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ej1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數據修仙笔趣-第兩千一百八十六章 隱藏寶物熱推-tws78
By: Date: 22 8 月, 2020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標籤: , ,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铁骨什么时候这么有胆子了?”这是冯君听完之后的态度。
他对铁骨长老没什么认知,听颐玦说这人有点铁血,但是他心里是有点鄙夷的:偷摸埋伏的人,怎么也说不上有胆色吧?
而且他在灵木道兴风作浪多日,也没有见铁骨长老站出来,说跟自己一分高下。
但是金乌门的两个真仙的反应是,“这老家伙……还要不要脸了?冯山主才是金丹初阶!”
“反正他出面挑战你了,”藏菁真仙笑着回答,“空间警戒阵法也关闭了不少,他的话是……有什么事冲他去,别找不相干的人。”
“这话一出,我就不好随便冲别人下手了啊,”冯君明白这套路,以前铁骨长老没反应,他可以找灵木道的人报复,旁人就算觉得他过分,但终究有因果纠缠。
现在这厮不躲了,那就揽下了因果,虽然双方修为差得太多,但可以摇人不是?
当然,冯君可以摇人,铁骨也能摇人,摆明车马对战就是了。
凭良心说,冯君觉得自己不可能人面儿比铁骨还大,虽然他有种种神异,令很多修者趋之若鹜,但若是敢认为能强过这名老牌真仙,那绝对是他膨胀了。
再说了,摇人之后还会欠下人情结下因果,而冯君是最不喜欢欠人情的。
所以这件事要从长计议,不过眼下去灵木道走一遭,确实没有问题的。
他叮嘱了金乌门的两名真仙几句,就要离开,然而那坤修听说之后,却有点不依不饶,“既然铁骨老贼也是害挽情师弟的元凶,我们也要陪你走一遭。”
“这不是没有证据吗?”冯君苦恼地叹口气,“而且贵门的悠渲真尊已经有了妥善安排,你们这么着急出手,对师门长辈也是有点不敬。”
他费了不少的口舌,才将金乌门两真仙的报复心按下,然后他陪着这两位,通过传送阵去了屹遥板块,看起来是要参加拍卖会了。
不过事实上,在到了屹遥的当晚,他就要那名玄水门弟子继续冒充自己,而他本身又回了冰原,带着藏菁长老直接挪移到了庚字原。
原本颐玦是让他挪移到她的洞府门口——这次肯定没有大网了,不过冯君觉得没那个必要,庚字原就挺好的,又是在守中真仙的防护阵法外,也不会给守中带去困惑。
到了之后不久,颐玦真仙撕开空间赶了过来,她摩拳擦掌地发问,“去跟那厮做一场?”
“你们先等等,”冯君正色回答,“我先去了解一下情况,那厮不可能没有帮手。”
“我可以帮你推演,”颐玦真仙正色发话,“而且我的消息显示,那厮是真的出了禁地,灵木道也放弃了空间防护,正在全力稳定秩序。”
前一阵冯君胡乱折腾,灵木道的秩序也被搞得乱七八糟,目前他们的精力全都放在维护秩序上,说明基本上是放弃了追查,只等冯君上门了。
“没必要,”冯君笑着回答,“我一个人的话,来去怎么都方便,带上你就不合适了。”
颐玦却是坚持,“你推演的短处我很清楚,我跟你去了,起码能远距离推演。”
冯君沉吟一下,还是点点头,“也是,如果是探看他邀约了什么人没有,我是不如你,要不这样,我先去探一探路,合适带着你去的话,就再回来接你。”
颐玦也没有办法,只能点点头。
冯君摸出手机,先进了虚空,然后选择灵木道的一处偏僻场所,通过足迹直接过去。
这次周边果然是没有人,而且大佬也有足够的时间,把冯君身上的虚空气息消除。
气息都清理干净之后,冯君又用了两次足迹,探查对方对空间波动是不是真的没反应。
还真是没反应,试验了两次之后,冯君来到了距离天星原二十万里之外的一片碎石堆。
这里是灵木道弟子试验术法的地方,已经荒废很久了,因为各种属性的气息纵横,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植物生长。
在这种地方可以减少被发现的几率,有人偷袭的话,木系术法发动起来也会比较慢。
他拿出了一套新的“逆天之物测试阵法”,激活之后,冲着天星原那里探看一下,却讶然发现,那里竟然没有窥天镜。
不应该呀,他皱着眉头想一想,然后又用这个阵法,往禁地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忍不住一呲牙,“过分了吧……这家伙怎么说也是长老,居然弄了一个替身?”
他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于是暗暗跟大佬沟通,“前辈,你能感知到天星原那块吗?”
大佬感知了一阵,“大概能觉察到一些,聚集了不少人,差不多有两千多吧,有三个真仙……我去,还隐藏着四个,这还真是看得起你,咦?”
过了一阵,大佬才怪怪地表示,“奇怪了啊,还能弄到这种东西……带有建木气息的藤蔓,也不知道是嫁接的还是变异的,不过可以肯定,有破空属性。”
“有没有一个元婴八层,生机已经不多的真仙?”
“我感知一下,”大佬又感知了片刻,才回答他的问题,“距离实在太远,我担心不够保险,有些遮蔽气息的法门,不小心的话,我也得中招,再拉近十万里吧。”
再拉近十万里,也有点不够,最后距离天星原都不到六万里了,大佬才非常肯定地表示,有这么一个人,而且看起来情绪不是很稳定。
冯君听得眼睛就是一亮,“这么说,铁骨是把窥天镜留在了禁地里?”
他原本也有这个猜测,因为铁骨这一次跟他叫板,指不定会出现什么意外,窥天镜此物一来贵重,二来是玖蔡真仙的遗物,这厮又没有将其炼化,不随身携带也是正常的。
那还是去禁地吧,冯君跟大佬合计一下。
“那就去吧,”大佬一听是这种事,马上就来精神了,“那个铁骨也真是够傻的,他要跟你战,你就必须应战吗?切,先去取了宝物,让他自己跳脚!”
冯君忍不住暗暗撇嘴,心说以大佬你的修为,还这么喜欢避战,合着是天性就苟?
吐槽归吐槽,冯君也确实不喜欢按套路出牌,尤其不愿意跟着对方的指挥棒走,于是贴着地面,冲着禁地方向飞去。
他所处的位置,距离禁地差不多有三十万里,只靠肉身飞行的话会飞很久,尤其是还不能飞得太快。
不过他这么做,也相当于一个测试,飞了三个多小时,发现没有人发现,索性停了下来,然后再次进入了虚空。
这一次,他选择了一个距离禁地七万余里的足迹,然后再请大佬观察禁地的情况——尤其是有没有那什么建木变种。
大佬表示,这里距离禁地太远了,要知道那禁地是灵木道多年经营的,有半永久阵法,并不像天星原那么好观察。
剩下的路程,冯君就只能靠着修为硬飞了,又飞了三万里路,大佬终于看清楚了,整个禁地只留了两株元婴树妖,人族真仙是一个都没有,不过金丹修者还是有不少。
接下来的三天,冯君飞了三万里地,最后的一万里地,他选择了假冒灵植学徒,一路采集灵植接近。
然后,他终于遇到了巡查的灵木道弟子,要验看他的身份证明。
冯君依着大佬的吩咐,取出了一面腰牌——其实那是天心台的客卿延揽令牌。
不过验看的三名金丹都觉得没有问题,恍惚了一下,就将腰牌还了回去,还表示说前方是禁区了,你不要太靠近,天黑之前必须离开。
冯君连连点头,对方也没有在意,竟然就转身离开了。
他继续慢慢悠悠地往前飞,心里却是暗暗称赞,“前辈好手段,我能学吗?”
“小手段而已,”大佬很随意地回答,“元婴期就能学,无非是神魂的一点运用,而且只能影响比自己低两个大境界的修者……低一个大境界的,就不保险了。”
“哦,”冯君点点头,“原来只能用来欺骗蝼蚁……不过也挺好。”
“谁说只能欺骗蝼蚁?”大佬不高兴了,“我还有别的手段呢,只不过我现在有点弱!”
冯君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这种制造幻像或者说影响神魂的技巧,只有懂不懂的区别,真要懂了的话,仔细琢磨一下,不至于废物到只能欺负低两个大境界的蝼蚁。
大约是因为冯君已经接受过检查的缘故,哪怕他又靠近了一点禁地,那边的修者和灵木都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所以接下来,他就是在距离禁地一千里到两千里的范围内活动,
因为他赶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再活动差不多一个小时,天就开始擦擦黑了。
这时候,禁地内的修者又出来了,大声呵斥冯君,要他快点离开——灵木道发展到现在门徒众多,灵植师也到处都是,各种关系错综复杂,没必要在小事上太较真。
前一阵闹得沸沸扬扬的冯君,现在也不太可能来了,所以大家没必要去做恶人。
冯君听了这话之后,抬手冲着禁地方向一拱手表示歉意,然后转身贴地疾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