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45zh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孤島諜戰討論-第六百六十四章 落水鑒賞-smd8a
By: Date: 23 8 月, 2020 Categories: 軍事小說 標籤: , ,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再次了解情况,只想确定一件事:柳娜梅有没有下船。
这一点,范桂荣没办法证实,她只看到柳娜梅上船,当时离开船还有一个小时,上下船的人不少,柳娜梅又最擅化装,他实在没办法确认。
胡孝民喃喃地说:“渡边义雄在青龙港没见到柳处长,而船上也没少人,难道说柳处长凭空消失了?”
范桂荣问:“处座,会不会真是下船了?”
这是最好的结果,只有柳娜梅提前下了船,才能解释这一切。
胡孝民反问:“如果她下了船,为何没来特工总部?”
范桂荣哑口无言:“这个……”
胡孝民叮嘱道:“你再去外白渡桥,再发动全处的人,四处寻找柳处长。”
胡孝民则亲自去了宪兵队,向林少佐建议,扣押全船人只会切断交通,影响经济,无济于事。
胡孝民提醒道:“林少佐,还有一种情况,因为特殊原因,柳处长提前下了船。我相信,她绝对不会出意外。船上都是老百姓,就算有共产党,也不会对柳处长不利。他们的目的,只为安全抵达苏北。”
林少佐摇了摇头:“渡边义雄已经在审讯。”
胡孝民提醒道:“如此大动干戈,会不会影响柳处长的计划呢?”
林少佐正要说话的时候,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抓起来一听:“哟西,渡边义雄,把人带回来,其他人放行。”
胡孝民听到林少佐的话,心里暗暗吃惊,渡边义雄抓了什么人?
渡边义雄抓回来的人,在宪兵队待了一天后,第二天就送到了情报处。听到对方自称陈佐成,胡孝民明白了。
陈佐成下巴有点尖,看向胡孝民时,目光有些畏惧,唯唯诺诺的。
胡孝民问:“你就是柳处长的线人?说说吧,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佐成摇了摇头:“柳小姐确实上了船,刚开始她在船上转了一圈,后来去甲板透气。正式开船后,船舱的灯就关了,我们之间刚开始就说好,不打招呼的,天亮之后再去找她,就没看到她的身影。”
胡孝民问:“你觉得她是下船了,还是出事了?”
陈佐成摇了摇头:“不好说,昨晚风大浪急,如果她去甲板上,确实有可能失足落水。”
随后,胡孝民向赵仕君汇报。不管如何,柳娜梅都是特工总部的人。
赵仕君听了胡孝民的汇报,叹息着说:“看看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搞得人都失踪了。”
胡孝民说道:“我想,她应该不至于出事。重庆的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了,在上海还能出事不成?最大的可能性是下了船。”
赵仕君说道:“你派人去找找,不管如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胡孝民说道:“好,我再去问问船上的工作人员。”
堂堂特工总部的交际处长,突然失踪,总是不应该的。
最终,胡孝民用钱买到一个消息,半夜时,确实听到有什么落水的声音。只不过当时马达声音很大,也就没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很有可能是有人“失足落水”。
这个消息,让胡孝民很振奋,他马上安排人,在相关水域找捞,并在下游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天之后,在下游的一处拐弯处,终于发现了一具已经泡得发胀的女尸。经确认,正是柳娜梅。
经检验,柳娜梅并无明显外伤,应该是呛死。
一代谍报之花,死于失足落水,实在令人唏嘘。
胡孝民为柳娜梅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她的死,保住了地下党的交通线,避免新四军上海办事处遭到破坏。同时,也让陈佐成顺势打入特工总部。
对陈佐成的安排,胡孝民特意与刘尧见了一面。
刘尧沉吟道:“可以让他潜伏在特工总部,但有两条,第一,不发展下线,第二,不主动获取情报。只要遵循这两点,陈佐成就是安全的。”
作为一名曾经叛党的同志,陈佐成要重新赢得组织的信任非常难。或许,他一辈子都要为了证明自己的忠诚而努力。
陈佐成与胡孝民是两条线,两人不发生横向关系,这对双方都有利。
柳娜梅的死,对军统的打击也很大,她才加入军统不久,军统原本对她寄予厚望。哪想到,刚开始行动,就“失足落水”。
胡孝民接到命令,让他彻查此事。胡孝民回复,多方调查,确系落水身亡。
他绝对不会承认,柳娜梅是死在共产党手里。这段时间,新四军驻上海办事处的任务非常紧张,每天都有千辛万苦回到上海的新四军干部,还有从大后方以及香港、南洋等地过来的爱国青年和学生。
这些人,都要通过地下党的交通线,秘密输送到苏北。如果交通线受到破坏,将造成多大的损失?
同时,胡孝民接到任命,让新二组制裁中央储备银行专员兼驻沪推销主任程达平。这是阻击中储券在上海的发行,胡孝民自然不会推辞。
他马上给新二组情报小组长汤伯荪下令,让情报小组二十四小时盯着程达平。此人往在法租界,有利于军统的行动。
很多汉奸都喜欢住租界,毕竟那里能少受日军的骚扰。但是,他们也更容易受到抗日组织的制裁。
日伪的力量,暂时还不足以完全渗透租界。
陈佐成到情报处后,顾慧英对这个曾经的共产党很有兴趣。陈佐成被柳娜梅拉下水后,一直潜伏在共产党的部队里,要不是这次柳娜梅让他参加行动,陈佐成现在还很好的潜伏着。
顾慧英仔细看过陈佐成的档案,以及他写的自述书。陈佐成本是永安三厂的工人,因为积极参与工人事务,被工厂开除。做联络工作时,认识柳娜梅,继而被拉下水。
顾慧英注意到,他的妻子华蒙梅也是共产党,目前还在中共那边。
顾慧英晚上在家时,突然问道:“孝民,你觉得柳娜梅意外落水,与陈佐成有关系吗?”
胡孝民笃定地说:“当然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