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krd都市言情 問丹朱笔趣-第二百六十八章 邀請閲讀-bmlfn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言情小說 標籤: , ,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在周玄被打的当天,陈丹朱就知道了。
京城人来人往,这一眼有人看到周玄被从宫里抬出来,下一眼城门外都人人看到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挨打——皇城没有宫变,京兆府如常有序,军营安稳如山——那就是冲撞皇帝了,而且肯定不是小事,否则深受宠爱的关内侯怎能被杖刑?
阿甜对陈丹朱压低声:“据说,打的不成人样。”
陈丹朱握着笔哦了声,她在思索着医方,三皇子原本中的毒本就凶猛,而且他又是靠着以毒攻毒活了这么多年,她实在想不出好的办法,越想不出越佩服齐女宁宁,这世上永远有你做不到,但对别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啊。
其实她现在没必要想了,齐女已经出现了,很快就会治好三皇子了,到时候她实在好奇的话,去问问就好了。
她想,凭着先前的情分,三皇子应该会让齐女告诉她的——他和她的情分大概也就到这里了。
但她还是想要自己试一试,就当闲着也是闲着吧。
陈丹朱思绪恹恹,对于周玄挨打也没什么兴趣,只是被阿甜看的有些不解,问:“怎么了?”
阿甜左右看了看,压低声:“山下有人推测说,周玄可能要死了,小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所以——”
所以才那么高兴的将房子买给周玄,说什么他死了把房子再拿回来。
陈丹朱愕然,旋即笑了:“不会,不会,他——”笑着笑着又停下来,心里轻叹,至少他不会现在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周玄挨打,但因为心里知道那个秘密,陈丹朱制止了阿甜等人再去山下听热闹,但还是有人主动跑到山上进了道观来跟她们讲。
“丹朱小姐,你们知道我们公子挨打了吧?”青锋坐在廊下,神情黯然,唉声叹气,连摆在面前的点心和茶都无心吃。
陈丹朱笑吟吟的点头:“知道了,正开心呢。”
阿甜等人也在一旁对他笑。
青锋有些幽怨:“你们怎么能这样高兴啊?”
陈丹朱笑道:“青锋,你是个好人,但你家公子对我来说可不是啊,他挨打了,我当然高兴了,如果是你挨打了,我肯定会担心难过的。”
阿甜燕儿翠儿纷纷点头“是啊是啊”“青锋哥哥你要是挨打了我们好心疼啊”“青锋哥哥你可小心点不要挨打。”
莺声燕语围绕着青锋,让他忍不住咧嘴笑,蹲在房顶的竹林都没脸看,算了,他也不能要求过高,一个北军出身的家伙毕竟不能跟骁卫比的。
青锋呆呆笑了一刻,忙又收了笑,他家公子挨打,他不能这么高兴。
“丹朱小姐。”他忙恢复了幽怨,“你听我说,我们公子这次挨打真的很可怜,他是因为拒绝了陛下和娘娘赐婚金瑶公主,才被打的。”
原来是因为这个,陡然听到了真相,阿甜等三人很惊讶,这边的陈丹朱显然比她们更惊讶,手里握着笔啪嗒掉在桌上,写了一半的纸上顿时墨染一团。
“金瑶公主,赐婚?”她结结巴巴问。
青锋点点头:“是啊,娘娘赐婚,我们公子拒绝了,陛下和娘娘就很生气,把公子打了,唉,打的好重啊,五十杖,丹朱小姐,您知道五十杖意味着什么吗?”
陈丹朱虽然没有挨过打,但作为将门虎女,五十杖的杖刑意味什么她也多少知道,非死即残啊——
“这,这也太重了。”她不由喃喃道。
终于看到她的担心了,青锋忙道:“是吧,是吧,丹朱小姐,你应该去探望一下我们公子吧?”
话出口就见陈丹朱神情似乎受惊,人还向后靠去:“我,我为什么要去啊?”
青锋眨眨眼,用力的想了想:“因为你和金瑶公主很要好?”
陈丹朱失笑:“那我应该高兴,以及去骂他啊。”
失笑驱散了紧张,陈丹朱心里想看来周玄没有把自己要他发的誓告诉别人。
青锋很高兴:“好啊好啊,那你去替金瑶公主骂我们公子吧。”不管怎么样,人去了就行。
陈丹朱有些无奈,但一时也说不出拒绝了,重新拿起笔,在手里无意识的捏啊捏,没想到周玄挨打竟然是因为拒绝赐婚,那这件事真的是跟她有关了吧。
她的确应该去看看周玄。
“那好吧。”陈丹朱说道,“我去看看,问问怎么回事。”
她说着站起来,唤阿甜,阿甜立刻唤竹林备车,青锋高高兴兴的翻过墙头“我先去家里让我们公子准备迎接。”
你家公子都那样了,还迎接什么啊,陈丹朱失笑,笑的又有些心虚,青锋对她的态度这么好,贴身的随从这样,或许是窥探了主人的心意,主人的心意是什么,陈丹朱突然有些不愿意去想——也许是她多想。
她多想也不是没有过,比如三皇子。
那日在侯府的宴席,那似是无意,又牵住不放的手,她真的多想了很多,结果呢?还没等她多想几天,再进宫见到三皇子,虽然还是对她亲切温润,含笑关切,但感觉完全不同了——
她不是懵懂的顽童,实际上她已经二十多岁了,比三皇子还大几岁呢。
她知道什么叫男女之情,也知道什么叫自作多情。
陈丹朱恹恹的坐着车,阿甜看她的样子也没敢多说话,只当她为金瑶公主而难过——周玄真是太坏了,金瑶公主这么好的人,他竟然拒婚。
可怜的公主,该多难过啊。
陈丹朱就这样恹恹的下了车,对侯府外的禁卫无视,恹恹的走进去,。
侯府外守着看热闹的人们顿时哄然。
“看到没,谁都不能进,陈丹朱能进。”
“也没什么奇怪,陈丹朱连皇宫都能随便进。”
“周玄现在失势了,陈丹朱更加飞扬跋扈,说不定一会儿里面就打起来了。”
外边的热闹陈丹朱不知道也不理会,对院子里的太监们亦是不在意,长驱直入登堂入室。
室内竟然除了青锋,竟然没有一个侍从,看来真惹皇帝生气了,变成这样凄惨——
陈丹朱看到趴在床上的年轻人,他的头面向里,似乎在昏睡,手臂无力的垂下。
“公子。”青锋高兴喊。“丹朱小姐来看你了。”
陈丹朱都被青锋这陡然的大喊吓了一跳,忙对青锋嘘声“不用这么大声,你家公子睡了就不要打扰——”
她的话没说完,昏睡的公子嗖的扭过头来,一双眼熠熠生辉的看着她。
陈丹朱的话声一顿,轻咳一声:“吵醒你了啊,要不你先睡,我过后再来?”
周玄笑了,鼻子里哼了声,忽的又皱眉:“陈丹朱,你来干什么?”
看,果然自作多情了吧!他都不欢迎呢,陈丹朱道:“我来探望你一下啊,当然,你要是不欢迎,我这就走。”
周玄打断她:“你来探望我怎么空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