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0md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天命主宰-七零六章 迴歸展示-67you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標籤: , ,

天命主宰
小說推薦天命主宰
“用不着一分钟,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案,我拒绝!”
李墨尘眼含戏谑道:“不过我建议你们三思为上,惹怒命运之主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他的长袖甩动,一瞬间四百余枚剑器都穿梭而出,如星云一样盘卷在虚空。与诸天星辰相互映照,彼此呼应生辉。
这个时候,不只是那千万星光在照耀着他,他的‘光芒’也同样在影响着千万世界。
可在场的众人当中,除了有两位的眼神凝然之外,其余都没有感觉到这一刻李墨尘展现出的这些许异常。他们大多都觉哭笑不得,认为这位来自于光明世界的命运主宰,可能神性出了点问题。
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有些人在他们主宰的那些世界过于高高在上,神性中积累了过多的自负。结果到了外域之后,他们依然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认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无论怎么被现实毒打都无法改变。
卡奇诺同样感觉好笑:“我真不知道现在该认为你是愚蠢,狂妄还是无知?”
他不知道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家伙,怎么就有勇气在他们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
要说这家伙是神性出了问题,又无法解释李墨尘在拉德文交易所藏了一个多月,之后又试图绕路躲避他们的举动。
难道是想要虚张声势,把他们这些人惊退?可这实在太愚蠢了。或者是自己无法活命,所以破罐子破摔?
“无所谓了,你浪费了我赐给你的机会!”
卡奇诺的目光冰冷,敌意反倒淡去了几分,他感觉自己没必要与一个脑子不清醒的蠢货计较:“杀了他!记住留住他的那双眼睛,我说过要把它们作为藏品。”
不过就在这瞬,他的脸色却骤然惊变,目光错愕。那是源自于附近的卡奇诺的一位同僚,供职于无地王旗下的雇佣军首领拉法尔。
这位神格二十,执掌着大地与雷霆的强大战力,此刻竟然直接破开了这时间断层,从这片空间退出。
“你真是一个蠢货,货真价实的蠢货。卡奇诺,你这是要让我们都死在这里!我们的王在这边的一切布局都将被你毁去。”
他并非孤例,另一位将整条手臂都改造成类似加特林机关炮形状的黑肤男子也紧随其后,退出了这片断层。
“抱歉,我现在退出!这不是我们现在能够应付的敌人。希望你们好运——”
这两人的举动,不但让卡奇诺不明所以,在场的众人,也大多显现出惑然不知所以的神色。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再对眼前这位年轻的命运之主有轻忽鄙薄之意了,不但没有,反而戒备有加。他们都在仔细观察着,试图了解眼前的这个猎物,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刚才离开的那两位可不是什么弱者,他们的实力水准都非常不错,还有着较为强大的观察能力。
可在总数十八位神王阶联手围杀下,这两位的选择却是直接撤走,这不能不让他们警醒。
不过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此时更多的还是难以置信。他们眼前的这家伙再怎么强大,也就只是一个神格十八而已。
以暴食之王全盛时期的实力来估测,他们认为这已经很给这位命运之主面子了。
“看来还是有聪明的,眼力不俗。”
李墨尘一声轻赞,然后讽刺的朝对面几位笑了笑:“再给你们两秒,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
他的语声还未顿落,就发现那遥空钉住他的锁链,忽然一整条都被染为绿色。
李墨尘扬了扬眉,然后就叹息着:“很遗憾,你们做了错误的选择。”
他的身影闪动,几乎没有任何时间间隔的来到那锁链的主人身前——在场的这些神王们也不是没有阻止,他们甚至已经倾尽了全力,空间折叠,持续扭曲,钢墙铁壁,物质静止,维度封禁等等,可这都没能够给李墨尘造成半点障碍。
只因实质为法则之力的‘星辉’无所不在,光的性质也让他无法捕捉。所以李墨尘一个跳跃就绕开了一重重的障碍,来到那位头颅好像鱿鱼一样有着众多长须触手的神王面前。然后他的‘冈格尼尔圣枪’,一枪就洞穿了这位的头颅。甚至连祂的神性核心,也被李墨尘的长枪粉碎。
此人被瞬间轰杀之后,在场的众多神格十九,神格二十都已不寒而栗。
被李墨尘杀死的那位的确是不擅长防御的那种,可他们相信哪怕是暴食之王,也没可能如此轻松的将祂解决。尤其是在他们众人围攻之下,这可能性就更微乎其微了。
刚才李墨尘展露的四种真理神权,都让他们头皮发麻。那要么是最上位的‘时序’与‘命运’,要么就是最顶级的‘星辰’与‘永恒’。要命的是,这家伙一身神话武装高达十数种神权力量的增幅,让他长枪所指,简直无往而不利。
这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加强了他们的防御,然后丧心病狂的用高达二十多种神权,尝试限制李墨尘的行动。
可仅仅只是一个念头转动,第二个牺牲者就已经出现。这一次,竟是出现在卡奇诺的身边。
随着‘轰’的一声爆响,一位有着两颗脑袋的神格二十,就被强行轰爆了躯体。一身血肉在四溅纷飞,那本该无比强大的灵魂炸成碎片,并被死亡,火焰,雷霆与命运之力等等一一磨灭。
“真理震荡!可惜了,你的能力让我稍稍有点忌惮。”
所以这位,也是他选择的第二个必杀目标。
而就在这人的血肉才刚飞散出不到一厘米的时候,李墨尘又轰杀了第三人与第四人。这一次他没有用冈格尼尔圣枪,只从‘都天雷火星核剑阵’中凝聚出三条不到三厘米的剑气。
可一样势如破竹,无法阻挡,在边缘处的两位神格十九,直接就被那剑气洞穿碾灭。
还有那位制造了这个时间断层的神格二十,被这一剑强行轰开了所有的防御,然后在他的胸前炸出一个巨大的血洞。
可这位虽然避免了被李墨尘瞬杀的结果,可那牵制着李墨尘的‘时序’力量,却由此大幅度的衰弱。
此消彼长之下,李墨尘的真理‘时序’已经开始覆盖战场,一定程度上控制住了时间。
这个时候,除了旁边看戏的达克督军之外,所有人都是心绪寂冷,在强行压制他们的恐慌与惊畏之意。
这是完全超出他们意料的情况,他们以为自己围杀的猎物,只是稍微凶猛棘手一点的虎豹,可最终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头比之星兽还要更恐怖巨大的存在。
此时此地,已经彻底沦为这家伙的猎场。
“让我看看,下一个,要杀死谁呢?”
李墨尘的这一声轻笑,几乎击碎了所有人的心防。
原本的联手之势已经自行破碎,所有人都开始专注于自身的防御,并全力以赴的尝试从这个时间断面脱离。
可如今这个为李墨尘准备的牢笼,却反倒成了他们的绝境。已经初步控制了时序的命运之主,正在反过来阻止他们脱身。
最终李墨尘的目标,是卡奇诺。
依然是沛不可挡,势如破竹。卡奇诺的实力较之全盛时期的宙斯还要逊色几分,他的所有抵抗在李墨尘面前都是苍白可笑的。
他的源力装甲就如纸一样单薄,强大的魔动装甲则好似玻璃一样脆弱。
“我对你的眼睛没什么兴趣,不过,你的灵魂里面却有点有趣的东西,他好像坐不住了,准备出来——”
此时卡奇诺的脑海内已经没有了其它的念头,他的眼中就只有那杆已经穿刺到他面前的长枪,而心绪内则全是绝望与不解。
那冈格尼尔圣枪还未刺穿他的躯体,他的神性就已经开始濒临溃灭。这碾压性的力量,让他彻底认识到双方的强弱之别。
也就在卡奇诺万念俱灭,准备迎接自己的死亡之刻,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虚影。
这位往下方冷冷凝视着,初时是高高在上,可当那‘冈格尼尔圣枪’依然在以摧枯拉朽之势,洞穿了卡奇诺的肉体,绞碎了他的灵魂,开始磨灭卡奇诺在根源中的印记之刻。这个庞大魂影的眼中,终于现出了几分凝重之意。
祂开始将这具化体的所有力量都调动到食指,点击在了‘冈格尼尔圣枪’的枪尖上。
“无地王?”
李墨尘凭直觉认定了这位的身份,他微微冷笑,将‘都天雷火星核剑阵’的五口核心主剑,五份真理‘星辰’的力量,也融入到了‘冈格尼尔圣枪’的枪身内。
“造化级的‘交易’,我很想知道,你该用什么来交换我这一枪?”
轰!
一股巨大的毁灭力量澎拜开来,那是两人法则之力交锋的余波,弥漫千万里虚空。也让在场的十几位神王都口中溢血,神躯都出现不同程度的破损。
那是李墨尘二人的真理神权,对他们神躯的干涉与破坏。哪怕这已脱离了两人的掌控,可依然是这些神格十九、神格二十的强大存在无法承受之重!
接下来更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首先是卡奇诺的躯体与神性都像风一样的消散,失去了所有的存在痕迹。而‘无地王’的手指躯体也在一点点的崩裂,被那杆‘冈格尼尔圣枪’轰成了游散的灵魂粒子。
最后那‘无地王’的庞大身躯就只余下头颅残存,而当这位造化级的伟大存在再次凝聚魂体的时候,已经缩小到只有常人大小,魂影也淡薄了许多。
这一幕,让不远处旁观的达克督军瞪大眼睛,感觉无法置信。他知道李墨尘的强大,可也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强到这种程度——
他想之前在拉德文交易所,这位果然是手下留情了。只凭‘群星之母’拉德文的能为,可未必就能帮助他拦住李墨尘的这杆长枪。
“无地王,居然也没能够挡住他的枪?”
而此刻在距离现场大概三十万公里的所在,神王拉穆尔也同样睁大了眼,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位威尔顿斯坦陛下,居然如此强大?”
在拉穆尔说到‘威尔顿斯坦’这个词的时候,他自己都没发觉他的语气中,有着以前没有的敬意。
“拦是拦住了,是以他这具化体绝大部分的灵魂力量,交换了那把枪的绝大部分杀伤力。不过这也没有区别就是了——”
伊莎贝尔皱着眉头:“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够一次动用十几种上位神权?先不说彼此之间的冲突矛盾,光是神力的消耗都是海量!他才只是神格十八的古神。”
常理来说,在外域失去信仰的支撑之后,神格十八的古神维持一门真理神权都很困难。
这也是许多人,对这位命运主宰以及他手中的‘神霄灵运紫金塔’生出兴趣的最大因由。
可刚才,李墨尘不但使用了十一种强大的真理神权,还有三十二种‘伪真理’与‘究极’。这样规模的神力损耗,哪怕是她的母亲也支撑不起。
“他是以命运与因果来提纲挈领,先果后因,怎么可能会有冲突?至于法力——真理永恒是缘由之一,不过此外还另有缘由。我感觉到他的体内,似有一个无穷无尽的魔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且能量格外强大,却不知这到底是什么能力?”
神王拉穆尔微摇着头,不可思议:“不过这位,似乎是将他购买的那团星辰源质,融入到他的剑阵内了。”
“即便没有那套剑阵,他也很强大,总之是超出规格的强。我从没想过一个神格十八的古神,居然能够强大到这个地步。他的气魄也很惊人,居然当着无死王的面杀死卡奇诺。”
伊莎贝尔匪夷所思的一声轻叹:“母亲,在外域,他的实力,很可能已不在你之下,色孽与恐虐之主之前投入到光明世界的力量可能也超出外界的预计。”
根据她了解到的情况,那两位混沌之主几乎没能够在光明世界造成什么波澜,也没能够让李墨尘主导的天命神系有多少实质的损失。
之前外界推测是色孽与恐虐都没有认真对待,可现在看来。只怕不是那两位混沌之主没有认真,而是他们眼前的这位命运之主的实力太强。
‘群星之母’拉德文面色阴沉着,没有再说话。
她听出自己女儿的言下之意,伊莎贝尔认为她们之前的策略很可能需要改弦易辙。
拉德文虽然不悦,可此刻她却不得不认真考虑。伊莎贝尔没有说错,李墨尘在外域的能为与战力,确实不在她之下。
“可他也很不智,这位命运之主当着无地王的面杀人,已经是不留余地了。”
神王拉穆尔大概能猜到自家神主的心思:“他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位君王不会允许他的权威被动摇。”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拉德文却微微摇头,并不赞同他的见解。
“你错了拉穆尔,无地王殿下会忍耐下来,他也必须忍耐。”
这句话,不但让拉穆尔吃了一惊,她的女儿伊莎贝尔,也同样是满脸的疑惑,
※※※※
“你很不智!”
此刻的无地王,正说着与拉穆尔一样的话:“得罪一位造化王者,任何时候都是不可取的,你让我们之间再没有转圜的余地。”
“前提是这位造化神王,对我没有不该有的心思。”
李墨尘语声不是很高,可任何人都能够听出他的强硬。
他也在观察着这位强大的泰拉领主,那是三十多岁的人类男子。躯体壮硕,肌肉虬结,有着许多肉体改造的痕迹——这都是典型的泰拉人类的特征,他们以强壮的身体与接受手术改造的次数为荣。
“倒是你,准备好该如何收场了吗?无地王殿下?说实话,你这次的挑衅才是真的愚蠢。”
无地王的面色凝冷,从他出现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变化。
“看得出来,你不想与我作战。”
“我当然不想,无论谁都不会愚蠢到与一位造化神王为敌。可我现在,也没有退让的可能。”
李墨尘的唇角微挑:“作出选择吧,今天要么为你这些部属,还有他们的神话武装支付赎金,再签订一份让我满意的和约,要么就与我开战。”
无地王这次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才再次开口:“四百亿灵魂金币,三天之后我会让人送到光明世界。这里的其它东西你都可以拿走。”
“太少了!”李墨尘摇了摇头:“六百亿!在你的眼中,他们不会这么不值钱吧?”
“五百亿!他们当然不可能只有这么点价值。可问题是,你还没资格拿去所有。”
无地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也只会签订不会直接对你出手的协约,期限只有五年。”
“那就成交!”
李墨尘笑了笑,收起了他的冈格尼尔圣枪,五年时间可以让他做很多事情了。
他当然知道无地王的言下之意,这位只答应不对他直接出手,却不保证以其它的方式与他作对。
李墨尘对此倒是无所谓,没有卡奇诺组织的这场围杀,无地王一样会对光明世界有所动作。这位显然是有心参与这场棋局的,如今只是被逼迫到从暗处走到明面。
“你应该庆幸,你选对了一个好时机!”
此时无地王又一个挥手,显化出了一张有着帝皇印玺的卷轴。他深深注视着李墨尘:“真希望一年之后,你的笑容还能够如此灿烂。”
这一刻,三十万公里之外的神王拉穆尔与伊莎贝尔,都是一阵失语。
虽然他们听不到那两位在说什么,可只从双方的态势来看,显然是准备停手,并签订和约了。
被群星之母猜中了,无地王没有选择战争,而是被迫与那位命运主宰握手言和。
可这实在是太可惜了,以无地王掌握的力量,无论如何都没有与一个大千世界的土著神王妥协的理由。哪怕这个大千世界,稍微有点特殊。
“是速度!”
群星之母拉德文一声苦笑:“无地王有碾压扫荡那位威尔顿斯坦陛下所属神系的能力,可相应的,他那广大的贸易网络,也没法对抗威尔顿斯坦陛下的攻击。这位的攻击范围显然可以广达全域,并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抵达诸天万界所有的角落。他今天展露的神权与持续能力,无不都在昭示着这一点——”
“所以,威尔顿斯坦陛下的可怕在于自身。在有把握解决他本人之前,任何的敌意都是愚蠢的。当然,那些完全不在乎信徒死活的混沌邪神不在此列。”
伊莎贝拉目中闪动着微光:“所以理所当然的,他要比母亲您更受造化神王的敬重?”
拉德文斜目冷冽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然后一声轻哼,默认了伊莎贝尔的说法。
她接下来甚至改变了态度:“伊莎,接下来我需要你更深入的参与光明世界的纷争,哪怕是较大的损失也可以接受。”
这位群星之母,全神注视着远处的那个年轻人:“现在我们确定了两件事,一是这位命运之主很强大,哪怕是在帝皇面前,也并非是毫无抗手之力;一是那个双面世界的纷争,必将有着出人意料的烈度。而这些造化神王们的投入,也会远远超过我们想象。”
伊莎贝拉苦笑,她知道自己的母亲依然是之前的想法。之所以命令她更深入的参与,只是想要获得更多的,撬动时局的能力。
未来的这位命运之主,可能会让他们手里掌握的砝码更加值钱。
※※※※
李墨尘能够感应到拉德文母女的存在,却不知这几位之间正在发生的议论,当然他也不甚在意。
在无地王的化体消散,困居于这里的众多神王也匆匆脱离时间断层之后,李墨尘就开始打扫着战场。
收获非常不错,主要是因死去的几位基本都把他们的身家带在身上,他们大概是没想到纠集如此众多的强大神王之后,还会有身亡道消之险。
而此时即便不计无地王承诺的那五百亿灵魂金币,李墨尘都已经把之前在那拉德文交易所花出去的灵魂金币赚了回来,还绰绰有余。
正如颛顼所言,他现在想要赚钱的话,无论做什么都不及杀人强抢来得更快。
“看来陛下您现在就可以把贷款还上。”
达克督军凑到了李墨尘的身边:“您该把那件‘时光沙漏’一起抢过来的。那可是真理‘时序’,掌握时序的双真理,那位无地王说不定看都不敢看你一眼。”
“我也想,可没机会。”
李墨尘其实在重伤执掌‘时光沙漏’的那人时,就想不惜代价的夺宝杀人。
这虽然只是一件单真理的神话武装,可如果入手,那确实就如达克所说的。无地王这样的神上神,都未必敢对他直视。
‘神霄灵运紫金塔’也有真理级别的‘命运’与‘时序’,可因这件器物到现在都还没完全恢复,目前还只能有限度的使用。
可惜的是,当时隐藏于卡奇诺灵魂深处的无地王,已经准备显化神躯,让他无机可乘。
“我帮你找找看吧。”
达克陷入凝思,他越来越觉得这笔投资可能很划算:“我知道几件有着真理时序的神话武装,看看能不能帮你寻到。当然价格很贵,可能需要动兵。”
“那敢情好,其实真理命运也行,只要能够到手,无论多少价格我都愿意接受。也愿意与你们族群达成永恒的盟约。”
李墨尘也乐意给出画饼,如果东西真能够到手,那么达克开价一两万亿的灵魂金币他都愿意。
这对他的意义额外不同,无论是三真理‘命运’,还是三真理‘时序’,都可以让他拥有正视那些神上神的实力,甚至是帝皇与混沌之主。
以后‘神霄灵运紫金塔’恢复了,他李墨尘不还有主体与副体么?副体那边现在还缺着一件能够镇压气运的器物。
“爽快!”达克的眼睛一转:“我会帮你联络操持的,你等我的好消息。”
在为那位帝皇找对手这件事上,他们阿色拉人一向都很乐意,何况还有钱赚。
“啧啧,看来师弟你又赚了一笔。”
此时颛顼,也踏入到了这个时间断层。他扫望了周围一眼,然后失笑道:“我说过的,你最适合杀人越货。”
李墨尘也笑,可他的眼眸中,还是有着几分凝重:“现在的好消息是三年后的万界交易会,我总算是有了点资本。坏消息是这三年当中,光明世界肯定会麻烦不断。我的敌人,不会再对我有任何轻视。”
他又看向达克:“督军殿下能否帮我将那些关于‘纳垢’的研究资料,尽快送到光明世界?还有,我希望通过你的渠道,再雇佣一支雇佣军。规模大概与蓝血军团相当,能够在短时间内就位。”
他知道大规模的军队是无法一蹴而就的,如果只是他一人,完全可以借助时序神权全域行走,可如果带上整个天命神系,还有所有的天意军团,那么他们就只能在虚空中借助星舰龟速挪移。一年时间,都未必能够跨越十万星距。
即便是神王级,如果不是有李墨尘这样的特殊能力,又或是像卡奇诺那群人,拥有可在太虚中高速挪移的神物,那也是需要三五个月才能够跨越百万星距。
当年光辉之主与奥丁宙斯等人回归光明世界的速度之所以慢,正是缘由于此。
这也是那位无地王,之所以愿意向他妥协的原因。
所以即便要雇佣外力,那也是必须能在一两个月内赶到光明世界才可以。
李墨尘预感到未来光明世界的内部,一定会滋生出更多的祸患。而在攘内之前,他必须先保证外部的安全。
※※※※
李墨尘返回光明世界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往命运之乡魔法塔的顶层找到自己的副体,完成了两者的‘同步更新’。
以二元玄化大法修炼出来的正副体其实非常稳固,副体生出自我意识,最终分道扬镳的可能微乎其微。一应的东方仙法在这方面还是很不错的。
可李墨尘认为自己还是必须做到日常的防微杜渐,以确保最后一点可能性也不会发生。
之前他的主副体毕竟是相距百万星距之遥,彼此之间无法联系,两个意识之间因各自的经历不同,神性多少会生出些许不同的变化。
“命运之力,居然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了吗?”
在接受副体那边的记忆之后,李墨尘的眼里,不由闪现喜意。
在命运神权方面,他没想到自己副体的进展会这么大。
之前他在与暴食之王的战斗中确实有所领悟,对命运的认知越来越接近于世界的本质。可他的副体在这基础上又前进了好大一截,而且是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完成。
这大概是因第七缕与第八缕功德紫气入手,让他修成功德金身,灵魂再次增长的缘故。只凭许愿术,可没法有这样的效果。
以这个效率来推测,多则五年,少则三载,他很快就可以将命运神权推入真理层次。
而原本李墨尘预计,是需要上百年时间的。
“你在外域收获如何?”
安琪拉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了魔法塔的顶层,然后她就笑了起来:“看起来心情不错,那就是拿到了?”
由于李墨尘的副体需要闭关,全力以赴的冲击真理命运,所以在他的主体离开之后,安琪拉以神后的身份接掌了天命神系的控制权,暂时坐镇于这座天命神国的核心。
她知道李墨尘的离开,是为追寻能够对抗纳垢,对抗色孽,对抗奸奇的方法,也知此事关系到天命神系与整个光明世界的命运,一直都为此担忧不已。
所以在望见李墨尘的轻松神色之后,她也心神微松,非常高兴。
“拿到了!而且是超乎想象的筹码。”
李墨尘笑了笑,然后把一大一小两个礼盒递了过去:“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小的是一条项链,是用外域也很罕见的星泪石制作的,大的是一只神格十九的‘暗黑奇诺拉’的脊椎。”
安琪拉听到‘星泪石’就很高兴,等到‘暗黑奇诺拉的脊椎’入耳,就更是微微错愕,然后惊喜道:“是给莉娜准备的?”
“你自己决定。”李墨尘笑着回应:“如果你决定赐给莉娜,那么我会让人给她安排魔法仪式。她在冥界为你忙里忙外,也确实辛苦。”
所以李墨尘买下这东西,其实也是有着一些小心思的。安琪拉有一个得力的臂膀,也就不用把她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冥界。
安琪拉却又微微皱眉:“那么爱丽莎怎么办?她的功勋更在莉娜之上。”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给她另外准备了道路。她是龙脉,用这东西也不合适。”
对于爱丽莎这个助手与患难之交,李墨尘的确是有些打算的。不过暂时还没有合适的机会,也找不到适合她的目标。
“好吧,可还有你的祖父——”
“这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我手中有着更适合他的东西。他的能为,也不需要这种东西。”
接下来是召集诸神议事,了解李墨尘离开之后各方面的情况进展。
不过在通过爱丽莎下达通知之后,李墨尘特意趁着诸神毕集前的这段时间,往康修利的魔法塔走了一趟。
后者正在研究禁咒,在看见李墨尘之后,很是惊奇。
然后他的眼中,却透出了几分戏谑:“这可真是少见!不对,是从来没有见过,你还从未来过我的魔法塔。”
“你又不是失独老人,现在威尔顿斯坦家族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孝敬你。”
李墨尘一声嗤笑,然后就将一份礼盒,放在了康修利的面前:“这是我给你带来的礼物,耗资三百七十亿灵魂金币,以后可别怪我没把你放在心上。”
虚报了不少,可康修利不会知道他究竟花了多少钱。
“是什么东西?”
康修利的神色微动,现出了惊疑之色。他是知道灵魂金币的珍贵的,他康修利放弃所有的研究与炼造,每年不吃不喝,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灵魂金币的铸造上,一年下来也只能收获二三十万而已。
三百七十亿灵魂金币——他不知需要多少万年才能赚到手。
这位没有等李墨尘的解释,他直接付诸行动,将那礼盒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