:“这都是臣妾的本分!哎哟,真是大喜事。皇上,云贵人有功,该升份位了。升了后,好让皇贵妃往储秀宫添人手服侍。如今这点人手可不够……”
隆安帝笑了笑,道:“还不急,等生下来再说。”
尹后忽然感伤起来,道:“可惜臣妾已老,精力大不如从前。且,教化子弟也着实无方。三皇儿、四皇儿还好,其他几个……都是臣妾之过,愧对皇上信任。”
见尹后突然落泪,隆安帝忙劝道:“梓童断不可如此作想,几个皇儿都是极好的。便是老五……虽荒唐混帐些,但也守得起一个义字。虽然小义大义不分。不过,总归比无情无义之人好。这些,都是皇后之功。”
李晓也开口劝道:“母后贤名,朝野咸知。便是三岁孩童,也知母后之德。儿臣等天资愚鲁,难领母后教诲万一,方是惭愧。”
尹后用凤帕抹去眼泪,笑道:“三皇儿如今比从前长进太多了,你父皇对你也寄予厚望,往后要再接再厉,虚心向学,和军机处那几位大学生多请教……罢罢,这些都不该我多说。往后,除却政务上,你也可多往宜秋宫走走。你母妃常年礼佛……她比我还小几岁,本宫劝她几回也不听。你这当亲儿子的,去劝劝,说不得会好些。”
李晓闻言,脸色明显僵硬了下,随即缓和过来,躬身道:“儿臣谨记母后教诲。”
隆安帝见之,眉头不由蹙了蹙,审视了李晓一番后,又看向尹后。
尹后笑着同隆安帝道:“还得向皇上讨个人情,五儿这孩子……贾蔷临走前将家事相托,若那些人只攻讦贾蔷,他倒也可不理会。可那些人拿贾家内眷说嘴,这孩子才行事鲁莽荒唐起来。皇上,您看……”
隆安帝目光内敛起来,瞪向李暄,见其鹌鹑似的跪在那,垂头丧气,不由冷笑道:“少与朕作相,这会儿知道装可怜了,这天下还有你不敢办的事?万幸窦大夫无恙,不然便是你母后为你求情,也少不了一通好打!”
李暄闻言心中大喜,自知又逃过一劫,心中嘎嘎大笑,面上乖巧道:“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隆安帝懒得理会,转过头来对尹后道:“有一事,朕也要劳烦皇后去办……”
尹后笑道:“皇上有事,臣妾自当效劳,岂敢担得‘劳烦’二字?可是储秀宫那边……”
隆安帝笑了笑,摆手道:“那边只是小事,交由宫人去做便是。朕担心的是贾蔷那个混帐,这个混帐已经无法无天了,那个就更不用说。回来后,即便不似老五这样鲁莽,他也有大把刁钻的法子,让窦大夫和御史台下不来台,颜面扫地。朕都猜不出,他能想出甚么法子来。这一次他先生林爱卿也是恼了,朕不好让他去安抚。只能劳烦皇后,写信过去,让他知道分寸,不要乱来。”
尹后闻言却是迟疑道:“可是都中那些人如此做派,若没个交代……”
隆安帝摇头道:“御史台也要上下梳理清洗一番,但这不是给他的交代,也不是给林如海的交代,是朝廷刷新吏治!皇后告诉他,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御史犯了错,朝廷自会惩处,却由不得他妄为。朕这不是为了旁人着想,是为了保全他。这个道理他若不明白,可以去问问林如海。”
勿忘我之勿言
尹后闻言,面色微变,点头道:“臣妾明白了,难得皇上对一个臣子,这样一番苦心。”
隆安帝笑了笑,道:“只怕那混帐未必领情……朕还有事,先走了。”
—————
说罢,阔步出宫。
恪怀郡王李晓连忙与尹后一礼罢,紧随其后离开。
见此,尹后凤眸中闪过一抹光泽……
……
星辰戀人 文竹壹株
神京西城,荣国府。
荣庆堂上,贾母听闻林如海之言后,脸色一片煞白。
整个人都懵了,身子摇了摇,才在鸳鸯担忧的搀扶下稳住,随即就落泪道:“怎会有这样的冤孽?怎会有这样的冤孽呐!”
贾政也面色难看,咬牙切齿道:“简直是……不可理喻!!”
却也不知,在说哪个。
林如海淡然,问贾母道:“老太太,我记得,当初让王氏在家里礼佛,是你老吩咐下的?”
贾母忙点头道:“正是这样,正是这样。原与蔷哥儿不相干!若是有宫人御史来问,我也是这话!”
林如海点点头道:“这样便好。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诋毁贾家门楣家风的声音,老太太要书信一封,存周也要联名具保,上书皇上和朝廷,控诉有奸人买通国公府下人,教唆引诱王氏办下这等虚妄歹事。还请皇上和朝廷明察秋毫,为宁荣二公之族,洗清污名!宝玉和族学里的诸子弟,齐具署名。宝玉,可办得到否?”
一直默然的宝玉一怔后,也没迟疑许久,就缓缓点了点头……
孤靈淵
贾母面色瞬间灰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