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jvkn熱門連載小說 貞觀憨婿笔趣-第195章老孃和你拼了-wshbu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標籤: , ,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195章
李世民此刻有点郁闷,这个和自己的初衷可是相差很多的,自己压根就没有想着,让韦富荣揍韦浩一顿,最多就是训斥一顿,
或者说,如果韦浩不来当工部侍郎,再揍一顿也是不迟的,但是现在,韦富荣就揍了,那这个小子,还能来当官?
“你就不劝劝?”李世民看着豆卢宽问了起来,有了责备的意思了。
“陛下,你的圣旨都这么写,而且臣也不知道你在信里面写什么,还以为陛下你要韦郡公的父亲打他一顿呢,陛下,你不是想要打他啊?”豆卢宽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朕要打他做什么?朕要他当官,现在打了,还怎么当官?”李世民盯着豆卢宽问了起来,
豆卢宽一听,也对啊,之前是说的,希望韦浩能够担任工部侍郎,但是现在,好像有点偏差了。
“那陛下,如果你不想打他,你为何要这么写啊?”豆卢宽还是不明白的问了起来。
“诶,朕不说了吗?希望韦富荣严加管教!”李世民叹气的说着。
“可是严加管教,不就是揍孩子吗?棍棒之下出孝子啊!”豆卢宽接着开口说道。
“诶,行了,不说了,此事,估计这个小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估计这个工部侍郎想要让他当,还是需要费一番功夫才是,朕再想想办法吧!”李世民对着豆卢宽说道,心里则是想着,严加管教也不一定说非要打,就是严厉批评也行的,自己可是没有打过自己的孩子,他们也是很怕自己的。
不过这个话,李世民没说,也没有必要说了,现在都已经打完了,还说什么?
而在韦春娇的府上,崔进先回来,看到了韦浩来了,非常高兴,就坐在那里和韦浩聊着。
“姐夫,你那个教书的事情,估计要到年后,现在还在筹备当中,你如果需要什么书籍啊,你和我说,我去给你找!”韦浩对着崔进说道。
“行,不过,书籍可不好找,岳父那边的书籍我都借过来了,准备抄录一份!至于教书的事情,没事,等你消息就好,姐夫还是相信你的!”崔进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咱爹能有几本书,你需要什么书,你就和我说,我肯定是有办法的,实在不行,我去陛下那边给你找,他那边书多,我看他书房里面,全部都是书,要借过来,还是问题不大的!”韦浩看着崔进说道,崔进则是吃惊的看着韦浩,他还能借到陛下的书?
“我可当真了啊,最近呢,我也确实是没书看了,不过等我想抄录完了那几本书再说,岳父说了,你的书房还有不少书,都是陛下送你的,到时候我先看你的!”崔进对着韦浩说道。
“想要看,随时让爹给你拿,没事!”韦浩对着他说道,
当然肯定是不能让崔进进去拿的,书房对于韦浩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毕竟,自己作为一个侯爷,朝堂每旬都有简报送过来,包括军事的,也包括朝堂上面讨论的事情,自己也是需要看一下,了解一下朝堂的事情,这样的东西,可不能给普通的人看到,毕竟有些事情普通的百姓是不能知道的。
“行!”崔进点了点头,接着崔诚就回家了,对韦浩也是非常的客气,
没一会,前院那边就通知可以吃饭了,韦浩和崔进一家,也都过去了,今天就是家里的一顿便饭,也没有外人,所以女人都可以上桌的。
“来,韦浩,你喝水吧,老夫敬你一杯,感谢你!”崔诚等韦浩上桌后,先给韦浩倒了一杯温水,然后给自己满上酒,端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感谢的话就不要说,都是一家人,你是姐夫的哥哥,我知道这个事情,就不可能不管是吧?如果不知道,那就没办法。”韦浩笑着说了起来。
“是,是,我先干了!”崔诚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心里对韦浩还是很感激的,
现在长安城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可是靠上了韦浩这个大靠山,寻常人,也不敢招惹自己,而崔家这边,也一直希望崔诚能够回到负责人那边一趟,就是崔雄凯那边,
崔诚一直说自己忙,之前他媳妇多次求到崔雄凯那边,希望家族这边帮个忙,但是崔雄凯那边动静都没有,甚至崔诚的媳妇,都没见到崔雄凯,自己好歹也是朝堂官员,是崔家的子弟,崔家居然见死不救,这个让崔诚就伤心了,
这次本来就是有人让自己背锅,如果家族这边出点力,哪怕是不能让自己官复原职,最起码能够让自己平安出来,一家人团聚,要不是韦浩,自己真是要家破人亡了。
“嗯,在长安这边还好吧,长安城勋贵多,很容易得罪人!自己做事情需要小心点就是!”韦浩对着崔诚开口说道。
“是,韦侯爷说的是,不过也好,那些勋贵们都是很好说话的,就是他们府上的那些下人,反而不好说话,
虽然我是长安县丞,管理着长安城城内的治安,其实也是没有多少事情,长安城的治安,当有禁卫军,主要是抓一些小偷小摸的人,大事情没有!”崔诚对着韦浩说道,韦浩也是点了点头。
“不过,韦琮兄这边压力就要大很多,他想要更进一步,所以需要做好方方面面,一些人来告状,他都需要了解你那家人有没有背景之类的,要不然不敢判,长安城就是这点不好,勋贵和大官太多了!
不过,好在你们韦家就是在京城这边,韦琮兄要方便很多,要不然,如果一个外地的官员过来这边为官,摸不清情况,肯定是要出事情的!”崔诚坐在那里说着。
“嗯,你说韦琮想要更进一步,你呢,你自己可有想法?”韦浩看着崔诚问了起来。
“没有,现在就是希望一家平安就行,做好上面交代好的事情,治理好一方,就好了,不去想那些升官发财的事情,去刑部大牢那边待了一段时间,算是看明白了很多事情,当官,现在也只是说一门营生,养家糊口吧!”崔诚对着韦浩苦笑的说着,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
毕竟他可是从刑部大牢里面走了一圈的人,都已经快绝望的人了,现在能够过上平稳的日子,他很知足。
饭后,韦浩再次回到了韦春娇的后院这边,韦春娇也是给韦浩收拾了一个赶紧的厢房,韦浩直接说了,今天白天自己就在这里待着了,
晚上宵禁前回去,要不然碰到了韦富荣还会挨揍,晚饭,就是在韦春娇院子里面吃的,
吃完饭后,韦浩就回去了,崔进不放心亲自要送韦浩回去,到了韦府外面,韦浩小心的敲门,
门房打开门,一看是韦浩,立刻让开了自己的身子,对着韦浩笑着说道:“公子,你可回来了,夫人都问了很多遍了,对了,老爷没在家,你走了以后,老爷就走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啊,我爹没在家,干嘛去了?”韦浩听到了,非常惊喜的看着那个人问道。
“不知道,反正现在还没有回来!”门房笑着摇头说道。
“行,不许告诉我娘,也不许告诉我爹,否则,我收拾你!”韦浩警告那个门房下人说道。
“放心,这个小的懂,你快去你的小院吧!”那个门房下人马上笑着说道,韦浩点了点头,想着他还是很懂事的,
回到了自己的小院,自己小院的那些下人马上就过来,开始给韦浩打水洗漱,洗完了,韦浩就是坐在客厅里面练字,
而这个时候,韦富荣回来了,也是对着门房问道:“公子回来了吗?”
“没有,没从大门回来,有没有从其他的门回来,或者说,翻墙回来,小的就不知道!”那个门房下人马上摇头说道。
“翻墙进来是不可能的,家里可是家兵,这样会误伤的,他还没有那么傻,估计是没回来,要不就是从后院的小门回来了,等会老夫去看看!”韦富荣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而那个下人就是站在那里没有动,韦富荣直奔客厅那边。
到了客厅,刚刚站稳,马上就感觉有东西飞了出来,韦富荣下意识的一躲,发现是一把扫软塌的小扫帚!
“韦金宝,你还敢回来,我儿子呢?”王氏此刻站了起来,直接冲到了韦富荣身边,其他几个小妾也是过来了。
“我怎么知道,这小子还没有回来吗?”韦富荣站在那里,开口喊道,心里想着,难道真的没有回来。
“你个老不死的,这样追打我儿子,我儿子今天可是封公爵,你居然赶出了家门,你个老不死的!”王氏对着韦富荣就大骂了起来。
“我没有赶他出去,是他自己翻围墙出去的,真是的,你个女人懂什么,头发长见识短!”韦富荣对着王氏喊道。
“你懂,你懂你不弄个公爵回来,不,你弄个男爵回来,我告诉你,我儿今天要是没有回来,你也滚出去,韦富荣,我现在可不怕你,你敢欺负我儿子,我跟你拼了!”王氏站在那里,堵住了韦富荣进一步走进大厅的路,其他几个小妾也是站成了一排,让韦富荣无路可走。
“你,你们,你们这帮娘们,真是,老夫走,老夫走还不行吗?”韦富荣没办法,只能先走了,斗不过她们啊,五个人呢!韦富荣此刻出了客厅的门。
“韦金宝,我告诉你,这段时间你就睡大厅吧你,这样欺负我儿子,我儿子可是公爵,刚刚封的公爵,你还敢打我儿子,我儿子哪里错了?”王氏则是追到了大厅门口,对着韦富荣喊道,
韦富荣则是快步往韦浩小院走去,没办法啊,没地方躲啊,那五个女人现在联盟了,为了韦浩,一起要对付自己,那自己只能去韦浩的小院睡觉,反正韦浩也没有回来,自己可以去他的小院等他!
韦浩是万万没有的想到啊,老娘居然干这样的事情,你说留下他在客厅不就行了吗?还非要赶出去?这不是坑自己吗?韦富荣背着手就往韦浩小院走去,刚刚进入了小院的大门口,就看到韦浩的客厅有灯光。
“这个兔崽子,居然真敢翻墙回来!”韦富荣那个气啊,自己还以为他没有回来,现在倒好,他早就回来了,躲在自己的小院里面,韦富荣左右找了一下,找到了一个棍子,拧着棍子就要去客厅这边,而王管事此刻正在给韦浩装烧水壶里面的水!
“老爷,你怎么来了?”王管事很大声的喊着。
“卧槽!”只听见里面的韦浩喊了一声卧槽,就准备从后门跑,但是这个韦富荣已经冲进来了。
“兔崽子,你还敢跑,我看你往哪里跑,还敢翻墙的出去?被禁卫军发现了,射杀你,你就活该!”韦富荣那个棍子追进来喊道。
“爹,爹,放下棍子,娘啊,娘,姨娘们,救命啊!”韦浩感觉自己是没办法跑了,翻墙出去那是不可能的,真有可能被误杀的。
“兔崽子,啊,好吃懒做,现在就说养老,陛下让你去当官,你不去,还说家里有的是钱,你个兔崽子!”韦富荣拿着棍子就开始打,
韦浩则是举起了一条板凳,这样可以挡着韦富荣打自己,但是自己也是被韦富荣逼到了墙角了,出不去,韦富荣拿着棍子眼看打不成,就戳!
“爹,娘,娘啊!”韦浩大声的喊着,戳的很疼。
“是不是我儿在叫我?”王氏坐在客厅里面,隐约听到了点声音,现在是冬天,门窗都关注了,加上水壶里面水快要开了,一直在冒气有声音。
“好像是啊!”李氏坐在那里,也是感觉有声音,几个女人就站了起来,王氏拉开了门,这下听的清楚了,只听见韦浩悲愤的喊着娘,救命!
“韦金宝!”王氏此刻火大啊,大声的喊着,同时拿着放在门背后面的笤帚,就往韦浩的小院子跑去,此刻韦浩是的真的受伤了,还不敢还手,韦富荣就是要抽自己。
“韦金宝!”王氏很快就到了韦浩的客厅,拿着笤帚就要打韦富荣,韦富荣一看,不对,拿着棍子就抵抗了起来,接着就冲向门口,门口这还有几个姨娘刚刚过来,被韦富荣一下给冲开了。
“韦金宝,你给我等着!”王氏此刻顾不上韦金宝了,他发现韦浩站在那里发呆了。
“儿啊,你怎么了,儿啊,你可不要吓我啊!”王氏看到了韦浩站在那里没动,吓得不行,而韦浩是被刚刚王氏打韦富荣给吓住了,老娘什么时候这么霸气了,敢和老爹真的对打了起来,以前就是骂着,或者拉住韦富荣,那现在,可真是对打啊!
“娘,姨娘啊,你们可算是来了的,再不来,就见不到儿子了!”韦浩马上一脸悲痛的对着王氏说道。
“儿啊,别怕,你回来怎么不知道说一声,如果说一声,娘还能让你爹过来打你?”王氏拉着韦浩的手,让韦浩坐下。
“哎呦,疼!”韦浩刚刚坐下,就站了起来。
“怎么了,你爹打的?”王氏吃惊的问道。
“用棍子戳的,我身上那都疼,娘啊,我要分家,和我爹分家!”韦浩站在那里喊着。
“你爹的真打到你,不会躲开啊?”王氏吃惊的看韦浩问了起来。
“没地方躲,他堵住了那里,我也没有办法啊!”韦浩悲愤的喊着,自己是不想躲吗,躲不开啊!
“你瞧瞧,胳膊上的皮都戳破了,还有肚子上,你瞧瞧!”韦浩说着就掀开衣服给王氏看。
“死金宝,老娘要跟他拼了!”王氏一看韦浩身上那些红彤彤的地方,很多地方都破了皮,就是被韦富荣给打的。
“哎呦,老爷怎么下这么狠的手啊,真是的!”李氏他们看到了,也是心疼的不行。
“你们照看着浩儿,我要去找他!”此刻王氏忍不住了,捡起地上的扫帚,就要去找韦富荣,
韦富荣此刻非常聪明,不去客厅,也不去卧房,而是躲在了最小的小妾余氏的院子里面,吩咐了里面的丫鬟,敢透露出去,就驱逐出家里,那些丫鬟哪敢说啊,韦富荣就躺在余氏小院的卧房里面,准备睡觉,
王氏找了一圈,没有找到韦富荣,不知道他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韦金宝,你给我等着!”王氏大声的喊着,韦富荣躺在床上都能够听到了,吓的一阵哆嗦。
“头发长见识短,一个娘们,知道什么?”韦富荣躺在那里,嘟囔了几句,接着就闭着眼睛睡觉,
而韦浩那边,李氏他们已经给韦浩擦药了,都心疼的不行,这个虽然不是她们亲生的儿子,可是和亲生的也没有什么区别了,老了,就是指望着这个儿子养着呢,韦家的人,都是非常有孝心,多少代都是这样,
当年她们刚刚进门的时候,可是看到了公公孝敬跟上一代的那些女人,现在,韦富荣也是孝敬着公公那一代的女人,如今,她们也是指望着韦浩呢,现在看到韦浩被韦富荣打成这样,那还了得,
但是他们是小妾,可不敢和韦富荣炸翅,可是王氏敢啊!当朝诰命夫人,韦浩韦郡公的亲生母亲,韦富荣明媒正娶的媳妇,她还能怕韦富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