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uzw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次相遇讀書-nsvir
By: Date: 23 8 月, 2020 Categories: 軍事小說 標籤: , ,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柳娜梅与黑狐见面的时候,胡孝民与见到了刘尧。柳娜梅的李代桃僵计划,非常的阴险,他必须第一时间向刘尧报告。
听着胡孝民的汇报,刘尧也很是吃惊。幸好有胡孝民在特工总部,否则柳娜梅的计划一旦得逞,造成的破坏将难以估量。
刘尧沉吟道:“柳娜梅的事情,必须要了结才行。”
上海地下党与苏北的交通线,关系到千千万万同志们的安全和生命。绝对不能毁在柳娜梅手里,江苏省委和新四军上海办事处,将以鲜血和生命,捍卫这条生命通道!
胡孝民缓缓地说道:“或许,可以借日伪之手。”
胡孝民并没说起柳娜梅的新身份,不管柳娜梅是不是加入了军统,像她这种坚定的反共分子,留着确实是个隐患。再说了,上海区也没向自己说明柳娜梅的身份,或许是为了保密,或许觉得没必要,自己也装作不知情便是。
刘尧摇了摇头:“她不是想破坏我们的交通线吗?不是要打掉新四军上海办事处吗?咱们就再派一个人到她身边。”
胡孝民诧异地说:“再派一个人?”
华南情报局的苗贤,就是柳娜梅很早前布置的内线,突然再派个人到她身边,未必能记得她的信任。
刘尧说:“还记得永安三厂的陈佐成吗?他在华蒙梅的劝导下,有悔过表现。虽被开除党籍,但要求进步,这次也回到了上海……”
胡孝民眼睛一亮:“陈佐成愿意配合么?”
刘尧说道:“我想他应该是愿意的。”
胡孝民笑吟吟地说:“那就好办了。”
柳娜梅回来后,就没在特工总部待着。不要说陈佐成联系不上她,就连胡孝民都找不到她。
但是,华南情报局的苗贤,一定是知道柳娜梅的。她想破坏地下党到苏北的地下交通线,必须联系苗贤。
想让陈佐成接触到柳娜梅,只要让苗贤知道陈佐成到了上海就行。
果然,苗贤知道陈佐成到了上海后,马上告诉了柳娜梅。得知陈佐成到了上海,柳娜梅大喜过望,这真是老天爷眷顾自己,这次地下党的交通线不完蛋才怪。
陈佐成住在金神父路一家小旅馆里,他来上海已经两天,按照正常安排,他这两天就会转移。外地来上海的党员干部,最多三五天就会通过交通线转移去苏北。
没接到组织命令前,陈佐成一般都会待在旅馆里。只有吃饭时,才会出去。他一个人单独住在这里,吃饭就在旁边里弄的一家小饭馆里。
正当陈佐成中午要去吃饭时,刚走到里弄,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份。虽然对方戴着一副黑色眼镜,头上也有顶花帽,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曾经,就是这个人,让他灵魂出窍。
陈佐成虽然有了心理准备,此时还是很激动:“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昨天晚上,现在的省工委书计唐伟达,代表组织跟他谈了话。跟他说起了柳娜梅的事情,得知柳娜梅的意图,他也很惊讶。同时更吃惊的是,组织竟然洞悉了柳娜梅的阴谋。
既然组织有要求,陈佐成自然不会反对。他表示全力配合,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阻止柳娜梅的阴谋。
柳娜梅嫣然一笑,有如春风拂面:“只要我想,什么都能知道。你什么时候来上海的?”
陈佐成黯然失色地说:“两天前,昨天打了个电话,没找到你。自从老刘出事后,我就……”
柳娜梅问:“当时是个什么情况?”
陈佐成提议:“换个地方说吧,前面的小饭馆没什么人。”
柳娜梅有些意外:“好,吃饱了才有力气。”
陈佐成见到自己,哪次不是猴急?他就住在旅馆里,多好的机会?
陈佐成看了柳娜梅一眼,咽了咽口水,轻声说道:“这两天随时会有人通知我转移,旅馆不方便。”
他现在还真不能跟原来那样,这也是他早就想好的理由。如果柳娜梅找到旅馆的房间,他也会要求到外面来谈话。
刘记杂货铺是柳娜梅当初给陈佐成安排的交通站,他只去过一回,交通站就暴露了。他现在想怎么解释,柳娜梅都会相信。
陈佐成到小饭馆后,尴尬地笑了笑:“我身上没什么钱了,请你吃不了好的。”
他虽是执行特别任务,但也要跟其他同志一样,做好走地下交通线的准备。根据交通站同志的交待,他被要求:不能带惹人注目的东西,如较贵重的西药和脱离当地一般客商生活水平的衣衫、用品等等。
柳娜梅微笑着说:“点几个好菜,我请你。”
陈佐成解释道:“我们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留下来了,不能多带钱,免得引起别人的疑心。”
柳娜梅叹息着说:“这确实是个好办法,把你们混在老百姓当中,想查出来千难万难。”
陈佐成低声说道:“是的,我们的行李,可以接受任何检查,绝对不会有任何违禁品。为了应付日伪,特别是伪警察的故意刁难,还要准备行贿:事先把钞票用纸包好,币值不必大,张数可多些,暗地里塞到他们手里,当然不会当场打开来看的,随手塞进口袋,吆喝几声,就会示意放行。”
柳娜梅给陈佐成夹了块肉,看到他狼吞虎咽,轻声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想法?”
共产党那边的物质水平较低,想吃顿饱饭很难,要想吃顿好的,就更是难上加难。
陈佐成一边大口吃着肉,一边说道:“既然遇到了你,当然是跟着你干了。”
柳娜梅说道:“帮我把地下党的交通线摸清楚,把他们的总交通找出来,破获新四军上海办事处,你就能回来了。到时候,天天有肉吃,有酒喝。”
陈佐成喝了口汤,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说完之后,又横扫着碟子里的菜:“没问题,想让我怎么干?”
柳娜梅说道:“我跟着你去趟苏北,把他们的活动规律和人员摸清。”
陈佐成点了点头:“可以,怎么跟你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