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e0h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討論-第六百六十七章 三得熱推-16ubv
By: Date: 24 8 月, 2020 Categories: 軍事小說 標籤: , ,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陈佐成再次叛变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一时走错了路。现在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坚定的信仰,只是一个机会主义者罢了。他对党的忠诚,经不起任何考验,敌人一用刑,所谓的信仰就被生命取代。
真正的共产党员,会用鲜血和生命捍卫自己的信任!
陈佐成知道,想活着,就得证明自己的价值。他在上海也没什么关系,只有原来永安三厂认识的那些人,日本人最感兴趣的可能是唐伟达,现在是江苏省工委书计。
另外,就是他老婆华蒙梅,她是个真正的党员,肩负着组织的重任。自从刘记杂货铺出事后,陈佐成就被开除党籍。从那之后,华蒙梅的工作,他就不是很清楚。
有一点他明白,组织对华蒙梅很重视。如果能把华蒙梅拉到这边来,不仅还能做夫妻,他也会因为华蒙梅的情报而享受荣华富贵。
陈佐成知道,华蒙梅还在上海。他向渡边义雄表示,会尽力联络华蒙梅,并劝她替新政府做事。共产党吃不饱穿不暖,跟着他们有什么前途?
陈佐成到渡边义雄的办公室,脸上挂着讨好似的笑容:“渡边先生,我想去找华蒙梅,做做她的工作。”
渡边义雄摇了摇头:“你太太当然要找,但更重要的是你的联络员。”
陈佐成到宪兵队一天,就答应合作,特工总部的人,还不知道他已经供认,以为陈佐成在配合宪兵队工作。找华蒙梅,虽然可以劝说华蒙梅,但也有可能被她察觉。
最稳妥的做法,还是把他的联络员钓出来,让他那成第二个陈佐成,渡边义雄才能继续执行柳娜梅的李代桃僵计划。
陈佐成轻轻摇了摇头,黯然失色地说:“我不主动搜集情报,也不能发展下线,共产党对我是有戒备的。”
在中共那边,他的经历虽得到了谅解,但已经失去党员的身份。想要重新入党,让组织对自己信任有加,需要很长的时间。甚至,在往后余生中,这是他最艰难的目标。
渡边义雄说:“如果你拿到了有价值的情报呢?”
陈佐成马上说道:“那可以发出暗号,中共会派人与我联络。”
渡边义雄说道:“我这里有两份情报,一个是南京军事委员会将苏浙皖绥靖军改称第一方面军,下辖七个师,两个独立旅,一个教导旅,两个独立团的情报。另外一份,是日军最高军事顾问部制定的清乡计划大纲。这两份情报,都关系到中共在苏浙皖能否活动,他们一定有兴趣。”
想要让陈佐成发挥作用,必然要让共产党尝点甜头。给一些很快就要作废的情报,陈佐成会回去后,必然会引起中共上层的重视。
陈佐成疑惑地说:“我身份卑微,这么重要的情报,怎么能拿得到呢?”
渡边义雄说道:“所以,你‘暴露’了,必须马上转移。”
只要地下党的联络员找上陈佐成,他的任务就完成了。接下来,陈佐成就可以去劝说华蒙梅,或者寻找唐伟达。至于联络员的事,将由渡边义雄亲自负责。
渡边义雄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陈佐成拿到这么重要的情报,身份暴露也是正常。既然如此,他就得马上转移。
之前从外白渡桥和青龙港的交通员,已经遭到破坏,渡边义雄希望,再掌握一条地下党的新交通线。
这次,他希望能把整个交通线完整清理出来,不要在意一次二次的运送人员,等摸清他们的规律,配合日军,一次就端掉整条交通线的地下党。
陈佐成的联络员拿到如此重要的情报,是不是要迅速向上级报告?宪兵队的人,会盯死联络员。通过这个联络员,找到共产党的重要人员。就算找不到,也要把联络员抓回来。在宪兵队的酷刑下,很少有人能抵得住。
之所以有人熬住了,那也是因为行刑的人没有水平。
最后,才是让陈佐成劝说华蒙梅。渡边义雄对这个结果不抱希望,华蒙梅如果愿意过来,应该早就过来了。
当然,渡边义雄没打算让陈佐成真的劝说华蒙梅,只要陈佐成找到华蒙梅,马上将她抓回宪兵队。
到时候,华蒙梅答应合作的话,可以给她一条活路。否则,审讯室的刑具,他不介意让华蒙梅全部尝一遍。
渡边义雄很得意,从三方面着想,不管如何,自己都是胜利者。只不过,是成果的大小罢了。
陈佐成发出有重要情报的暗号后,就开始焦急地等着联络员的到来。中共为了节约经费,也为了安全,一般把接头地点直接放在马路上。有什么事情,就在马路上聊,效果比在密室还要好。
效率高,费用低,最重要的是,更加安全。
这种土法子,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属于地下党独创。对地下党的工作人员来说,非常适合使用这样的方法。
根据之前的约定,陈佐成发出暗号后,第二天上午十点会去静安寺路哈同路口与联络员见面。如果联络员没出现,则在下午四时,在福煦路哈同路接头。
第二天上午,渡边义雄带着人早早埋伏到了静安寺路哈同路口,然而,等到十点半,依然没人与陈佐成接头。
下午四点,在福煦路哈同路口,陈佐成见到了中共的联络员。两人就在马路上,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话。
陈佐成拿出一个小纸团,迅速将到交通员手里:“我身后好像有尾巴,你要小心点。这是一份日军的清乡大纲,今年日军将与南京政府的第一方面军配合,选择一块区域进行军事合作,重点打击那块区域的新四军。”
联络员说道:“如果你暴露了的话,要马上撤离,你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陈佐成介绍道:“我想今天晚上撤离,先秀到法租界,随便找家小旅馆住着。”
联络员说道:“可以,你到法租界育才初中隔壁的小旅馆临时落脚,明天安排好撤离路线后再通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