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jfe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首席醫聖-第914章 這就是中醫名門?閲讀-e8rwb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
俪春香很风情款款的捋了一下大波浪卷发,嫣然笑道:“在群里聊了那么多次,宋大夫该不会根本没记住我这个小透明吧?”
“……”
宋澈当然有记住,而且记忆深刻。
当初他就腹诽过,能给自己取名绰号【夜勤病栋护士长】的成员该多么没节操,比玲姐自封的【医学界林志玲】有过之无不及。
而且几次在群里打屁扯皮,【夜勤病栋护士长】的言谈都很露骨,一言不合就开车,可见确实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司机。
这一点,和俪春香的言谈举止倒是不谋而合。
只是宋澈仍旧挺意外的,通仁堂的儿媳妇居然混进了药神组织,莫非俪春香在医药方面也有特殊本领?
“不用那么惊讶,我能进入药神组织,靠的并不是实力,而是这张脸。”俪春香确实很会洞察人心,及时解答了宋澈的困惑:“别忘了,药神组织吸纳成员的要求,除了实力之外,特别的身份也可以作为入场券。”
闻言,宋澈顿时想起了【吃瓜群众】刘健。
刘健的三脚猫医术自然达不到药神组织的要求。
但这货靠着‘巫医传人’的噱头,就被药神组织以保护扶持‘少数群体’的名义给接纳了。
而俪春香虽然不算‘少数群体’,但她的背后却是百年医门通仁堂!
“药神组织应该很多次想邀请通仁堂的人加入,但都被拒绝了……你应该也听说了,通仁堂太低调了,根本没兴趣参与这些团体组织。”俪春香缓缓道:“但我是一个例外,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将通仁堂这块牌子往商业化的道路去推。而我终究是一个嫁进来的媳妇,想在这个大家族里立足施展抱负,必须攒够足够多的人脉资源。”
“我本来只是一个医院的护士长,因缘巧合嫁进了乐家,以我那点小本事,当然不足以在乐家站稳脚跟,所以我只能一门心思搞商业。但是我也必须获得技术上的支持,而药神组织里的人才那么多,我当然要好好的跟宋大夫你们交流咯。”
“高!实在是高!”
宋澈竖了个大拇指。
这个女人的野心和心计,都太深了!
她嫁进乐家,并没有满足当一个阔太太,而是意图改写这个百年医门,甚至纵横捭阖、构建人脉,没准大目标就是要统领通仁堂!
“宋大夫,我知道我们无亲无故,贸然让你帮我确实比较唐突。”俪春香幽幽的道:“但在商言商,我们还是有合作的基础,我听说你对那根龙骨很感兴趣,说实话,我对这方面不太懂,只知道我公公他们也想争取拿回来,方便钻研一些新的药方子。我在想,为什么不干脆做一个顺水人情呢,无论最终我们之间谁拿到了龙骨,都可以分享给彼此,协助彼此的计划。”
“说句不好听的,你终究势单力薄,你现在唯一的身份就是澳港中医公会的话事人,但这个身份在内地可能不太顶用了,在内地,终究是通仁堂、庆余堂这些老字号药房的地盘,别说你了,就是龟苓堂、天参堂联手过来,过江龙都抵不过地头蛇。”
面对这番引诱,宋澈大义凛然的道:“你觉得我像是那种趋炎附势之辈吗?”
“难道不是么?”俪春香眼看四周无人,忽然凑到宋澈的身边,吐气如兰:“还是说,你嫌好处还不够多,要不然再把我加上去,你看如何……”
宋澈不动声色的挪开,道:“俪女士,还请自重。”
俪春香的目光一闪,眼看宋澈丝毫不为所动,就幽幽的叹了口气,苦笑道:“宋大夫,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
東方血妖 莫天緋
宋澈淡淡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只要不违法乱纪,我无权置喙什么,而且我觉得即便我倒戈向你,也未必能左右通仁堂当家人的想法。”
“谁说你左右不了的。”俪春香微笑道:“你都不晓得我公公他们有多看重你,甚至说出了生子当如宋澈这句话。”
宋澈不由一挑眉头。
……
这场摆在和孝府的寿宴,规模很小。
只有一个大包房,摆了三桌,用屏风隔开来。
左手恶魔右手爱神 掌灯
除了乐家的主要族人和通仁堂的核心人员,没有多少个外人。
进入温暖如春的包房,里面已经稀稀疏疏的坐满了人。
俪春香领着宋澈一进门,就道:“宋大夫来了。”
闻言,包房里的所有目光不约而同的聚焦到了宋澈的小白脸。
首先就有一个中年男子起身迎了上去,拱手道:“宋大夫,久仰了。”
“这是我的先生,乐榕。”俪女士过去挽起了中年男子的手臂,做小鸟依人状。
宋澈顺势跟乐榕客套了几句,心里颇有些玩味。
说真的,这个乐榕的岁数起码有五十了,而且又长得比较着急,乍一看,都可以当俪春香的爹了。
而且相比风情万种的俪春香,乐榕的相貌气质和着装,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老实人!
神水訣
联想到俪春香在网上以【夜勤病栋护士长】的绰号浪里个浪,宋澈依稀能想到通仁堂里的大草原。
“宋大夫来了啊?快请进来。”
没等两人寒暄够,最里面那个隔着屏风的席位里传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
下一刻,就有一个老人家坐着轮椅,被人从屏风后面退了出来。
乐绍成,通仁堂乐家的当家人!
宋澈连忙也迎了上去,郑重道:“怎么值得劳驾乐老前辈亲自接待。”
“你值得的。”乐绍成的苍老手握住了宋澈的手,慈眉善目的笑道:“你是中医界为数不多的栋梁,又是宋前辈的孙子,给你多大的礼遇都不为过。当年要是没有宋前辈的提携和指导,我们通仁堂早就没落了,连我都得早早埋在土里,哪有机会过这八十大寿。”
宋澈心想原来爷爷还对乐绍成有救命之恩。
救了通仁堂当家人,这可是大事,怎么没听爷爷提起过,难道是做好事不留名?
而乐绍成还在滔滔不绝:“唉,当年学艺不精,用错了草药,差点毒发身亡,还好宋前辈及时搭救,保住了我一条命,大恩大德,我却没机会再偿还了……”
一黎一棱枉三生
帝舞乾坤
宋澈微囧。
堂堂通仁堂的当家人,居然曾经差点毒死过自己!
难怪宋老头喝高了会扬言国内现存的中医们都是辣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