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fm2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火影之我能無限吞噬 txt-第二百一十七章 重見故人-7kzrh

火影之我能無限吞噬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無限吞噬
咯吱….
女神的貼身高手 炎神
门被打开。
许久,又重新关上。
看上去像是又进来了什么人一样。
美女的绝世球王 洗剑
毫无疑问。
哪怕是动用了搜寻记忆的术式,猿飞日斩也没有得到半点信息。
刹那间,阴冷的瞳力直接爆发在了整个牢房内。
虽然说有后遗症,不过,一咬舌头,还是立刻就让自己的意识恢复了过来。
所幸的是,猿飞日斩有所顾虑,所以并没有采取对身体拷问的手法。
云倾天阙 素素雪
除了牢房内的阴冷,别的就再也没有什么了。
魅之眼。
虽然名字上听起来有些女性化,不过确是一个不错的技能。
能够抵挡精神类的忍术冲击。
即使是那些该死的木叶忍者在自己的身体内部注射了精神类的药剂,但是依旧是没有对他造成半点的伤害。
釣鰲 天侑
轻轻的微微动了一下手指头,凌厉的剑意更是直接将他手上的手铐给直接弄开。
林右笑了笑。
他之所以任由猿飞日斩将自己关进这种地方,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抬起头来,直接走向那个浑身瘦白,看上去表情有些冷淡的家伙。
他望向这个家伙,瞳孔也微微缩起。
沉默了许久之后,那个头微沉的家伙,也是缓缓的抬起了他的头….之后更是直接身体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啊…..你…你是….”
直到林右卸掉身上的所有伪装后,他的面色也渐渐的扭曲了起来。
“你….不可能的…..”
“为什么,为什么….”
那个沉默已久的男人终于再次的大声喊叫了起来。
不过。
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在得知他的消息之后,林右也是稍显意外。
毕竟,自从林右离开雾隐之后,就很少去介入有关他的事情了,甚至散养了起来。
而他身上的斑点。
星空第一重炮
正是当时自己神武六式其一的神指,所留下的病根。
此时的他也已经受到常年吞噬的效应,导致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充满着黑色的斑点,并且就连骨骼也是这般如此。
怕是不死都已经是万幸之中的事情了。
不过。
换做是一般人的话,现在早就已经身在黄泉之下。
不能够自拔。
当然,除非是特殊的手段,才能够保下命来。
微微点了点头,林右思索了下。
“这些年,也是辛苦你了…”
“最后,就当是补偿吧。”
之后,他更是将双手放在了那名男子的肩上。
一道绿色的荧光,突然出现在了两人的身边。
来自木遁忍术的加持下,哪怕是再重的伤,都能够恢复。
相对来说,林右却要消耗掉比木遁的代表人—千手柱间更多的查克拉。
很快。
随着绿色的荧光的出现,他的全身上下的斑点,都已经修除得差不多了。
农家金凤凰 小小人青
“走吧。”
将飞段的伤治疗得差不多之后,林右身上的查克拉也损失了大半。
哪怕是当初对上秽土柱间和斑两人都没有那么狼狈过。
此时,他的嘴滣已然发白。
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恢复如初的身体。
飞段的眼里也是满眼的震撼。
哪怕是木叶的医疗忍者,尝试修复过他的身体,最终都是以失败而告知。
而面前这个,若干年前,拜入他门下…..
飞段倒不觉得他的实力恐怖到逆天程度。
只是稍微比自己强,然后凭借着秘法,自己动他不得罢了。
但是现在来看。
这个叫林右的家伙。
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就好像周围的空气都被掠夺…压缩了一样。
此时,飞段瞳孔放大,他的内心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了。
直面林右。
甚至有种深入地狱的感觉。
哪怕是死神大人现在现身在他的面前,他都觉得,只能是小巫见大巫,抬手,便是抹杀死神的存在。
为什么…
为什么仅仅只是几年的时间,变化却如此之大。
“回雾隐村,静候我的指令。”
轻声说道。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只是微微将自己的手指弯曲。
一记瞬发!
轰!
墙体直接被摧毁。
大量的烟尘漫天肆虐着。
抬头可见的月光,以及自由的空气,这些都是他关押时期以来所梦寐以求的东西。
“快走吧,这是你的武器。”
林右随手就是将背后的镰刀抛给了飞段。
轻轻的抚摸着镰刀上的灰尘,即使是这样,也丝毫遮不住它的锐利。
“我的宝贝…终于回来了。”
飞段热泪盈眶道,随后微微抬头。
“那林右大人呢?”
“是,我这马上离开。”
看到林右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飞段立刻面色一青,快速收拾准备离去。
随着林右命令的下达,飞段立刻释放出隐藏起多年的杀意,快速的涌了出去。
以他的特殊能力。
要逃出这里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
可以这么说,能够击杀掉猿飞阿斯玛的人物,绝对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西遊後傳之大聖情斷上海灘
“猿飞阿斯玛啊…..”
林右喃喃道,似乎勾起了他的一些回忆。
——
末世重生之双生子 snowdrop
半响。
监牢的警报,彻底的响起。
然而因为大部分的忍者,都被派遣去木叶主村的位置,此时的木叶监牢,也只不过是关押着一小部分的犯人,自然是不会部署什么大量的忍者。
然而。
正是因为这样。
不费吹飞之力。
飞段更是直接逃出了木叶,在森林里快速的疾驰着。
五分钟过去。
猿飞日斩这才得知了消息。
“什么!飞段那家伙跑了!?”
此时。
猿飞日斩暴跳如雷,奋力击打着桌子,脸上的青筋更是微微的爆了起来。
作为一个不死的怪物,也杀死了很多木叶的忍者,猿飞日斩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叫飞段的家伙。
但是比起他的利用价值的话。
此时牢内的另外一人,才尤其的重要。
“宇智波镰如何?也跟着一起越狱了吗?”
“回三代,宇智波镰….他还在牢内。”
眼神微眯,猿飞日斩满脸的疑惑。
“什么…..他竟然…..”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
“封锁木叶,不要让任何人给我出去。”
“另外,派出三支小队,无论如何,也要把飞段那个家伙给我重新抓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