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s6h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一百八十九章 鐵骨心裏苦相伴-lnwoy
By: Date: 23 8 月, 2020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標籤: , ,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铁骨长老非常在意抢回来的窥天镜,在上面加了十几个印记。
初开始,他只是决定跟万幻门的人一道,将冯君掳走,并没有在意什么窥天镜。
但是冯君溜走了,他们又将挽情重创,这场战斗就非常亏了,摆阵也是要花灵石的。
不过这都不重要,杀人灭口才是正经,玖蔡真仙和他那个元婴初阶的弟子相识,并没有防着对方下杀手,然后就灰飞烟灭了。
要说起来,玖蔡真仙也是吃了太自以为是的亏,他在逸云板块发展,原本是该跟灵植道处好关系,但是他除了打算正常发展,还有杀人夺宝的想法,所以他反而交好灵木道。
他在灵植道也有两个点头之交,不过他打算等自己去了灵木道的地盘上,再好好跟这两位拉一拉关系,由此可见,他这个操作是真的有点风骚。
然后他打听冯君,就找到了灵木道的那位元婴初阶,以及豢养天魔的元婴高阶。
所以严格来说,加上玖蔡真仙,埋伏冯君三人的,足有七名真仙之多。
不过这七人也不是全部出手了,有放风的,有阻援的。
铁骨长老发现重创了挽情,就想一不做二不休,把颐玦真仙也留下。
但是其他人反对,挽情被重创,但终究没有死,而颐玦在天琴的名气太响了,这还是在灵植道的地盘搞事,颐玦一旦挂掉,肯定要惹出灵植道的老家伙。
他们所有人都做好了守口如瓶的心理准备,但是谁也不愿意在未来的某一天,因为某人口快,导致自己被金乌门加灵植道追杀到位面尽头。
再加上颐玦真仙当时的应对正确,选择了全力防守待援,众人仓促之间也不可能得手。
说句题外话,也正是因为颐玦没死,玖蔡真仙就放松了戒备,结果被阴死了。
反正铁骨觉得这一仗打得挺亏,然后他的徒弟告诉他,说玖蔡真仙有远程探查天机之能——他俩合作不是第一次了。
于是在销毁玖蔡真仙遗物的时候,铁骨发现窥天镜有点意思,就没有销毁,反而回了山门,用灵木道的本源暂时遮蔽一下此物,开始调查这是个什么东西。
调查的结果很令他开心,窥天镜在万余年前出现过,是一名出窍真尊的随身宝物。
那名出窍真尊是某个秘境家族的老祖,后来不知所踪,窥天镜也跟着消失了。
铁骨长老尝试炼化此物,一试就发现不得了——这东西没有个三五年炼化不了,如果是真器的话,那铁铁的是极品真器。
然而此物是残破的——肉眼都看得出来,也就是说此物已经超脱了真器的范畴,一旦修复,最少也是出窍真宝。
铁骨真仙基本上是出窍无望,但他也希望自己能拥有强大的宝物,一开始他只是想了解此物根脚,没啥稀罕的话就毁去,不给颐玦和挽情追查的机会。
但是发现了窥天镜的大致情况之后,打死他也不可能毁去,所以他用秘法封印了此物,带到了副山门,希望能在风头过后继续炼化。
原本这东西还只是在他的秘库中存放,在他打算现身为饵引来冯君的时候,才换了地方,悄悄地埋到了灵药园的下方。
他在窥天镜的盒子上、以及窥天镜本体上,都留下了印记,冯君直接带此物去了地球,所以他还没有收到洞府被破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窥天镜出事了!
谁干的?那根本不用问,绝对是冯君……颐玦都不可能!
灵木道和灵植道对峙多年,颐玦真仙虽然年轻,但是铁骨长老对她的了解不是一般的多,她的大部分能力,他都相当清楚。
铁骨知道颐玦擅长推演,但更清楚她擅长哪一方面的推演,推演宝物——尤其是涉及天机的这种,她的能力还差很多!
正经是冯君,别看仅仅是金丹初阶,来历成谜不说,推演水平极其地惊艳,上限在哪儿不好说,下限就是擅长推演功法、治疗和天机。
如若不然,也不会被玄黄门请去推演天道演化了——融阳真仙倒是遵守了承诺,没有泄露小世界什么的消息,但是他说了,冯君推演天道演化的水平比我高,还会拘神术。
铁骨长老并不知道,以冯君区区金丹初阶的修为,是如何弄到窥天镜的,但是对他来说,这家伙身上发生什么事,都不算意外。
这是个谜一样的男人,甚至能从虚空进入现实空间——最要命的是还能精准选定区域。
所以当他发现窥天镜失去感应,第一时间就选中了嫌疑人。
然而,他虽然极其生气,但是知道他拥有窥天镜的,只有他的徒弟,他甚至无法向别人抱怨,心里这个憋屈就别提了。
不管怎么说,他是要搞清楚这个事情的,于是哪怕是在深夜,他还是给禁地的看护弟子发去了传讯,问发生了什么事。
传讯才发出去,还没有收到回讯,他的心中猛地生出些警兆,抬手掐指一算,好悬一口血喷了出来,“竟敢破我洞府,姓冯的蝼蚁……我跟你不死不休!”
这里距离他的洞府并不远,二十多万里而已,以他的修为,感知到洞府被破很轻松。
就在这时,禁地看守弟子的回讯也到了,“长老,刚才您的洞府的禁制被攻击,有人闯入,最后逃脱了,疑似……疑似冯君。”
这特么还用疑似吗?铁骨长老真的是吐槽无力了,他强压怒火,“他这次伤了多少人?”
“这次……一个没有伤着,”禁地看守弟子隔着二十多万里,都能感觉到长老压抑着的怒火,小心翼翼地回答,“我们反应有点慢,毕竟夜深了,也没想到有人能进来。”
破了长老的洞府,还让人跑了,这必须得承认错误不是?
铁骨长老越发地愤怒了,“一个都没有受伤,还让他跑了?”
你们该有多么废,让人家悄悄地摸进来不说,走的时候都没有人拦,这也算是禁地看守?
“真拦不住啊,”看守弟子也很无奈,你们真仙都拦不住,还能指望我们金丹弟子?
下一刻,他想到了什么,吞吞吐吐地发话,“不过……也许他伤了什么人或者灵木,要不我再去检查一下?”
他是比较清楚铁骨长老心思的,长老已经直面冯君了,那厮若是又伤了什么无关的人,就好请道里的真尊出手了,冯君今天是没有伤人,但是……就算没有伤人,我们能伪造啊。
这名灵木道弟子能在真仙走后负责禁地,能力肯定没有问题,也能让大多金丹弟子信服,他倒是没有心黑到想对同门下手,不过灵木道里……不是还有那么多灵木的吗?
说句良心话,有些……不是有些,而是很多灵木的性格,并不是很讨人喜欢,这位的心里,就有不少候选目标。
他是想借此讨好长老,省得自己也被一掌打得吐血,不过铁骨长老听了之后,冷哼一声,“胡闹,不要玩你的小聪明!”
伪造伤人,那是能随随便便伪造的?你一个小金丹伪造的现场,经得住别人的琢磨吗?
铁骨长老不是认为这个方案不合适——心慈手软的就修不了道,他只是单纯地怀疑对方的能力不够,若是他还在禁地,亲自出手的话,倒还有那么一点点可能。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并不在现场,也不可能马上赶回去,安全不安全的先别提,他回去之后,禁地出现死亡的人,这也说不清楚,毕竟现场这么多人看着呢。
最关键的是,禁地里死了人,那是指望真尊出手惩治冯君,你一个小小的金丹伪造的杀人现场,指望能瞒过真尊?我都不敢这么想!
不过凭良心说,铁骨长老先问死人没死人,也确实是存了一些想法的,所以直到现在,他才问起更重要的问题,“他是怎么进去的?”
“这个真的不知道,”禁地看守也很纠结,为了让自己显得更无辜一点,他丢出一个理由来,“感觉战斗灵木那里,可能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感知能力。”
这话是真的说到点儿上了,冯君在禁地能如鱼得水一般地活动,除了大佬遮蔽气息的本领强,其实跟绿衣女子的放纵也很有关系。
然而他说这个话的目的并不单纯,绿衣女子是元婴树妖,她行事甚至要瞒住合欢树妖,所以她的所作所为,基本上不可能被金丹修者发现。
当然,灵木道的弟子对灵木的感知能力,要超出普通修者,他这么说也不怕别人质疑,但是总而言之,他这是脱罪之词,而不是找到了什么确凿的证据——疑似的证据倒是有点。
铁骨长老却是冷冷一哼,“你们自己不察,不要把责任都推到灵木头上,柳道友已经为咱们灵木道做出了贡献,你还要刻意制造矛盾吗?”
前一阵他在应对柳树妖被掳走的事情上,处理得非常不好,灵木们怨声载道,搁在往日,他是不惧的,但是这一阵灵木道被冯君骚扰得够呛,他继续制造矛盾的话就是雪上加霜。
所以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的,不管情愿不情愿,他必须制止这种往灵木身上泼脏水的行为,因为可能引起的后续反应实在是太大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