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8p7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奪取基因笔趣-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展飛出手偷師,玄蒼大域之變展示-i1obk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標籤: , ,

奪取基因
小說推薦奪取基因
之前看那无乾牛笔轰轰的,一个就号称压着对方两个打,还以为真那么厉害能够以一敌二,没想到,居然只是徒有其表,虚壮声势。
不过,话说起来,那什么达旦和伐克,实力藏得可真深啊。如果不是这个无乾冒出来揭穿祂们的秘密,祂们在打到一半的时侯再突然间爆发全部实力,展飞这具化身可就危险了。
不仅化身难保,而且对方还很有可能通过他的这具化身追溯到本体所在,带来的麻烦可不小。
所以,也算是承了这个无乾的人情。
再加上,祂们双方大战,各展奇能,展飞也是大开眼界,偷师了解了不少的新知识,虽然没能消化转化成为自己的能力,但也是迟早的事情。
“呵,无乾,你现在肯定是已经想着要如何逃走了吧?如果没料错,你现在在悄悄与那个小辈对话沟通?甚至想着放他先逃,然后你再突然开溜?可惜,我们早有防备,不会让你这么顺利就撤离的!”那个伐克紧那罗突然出声。
“你想得太多了!”无乾冷声笑道:“对付你们两个,本尊还需要逃走?”
“希望你等下最好还能这么嘴硬。不管你是否要逃,你现在都可以仔细看看周边虚空,我们可不仅止是在与你大战,周边虚空也是布设下了无形的重重结界,有专属大道之精加持之力在其中。哪怕你能冲破结界,也会被稍阻一二,会被我们再度拦截,然后结界又会再度修复,所以,你没机会逃掉,这个小家伙也没机会逃掉的!”那个达旦阿修罗道。
无乾绽放超脱神念,扫视观察周围一圈,不禁脸色骤变。
因为,那个达旦阿修罗还真说对了,周边虚空居然还真的布下了一些阴险的手段,如果无乾要撤退,还真没那么容易。
而也是在此时,那个伐克紧那罗突然出声,不是说话,而是唱歌。
祂的两个头颅一起唱出歌声,一男一女声音相和,周围虚空剧烈动荡,新的诡异大道及法则凭空诞生。而且,展飞与无乾都能感应到,对方的歌声蕴含着莫明的力量,渗透进入超脱者体内。
“魅~~惑与蛊惑属性的力量……很厉害,可惜,本尊麾下的紫茵正巧也擅长这两方面的力量。想通过这歌声影响本尊,想太多了。”展飞心念转动。
而那个无乾则突然开始大声念诵起经文来,与对方的歌声相抗,但那汪洋大海,出现暗点的速度越来越快,出现的暗点也越来越多。整个人与大片的道精之海不断退缩。
展飞微微一叹。
如果与这样的强者交手一番,或许有些收益。
“小家伙,不要叹息了,你很快就会殒落,而你的的本体也将不保!”那达旦阿修罗道。
展飞道:“你们似乎都觉得很本尊很弱小很好欺负?是不是太过忽略本尊了?”
“哼,我等之前被你压着打,不过是感应到周边有盯梢的目光,没轻易动用全部力量而已。我等真正动起手来,任何一个都能轻易碾压你。”那达旦阿修罗道。
无乾突然心中一动,道:“说起来,还真是奇怪啊。二位就算实力不怎么样,再怎么说也是玄苍大域堂堂的一百零八天柱之二。深入这个被玄苍域力量碾压的玄黄大域之中,居然不敢暴露身份,藏头露尾潜入这玄黄大域之中,对付一个后辈都没敢随便动用全部力量,顾忌会不会被谁盯上。这是不是……你们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达旦阿修罗和伐克紧那罗没理会,两人暴发出来的气势比之前更为强大,两片道精银湖不仅没扩张,反而一下子收缩,但却比之前凝炼,上面加持的超脱意志更强,银光炽目,比起超新星爆发还亮眼。
但也就在此时,无乾正要退缩,展飞身上却也同样爆绽出一股强烈刺目的银灿灿光辉。
一个略大的银色防护罩呈现,展飞身上穿着的大道之精铠甲比之前更厚实凝炼。手中的刀,一瞬间变成了比之前凝聚更多的专属大道之精,而且强行压缩。
压缩不下,然后就陡然爆发。刚刚压制下去的专属大道之精就以一种比以前更狂暴的方式爆发出来。
刀气朝前方狠狠劈落。
刷!!!
诸多道精傀儡道精生物,轻轻松松就被剖切成为两半。
而且,两人释放出来的道精银湖,居然也被硬生生切裂开。
虽然刀气没有劈到祂们面前,但祂们的道精银湖却是露出了巨大的豁口。
无乾眼睛一亮,大片汪洋大道之精就呼啸涌向前,狠狠穿插进入对方的两片道精银湖之中,无数僧侣投影的怪异道精生物朝前方冲杀过去。
展飞的长刀已经完全化散,但此时又有第二刀凝现,再一刀劈落。
无乾趁机一抓一甩,小半个道精之海收缩成为一枚枚念珠砸向前方,配合展飞的一刀,就将那达旦阿修罗与伐克紧那罗给逼退。
“哈哈,小兄弟,了得,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一手。我们上!”
无乾大笑,冲杀上前。
展飞微微一笑,也挥刀向前。
这是刚刚领悟的技巧,一念之间将专属大道之精从本体那边接引过来,一念穿梭而至,所以他能动用的专属大道之精比之前更多。本体的大部分大道之精都转移过来了,只留下很少的量勉强护持着本体。
他是珍惜这个与绝代强者大战的机会,有无乾配合,对面的战力哪怕达到超脱五境的颠峰层次,这边都能过上几招。
展飞此时释放出来的专属大道之精,无法化为汪洋,但形成的防护结界之中,对方的法则与大道都不起作用。
顶着防护罩冲向前,刀气不断斩出,以专属大道之精仿造破甲属性超脱之力的微观结构,这些专属大道之精就能轻易破开对方的道精之湖。
纵然暂时无法杀到对方的本体,但对方的攻击也暂时都伤不到展飞。
攻取或许不足,防守却绰绰有余。而且,每每破开对方的道精银湖,都能给无乾带来机会,将对方的道精银湖撕裂,让对方不断退开,不断重凝道精银湖。
“小子,你何一这么多的专属大道之精?”那达旦阿修罗相当之吃惊。
“与你何干?”展飞淡淡道。
对方脸色骤然变得极难看。
专属大道之精的运用技巧,展飞比不上祂们,但也不会太差。起码运用在防御与攻击方面,还算是合格的。再加上专属大道之精居然比前面两个加起来还多,这就祂们一时间无可奈何展飞了,更别说附近还有无乾。
别看祂们的专属大道之精能化为一片大湖,似乎很多,但这扩张的湖,对于强行加持那些道精傀儡生物,有极大的帮助,但对于破开展飞这种以纯粹专属大道之精构成的防护罩与防护铠,难度就大了。除非没有无乾在旁,或许可以尝试硬攻展飞,但现在却不可能。
如此,双方对战,又打了一会,但居然是平分秋色。展飞刚开始还能助无乾压制过去,但对方渐渐就挽回劣势。道精生物集结成军成阵,专属大道之精化成的道精银湖也能凝成一道道河一道道暗流,甚至隐约也形成液态之阵,拥有更进一步强化道精傀儡的作用,而湖的防御更强,同时对周围的大道与法则的干扰更强。
如此一来,对方攻不破展飞与无乾的防御,而展飞与无乾的攻击,落入祂们的道精银湖之中,也会被迅速削弱,根本碰不到祂们的本体。
当然,祂们也困不住展飞和无乾的专属大道之精,能一念收取回来,再继续大战。
这样下去,估料打个几百年上千年,都难分胜负。
不过,这战斗之中,展飞收集了大量的数据,这对他来说是极有利的。以后找个时间闭关将数据信息整理,再进行一些尝试测试,专属大道之精的运用之道,有可能会更进一步,会更强。
所以,哪怕打不赢,展飞也要继续打。一刀一刀的刀气不断呼啸劈斩而出,越战越勇,越战越是入迷。
“可以了!罢手吧!”对面的伐克紧那罗道。
“哼,你们说停手就停手?何时动手你们说了算,但何时罢手,你们说了可不算!”无乾道。
但是,虽然放着狠话,但攻击却放轻了,没之前那么紧逼了。因为,攻得狂暴一点还是放松一点,都一样,不会被对方攻破进来,也无法攻打到对方。
“你我双方若再战,这样下去,数百年上千年也难分胜负。难不成就这么一直战着?或者等到其它变数来临?”伐克紧那罗道。
无乾哼了一声,身形一晃就退开。
展飞本来还想再战的,但看样子,也跟着就退了。
“本尊觉得,与你们一直缠斗似乎也不错,这里毕竟是玄黄大域,这里路过的超脱者以玄黄大域的居多。变数来临之时,我们获得优势,最终还是我们胜利。”无乾和尚道。
那达旦阿修罗冷声道:“可笑,你们玄黄大域一百零八天柱,大部份都被镇压封印或放逐,根本就没能被救回来。如今剩余的才只有多少?怕已不足十指之数……”
“但你们只有两个。如果其它天柱感应到这边的动静,前来与佛爷我以及这位小友汇合,你们不是对手。”无乾道。
达旦阿修罗道:“玄黄大域这么广阔,祂们岂会正好在附近?”
“但出现玄黄天柱级强者的机率,比起出现玄苍天柱强者的机率更大,若我们再战个不休,最终还是我们获胜的机率比较大。”无乾道。
伐克紧那罗摇摇头:“不可能。实不相瞒,我们两个只是前锋而已,再往后,千百年之内,必定会有更多的玄苍天柱深入玄黄大域。祂们循着我们的路线前来,可能性极大。所以,若再战下去,对你们才会不利。”
“哦?这么久你们总算忍不住了,要对玄黄大域发起全面清剿进攻?等等,不对,好像有点不大对!”
无乾话到一半,突然皱眉,嘀咕道:“玄苍灰雾,不仅对玄黄大域侵袭影响极大,对你们的影响也不小。没事不会深入玄苍灰雾区。
“如果你们不攻进来,若干宇宙纪元之后,玄黄大域也会被玄苍大域同化再慢慢吞并。而且之前已清剿过一遍,玄黄大域的顶级强者大都被镇压于两域边界或玄黄大域边缘,你们没理由深入玄黄大域这么遥远的地方来清剿。
“而且,不是看不起你们,你们的实力虽然堪称玄苍一百零八天柱之二,但就算是玄苍一百零八天柱全部前来,也不可能将整个玄黄大域进行地毯式搜索。除非整个玄黄大域的大道与法则及种种隐性规则都被同化得与玄苍大域一致。
“那么,你们为什么还非要深入这个地方?吃力不讨好?”
达旦阿修罗道:“你太好奇,问得太多了。”
“呵呵,如果本尊没料错,你们玄苍大域,肯定出现了很大的麻烦……等等,该不会,你们并不是进军,而是想从玄苍大域逃过来吧?”无乾吃惊道。
“可笑,我们何等实力,有谁能逼得我们逃走?我等不过是追寻羲灵而来,追击当初的叛徒而已。”
“堂堂玄苍天柱,亲自追击叛徒?而且,不止你们两个,接下来还有其它天柱降临?你们当本佛爷是傻子吗?会听你们这样的鬼话?”
“哼,爱信不信。”伐克紧那罗道。
无乾望向展飞,问:“小友怎么看?”
展飞正思索刚才的战斗经验与收集到的战斗数据,此时笑了笑:“那就继续再战,看看祂们是否有后续的强者进来。如果都是同一条路前来,那就肯定有问题。”
“嗯,为什么要与祂们战呢?”无乾问。
万一祂们真有后续强者前来,可不大妙啊。
展飞道:“祂们之前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肯定是不想暴露行踪。但是,应该不是怕被我们玄黄大域的强者发现,而另有什么可怕的存在盯上了祂们。我们在这里与祂们大战,力量波动不断暴发扩散,祂们很可能就变得容易被发现了。
“如果那可怕的存在前来,祂们就危险了。而如果那可怕的存在没前来,但祂们肯定也会担忧,会疑神疑鬼,战斗也不集中精神,我们就机会能赢了。
“还有就是,祂们如果有机会能赢我们,能一边缠斗一边等着后面的其它玄苍大域强者前来,为什么会主动要求停战?所以,祂们肯定是急着想在离开这里,继续前进,或者赶去要做什么事。
“祂们越想做什么,我们越要让祂们不如意,就可以了。将祂们缠在这里。不管祂们是担忧有神秘强者来袭,还是祂们想抢在其它玄苍大域强者前面去别的地方获得好处,还是祂们有任务在前必须充当先锋探更前方的路,我们缠住祂们,总是好的。”
达旦阿修罗勃然大怒:“小子,你好毒!但是,你真要战,本尊还怕了你不成?”
“好了,阿修罗息怒。”伐克紧那罗微微一叹,转头对无乾和展飞道:“既然你们已经隐约猜测到真相,我们也就不瞒了。的确,玄苍大域之前在对玄黄大域的入侵战争之中,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如今也正在收取胜利果实。
“但是,就这关键的时刻,也有其它强者趁机打我们玄苍大域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