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nan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 未見寸芒-46 時軌剝離相伴-9ett3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標籤: , ,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时间零散着飘散向远方,在祝沁源身上的时间力量开始减弱,她也终于慢慢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乘务员,告诉我要切开的时轨线!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掌握这个力量多久!”她向乘务员高声喊道。
“请在第五十八和三千六百七十二的位置进行切分。”乘务员抬起手指,指向空中那片被财宝的力量强行显像的时间,“我想您能知道正确的位置。”
“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祝沁源将两根指针收于肋下,摆出双刀的拔刀姿态,“但我知道数字的位置!”
湛蓝的时间裂片在刀光一闪的瞬间从那片模糊的空间内绽开,所有人都感到身体骤然一轻,仿佛卸下了什么沉重的负荷一般。陆凝在她出刀之后立刻甩手一枪打碎了车窗,袁捷和晏融跟着就冲到了窗口直接翻了出去。
“成功了!”晏融在外面喊了一声,随后头顶便响起了破城矛的轰鸣声,车的顶部猛然出现了几个凹陷,紧跟着一片红色的网侵蚀了凹陷周围,几秒钟后,车顶发出一声破碎声,被晏融直接蛮力打开了一个缺口。
“等一下,客人……”乘务员被这几个人连招呼都不打搞的一套破坏弄懵了,急忙抬手阻止,“既然我们已经将时轨剥离,为什么要破坏车厢……”
“剥离只是暂时的,我们必须离开这辆列车,到外部去——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事件已经向着整列列车扩散,这种做法仅仅是一时的躲避。”
陆凝说完,抬手往地上一按,将自己弹上了车厢顶端,外面的风很大,但那并不是自然产生的风声,陆凝刚刚离开列车车厢,耳边就响起了嘈杂的轰鸣,她看到一片空旷无人的平原,上万条并列的铁轨向仿佛无尽的远方蔓延,每一条铁轨上都有一辆列车在轰鸣中向前行进着,每一个车厢里都仿佛有鲜血浸染。一些列车在行驶的途中缓缓拼合在了一起,同时车厢里的人也将状态相互重叠,但没有人察觉到这件事,因为无人可以离开车厢。
在如此繁多的列车当中,只有五列正在向偏离众列车行进的方向歪斜着,但是往那无限远方看去,却依稀能看到前方的铁轨依然在向着大部队合流。
陆凝捂住耳朵,外面的声音繁杂得让人心烦,她清楚自己已经来到了时间的侧面,正在观看着这辆列车所发生事件的一部分。袁捷和晏融两个蹲在旁边,对眼前的景象显然也有些震惊之色。
“这可不怎么常见。”晏融伸手将也要上来的让拉了出来,“我们要是和那些齐头并进的话估计离开车厢的瞬间就会受到全额伤害猝死。”
【是啊,这就是尾焰。】
陆凝身上忽然传出了一个声音,她低头看了一眼腰间的水壶:“蓝荼?”
“看起来你们暂时从时间流内分离出来了,否则我是不能接通你们的。”
“蓝荼,你们的车厢现在似乎也陷入时择效应了。”陆凝看了看那些轰鸣的列车,它们正在延长,向前向后延伸出更多的车厢,也就是说现实中的车厢正在一个个被地狱连弹卷入。
“我们反应得比较快,已经走进了尾焰里面。”蓝荼送来的火苗内发出了他略带烟嗓的声音,“哦,你们或许不知道?”
“请稍微解释一下,我能看到前方不久我们还会合流回去,事情还没最终解决。”
“我们是解决不了的,你们大概有几件财宝,但是财宝的效果也就是挣扎一下。大型事件必须是贵族专门训练的那群外务官来处理,除了惨淡雾霭有黑刻来解决。”蓝荼先说明道,“现在的情况我也遇到过差不多的,时间现象难以解决,不过逃生的办法还是有。举例来说,你可以将现在的时间流看成无数的线正在拧成一股绳,正在进行中,明白吗?”
陆凝“嗯”了一声。
“这个还没有完全拧在一起的部分就像是一个纺锤体,它们正在向中心收束。但只要是这种渐进模式的合拢,总会留下一个聚合的‘前沿’存在,而那里就是尾焰。”
“尾焰有什么作用?”陆凝直接问了最关键的问题。
“它永远处于聚合的结果将要发作而未发作的时点,只要不混杂其余的时间扰动,这个位置就永远安全。但是车厢之间的尾焰部位也许不同,我们现在的位置……”
蓝荼艰难地扭头看了一眼窗外,最后说:“在列车车厢内的厕所。”
即使这种关头,陆凝也有点忍俊不禁。
“我知道很好笑,尤其是这点破空间塞五个人实在太挤了。”蓝荼扒拉了一下丹生庞大的身躯,“甚至不能抽烟。”
“好吧,那么除了尾焰之外,还有什么好办法吗?”陆凝看着晏融几个人正在陆续将剩下的车厢里的人一一拉上来。
“你们现在是安全的,如果不返回的话,可以长期处于时间之外,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折射到你们身上了。但是一旦这辆列车回转,你们也不会因此而被返回到最初,而是迷失在时间里。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彻底改变你们列车的行进方向。”
“要怎么做?”
“我可不知道,你得问问车长。”
说着话,车厢里愿意出来的人也基本上都来到了上面,陆凝扭头看了看,有三十多人,还是有些人不敢随便离开车厢到外面来的。她跳过了中间蓝荼的解释,直接对众人说:“各位!既然我们能从车厢里逃出来,不如直接往前找到车长问个究竟!”
“说得对!我早就忍不了这个破事了!”
“车长就在最前面,往前走就对了!”
根本用不着什么煽动,这帮敢出来的自然是胆大又气盛,顶着车头的狂风和无数列车的轰鸣向车厢前方开始移动。
十六号车厢的车窗中已经有很多血迹,有人绝望地将脸贴在车窗上往外面观看。陆凝知道他们看不见自己,他们只能看到似乎永无尽头的荒原。
十五号车厢,真正的枪击已经发生,一个不明白状况的人开枪射杀了一个行动鬼祟的人,以此拉开了一场车厢内的射击大战。
十四号车厢,一只背后长出刀足的怪人正在将乘客们一一撕碎,那是一个显然经过了多次改造手术的佣兵,此刻正在排除周围的“威胁”。
十三号车厢,约十名乘客自杀,他们受不了这种提心吊胆的状态,宁可早早结束自己等候回转。
十二号车厢……
距离地狱连弹开始扩散才多久?大型事件留给人们的阴影已经使得每一节被波及的车厢都开始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惨状,陆凝心里默默计数,前方出现的车厢大约到四号为止,还没有囊括列车的车头,如果有人跳向原本应该有车厢存在的位置,到底是坠下车底,还是落在真实还未卷入事件的车厢上方呢?
“喂!这前面……这里是几号?”有人嚷了起来。
“看看旁边的列车就知道了……四号。”让回答。
“这前面没有车厢了啊!车长肯定在车头那里,我们难道要跳下去吗?”
“别忙。”连笔生捏起哨子,“看看后果好了。”
他用力一吹,这次哨子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依然忠实完成了它的效果——哪怕是在时间之外,它依然能呈现出“未来”。
“哦?”连笔生低头诧异地看了哨子一眼。
“怎么了?”陆凝扭过头。
吉斯大笑:“这就是毫无经验的新人经常会出的问题了!刚刚的融合激发你们没有意识到吗?这辆列车是所有时间相关的财宝发生融合的最佳场所!”
连笔生的手掌靠近哨子的皮肤卷了起来,像是碎纸机绞碎的纸条一样,他松开了手,望向周围被“时过境迁”所呈现出来的未来虚影,恍然间感到一阵头晕。
国王的财宝并不全是取自和最亲近朋友们的回忆,他是知道这一点的,但他见到陆凝和晏融轻松度过了融合,心里就稍微大意了一些。
“是概率……”连笔生伸出手,指向最前方的一个影子,他手上的皮肤开始快速脱落,布满皱纹的苍老皮肤开始生长,血污将哨子牢牢黏连在掌心,他终于知道这是代表着谁的回忆了,那辆无限循环的列车,带着使命感和罪恶感踏入人生最后一次永恒出行的车长。
“那个影子!晏融,跳过去!跳——”连笔生听到了自己沙哑的嗓音,那一瞬间他知道自己会失败,他无法战胜一个坚定决心去做一件恶行的人最后的信念。如果是面对面讲道理,他或许可以说得对方哑口无言,但现在他直面的是对方那赴永劫的决意,这样顽强的意念甚至要超过祝沁源那里被国王回忆的维拉。
晏融跳得毫不犹豫,连笔生扯起了嘴角,随后视野便被血色所沾染。
=
“扭曲时间内出现了第二个稍弱的信号源。”车长瞥了一眼自己车头上的一个仪器,“是时间循环。”
“时间循环技术不是已经消除危害,并应用于列车的建设当中了吗?”
“那样的事件,理应只是‘长途列车’的程度吗?”
“为什么一起大型事件中会混入非主要的时间呢?”
“我们应该去看看吗?”
两个外务官一唱一和,车长听得头痛万分。
“二位,这次任务不容有失,我想应该排除那些没有必要的意外。”
这两个人终于点了点头,其中一个从腰间的剑鞘内拔出了长剑,向上轻轻一指,车长恍然间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齿轮出现在二人身边,在一声“哐”的轻响中,两名外务官就不见了踪影。
晏融已然穿过了时间,落在了真正的车厢上,这里是尚未被地狱连弹波及的三号车厢。她还没准备好往前走,就骤然看到前面的一节车厢上出现了两名穿着绿色研究员制服外套的人,各戴着一顶风帽,其中一个已经拔出了手里的长剑。
“有一个人脱离了地狱连弹的时空,是通过取巧的吗?”
“她凭自己的本事离开的话,是否应该作为奖励,让她前往终点站呢?”
不同于晏融还要在车上半蹲,两人就那样站着闲谈,车顶的环境对他们来说就像室内一样温和。晏融一瞥之间看到了他们衣领上那个用亮金色烫上去的“Dacapo”,顿时明白了二人的身份。
外务官居然已经在车上了?
“你们难道不去处理列车上发生的事件吗?”她忍不住张嘴喊道。
“看起来是知情者,需要进行处理吗?”
“黑刻的话,原本也是处理另一起大型事件的主力,知道情况会有问题吗?”
两人相视一点头,猛然出现在了晏融所在的这节车厢上,她根本没看到对方任何的移动——凭她的动态视力还捕捉不到的话,只能是瞬间移动或者时间跳跃一类的技术了。
红色开始从晏融的颈部向手臂蔓延,血状的网正在覆盖她的躯体。
“她要和我们战斗吗?”
“拥有财宝,实力很强吗?”
“你们两个少给我用问题互相交谈啊!!”晏融抓狂地挥出了长枪,充满了血味的狂风在挥舞中仿佛凝聚了实体,不只是外务官,包括二人周围车厢上的空间也全部笼罩在内!
就在这一瞬间,她看到了齿轮,以及仿佛机括合拢一般“哐”的一声在耳边回响起来。紧跟着,被“狂战士之死”凝固的风被切裂了,她甚至感觉自己后退了一步,胸腹之间传来了痛感,低头一看,两道浅剑痕在身上交错而过。
“黑刻,应该是不会轻易死去的吧?”
再抬起头的时候,眼前已经只剩下一个拿着剑的外务官了。他依然游刃有余地微笑着,剑尖斜指地面,一丝血液从剑尖滴落,剑身上再也没有半点血液残留。
贵族的外务官使用着每个贵族所掌握的核心研究,加上从其余贵族那里交换来的通常装备,以及泛用和特化双向强化训练。这样的强化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集散地提供给普通游客的福利。
在此之前,晏融只是从Sacrifice的外务官那里感到了无与伦比的强大。而这一次,她在Dacapo的外务官这里真正感觉到了切实的差距——财宝确实拉进了双方的实力差距,可是这只是把此前一个类似“10000+”的虚数变成了一个确切的数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