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tgt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木葉之硬核匠忍 起點-706分享-oqhzi
By: Date: 22 8 月, 2020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標籤: , ,

木葉之硬核匠忍
小說推薦木葉之硬核匠忍
经过刚才的一番较量,鬼童丸已经知晓了南他们的实力,在他看来,如果继续硬拼下去的话,那么自己绝对会是最吃亏的那个,从心里做了一番斟酌之后,鬼童丸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应该先去避一避两人的风头。
有了这样一个打算之后,鬼童丸依靠自己的蛛丝,粘住了一棵距离自己最近的大树,然后荡起自己的身子,朝着密林深处逃窜而去。
看到对手准备跑路,南自然不会给对方这样的机会。
“别想逃!!”南大喊了一声,直接追了过去。
可是,鬼童丸并不是普通人,早就想到南会来阻止他,回过头,一张嘴喊道:“忍法.蜘蛛网缚!!”
接着,一张硕大的蜘蛛网从鬼童丸的口中喷了出来,覆盖了相当大一片空间,南的速度虽然快,却也不能冲破这种蜘蛛丝里面流动着查克拉的蜘蛛网,顿时被罩了进去。
秋山见状急忙上前破开蜘蛛网,想要把南拉出来,就在这个时候,鬼童丸已经躲藏了起来。
“通灵术!!”鬼童丸的声音在树林里飘荡,根本无法察觉是从什么地方响起的,在秋山和南的上方,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蜘蛛,从尾部排出一个巨大的丝囊,正对着他俩虎视眈眈。
“嗡”的一声丝弦拨动声,数支由蜘蛛粘金形成的苦无对两人打了过来,同时,另有一支苦无,划开了蜘蛛尾部的丝囊。
刚刚避开苦无的两人猛一抬头,发现无数人头大小的蜘蛛,拖着长长的丝,从丝囊的缺口处落了下来。
看到那些丝,秋山顿时就知道情况不太好,南一旦被缠上,就无法轻易地挣脱,没有办法调动体内查克拉的南,力量虽然不小,却也是扯不开这些丝的!!
于是,秋山立即做出反应,只见他一把抓住南的手腕,把他甩到旁边树丛里去,而秋山则是施展起了日向藤井的绝招:回天!
可是,随着蜘蛛越落越多,更多的丝缠了上来,竟然连回天都无法正常施展,要知道回天是需要高速旋转的,可是被那些蜘蛛丝拉扯着,秋山旋转的速度根本就快不起来。
此时南只能在旁边干着急,一点忙都帮不上,现在他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月光谨诚那样变态的力量,要是那样的话,可以轻易地把这一片的树林给砸成平原,鬼童丸那家伙也就无处躲藏。
又是“嗡”的一声,又一拨苦无对着秋山射了过来,却被秋山轻松地躲了过去。
南不敢离得太远,从刚才被蜘蛛网罩住的情况来看,这种蜘蛛网,他是挣不开的,他留下来是支援秋山的,而不是让秋山救他的。
秋山也看到南满脸的着急,一边击打着从天而降的蜘蛛,一边把地上的苦无都踢到南那里,南马上明白了秋山的意思,捡起地上的苦无,开始攻击上方那只大蜘蛛。
暗器水平,南在木叶的小辈里只能排在第三,唯一比他还差的就是藤井,不过人家日向家毕竟不靠这东西吃饭,有了柔拳就足够了,所以藤井在暗器上并没有下过多少工夫,可是对南,就不同了。
除了刚拳之外,南只有暗器攻击这么一种进攻方式,所以一定要练,至于说练到什么程度,无法凝聚出查克拉线的南,当然不能要求他把暗器耍得像其他忍者那么好,能打中固定靶就行了。
对于头上那只巨大的蜘蛛,基本上是连瞄都不用瞄,随便把苦无扔出去就能打中,一会的工夫,蜘蛛身上已经插了十几只苦无,痛苦地嘶叫一声,“嘭!”
蜘蛛炸开,大片白花花的蜘蛛丝对着秋山当头罩下。
秋山把查克拉聚集在手上,一阵劈砍,把蜘蛛丝砍断,可是白色的蜘蛛丝刚落下,数点金光已经来到秋山的身前。
秋山再度发动体术攻击,只见他一阵急旋,虽然被蜘蛛丝扯得不易旋转,可是刚旋起来的时候,速度还是不慢的,总算是在速度慢下来之前把苦无全部弹飞,秋山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没了这大蜘蛛,任那鬼童丸吐丝,看他能吐出多少来,人身体里面的水分总要保持在一定的程度,鬼童丸吐出的蜘蛛丝和身体表面的蜘蛛粘金,都是他的体液形成的,根本不可能海量使用。
躲在暗处的鬼童丸眉头紧皱,居然这样都没法对付得了他们,难道要用咒印二?开了咒印二之后,虽然威力倍增,但是,持续的时间却不长,大约只能撑上十分钟,而且解除之后,会有好几个小时的虚弱状态,万一解决不了……
不!一定能解决这两条杂鱼的!!!解决了这两条杂鱼,就算虚弱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鬼童丸的神色狰狞起来,花纹蔓延到全身之后,皮肤的颜色更加深沉,额头上长出了两支尖角,肩膀上也出现了肩刺,脑门上,出现了一条缝,缓缓张开,竟然又是一只眼!!
冷哼了一声,六只手三十个手指头上缠着的蜘蛛丝同时滑下,“嗡!”如下了一阵苦无雨一样,数以百计的苦无从各个方向各个角度,对着秋山和南倾泄下去。
这个时候秋山可就顾不上南了,他自顾自的对抗起这漫天的苦无来,他也相信南会有办法解决的,而南当然有办法解决,他对付暗器的方法多的是,都是平日里总是被藤井用暗器攻击而磨练出来的。
再说,南这么快的速度,就算真的挡不住,他还能跑开,这些苦无覆盖的面积就这么大点,想跑的话,瞬间南就能跑出去。
用蜘蛛丝荡起的鬼童丸落在更远处的树枝上,有了脑门上的这只眼,他可以看得更远,距离还是拉远点好,虽然现在是咒印二状态,可要是近身战的话,鬼童丸也不敢保证会是这两个家伙的对手。
从嘴里慢慢地吐出一跟粗大的蜘蛛粘金,在手上逐渐形成了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弓,弓弦是由小指那么粗的蜘蛛丝形成的,在里面附上查克拉的话,弓的射程会更远!
再慢慢地从嘴里吐出一支金箭,透过树林的缝隙,慢慢地瞄准了南,秋山的本事他已经见识过,只要能及时地在身体表面覆盖一层蜘蛛粘金,他的攻击就没有什么用,而南的攻击打在身上就没那么好受了,通过刚才被秋山和南打到的那几下,可以判断出,秋山的体术攻击威力远不如这个一身绿衣的小子,而且这小子的速度太快,因此只有先解决了他,才好解决秋山!
由于中忍考试已经结束,身为主考官的森乃伊比喜也跟随着三代的脚步,来到拿出密林中!
壮汉冷哼了一声,然后从自己的腰间取出来一把长刀,接着他反手就是一记很横扫,直冲森乃伊比喜而去。
哐!
忍刀旋转着飞入空中,森乃伊比喜的眼睛微微瞪大,看着壮汉,右手保持着忍剑被崩飞时扬起的样子。
这不可能!
刚刚这一刀横来,他忍剑下劈格挡,登时感觉一股巨力传来,虽然挡住了这一刀,但是忍剑也崩飞出去,甚至连手都被弹飞了!
“结束了,见鬼去吧!”壮汉凝着瞳眸,此时他一手反手握剑横扫,而另一只手,是刺击结束的回剑状态,这话落下之时,他那回剑的手猛然刺出,直奔森乃伊比喜的心脏而去。
此时,森乃伊比喜身子正从空中下落,而这一刀更是抓准了时机,森乃伊比喜避无可避,甚至就要落向这刀尖之上了。
就在森乃伊比喜即将被那忍刀劈中时,一个身影突然从那名云隐村忍者的背后跃起,一把抓住崩飞的忍剑,另一只手在跃起之时就抓起了那名云隐村忍者的后衣领,直接将那云忍整个人都抛飞了出去。
经此一遭,原本击向森乃伊比喜的那把忍刀从云隐村忍者的手中掉落,而那身影也是趁机夺过忍刀,手起刀落解决掉身前的云隐村忍者后,又以迅捷无比的速度冲向了为首的那名壮汉。
云隐村的那名壮汉瞳孔微微收了收,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朝着自己冲过来的这道人影,正好是背着太阳的位置,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所以并看不清人影。
“是森乃伊比喜吗?”壮汉开始从心里揣测起对方的身份来。
咣!
那人影手中的忍刀狠狠的劈在壮汉交叉架在身前的双刀上!千钧一发之际,壮汉挡住了对方的这当空一劈。
“这力道…不是森乃伊比喜!”
壮汉的瞳孔微微缩了缩,惊愕的抬头看去,映入他眼帘的并不是森乃伊比喜,而是那名绿衣忍者:南!
此时的南,见到众人再度陷入了危机,于是强忍住腿部的疼痛,用查克拉勉强固定好了自己的腿骨,然后朝着壮汉攻击了过来!
知晓了对方的身份后,壮汉脸色一变,一道剑光猛然散成四道,从作腾身下劈状的南身边闪出,直冲他而来。
“糟糕,佯攻吗?”那名壮汉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嗤!”
四道鲜血几乎同时从壮汉身上迸射出来,四道剑光,他结结实实的吃下了!
面对南出其不意的进攻,那家伙居然还是避开了要害吗?
此时,森乃伊比喜把南的进攻看的清楚,他的四剑虽然快的几乎如同时攻至,且攻击的都是壮汉的脖子、肋部这样的要害,但是这壮汉在格挡自己之余,还能够躲开这些要害,没有打中要害的四道剑痕虽然鲜血淋漓,但都没有伤到要害,这无形之中证实了对方的实力!
南在完成了自己的进攻之后,脸色突然一变,手上的触感告诉他,自己的攻击未能一击致命,急道一声:“退!”
说着,南身形急退,迅速拉开了和壮汉的距离。
同时,南这劈下的忍刀微微颤抖起来了,一种麻痹的感觉从忍刀上传递过来。
他低头一看,却见一缕缕的电光从壮汉的双刀上传递到忍剑上,一直爬到了自己的手上。
“啪!“
刹那间电光暴涨,将南整个包裹住,顿时,南只感觉浑身被麻痹,整个人动弹不了。
雷遁·缚流!
在壮汉斜后方最近的一个云忍,双手结印,口中吐出一道道电流,灌注到壮汉的双刀之上。
而其他的云忍,似乎还在愣神状态,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
“干得好,阿鲁伊!”壮汉夸赞了一下,然后他自己的双手突然一用力,手中的双刀带着雷电,绽出两道圆弧闪电,朝着南横斩而出。
砰!
忍刀时被截成两段,上半崩飞上天,另一半,则是握在南的手中,而南则是难以置信的微微低头,看着自己被截断的下半身。
南的身体竟然直接被那壮汉手中的忍刀给一截为二了!
壮汉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你的体术确实很强,不过现在的你已是强弩之末,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嘭!
就在壮汉准备继续攻击其他人的时候,被自己截成两半的南突然炸成一团水雾。
水分身!
壮汉眉头一皱,这小鬼,狡猾的很!
就在这时,佑藤突然冲上前来,然后当着那壮汉的面,开始结起印来。
而壮汉看到佑藤的刹那,脸色就是惊骇大变,而此时的佑藤已经将双手按在了地上。
土遁·土隆枪!
“快躲!”
壮汉来不及多说什么,整个人往侧里跳开,跳开的刹那,无数根土锥突然从地下钻冲来。
那些土锥来的极快,直接将刚刚那名使用雷遁的阿鲁伊当胸贯穿!
“阿鲁伊!”
一声惊呼,从闪身中的壮汉的口中叫了出来。
“咳!”
被贯穿胸膛的阿鲁伊咳出一口鲜血,看了看贯穿胸口的土锥,此时的土锥,尖端已经被他的鲜血然后,还有一缕缕的鲜血从他的胸口中流出,被土锥吸收,染红着土锥。
阿鲁伊不可思议的看着土锥,口唇微张,又是一大口血咳出。
“这……不可能……”
此时南已经飞身退去,他直接退到了刚刚用水分身救下自己的水户涧身旁,对他说道:
“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