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szu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太平客棧討論-第二百二十四章 蝕日大法熱推-ua031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道门五仙的说法,都不是无的放矢。天仙之所以为天仙,是因为天仙已经飞升离世,飞升于“天”,地仙之所以为地仙,是因为还留在人间,立足于“地”。人仙之所以为人仙,是以人为本,发掘人体秘藏。神仙之所以为神仙,则是因为以神道香火为食,铸就金身。
鬼仙之所以鬼仙,自然与鬼大有渊源。人死之后,魂归于天,魄归于地,三尸行走于世间,是为鬼。鬼仙的神游出窍,便是与鬼无异。
所谓“中阴身”,便是人已断气,神魂开始离开体魄,但魂、魄、三尸还分离,一种介于生死和阴阳之间的特殊状态。正所谓“前阴已谢,后阴未至,中阴现前。”前阴已谢指此期命数已尽,后阴未至意谓魂魄未曾归于天地,这种状态下的神魂没了体魄束缚,明心见性,觉知力为生前七倍,这一生的经历都会在灵台中闪现。
寻常人死后的中阴状态,只有七日之期,鬼仙的“中阴法身”便是长久维持此等状态,介于虚实、阴阳之间,刀剑不能伤,是绝佳的保命手段。
宋政以鬼仙之能,用出“中阴法身”,便是将自己的体魄由实化虚,藏于阴阳界限之间,与“阴阳门”开启阴阳之路而跨越空间是一样的道理。如此一来,便躲过了李玄都的“逍遥六虚劫”。
李玄都也不以为意,负手而立,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不要玩虚的,来点真本事。”
宋政的身形重新由虚化实,出现在李玄都的面前,说道:“好,那就来点实的。”
宋政足下一点,身形飞掠而出,手中多了一把戒尺。
道门这边各种宝物迭出,儒门那边却是乏善可陈,似乎除了王天笑那块理学圣人的玉佩之外,便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宝物,以至于儒门中人落在下风。
瓷王
实际上并非如此,儒门中当然有许多宝物,甚至不乏仙物,只是儒门隐士认为好刚要用在刀刃上,与其人手一件宝物,倒不如把宝物集中起来,留给关键人物使用。这次儒门阵营中共有四个关键人物,抛开龙老人不谈,第一个就是王天笑,得了理学圣人的玉佩,本以为能稳操胜券,却不曾想被白绣裳算计,输在了“度世佛光”之下。第二个是赤羊翁,是专门针对李玄都的,可惜遇到了秦清,权衡之下,不得不主动认输。而最后一人却是宋政了,可以说儒门把宝押在了宋政的身上,寄希望宋政能稳胜一局。
此时宋政手中的这把戒尺便大有来头,同样是理学圣人的遗物,坚固无比,而且势大力沉,与“三宝如意”有几分相似之处。当年的理学圣人便是以此物惩戒儒门中人。
宋政手持戒尺,以此为刀,重新用出“魔刀”。
李玄都却不再用“北斗三十六剑诀”,而是改用“太阴十三剑”,只见得他身上的“阴阳仙衣”随之生出变化,黑影重重,李玄都虽然手中无剑,但每次出手,都会有一道黑色虚影脱离“阴阳仙衣”,对宋政出剑,然后再回归“阴阳仙衣”,而且这些剑影介于虚实之间,寄托于“阴阳仙衣”,只要“阴阳仙衣”不灭,便不会毁灭,便是长生境也不能奈何,当真是玄妙无比。
宋政的刀是“魔刀”,“太阴十三剑”也算是当之无愧的“魔剑”,“魔刀”对上“魔剑”,招数已经脱离正常比斗的范畴,变得玄而又玄,极尽诡异,不少观战之人看到一半,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还有人觉得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这便是被“众生入我眼”等招数殃及池鱼了。
秦素不曾修炼这两门功法, 但因为李玄都的缘故,也算是有所涉猎,再加上她跻身了天人无量境,仅仅是观战还是无碍。就在此时,秦清忽然伸手遮住了她的双眼,然后就听秦清说道:“‘天刀’与‘魔刀’是截然不同的道路,以你如今的境界,还不到融会贯通的时候,理应在‘天刀’一途统勇猛精进,此时贸然去研究‘魔刀’,有益无害。”
秦素听得爹爹如此说,便不再去看,她本也对这些没有那么大的兴趣,有些人嗜武如痴,不错过任何一个机会,可她却是不大感兴趣,之所以能有今日成就,一则是归功于秦清,一则是归功于李玄都。
秦素虽然担心李玄都,但也对李玄都很有信心,不觉得李玄都会输给宋政。只要李玄都赢下了这一战,那么玉虚斗剑便算结束,以道门获胜而告终。念及此处,秦素忽然又想到,如果玉虚斗剑结束,那么她和李玄都推迟了许久的婚事便要开始着手准备了。
想到此处,秦素只觉得脸上发烧,连耳根子都有些发红,虽说大多时候,两人都是形影不离,但与夫妻还是有所区别,毕竟李玄都只是嘴上打趣,实则都是规规矩矩,秦素本人也不是那等轻浮女子,两人还算是守礼的,可一旦成了夫妻,那可就全然不同了。
过了片刻,秦素还是忍不住抬头再看,却不是看两人的招数,而是看战况如何。
只见宋政已经被李玄都逼到了玉虚峰的边缘位置,身后不远处就是万丈深渊,李玄都一袖接着一袖地向他扫将过去,每一袖都是一剑,威势惊人。宋政全然处于下风,手中戒尺出招极短,攻不到一尺便即缩回,显似只守不攻。突然之间,李玄都双袖同时向宋政扫去,宋政以手中戒尺挡下了一袖,不得不伸出手迎上另外一只大袖,与李玄都藏于袖口中的手掌相对,然后便不再分开,两人脚下的地面开始摇晃不休,不断有碎石和白雪从悬崖峭壁上掉落。
小乞儿
秦素也感受到了晃动,暗道:“宋政毕竟是鬼仙,他为何不用法术,而是要以拳脚兵刃与玄哥哥相拼?难不成他另有算计?”
便在这时秦素忽然想起一事,便是上次玉虚斗剑。她虽然因为年幼的缘故,没能参与玉虚斗剑,却听爹爹提起过多次。
婚内情:狼性老公,别过来
上次玉虚斗剑的最后一战,宋政之所以敢于挑战李道虚,便是依仗了一门秘法,名为“蚀日大法”,此法虽然与“吞月大法”并列齐名,但实则要比“吞月大法”强出许多,乃是一门大成之法。
“吞月大法”是气机逆运,使自身成为负极,以负极吸引正极之道,同样可以吸纳他人气机为己用。“蚀日大法”则是将自身三大丹田化作‘空洞’,如不漏海眼、无底深洞,可将他人气机化作己用。如果修炼“吞月大法”之人的修为不如对手,还要以强行汲取,那么便是正极吸引负极,立时如海水倒灌江湖,自身修为灌注到对方的体内,得不偿失,凶险莫甚。“蚀日大法”却是不将气机存于丹田气海,而是存于经脉之中,却是没有这等隐患。
不过“蚀日大法”也有一个缺陷,便是“蚀日大法”的吸力不如“吞月大法”远甚,非要身体相触不可,当年玉虚斗剑,宋政对上李道虚,近不得李道虚身前三尺,“蚀日大法”便全然无功,最终被李道虚三剑所败。
此时李玄都和宋政相互角力,不正是使用“蚀日大法”的天赐良机?
宋政经历了上次的惨败之后,自然明白“蚀日大法””之中的不足之处,他不仅险些因此而丧命,最终也导致他不得不放弃经营多年的无道宗,间接成就了后来的澹台云。宋政远赴草原之后,有了闲暇,得以反思当年之过,心无旁骛,并着手改进了自己的许多功法。。
此番他对上李玄都,一时未能取胜,当即运出“蚀日大法”,与对方手掌相交,岂知一吸之下,竟然发现对方体内空空荡荡,不知去向。李玄都这一惊非同小可。“蚀日大法”的厉害之处便在于无不可吸,便是当年的李道虚也不是让宋政吸之不动,而是直接没让宋政近身有施展“蚀日大法”的几乎,像这般无功而返,别说宋政生平从所未遇,根本连想也没有想过。宋政又连吸了几下,只觉得李玄都好似一块顽石,根本不为所动。
便在这时,李玄都发力一震,将宋政震退,又是一袖席卷而来。
宋政见李玄都招式凌厉,随即变招,威猛无俦。李玄都改取守势。两人又斗了三十招,宋政手中戒尺劈下,李玄都一指点向他的手腕。宋政见他这一指剑气凌厉,当即决定让李玄都点中自己的手腕,同时运转“蚀日大法”。
洪荒之鯨祖
如果李玄都继续不让宋政“蚀日大法”吸到,隐藏体内气机,那么这一指势必伤不到宋政,反而要被宋政趁机反攻,但若有气机,便要被“蚀日大法”吸取
凈土天宗
便在心念电闪之际,一声轻响,李玄都的手指已戳中宋政的手腕,宋政的“蚀日大法”随即运转开来,粘住李玄都的手指,使其不能撤开。
正在观战的秦素见此情景,忍不住低低惊呼一声。
不过紧接着秦素就发现李玄都的脸上并无异色,反而是宋政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因为宋政这次不但没有吸到李玄都的气机修为,反而感觉到从李玄都体内同样传来一股吸力。
两人此时身体相触,互相吸取对手的修为,结果便是陷入僵持。
李玄都之所以能无视宋政的“蚀日大法”,却是因为“长生石”的缘故,“长生石”本身就有吸取他人气血的妙用,当初老汗便是被吸成了一具干尸,经过巫阳的“妙手回春”之后,李玄都的体魄也拥有了“长生石”的神异之处,宋政第一次运用“蚀日大法”无功而返,便是因为李玄都将气机收缩至“长生石”中,第二次的时候,李玄都干脆以攻对攻,辅以忘情宗的“吞月大法”,直接以“长生石”的吸力化解了“蚀日大法”的吸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