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861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笔趣-第1029章 收網,兩個犯人閲讀-n2tll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標籤: , ,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应该就是从这边走没错吧?”
雪林里用条纹杆标定两侧的小路上,步美拿出地图再次确认了一遍,却发现元太和光彦两个看着身后松了口气。
“你们怎么了?”
“刚才好像有个怪人跟在后面,”元太心有余悸道,“发现的时候就已经跟在后面,好恐怖。”
“不过现在好像不在了。”光彦补充一句。
“怎么办?”步美害怕道,“会不会是躲起来了?”
“先告诉城户哥哥吧。”
后方一处森林里,高成依旧和远野水树对峙着。
“如果我猜得没错,”高成直视水树道,“8年前你妹妹的死大概另有内情,肇事的的确是你妹妹夏树没错,但那种时候她怎么会出现在车道中央却是个迷,目击到车祸现场的东马同样也看到了你对吧?”
远野水树迷人的面庞神色变换,身形愈发紧绷,默然别过头。
“所以你才会去追东马,以致于东马失足坠崖,”高成平静分析道,“你害怕目击事件的东马会恢复意识,才会一个人留在新北之泽村,并且在东马对面的山庄旅馆里担任柜台人员,8年来一直监视东马。
“昨天东马突然苏醒吓到你了吧,改戴隐形眼镜,又改变发型,也是担心东马因为看到自己恢复记忆,可惜好像没有太大作用,东马迟早都会想起来。”
远野水树哽咽出声:“我真的……真的不是有意害死她,只是想教训一下他,让她冷静点放弃去东京的想法,可是……
没想到夏树才摔下去山尾的车就来了,东马又正好看到我推倒夏树……这件事一旦曝光,我就没有办法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一想到这个我就好害怕,回过神的时候猎枪已经在手上了……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办……”
“去自首吧,”高成上前拿走远野水树的猎枪,“不管怎样,现在回头都还来得及,8年了,也应该放下了,你也还年轻,以后有机会回来。”
“真的还可以吗?”远野水树脸上淌下两行泪水,“我真的还有机会吗?”
“之后好好道个歉吧。”
……
“砰——!”
群山间忽然传开一阵炸响,村子方向冒起数道浓烟。
“行动电话的基地台出事了!”
山庄旅馆,因为祭典而回到村子的两名水库管理人员彻底黄了,顾不上喝咖啡,匆匆拨打电话。
“固话也打不通了,可恶,怎么偏偏挑典礼当天发生意外!”
临近典礼时间,玩雪节露营会场已经聚集了大量的村民与游客,因为手机失去信号,现场一片骚动,不少人都陷入惊慌之中。
“不是意外!”柯南跑出山庄旅馆,咬牙看向升起的黑烟。
是炸弹,有人切断了村子和外面的联络……
没有错了,犯人一定就是山尾,那家伙在东京袭击朝仓知事就是避免知事参加典礼,不然今天就会有大量媒体还有官方人员到场,影响到山尾的计划。
“糟了,”柯南沉声转向小哀说道,“虽然没有证据,但山尾应该就是想要炸毁水坝,再趁着混乱挖出水库里老家的10亿円珠宝,
8年前东马撞见了车祸现场,山尾情急之下很可能打晕东马带上自己的车离开,因为如果就那样被逮捕,东京的杀人抢案也会曝光,
但中间可能又发生了什么意外,车上的钻石不小心被东马看到,因此山尾只能选择杀人灭口,在追赶的途中东马不小心坠崖。”
“真的是这样吗?”小哀总觉得哪里有不对,和高成的调查好像有些不一样。
早上东马在意的不是钻石星尘,而是光线,所以看到钻石的说法不太对。
“没时间了,”柯南继续道,“看来山尾行动的时间就是今天,能联系上城户吗?”
“不行,联系不上,”小哀摇摇头,看向水库方向道,“如果山尾真的跑去水库的话,反倒是好事。”
柯南并没有放心,依旧凝重道:“水库那边我不担心,高木警官还守在那里,另外两名管理员也在……关键是东马他们,如果我的推测没错,东马现在很危险!”
“那就糟了,”旁边的阿笠博士着急道,“刚才有人看到孩子们带着东马离开村子了。”
“城户呢?”
“没有消息。”
……
武藤位于水库的工作室内,山尾咧嘴站在昏倒的武藤身边,手里拿着噼啪作响的电击棒。
“抱歉了,武藤,谁叫你这么可疑呢?如果水坝炸毁的话,就只能麻烦你替我背这个黑锅了,等我拿到宝石会好好感谢你的……”
“恐怕你是没这个机会了。”
高成带着远野水树还有步美几个出现在工作室门口,猎枪枪口直指大笑出声的山尾。
“到此为止吧。”
山尾惊骇回过头:“你们几个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知道你会陷害武藤先生,”高成笑道,“而且我还知道你打算去水坝那边安装炸弹,目的是放水后挖出藏在老家的10亿円宝石。”
“可恶!”
山尾脸色难看,目光闪烁着想要拿武藤当人质,高成却一发子弹射出,和他的面庞擦肩而过。
砰!
“我劝你最好别乱动,”高成轻飘飘说道,“我的枪法不太好,要是不小心打到你的头就麻烦了。”
山尾脸上滑落一丝冷汗,身形僵住不敢再动弹:“别、别误会,我只是担心武藤才过来看看,电击棒也不是我的……”
“当然不是你的,那支电击棒,是你杀了冰川拿走的吧?”高成打断道,“不用白费力气了,你的事情我全都知道,这次来北之泽村就是因为对朝仓知事遇袭案很感兴趣,可是你的计划好像也不怎么高明。”
山尾两眼一黑,腿脚发软地跪倒在地。
谁知道会把名侦探引过来?他在恐吓信里又没提过北之泽村。
“武藤!”看到电击棒从山尾手中掉落,远野水树连忙上前丢开电击棒,焦急扶起武藤。
“他应该没事,”高成放下猎枪道,“山尾不会杀他。”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案子放在心上,都没法放开玩。
“你们几个,”看了看抱着武藤轻声啜泣的水树,高成塌下脸转向几个小鬼,“乖乖给我回去,下次敢乱跑小心你们的皮!”
“不、不敢了……”
步美缩起脖子低下头。
“可是东马真的好可怜,一直想不起来……”
“记忆的事总会有办法,”高成严厉道,“再说你们根本就是瞒着大家乱来,要是真的遇到危险怎么办?!”
“对不起,”步美弱弱一句,崇拜看向高成道,“不过,城户哥哥真的好厉害,我就知道有城户哥哥在,什么案子都没有问题!”
“是啊,城户哥哥一直有在保护大家。”
“咳,”高成有些绷不住脸,哼声道,“好了,先回村子再说。”
附近水坝,高木两只眼睛已经出现了血丝,拿着望远镜疑惑望向武藤工作室。
“奇怪,刚才那边是不是有枪声?我现在也不能离开啊……肚子好饿,城户应该会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