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ul8都市言情小說 大田園-第四百八十五章 喜新不厭舊相伴-5vesz
By: Date: 23 8 月, 2020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標籤: , ,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反正小胖子家是二楼,小猴子又灵巧,跳下去肯定啥事没有,田小胖也不担心。
可是紧接着,猴小妹也傻乎乎地奔着窗户去了,看样子,猴哥去哪,她就要去哪!
爱爱啊,真以为你是猴小妹呢?这下可把小胖子给吓坏了,连忙冲上去,准备把这个傻丫头给抱住。结果呢,早就有小丫和小囡囡她们几个,把爱爱给拦住。
啊——猴小妹扯嗓子干嚎,这种情况,放在自闭症当中,再正常不过,
嗖的一下,一个猴头儿从窗户探进来,大眼睛满是无奈地盯着猴小妹:要是没有你这个拖油瓶的,偶肯定离家出走!
嘻嘻,猴小妹破涕为笑,等到小白翻回屋里之后,又扯住它的虎皮裙,继续扮演拖油瓶的角色。
田小胖也就不再搭理他们,给老爷子们安排房间。要是一个人一间卧室呢,还显得有点太孤单,索性就俩人一间,自由搭配吧。
最后,杨老爷子和张老爷子一间;梁老爷子和其其格的爷爷,王老爷子一间。至于关老爷子,这个暂时只能跟田小胖这个乖孙子住一间了。
剩下的,老爹老娘住一间,傅天山和伊万诺夫一间,梁小虎住一间,基本也就满员了,还剩下两间卧室就暂时空着。家里总有客人来,多少也得预备间客房。这不,现在就用上一间,由小胖子的准丈母娘暂住。
至于三个客厅,最大的当了饭厅,摆了三张桌子,这个是标配。要是蹭饭的多来几位,还指不定够不够用呢。
另外一个则成了娃子们的学习室,摆了不少桌凳;最后一个,则是真正的会客厅。
田小胖在屋里转了几圈,也有点转蒙了:难怪刚才小白迷路呢,这屋子太多,绕着绕着就绕迷糊了。
在客厅里,几位老人们研究着怎么装饰,杨老爷子说是要悬挂一些字画,张老爷子也要安个博古架,放点古玩啥的。
田小胖就叫傅天山统计下来,到时候,缺啥少啥的,都叫傅天山跟伊万诺夫去采购。老娘黄秀英也跟着掺和,很快,采购的清单就越来越长。
这里基本就没田小胖啥事了,到时候准备掏钱就成。于是,他就准备出去转转。绕了半天,这才找到屋门。
来到外面的缓台,好家伙,人还真不少。有动作快的,已经开始往楼上搬东西了。
包大明白家,就在田小胖家楼上,所以也在这指手画脚的:“二懒啊,你说你那破柜子,还是你爷爷那辈用滴,还往楼上抬啥呀,赶紧劈了烧火——”
“俺这柜子现在都是古董了,才舍不得扔呢,你个老小子,不会是准备跟在我后边捡剩儿吧?”包二懒背着大柜子,压得抬不起头来,嘴里照样还击。
包大明白晃晃大脑瓜子:“干脆,把你手下那帮弟兄们,也都整楼上好涅。”
那不是直接变猪圈了!大伙都跟着哈哈笑。
还真别说,真有人抱着家里的大公鸡上楼呢,嘴里还叫着后边的母鸡:“喔喔喔——”
这谁呀?要说猫啊狗啊啥的,上楼还凑合,你这把鸡窝都搬上来,那不是扯蛋嘛!
这些母鸡还真没上过楼,一个个都不敢迈步,前面领队的包有余媳妇也颇为无可奈何:“这大楼房住着是敞亮,可是,这家里的鸡鸭鹅狗啥的咋整啊?”
嗯,这倒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农村不像城里,谁家不养点家禽家畜之类,楼上真养不了。
正说着呢,就看到一条大黄狗,夹着尾巴从楼上跑下来,把下面的鸡群彻底冲散。这条狗,挺眼熟,好像是包明禄家的那条。
冲到平地之后,这狗才抖抖毛儿,尾巴也翘起来了,模样也欢实了。当了好几年大笨狗,就喜欢接地气,在楼里圈着,不能撒欢,也不能跟屯子里的其他家的狗狗交流,都憋屈死啦!
瞧见这一幕,田小胖也抓抓后脑勺:“俺家好像也还有五条大傻狗呢?”
不仅仅是狗的问题,仓房还一窝黄鼠狼呢,虽说,大狼它们去年的那一批幼崽,已经长大,另立门户,可是,今年又生一窝呢。
再说,还有鸡鸭鹅呢,天天都得需要人经管。这一上楼,都变成大麻烦。
要是不养吧,总觉得好像缺点啥似的,在农村生活,谁家不养点鸡鸭鹅狗啥的?
正琢磨着呢,就看到家里的几位老爷子都背着手溜达出来,杨老爷子看到田小胖,就说了一句:“小胖啊,我们还是先回平房住着,都住习惯了,冷不丁的上楼,感觉有点憋屈。”
说完,又转向张老爷子:“老哥,赶紧的,今天亮瓦晴天的,咱们抓紧时间晒点土豆干,这东西冬天的时候,炖大鹅才香呢。”
望着老爷子们施施然回到原来的家,田小胖也没法子,实在不行,就等冬天的时候,天冷了,再叫老人们上楼吧。
噔噔噔,小娃子们也都跑了下来,就连小猴子也不例外。田小胖一问,原来,他们也要回去。说是看不到大傻和大丑小丑大狼二狼它们,有点想了。
就连小白都比比划划的,这意思田小胖看懂了:还是原来的家好,摘个黄瓜柿子直接就吃了,楼上一点也不方便。
得,咱们这家啊,也甭搬了!田小胖摊摊手,然后又忽然乐了:“你们不住是吧,俺住啊,三百多平的大楼房,正好俺留着当婚房!”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不过呢,田小胖也跟着溜达回家,往炕上一躺,还是这火炕舒坦啊:热乎乎,硬邦邦的,还不得腰间盘突出。
搬家的事儿呢,不仅仅是田小胖家,所有的村民,都需要适应一段时间。以小胖子家为例,现在的做法是:一日三餐包括白天的所有活动,都在原来的老房子;至于楼房,就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回去。就这,老爷子们还埋怨呢,说是睡床睡着不习惯。
不少村民,采取的方法都跟田小胖家类似。这也导致了,村民楼这边,白天都静悄悄的,到了晚上,家家户户才灯火通明,热热闹闹的。
好处就是,一直在外边找宿的田小胖师徒和梁小虎,终于能回家睡个安稳觉了。
闹哄了好几天,乔迁新居的事儿,才算是暂时告一段落,大伙也都慢慢适应了,感觉还不错,原来的老房子,没有一家扔下的。
不过呢,田小胖想睡个安稳觉,还真是不容易。这天早上起来,下楼回家挑水的时候,就被萨日根给逮着了:“小胖啊,咱们村子里有贼!”
有贼?田小胖眨巴眨巴眼睛:“那找老道肯定没错,不是他就是他养的那只花鹦鹉——”
“不是这个,是有人偷咱们地里的庄稼。”萨日根拽着田小胖,来到村子前面的黄豆地,一直走到最南头,发现有两条垄,竟然被割了二三十米长,就跟豁牙子似的,分外惹眼。旁边,还能隐约看到车辙的痕迹。
地里的黄豆叶子都落了,豆荚也干了,再过三五天就准备收割,这时候被人给偷着割走,确实叫人心疼。
“肯定不是咱们村人干的,估计是看到咱们黑瞎子屯的东西值钱了,这才跑来祸祸的。”萨日根不愧是民兵连长,分析得头头是道,这些呢,都是明摆着的。
田小胖也点点头:或许也不是为了钱,单纯是因为黑瞎子屯出产的粮食和蔬菜,含有熊能量,这才引得某些人动了心思。
往年秋收的时候,也有些喜欢投机取巧不劳而获的人,各处捡庄稼,捡点农户家落下的黄豆和苞米之类。说是捡,其实就是连捡带拿,趁着没人,直接就去地里撅黄豆枝子。
不告而取,这不就是偷嘛!田小胖也挺生气:“根哥啊,咱们还是组织人看青吧,也就这十天半月的,等收拾完秋儿,也就省心了。”
没啥好办法,也只能如此了。就是庄稼地不像西瓜地,就那么一片儿,比较好看护。这庄稼地涉及的面积好几千亩呢,得派出去多少人啊?
现在,村里人正忙着采山货,一天天都累得要死,再额外增加负担,还真怕大伙承受不住。
没法子,俺这个闲人上阵吧!田小胖直接大包大揽,把这事儿应承下来。他有自己的打算:大不了,把草甸子上的狼群,还有紫貂群啥的,都派上用场,这些无处不在的小哨兵,可比人好用多了。
萨日根还有点不大放心,不过想想小胖子的手段,也就忙别的事情去了。
田小胖把家里的两个大水缸挑满之后,老娘那边也差不多把早饭做好了,于是就招呼正在晒干菜的老爷子们和连乐器的娃子们准备开饭。一切,都跟原来的小日子一样,并没有因为上楼而发生改变。
新楼虽然好,但是老房子也不错,这一大家子,也都不是喜新厌旧的人。
这时候,小丫接了个电话,听她欢欢喜喜地叫了一声大哥。田小胖也凑上来,也跟大晃聊了一阵。
信号真的不咋地,所以也就长话短说,大晃说是那边快要结束了,先邮回来点东西,叫田小胖他们注意查收。
没等说完呢,电话里面就传来刺耳的杂音,只能先撂了。田小胖便乐呵呵地向娃子们宣布:“你们的大晃叔叔,从那边给你们邮礼物回来了,都是大块大块的钻石,比炕桌还大呢!”
真哒!娃子们先是一阵欢呼,然后才琢磨过味来,齐齐声讨干爹:这不是摆明了忽悠小孩儿嘛,你说的是大冰块吧?再说了,非洲那边热啊,估计想找冰块还真不大容易呢。
到了中午,一辆辆大货车开进黑瞎子屯。还有人拿着一大摞单子,叫田小胖查收,说是从非洲那边运回来的。
小胖子也傻眼了:他还以为是些小件儿东西呢,结果好几辆大卡车,大晃不是去抄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