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17t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終極武力 起點-第911章 死戰四之金剛不壞-d8zel
By: Date: 23 8 月, 2020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標籤: , ,

終極武力
小說推薦終極武力
第九百一十八章死战四之金刚不坏
丹增上师看向王越的眼睛,死死盯着,平静如水的眼神终于在这一刻,乱了。就像是往一口深潭中,狠狠砸下了一块石头,之前不论面对什么情形,都能保持神色不变的这个老喇嘛,在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王越身上突然生出的这种变化之后,整个人的心境顿时一下子便再也无法保持了。
不过,此时此刻面对着王越的进攻,他也只来得及在心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而已,并不敢多想。因为他自己本身就也是精通心灵力量的高手,眼见着王越身上发生的变化,再出手时,立刻就也明白了其中的厉害。是以当下根本连想都没有想,只脚下一动,整个人在向后一滑的同时,起手高抬向上一搭,手腕像是没有骨头一样顺势缠向王越的手腕。
与此同时,他身体后面的虚空中,明显也有气流涌动,大片的空气刹那间汇聚在一起,好似风起云涌一样!
而,与此同时,王越眼见着丹增上师忽然又往后退的动作,整个人在双方纠缠的气机之下,巨大的身子也是齐齐一动。转眼间,两个人一个退,一个进,就像是早在事先就做好了排练似的,彼此间的动作配合的简直天衣无缝。
任是丹增上师退让的速度如何之快,竟然也是连一丝一毫都拉不开和王越之间的距离。反倒是更因为如此,紧跟着他身子这么一动,王越原本落下来的那一只手突然就也生出了另外一重新的变化,大手一拍居然就在这时候五指一合,凌空转了个半弧,便沿着老喇嘛的半边脑袋削了下来。
咻!的一声厉啸,空气仿佛实质般的被从中裁成两半,王越的这只手才一并拢起来,就宛如在空中打出了一道厉闪,虽然明明还是血肉凝就的手掌,可此时他掌缘一侧的皮肤沿着小指向内一路到达手腕小臂以及肘尖的这一部分肢体,却分明从里到外都透出了一股子冷厉到了极点的金属色泽。就好像真的变成了一口锋利无比的百炼钢刀一样!
才一削,王越的这只手便凭空一绕,热刀子割黄油一样,顺着丹增上师的脑袋,一下抹到了他这一侧的颈动脉大血管!
王越的手就是烧红的刀子,掌缘外侧一线血红,那是气血直达末梢,劲敛一线后外显出来异象。而以他的功夫,就是这么一招抹下来,别说是人的颈动脉大血管,就是一棵同比例粗细的大树,也能一下切开大半,掌缘之锋利,简直比什么钢刀都可怕。
所以,事实上这一次的出手,到了现在其实才是他真正的杀招所在。突如其来的变化,先是一掌拍下来用的是六合拳中劈掌,变化不多却融入强横的精神力量,胜就胜在笼罩八方的掌势,攻敌先攻心,逼得丹增上师不得不退。
结果,他这一退,立刻就落入毂中,受两人之间的气机牵引,王越这一招的第二个变化顿时就自然而然的生了出来,化掌为刀,顺手就给老喇嘛来了个“缠头裹脑”般的一削。
而实际上,他这一削的确也是出自于刀法中缠头裹脑。本来就是刀法中十分经典的一招,常用于防守反击。刀绕头、背左缠右裹,紧跟着就是顺势劈砍,而后一连串的刀光连绵,宛如雪花盖顶,咻咻破空,斩风断刃!犀利无比。
但是,这一招这时候被王越用出来,却干脆舍了所有防守的势子,直接裹住了对手的脑袋。他的手掌缘如刀,忽然就这么一转下来,就像是突然间用刀去削毒蛇的七寸,手腕只是把角度偏了一下,所过之处,空气瞬间就仿佛白纸一样被剖了开来。
“劲敛一线,练劲如丝…………?”
首当其冲之下,在王越陡的一变招的同时,丹增上师的耳朵忽然动了起来,哪怕未曾目见,却能以此听的出来王越这一招的所有变化。
这就是拳法中的“听风辨器”,练功夫的人原本就是感觉灵敏,更何况这老喇嘛还是苦行多年,成就神通之辈,六识之敏锐实在已是远超一般意义上的武功高手。是以,王越这一边招,虽然变化只在咫尺之间,角度微妙,可却仍旧无法逃过丹增上师的感觉。
于是,下一刻!
哞!的一声低吼,陡的灌入了王越耳中……。
丹增上师的两眼圆睁,鼻翼翕张,张口一喝声如牛吼,又似巨象长鸣,声音虽然低沉,可穿透力却是让人根本无法想象,声音只是一出,立刻就灌入人的耳膜深处,此起彼伏,绵绵不绝!不论是离得最近的王越,还是远处还没有走的赵祯,居然全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甚至连声音的大小都没有任何的改变一样。
生似,他这一声吼,就是直接回响在了人的脑海心头!
而且,随着丹增上师的这一张口,仿佛也是在同时沟通了虚空深处的什么东西。就在王越将手一并,斜斜削下来的一瞬间,一阵根本不可能被正常人听到的龙吟声忽然从天而降,与老喇嘛的低吼声转瞬融为一体,然后他浑身上下的皮肤就开始迅速的变黄发亮,就如同在身体里面亮起了一个灯泡,原本就隐隐现出一抹金色的皮肤,瞬间就放出了肉眼可见的灿灿金光。
就仿佛是寺庙中高高供奉的金身罗汉,菩萨佛陀!
正所谓金性不朽,所以唐国的道教练气结丹,最后的大成就就叫做金丹,而在佛教但凡能成金身者,便已是罗汉的果位。而唐国藏地的密教,同样是属于佛教的一支,自然修行起来走的也是这样的路子。
丹增上师的修为虽然距离这个境界还十分遥远,但一辈子的苦修之下,毫无疑问也一直是走在正确的路上,是以此时一拼命,立刻就不惜透支潜力,以秘法将毕生的力量全都凝于一身,顿时加持外力,显现“金身”。
只是他这么一来,这一下的爆发完全是不管不顾,肯定已是伤及了自身根本,就算是外现了金身,也是耗尽潜力,根本不得长久。有如饮鸩止渴,只是一时之计。
但事到如今,实际上他也是只能如此了!因为在他漫长的记忆中,似乎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如今的王越这样,把他一步一步逼到眼下这个地步的,甚至就连当年他在面对龙骧卫的大批追兵,高手围杀时都没有感觉这么吃力。
由此也足以见得,只是这一瞬间,王越究竟是带给了他多么巨大的压力!
以至于,连他这种人物都不得不拼尽全力,将自己以前根本不可能施展出来,压箱子底子的本事都用了出来。
低吼声与若有若无的龙吟混合在一起,此起彼伏,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掩映着阳光,闪烁出一片片的金光,连带着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其中,衬托的神圣庄严,恍若神佛。
丹增上师的口鼻间吼声不绝,身外风起云涌,就在王越的那一只手堪堪划到他的脖颈一侧的同时,老喇嘛的手突然自下而上,贴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一下就把王越的手刀挡在了外面。然后,紧跟着他的这只手继续朝上竖起,再往下一落,立刻就把王越的手缠了个结结实实。
并且,他的这只手金光灿灿,与王越的掌缘一碰之下,以王越手上凝成一线,堪称利刃一般的杀伤力,居然都也奈何不了他分毫,一削一碰,无穷力道就好像泥牛入海,转眼就被消弭于无形之中。而且他的这条手臂一缠过来,也不像是血肉之躯,刚一把王越的手缠住,立刻就好像连通了电动绞盘的铁链一样,越缠越紧。一下就缠了好几圈。
其力道与韧性,甚至比起之前他施展出来的瑜伽术还要可怕十倍!
“王越,这都是你逼我的……。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大雪山密教一脉秘法金身,任你拳法武功再高明,可自古武道不敌神通,到头来还不是逃不脱一个死字……。”
刹那间,两人手臂绞缠在一起,力道对撞,丹增上师怒目圆睁,脸上的神情不知不觉的就变得狰狞起来,就好像庙里的金刚韦陀,一瞬间杀气重重,哪有半点身为佛教徒的慈悲为怀。
“好家伙!你这是不要命了。”
融入自身精神力量的这一招竟然就这么被挡住了,王越在惊讶的同时,也瞬间在老喇嘛的身上外显的异象中察觉到了一种绝不属于人类本身的力量。再一看对面的丹增上师,面目扭曲,双眼暴睁,立刻就也明白了对方,这是已经拿出了自己全部的本事了。
只是,这么一来,以老喇嘛的年纪,再如此这般的透支潜力,以秘法沟通外界的力量加持己身,那即便是一时间足以使得他的实力暴增,可这到底不是自己的力量,借来的东西早晚都要还回去的,到时候不论输赢,只怕下场都是惨不忍睹。
“难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赢了我?”
面对这样的一种状况,一眼看过去,瞬间就明白了其中底细的王越,当下就是一声冷笑。他的一只手虽然已经被丹增上师给缠的死死的了,一时间挣脱不得,可剩下的另外一只手却也不是摆设,只把脚一跺,轰隆一声,地动山摇!
整个地面的石板和土方就像是水一样起伏,王越的脊背就那么顺势一耸,便如同龙蛇吞吐,庞大的力量一下就从地面升腾着,灌入其中,随后他腰身猛地一晃!掌心内陷如握鸡子,朝上一抬,五指捏住空拳,立刻就轰的一记斜打,砸向了丹增上师身体的另一侧头肩。
王越的这一拳,发力于地,劲行脊背,一拳轰出去,顿时雷音滚滚,正是他如今汇聚一身所学的最强杀招,混元捶!
而此时的丹增上师,眼见王越这一拳破空轰下来,居然也丝毫不怕,另外一只手同样朝上一起,力道内绞,缠绕如丝,才一用劲,就只见他的皮肤从指尖往下一路延伸到手腕手肘,最后到肩头,连带着外面的衣袖全都朝着一个方向盘丝顺绕。然后,就是他的这条整个手臂,似乎里面的筋骨都变成了坚韧的橡胶,一绞之下,就算隔着还有一两尺的距离,王越都能清楚的感到他手臂经过之处,空气因为剧烈旋转形成的空洞。
于是,一瞬间过后,老喇嘛的手臂与王越的混元捶碰在一起。噗!的一声闷响,两人的手臂之外一下子荡起大片白茫茫的气雾,可也因此王越的这一捶,居然就这么又被丹增上师化解于无形,给生生挡在了外面。
不过,这一次王越也似乎早有防备,一碰之下,也不深究,紧跟着就向后猛地一抽,也没有重蹈覆辙被丹增上师的手臂再次缠住。
随后,他吐气如雷,向下压臂,直扯得老喇嘛身形晃动,不能自已。借此时机,刚刚收回的那只手又从腹下伸出,来了一记崩拳如箭,直接破中宫强大对方的喉结。只是他的拳头太大,打的虽是喉结,拳势却是笼罩上下,一拳崩打,落点已是把丹增上师的轰隆和胸口全都包括了。
面对于此,丹增上师身外的金光越来越盛,感觉中甚至已经遮掩住了面目五官,身形虽然已被王越扯得晃动不已,可他却丝毫不管不顾,只把上面的手往下一落,同样又是一个一扭一缠,依葫芦画瓢继续缠向王越的崩拳。
而他这一出手,浑身上下,金光由内而外,整个人的身体似乎都变得不是人类了,不但使得原本就练得出神入化的瑜伽功夫,更加坚韧诡异,而且体质的强度也是晋入了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手臂就是这么一缠一绞,就像是大象的鼻子一样,不管王越的进攻,发力如何猛烈,居然也都奈他不得。
一缠之下,先化劲卸力,紧跟着就是进手一绞,如果不是王越的身体强横无比,总能在最后一刻顺利脱身出来,换了旁人只怕就是一棵大树,也能被他这么一缠一绞给当场绞成两截了。
缠法本来只是拳法中的擒拿,手法虽然简单实用,但因为瞬间的爆发力不足,所以也只能多用于一些关节技和反关节技上面,算是一种近身缠斗,以弱胜强的技巧。但这种技巧,如今落在丹增上师的手中却是猛然一变,不但爆发力强劲无比,将拳法中的这种缠字诀用到了极致,而且犹有甚者,他的身体之强韧更是难以想象。
以至于,就算是王越在这时候,接连几次变招,居然也都被这个老喇嘛从容化解,难近其身!
话说白了,这时候的丹增上师,外显金身之后,他的身体强度其实已经是不比王越差了,再加上他的瑜伽法门锻炼周身,早就将浑身上下的筋骨内外,练得如同不坏,两两一加之下,顿时脸变产生质变,将这一副肉身真的便几乎化作了传说中的金刚不坏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