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iqj精彩都市异能 低維革命 起點-第408章 眺望宇宙之外(一)熱推-ahmg2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標籤: , ,

低維革命
小說推薦低維革命
生命……
如果你将这个词键入随便哪个搜索网站,你就能看到诸如下面的解释。
这个词的意思是:生物的生存,生物所具有的活动能力;或者是指事物借以生存的根本条件;再不就是代表命运;活着;动物,植物,或者人。从根本上,差不多就是指蛋白质存在的一种形式。
人们就是这么定义生命的,毕竟我们只是见过这些生命的形式。
虫子,动物,人,植物,微生物,差不多就是这些东西了。
而石头呢?
那肯定不是生命。
空气呢?
当然也不是,水,阳光,火焰,这些都不是生命。如果一个不懂事的孩子问,为什么这些玩意不是生命,你估计也只能告诉他……因为这些东西里没有蛋白质,没有细胞。
那么,为什么必须要有蛋白质或者细胞才能称作生命?
大多数人,也只能用‘课本里就是这么教的’来搪塞过去。
哦,不对,这不是搪塞,而是事实。因为人类千百年来就一直是这么定义的,如果你对另一个人说,石头也是生命体,那他肯定是以为你疯了。如果你说,生命其实只是一种被赋予的状态,和它的构成没有一毛钱关系,那对方肯定会搬出几十本书,用里面的各种论证来拍你,直到你被拍的心服口服。
那么,如果你跟他说,生命不是一个词汇,不是运动碳基因的统称,不是书中论证的任何一个东西,【生命】其实只不过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人’……行吧,那你也就离精神病院不远了。
……
……
地下200米,44号收容区。
此时,在几百公里外的某个山区,一名老者正在和妖狐71号猎人进行着一次看似荒唐的对话。
而这里,一个更加荒唐的对话,也即将展开。
地下站台前,一辆看起来像是地铁的交通工具缓缓的停下,一名面容憔悴的肥胖中年人走了下来。
回想很久之前,这种地下列车能够轻易的在各个收容区之间来回穿梭,但是如今,也只剩下很少的几条还能运作,而每一次运作,都要耗费大量的电力。
这个时代,‘电’可是一种十分稀缺的资源。
那胖乎乎的中年人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人在思考时,大脑会消耗大量的糖份,所以这胖子喜欢吃糖,用他的话说,这身肥肉根本不是自己的错,而是为了基金会。为了全人类!当然了,这种话没有人信。
很快,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走了过来。
“都准备好了。”那科研人员直接说道,甚至都没有大个招呼。
基金会的科研部门就是这副德行,他们的脑子里似乎只有实验和科学,交流少之又少,甚至于很多人在实验室里干了好几年了,都不知道他们隔壁科研组的同事叫什么名字。
“走吧。”那中年人也没有在意对方的不礼貌,事实上他很喜欢这种感觉,科研就是科研,人情世故只是耽误课题研发的无用行为而已。
走过一段很长的通道,二人来到了一扇巨大的铁门外,那位科研人员从门外的一个夹层中,取出了一件防护服,递给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摆了摆手:“不用了,如果它要杀掉我,这防护服屁用都没有。”
说完,他就直接走进了消毒通道。
很快,所有的扫描和消毒便完事了,中年男人进入了大门的内部。
如果是第一次通过这扇门的人,肯定会被内部的景象惊得尿出来。因为大门内部和外部完全是两个世界。
此刻,展现在中年男子面前的,是一个丛林。茂密的植被几乎填满了整个空间,就像是古老热带雨林中最深处的那些人类未曾踏足过的神秘地域。更让人惊异的是,这里所有的植被,都是人类未曾见过的物种,例如半人来高卷曲的紫色杂草,井盖子一般大的花,攀附在巨大树桩上的五彩藤蔓等等,色彩斑斓,但是又让人感觉到深深的不安。
中年男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即使他早就有准备,并且自己也来过这里几次,但是依旧没办法接受这里的环境。
鼓足勇气,他开始往丛林内部行走,一些藤蔓似乎感觉到了有新的物体进入了这个区域,它们开始缓缓的移动,避开这个不速之客,有几次,中年男子不小心猜到了一些树根,那些树根瞬间便钻进泥土之中,连带着旁边的树木都很不舒服的扭动了几下。
额,你没看错,树扭动了几下,这里的植被大多数都有着痛觉,感知,和行动的能力,事实上如果你带着把刀,割开某些藤蔓,你在断口处甚至能看到里面鲜红的血肉,就如同那些死体凝聚而成的触手一样。
由于路径复杂,所以不远的路程也要走很长时间,终于,在一个小时后,中年男人终于来到了一个看起来稍微空旷一些的地方。
“多斯……多斯……”他转着圈的朝附近喊道。
突然,一根由血肉,还有碧绿枝条编织在一起的怪异树枝猛地从他头顶坠落下来,并神奇的摆出了一个‘手指伸出的【嘘】’的姿势,悬停在中年男人嘴前。
紧接着,“嘘————”一个声音传来,示意他小点声。“别吵到孩子们,它们在休息。”
这个声音很轻,但是依旧能听出男人特有的粗粝,随着声音,一个身材很高的男子也出现了……他就从中年男人面前的那颗粗壮的树干中走了出来。
emmm……这是一个很难形容的画面,就好像是那树是橡皮泥做的一样,而这个男子就从橡皮泥之中挤了出来,顺带着,还带出了树干内大量的粘稠血丝。
“额,你干嘛每次出现都这么恶心?”中年男子嘀咕着。
“恶心?呵呵,你们人类把所自己认知之外,或者和自己长得不像的东西都称为恶心。”
“我们人类乐意。”胖乎乎的中年人带着点不满意嘀咕着:“说正事,陆远已经回来了,他妹妹呢?”
“在这。”高挑的男子说道,轻轻挥了挥手。
一个巨大的,由血肉组成的巨茧便穿过头顶茂密的树枝,缓缓的降落到了二人正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