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dtx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線上看-第一百二十五章 翻身-b7l0v
By: Date: 23 8 月, 2020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標籤: , ,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石门县东城,一户二进小院,这是去年朱元旦分家时分到的一座二进小院,现在他和吴姨娘以及几个伺候的丫鬟仆人就是住在这里了,有房有钱有地还有两间店铺,这分家搬出来之后,靠着这些,他们的小日子也过的不错。
至于朱家大院那边,虽然见面少了,但一年到头的也没少联系吧,至少这过年过节的,朱元旦都要准备一点小礼物,亲自送去表表孝敬而已,最多最多也就是留在那里吃顿饭了,其他的就没什么。
而且,自从朱元旦分家搬出来以后,他再回朱家大院,不仅他亲爹朱员外对他越发亲近了,就连他那嫡母待他都越发和蔼了一些,以前没有一个笑模样,现在对他也总是笑盈盈地唤“元旦”了,还让那朱平安好好和他这个庶兄亲近亲近呢!
呵呵!朱元旦只觉得有些讽刺,口中应着,心里却不怎么放在心上了,他早已明白这都是他分家搬出来才得到的“亲近和蔼”,他爹朱员外的亲近还有几分真心,可他嫡母朱夫人的“和蔼”那真就是面子情了,不过是他分家搬出去了,不会再威胁到朱平安的继承权,她才变的如此和蔼而已,谈真心实意那真是没有一两分的,他当真那才真是傻了。
所以,他一直都只是虚应付着,敷衍着,过年过节的带着一副笑脸上门说几句好听的话而已,别的什么与他这个分家搬出去的庶长子就没什么关系了。
而朱员外呢,自从朱元旦分家搬出去以后,也一次都没有来朱元旦和吴姨娘这边看看了,都是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朱元旦来了朱家大院,他才问候了几句,虽然表现的亲近,但这样分家过的父子其实也是亲近不起来的,更何况是朱元旦早已看透了朱员外的亲近是建立在他决心分家搬出去的基础上的,如此他又如何能够真正的与朱员外毫无芥蒂的亲近呢?
所以说,别看朱元旦还过年过节的都去朱家大院了,朱员外和朱夫人也表现的很亲近和蔼了,朱元旦自己也是笑呵呵的,但其实呢,朱元旦和这朱家大院早已做了切割,陌生疏离的很了,一切都只是表面功夫而已,表面功夫做的再好,那也不是真心实意的!
可以说,现在朱元旦和朱家大院的关系,别说和张家比亲近了,恐怕就连吴姨娘在他心里的分量都比朱家大院重些,至少吴姨娘真的是他亲娘,吴姨娘待他真好,什么都为他着想,这搬出来之后母子俩相处日久,血脉相连,那感情自然是快速升温了。
可是没想到,就是这样疏离的关系,那从没上门过的朱员外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的这一天他就自己上门了。
待客厅堂里,养的有些丰润,不复木讷的吴姨娘笑盈盈地端茶放在了朱员外身边的桌案上,道:“老爷,请喝茶!”
朱员外点了点头,又是打量了她一瞬,心里也是有些惊讶的,他没想到这跟着朱元旦搬出来之后,一直木讷干瘦的吴姨娘居然有如此大的变化,脸庞圆润了,气色也红润,就是那双眼睛都变的黑亮了起来,不再是枯干无神的,整个人精气神都焕然一新。
惊讶之后,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就有意无意地道:“这么大半年不见,看样子你倒是过的真不错,整个人都发福胖了,看来以前在家里还真是亏待你了,对于你来说,或许跟着元旦分家搬出来过才是最好了!”
之前过年过节的,都是朱元旦一个人去朱家大院,吴姨娘是不去的了,毕竟她已经发还了卖身契,她是个自由人了,可以说已经不是朱家的妾室了,自然也没必要再去朱家大院看人脸色,她心里也不愿意去,所以朱员外才会说这话了。
要是以前,朱员外说这话,吴姨娘恐怕要战战兢兢的,甚至是要跪下磕头了,毕竟她是他的妾室,她的性命握在人家手里呢,她不得不看人脸色,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侍奉。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已经不是朱家的妾室,已经不需要看他脸色过活了,所以她只是沉默了一瞬,就也是失笑道:“老爷,看来您真是忘记了,我年轻的时候,本来就有些胖啊,还总爱笑,当时夫人还说我这样的有福气,旺子旺孙呢,正因为这样,所以那年夫人再次流产,无望生下嫡子之后,这才会挑我这个身边的本分胖丫头给老爷当妾室啊,难道老爷连这些都不记得了吗?哈!也是,老爷心里满眼都是夫人一个人了,我这个妾室哪里能入老爷的眼了?又这么多年过去了,老爷不记得也是理所当然了!”
吴姨娘语气有些自嘲,这些话说的也有些肆意,还颇有些受冷落忽视的怨气,在朱员外面前,根本不再有以前小心翼翼的姿态了。
朱员外有些怔然,对于眼前的吴姨娘感到十分的陌生,他以前脑海里印象中的吴姨娘是个十分木讷寡言,身材干瘦,脸色蜡黄,小心拘谨的女子,和眼前这个脸颊丰润,气色红润,说话肆意的女子完全不一样,这简直不是一个人了,让人觉得陌生不自在。
朱员外移了移屁股,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搬出来大半年,你倒是变的让人陌生了,让人都不敢认了!”
吴姨娘闻言,沉默了一瞬,就又转而失笑道:“罢了!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老爷不记得也没什么,我这个胖丫头本来就是个替夫人生子的无关紧要的人,老爷不放在心上也是理所当然了!就不说这个了,提起来也没趣,还是说说现在吧,老爷大半年都没来看一眼,不知道老爷今天怎么突然上门了?夫人知不知道啊?老爷来这里又有什么事情吗?”
朱员外瞥了他一眼,轻笑道:“这些年夫人和我还真是看错了眼了,本以为你是个老实本分听话的,可现在听你说这些话,原来却是个聪明伶俐有心机的,也是!这么多年你都能在家里熬下来,要是没点心机城府,早就熬不下去了,哪里能够像现在这样,跟着元旦搬出来过好日子啊?要知道就是元旦这几年在家里受到冷落忽视,都被那些下人冷待了,更何况你这个一直是透明人的妾室了?想想你可也真能忍啊!”
“现在好啊!你现在不是朱家买回去的丫头,也不是什么犄角旮旯的妾室,而是跟着儿子享清福的人了,养的白白胖胖的,苦尽甘来,呵!你还真是翻身了,真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
吴姨娘笑而不语,只与朱员外对视着,那双黑亮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做足了翻身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