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cw0都市小說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一三一 石堡難攻分享-8xjuq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標籤: , ,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小說推薦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
“拖出去,削耳挖鼻,终身为奴!”
“宰相大人,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求你了,求你了啊……”
勃纥军大营内,论倾凌冷漠的将一名攻堡失利的将领拖出去施以严惩。
连续五日,勃纥人在石堡下久攻不克,反倒伤亡数千人,已有八名武将重蹈了松布的覆辙。
整个勃纥大营现在是噤若寒蝉,再也没人敢主动请缨去攻打石堡,论倾凌的手段让他们从骨子里感到害怕。
见无人请缨,论倾凌主动点名道:“贊图次仁……”
“在……”
现年四十七岁的赞图次仁在闻听论倾凌点自己名字时,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忙出列应声。
论倾凌瞥了他一眼,问道:“赞图老将军,给帐内的其余将领做个表率吧,给你三千人马,拿下石堡如何?”
赞图次仁忙道:“宰相大人,赞图今日有些头痛,想是老毛病犯了,请宰相大人见谅,收回成命,等改日再战……”
论倾凌冷哼一声,缓缓说道:“五千,给你五千人,取下石堡,回到象熊城,本相亲自替你向赞普举荐,授你爵位……”
赞图次仁忙跪下恳求道:“宰相大人,赞图今日真的身体抱恙,根本无法指挥作战,怕会折了兵马有损勃纥人威名啊……”
论倾凌颌了下眼帘,打量一阵赞图次仁后问道:“也就是说你想违抗军令?赞图次仁,你以为你不答应攻打石堡,本相就不会治你的罪了么?”
赞图次仁苦苦哀求道:“宰相大人明鉴,赞图现在是真的没有信心取下石堡啊,
这石堡地形险要,我们根本没法在石堡下集结优势兵力发起攻势,
如此鏖战,根本就打不下石堡,还请宰相大人另外出策吧……”
“请宰相大人明鉴啊……”
赞图次仁的话,引起了周围其余将领的共鸣,齐齐跪在论倾凌跟前哀求起来,说到底是不想被挖眼凿鼻,然后沦为庶民奴隶罢了……
这几日,他们是真的怕了,一旦进攻石堡失败,等待他们的也只有悲惨的下场,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可见论倾凌治军是多么冷酷。
“怎么?你们一个个想干什么?攻堡不力还有理了?”论倾凌神色阴冷,“以为这样就想让我放弃夺取石堡打算?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无论如何,这石堡我必须拿下!”
另一名勃纥将领藏巴抬头说道:“宰相大人,我等实在不明白,为何要对这区区一座石堡如此用心?
陇右这么大,我们完全可以去攻占其余地区,大不了将石堡围在内中,我就不信一年下来,石堡里的汉人还能有力气固守?怕是饿都饿死了。”
论倾凌眉头一皱,一道凌厉的目光射向藏巴,吓的他连忙低下头,别开他那凶狠的眼神。
“陇右是大,但最大的天险便是这石堡!要想在陇右站稳脚跟,这石堡是首要拿下目标,这些时日你们也看到了,
石堡内汉军不过区区数百,却让我们几万人马寸步难行,还不明白它的重要性么?”
论倾凌起身在帐内来回走动,然后在藏巴和赞图次仁之间的位置来回绕了一圈,再次回到主案前坐下。
“我知道石堡难克,但就是因为难克才更要想办法打下来,只要控制住石堡就等于掌控了整个陇右,到那时我们近可直取西域全境,
退也能以石堡为据点,在陇右道与强敌展开殊死周旋,敢问这么好一块天然屏障你们能眼睁睁放弃么?
勃纥的子孙们,请拿出你们的勇气,继续跟汉军殊死搏战到底,我相信,胜利最终还是会属于我们勃纥人的!”
听着论倾凌的话,众人都纷纷沉默不语,在短暂的寂静之后,算是认同了他的观点。
也就在这时,论倾凌忽然对贴身奴仆说道:“给本相披甲,不就一座小小的石堡么?本相亲自上阵督军,我就不相信那些懦弱的中原人能一直死撑下去!”
听闻论倾凌要亲自上阵,帐内众将不由有些意外。
论倾凌在夺取象熊城最高权力之前,本身就是勃纥高原上赫赫有名的名将,他击败过大小渤律,侵占过天竺北方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曾和大食、萨珊交过手,至今大小一百多战竟无一场败绩。
这几年,老赞普之死导致勃纥境内因为权力更迭而产生的动乱,不得不让论倾凌将心思由外转内,主动把安置在大渤律国和天竺的军队撤回,加入了权力角逐的内斗中。
直到去年秋季,耗时近四年的权力争斗才最终以论倾凌的全面获胜而告终,再次将目标放在了扩张的战略上。
只是参与内斗以来,论倾凌已经很少亲自指挥部队作战了,都是由自己的亲信和族人代劳,尤其是他弟弟论劳,深得论倾凌的信任。
现在论倾凌重新披甲上阵倒是出乎不少人意料之外。
只见论倾凌将一身重达三十斤的高原战甲穿戴整齐,整个人看上去威风凛凛。
论倾凌将一把宝剑别在腰间后,大声下令:“全军听令!即刻向石堡进发,务必要在天黑前拿下石堡,若拿不下,本相同受军法处置!”
这一举动其实也是在安抚这些天被自己严酷手段吓傻的勃纥将领,变相告之他们“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道理。
只是,这个道理真的能付诸实践么?谁都不敢肯定,但至少现在,军心被论倾凌给安抚了。
……
而此刻的石堡内……
“拉~~”
两名汉军士兵齐心协力,将一块镶嵌了铁蒺藜的滚木用力拉了上来。
这些时日,汉军士兵也没闲着,趁着敌人未攻堡的空荡,没有参与战斗的士兵都在许文静的指挥下布置防御工事。
这滚木是在附近山头砍伐来的,然后用生锈的铁蒺藜死死镶嵌内中,在石堡凹形三面,每面都布置了四座,一旦敌人来到城下,直接松开固定在石堡上的绳索便可以直接将人砸的血肉模糊……
滚木很快就被拉了上来,待把两段的拉绳固定后,却见铁蒺藜上满是殷红的血迹,可以判断这些时日战争的残酷。
目前为止,五百汉军已阵亡七人,都是在勃纥人箭雨肆虐下被射中门面而死。
泡有马粪的箭镞带有剧毒,一旦中箭,尤其是脸颊中箭,这伤口处理起来会变得非常麻烦,基本也就失去了战斗力,以目前的条件也只能束手无策。
不过好在伤亡不大,勃纥人几万支弓箭射下来也才带走七人性命,总体来说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这仗基本还能继续打下去。
“帮我一把,我手臂麻了……”
神射手狗眼呲牙咧嘴的对身后同伴招呼着,这些时日他不停的操作臂张弩,腰和手臂也有些发酸发麻。
身后的同伴立刻反拉他的手,然后用膝盖顶在他穿有胸甲的腰部,然后用力一扯……
“嘶~行了行了,有感觉了~”
狗眼大呼小叫一阵,让同伴松手后,扭了扭手臂,等吐出一口浊气后,背靠垛墙坐了下来。
“来一口?”
同伴摸出一个烟斗,装了把烟丝递到他手中。
狗眼接过烟斗,掏出火折点燃烟斗里的烟丝后,猛吸一口,闭目享受烟丝带来的舒坦,良久才缓缓吐出一个烟圈。
“舒服呀……”狗眼又吸了一口,“这盯着胡奴一整天功夫,没有这烟叶强打精神,没多久就得犯困……”
同伴闻言,凑到他跟前小声问道:“我说狗眼,你说说这几天你射杀了几个胡人?”
狗眼想了想,然后取过装有弩箭的箭袋,打开数了数剩余箭枝,随后头靠墙面回道:“八十七个!射偏了两箭。”
同伴闻言,登时惊呼道:“乖乖,八十七个,怕是整个凉州军都没你一次杀敌所获的多吧?”
“这算什么……”狗眼一脸不在乎,“只恨弩箭不多,要是给我一千支弩箭,我能射杀至少九百个!”
“一千支弩箭?你这手臂和腰顶的住么?”同伴笑着说道,“我看差不多行了,这次你表现这么好,等回去一定能在军中混个旗总当当,
听说玄武关有一支靠弓弩闻名的部队,他们的将军也是习得一手好弓弩,如今都已经是指挥上万人的旗团指挥使呢……”
狗眼闻言,抽出一支弩箭,塞入箭槽之中,调准了角度后,慢慢说道:“有机会我也一定要爬到旗团指挥使的位置,顺便找这位将军切磋一下箭艺……”
“敌袭~~”
就在这时,一声犀利的铜哨声吹响,狗眼闻言,立刻把头压低。
但见石堡上空黑压压的狼牙箭组成一片黑云,铺天盖地向石堡扑来……
“笃笃笃……”
“叮叮叮……”
箭雨落入石堡内,登时与地面、护盾、以及士兵身上的铁甲来了个紧密接触,发出阵阵刺耳的动响。
“狗日的,又来了~”
老张一手抓着从勃纥人尸体上捡来的圆盾护在头顶,朝垛墙缺口向外瞄去时,不由轻吐一声。
另一边的戚纹同样将一面圆盾缚在背上匍匐来到滚木拉索边,等待着敌人靠近就给予还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