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s38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庶長子 天下白兔-第 758 章 排解-e4iuj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標籤: , ,

紅樓庶長子
小說推薦紅樓庶長子
等贾珂带着大队人马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快要过年了。
贾珂到京的这一天,范康带着满朝文武在十里亭跪候。
等贾珂的銮驾到达十里亭,车马停下来之后,贾珂打起銮驾的帘子,对下边的众臣吩咐了一声,“天气冷了,众卿起身来随朕一起进京,等进了宫咱们有话再说。”
贾珂说完只后銮驾继续起行,然后从德胜门进了城,最后在皇宫的午门前停下了銮驾,贾珂重新换了进宫的御辇,再一次乘坐这一次直接在乾清门停下。
贾珂在乾清门下了仪驾,在太监和宫女的搀扶下来到了乾清门内,坐在了宝座之上,文武大臣在两旁站好,接着跪倒给贾珂行三跪九叩之礼。
贾珂这一次北伐损失不小,所以也没有心情继续在这里当个他对旁边的李德善使了个眼色里,德善立刻向前对着下边的人喊道:“皇上有旨,众卿平身。”
众文武站起身来,各立两旁,等着贾珂训话。
贾珂坐在宝座上沉默良久,最后才说道:“此次北伐,我军大获全胜。鞑靼人不能立足,已经向西方逃去。朕想着百年以内,北方草原应该能够平静了。”
底下的众文武听完贾珂的话,都十分的兴奋,这一回万岁北伐,可以说是彻底解决了北方的危险。从今以后北方安定军费也能够少出一些,百姓们的负担也能够减轻。
但是只有范康看着坐在宝座之上贾珂脸色阴晴不定,知道这一回并不像贾珂说的那样容易,其中定然有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
贾珂见道下边的文武大臣窃窃私语有些不悦,拍拍桌子,然后对下边的人说:“行了,朕初回京师已经乏了,今天就这样吧,如果有事等到下次大朝诸卿再来上奏。”
贾珂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一甩袍袖到后宫去了。
众文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明白,这皇上北伐大破鞑靼人,将鞑靼人赶到了西边去,解决了中原几百年来的威胁,怎么看着不像高兴的样子。
范康随着众人离开了乾清门,一路向宫外走去,突然看到前边的军机处领班大臣孙彦,正在和几个相熟的官员切切的私语。
范康轻轻的走到他们身后,突然一拍孙彦的背后,“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孙彦被吓了一跳,等他回转头来看见是范康,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吹着胡子生气的说:“差点把老夫的魂吓掉,多大年纪了还这样不稳重。”
范康急忙拱手给孙彦道歉,孙彦不过是说一说,范大人的错也就不再追究了。
接着范康给孙彦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两人便离开了众人,独自的向宫外走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着皇上兴致不高呀。”
孙彦叹了叹了一口气,然后回答道:“这一次北伐咱们可是损失了十几万的人,你说皇上能高兴?”
范康听了之后大吃一惊,贾珂自从领兵作战以来,南征北战,东挡西杀,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范康没想到这一次皇上竟然损失如此的严重。
“到底是怎么回事?以皇上的作战经验,怎么会有如此的大失?”
“唉,也怪不得皇上,咱们刚开始和鞑靼人作战的时候进展也很顺利,损失也不多,哪知道鞑靼人一看不是对手,竟然向西迁移。”
“结果也不知道哪个混蛋给阿尔斯愣汗出的主意,竟然将病死的死尸全部扔到了沿途的水塘和河湖之中,结果咱们不知道原因,这一下让大军疫病四起,还是皇上当机立断将十几万得了病的人,全部留在了原处,自己带着人退回了南方,这才保全大军,不至于全部被疫病所吞没。”
范康听了之后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出此下策,看来鞑靼人这是不准备再回草原了。否则的话,这路上的水源全部都污染了,他们的大军也无法前进。
范康闭着眼睛仰头想了一会儿,最后才长出一口气说道:“这样也好,这几十年里东西方的通路,看来是完全的被阻断了。这对于鞑靼人来说是安全了,对于我朝不也是一睹看不见的长城吗?”
孙彦摇摇头,叹息的说道:“话是这么说。你是没有见到当时在军营中的惨状,皇上几次落泪。如果不是我苦苦相劝,皇上还不一定能够舍弃那些人呢。”
范康听完孙彦的话,也叹了一口气,他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想也能想到那尸横遍野,臭气熏天的情景。
不说范康和孙燕在这里感叹,再说贾珂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后宫之中。
贾珂刚一进乾清宫,就见到薛宝钗带着所有的嫔妃在那里等候着夹贾珂。
贾珂坐在宝座之上,对着站在自己旁边的薛宝钗问道:“宫中这段时间还好吧?孩子们没有出什么事吧?”
“回万岁,宫中一切正常,诸位皇子也用心读书,并没有出什么乱子。”
贾珂点点头,然后对嫔妃们说道:“朕累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你们各自跪安吧。”
包括薛宝钗在内的所有嫔妃已经看出了贾珂兴致不高,现在贾珂下了旨意,这些人便各自给贾珂行了礼,躬身退出了乾清宫。
贾珂在乾清宫中坐了很久,眼看着日头就落了山,乾清宫内已经渐渐的昏暗起来,贾珂才叹了一口气,对站在一旁陪着自己的李德善说道:“摆驾宁寿宫吧,好歹的去见见太皇太后。”
李德善赶紧出去给贾珂准备銮驾,没有一杯茶的功夫,李德善就从新回到了乾清宫的大殿里,来到贾珂的身旁,低声说道:“万岁,銮驾已经安排完毕,是否现在启程?”
贾珂点了点头,然后就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李德善急忙小跑着跟在贾珂身后,扶着贾珂的一只胳膊,一起来到了乾清宫外。
接着贾珂上了御辇,就一路来到了宁寿宫门口。
等贾珂下了御辇,就见到鸳鸯站在那里翘首相望。
鸳鸯见到贾珂,急忙上前几步给贾珂行了礼,然后笑着说道:“万岁爷,老太太等了你一天了。”
贾珂漂了鸳鸯一眼见她两眼通红,好像有什么事似的。
“你是怎么了?眼睛哭得通红,难道在宫里还有人敢欺负你?”
鸳鸯见贾珂看出了形藏,急忙笑着掩饰:“在这宫里哪有人敢欺负奴婢,刚才风大迷了眼睛。”
如果是平常贾珂也许会多问一句,但是现在贾珂心情不好,哪里管这些事情,于是抬脚就进了宁寿宫。
贾珂进了宁寿宫见到了贾母,给贾母行了礼之后,贾母让他坐在自己的身旁。
贾母看着这个自己最出息的孙子上下打量,只见贾珂虽然穿着相貌还是那样,但是没头却有一股解不开开的忧愁。
“这是怎么了?我听说不是大获全胜吗?皇上怎么还是愁眉不展?有什么事说出来,老太婆,我给你排解排解。”
贾珂对于贾母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就把这一次自己北伐遇到了瘟疫,为了保全大军的安全,应是舍弃了近十万人,让他们在草原之上自生自灭的事情和贾母说了一遍。
贾珂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一滴滴珠泪不由自主的就落了下来。
贾母听了也是变得面色严肃,“这些人都是为了咱们家的江山而去世的,不应该这样默默无名,以我老婆子说不如就修个祠堂,将他们的灵牌供上,让那些枉死的冤魂也有个安息之处,让他们的家人也有个祭拜的地方。”
贾珂听了之后,眼睛中的忧郁之色竟然渐渐的消失了,太皇太后的这个办法好呀,如此一来,自己的良心也能够好受一点。
“多谢老佛爷提点。”
贾母见贾珂恢复过来这才满意,“你还是年纪小,见识的少。你爷爷当年在战场上,见过多少袍泽,抛头颅洒热血,如果每一次都像你这样,那他就别过日子了,愁也要愁死。”
“是孙儿的不是,让老佛爷操心了。”
贾母见到气氛松快了,这才笑着对贾珂说:“我有个事儿要和你说一声。”
“老佛爷有话尽管吩咐。”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老大媳妇前几天进宫来了一趟,和我说,贾琏和他媳妇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同房了,让我劝劝,别让小夫妻两个,因为一点小事闹了矛盾,我想着你和贾琏从小在一起长大,能把话说到一起,以及劝一劝贾琏和她媳妇认个错,过日子不能老这样憋着。”
贾珂听到这里脑子里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来是自己安排的那几个太监起了作用,这几年来看来他们把贾琏看得很紧呀。
对于这件事,贾珂盼着他们永远不在一起,哪里会帮?
“老佛爷这事朕不好开口,毕竟是人家小夫妻的事情,朕插一脚不好。”
贾珂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匆匆地向贾母告辞离开了。
贾母坐在那里,看着匆匆离开的贾珂眼腈就阴森了起来。
“去靖王府一趟,就说我的话,让老大媳妇儿嘴给我把着点儿门儿,要是传出去一丁半点儿的谣言,她就直接去和祖宗交代吧。”
鸳鸯听了贾母的话,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退出了宁寿宫派太监,前去靖王府传旨去了。
贾母见鸳鸯出去之后也是叹了一口气,这大哥儿原先好好的,自从当了皇帝之后,越来越把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