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paf爱不释手的小說 醫品至尊討論-2550 溫馨閲讀-pdy07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標籤: , ,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狼奎憨厚的挠头嘿嘿一笑:“慕容少奶奶就是担心少爷被慕容老爷为难,才让我贴上羲少奶奶制作的隐身符溜进去打听情报。”
丁宁笑着摇了摇头,也能理解嫣然的心情,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今天下午除了慕容家主外,还有谁找过我?”
“那可就多了,黑暗议会的米勒斯公爵,圣刀遗族的丁族长,茅山的德铭道长,龙虎山的张闻正天师,天隐寺的无相小师傅,冷焰追魂枪宋钟还有自称少爷兄弟的龙落……”
狼奎掰着手指头回想着,滔滔不绝的说道。
丁宁懊恼的一拍脑门,叹了口气道:“温柔乡还真是英雄冢啊。”
狼奎闻言顿时红了脸,急赤白咧的道:“少爷,虽然萌萌这次也来了,但我真没有耽误正事啊。”
“夜萌萌来了?”
丁宁哑然失笑,知道狼奎误会了,错把自己的自嘲当成对他的敲打,但他也打算说破,摸着下巴猥琐的嘿嘿一笑:“那正好,我去拜访一下夜族长,顺便谈谈你和夜萌萌的婚事。”
“啊!少爷,天色是不是……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狼奎眉宇间流露出一抹难以掩饰的喜意,但看了看天色已晚,有些忸怩的道。
“不晚,不晚,一点都不晚,刚刚好。”
丁宁笑的很风骚,说着狼奎听不懂的话,自顾自的向圣女族所在的2号迎宾楼方向走去。
狼奎挠了挠头,不知道是该跟上还是回去等消息,踌躇了半天,还是一咬牙跟了上去。
只是,迎宾楼为了保护宾客的隐私,都是布有隔音阵法的,狼奎没有丁宁的命令,也不敢进去,只能心里七上八下患得患失的在门外等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月上中天,已经是凌晨时分了,丁宁才扶着腰从圣女族的下榻之处一摇三晃的走了出来,吓了狼奎一跳,慌忙迎上去惊问道:“少爷,您怎么了?”
丁宁老脸一红,干咳一声道:“我没事,就是和夜族长商谈正事,盘坐的时间有点长,脚有点麻。”
心里却在暗自嘀咕,哥能告诉你刚才和曼瑶、清霜加上清玉三个旷妇盘肠大战差点没把哥榨干了嘛?
清玉虽然贪恋天堂岛的新鲜果蔬和美食,但在夜曼瑶的苦苦劝说下,还是在一个多月前不情不愿的跟着夜清霜她们回了圣女族。
三个妞都是食髓知味,又空闺寂寞了这么久,小别胜新婚,都爆发出了远超平日的战斗力,那疯狂暴涨的战斗力,让他这个水腰子都有些吃不消,以致于双腿发软,是扶着墙出来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半神级强者还会腿麻?只是狼奎心里记挂着他和八师妹夜萌萌的婚事也没注意丁宁话语中的漏洞,斯斯艾艾的问道:“那萌萌的事情。”
“萌萌的什么事?”
丁宁眨巴着眼睛,满脸茫然的问道。
“啊,没什么,没什么,呵呵。”
狼奎脸皮薄,还以为丁宁真给忘了,沮丧的干笑着道。
“好了,看你那点出息,不就是想娶媳妇嘛,多大点事啊,我已经跟夜族长说过了,夜莹莹、夜萌萌和小师妹会成为圣女族第一批前来咱们天泽宗“进修”的弟子,她们几个这次直接留下就不回去了,你们以后多的是相处的时间,至于结婚,你也知道圣女族的婚姻制度跟一般人不同,不过,夜族长已经准备进行改革,还需要一段时间,放心吧,你这个媳妇绝对跑不了的。”
丁宁见他无精打采的样子,这才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戏谑着道。
“真的?谢谢,谢谢少爷,谢谢少爷。”
狼奎顿时喜出望外,惊喜的连连表示感谢。
“你们也出来吧,别藏着了,奶奶的,看来以后也制定个规矩,这隐身符绝不能乱发。”
丁宁扭头冲着空旷无人处喊了一嗓子,见狼宇和狼荣讪讪的现出身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嘟囔道。
“嘿嘿!”
两人都挠着头嘿嘿傻笑,别说丁宁是在跟他们开玩笑,就算是真不发隐身符了也没什么,反正他们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看你们那点出息,行了,别杵着了,明天她们三个就跟着你们接受“训练”。”
丁宁看着这哥三一副陷入爱河的傻笑模样,哭笑不得的埋汰了一句,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噢,少爷万岁!”
三个大老爷们跟小女孩似的冲着丁宁的背影欢呼一声,心中的喜悦毫不掩饰。
丁宁没有回头,唇角却微微上翘,狼奎他们虽然是自己的灵宠,但在他心里,却和自己的兄弟无异,能看着他们遇到喜欢的女孩,他心里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只是,夜萌萌和小师妹还好,那个夜莹莹心机很重,还是个很有野心的人,狼荣,恐怕很难驾驭住她。
但没关系,对此丁宁早就有了决断,打算和夜莹莹强行签订主仆契约,保证她永远不会背叛。
不怪他太过小心谨慎,毕竟,他很快就要去参加气运之战了,魔狱令上也没有说明要去多久,或许是半个月,或许要半年甚至几年的时间。
所以,在他走之前,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把所有可能的危险萌芽都扼杀在摇篮之中。
同时,还要尽快提升手下们的实力,不然,在他离开期间若是真发生了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情,他后悔都来不及。
他回到住处时时间已晚,老爹老妈和嫣然她们都已经知道慕容君临被搞定,放心的各自回去休息了。
丁宁见丁牵猎也睡的很熟,轻手轻脚的为她盖好被子,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这才转身传送回了天堂岛。
由于大多数人都去了天泽宗,此刻天堂岛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喧闹,整个岛上都静悄悄的。
丁宁来到夜独行的住处,见她已经熟睡,没有惊动她,抱起宝贝闺女宠溺的亲了亲她那粉嫩的小脸蛋,惹的小双喜伸出白嫩的小手嫌弃的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整个过程连眼睛都没睁开一下。
丁宁把小双喜放回婴儿床上,静静的趴在床边慈爱的看着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感受着和她之间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整个心房都被浓浓的幸福所充斥,时至今日,他依然有种做梦的感觉,自己竟然真的当爸爸了。
看着看着,丁宁突然感觉小双喜变样了,刚出生时她可是皮肤皱巴巴的跟个小老太太似的,可现在,不知道是不是长开了的缘故,脸上的皱纹没有了,小脸蛋粉嫩粉嫩的,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小家伙细细的胳膊白生生的腿,肉嘟嘟的身子红艳艳的嘴儿,又黑又长又翘的眼睫毛在床头灯的映照下折射出细密的阴影,在睡梦中还喜欢咬着粉嘟嘟的手指头,时不时的蹬蹬腿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那萌萌的样子让丁宁的心都快融化了。
“宝贝儿,不愧是我的闺女,长大后一定跟你娘一样是个漂亮的大美妞。”
丁宁伸出手逗弄着小家伙那粉嘟嘟的小手,眉开眼笑的自言自语道。
“咿呀……啊啊啊……”
小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小动作惊醒,突然脸色憋的通红小嘴一咧露出还没扎牙的粉嫩牙床,放声大哭起来。
丁宁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抱起小家伙,嘴里慌不迭的哄道:“宝贝儿,别哭,别哭,爸爸抱。”
“双喜是饿了,我来吧。”
夜独行那温柔的声音突然响起,从手足无措的丁宁手里抱过孩子,也不避讳他撩开衣襟给孩子喂奶。
孩子一吃奶,立刻就不哭了,吧唧吧唧的吮吸着母乳。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成熟美丽的少妇满脸疼爱的给孩子喂奶,构成一幕温馨的画卷。
丁宁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心头有着莫名的情绪在涌动,那颗始终彷徨不定的心在这一刻猛然间沉寂下来,变的踏实而沉稳,幸福而知足。
这一刻,他的心里再也没有其他,只有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妇和她怀中的孩子,这就是他的家,一个幸福温馨而温暖的小家庭。
有个爱自己而自己也爱她的漂亮老婆,再生一个可爱的孩子,构成一个温馨而幸福的家。
曾几何时,这一度是他梦想中最美好的画面。
只是,不知道从何时起,他已经变了,变的不再单纯,不再满足于这么简单的幸福。
他变的愈发贪婪,愈发霸道,愈发自私,扭曲的想要独占这人世间一切的美好,让幸福的定义也变的不再是那么单纯。
他招蜂引蝶,见一个爱一个,看到美女就自私的想要将其据为己有,还乐此不疲甚至沾沾自喜。
可此刻,在体验到那最初的梦想时,他才恍然发觉,原来自己早就已经在欲望的泥潭里迷失了自己,失去了初心,让他深感惭愧。
“你怎么了?”
夜独行敏锐的发现丁宁的状态有些不对,目光毫无焦距,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让她忍不住出声问道。
“噢,没什么。”
丁宁被她的问话惊醒,随口敷衍了一句,走上前去坐在床边,把正在喂奶的独行轻柔的放在自己的腿上,搂着她们娘两,语气中带着丝丝歉意道:“独行,对不起,辛苦你了。”
夜独行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轻笑着说道:“你今天是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没什么,就是觉得自己挺不是东西的,明明已经有了你了,还到处沾花惹草,一个接一个的女人往家里带。”
丁宁把下巴轻轻的搁在夜独行的肩膀上,轻嗅着她发间那体香和奶香混合的味道儿,声音低沉的道。
“是不是开宗大典举办的不顺利?”
夜独行总感觉他今天怪怪的,微微侧了侧头,把脸贴在他的脸颊上,柔柔的问道。
“没有啊,挺顺利的,我就是突然当了爸爸,有些激动罢了。”
丁宁不想提起开宗大典时发生的危险事情让她担心,岔开话题道:“对了,玲珑呢?”
“嘻嘻,师父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好意思出来见人呢。”
话题转移的很成功,一说起夜玲珑,独行就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