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高齡巨星 線上看-第885章:夢醒時分(求月票,求全訂!)讀書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高龄巨星
.
在《奇怪的她》整个剧目结构之中,第四幕是非常重要的一幕。
从剧情上来说,在这一幕中,沈梦君终于放下了老年人的桎梏,以年轻人的面貌开始拥抱新的生活,并牵扯出了和孙子小宇一起搞乐队这么一条故事主线。
而对于剧情更重要的作用,则是在这一幕的尾声,也就是沈梦君受伤后,受伤部位返回到老年状态这一段。
用具编剧术语,这一段是整个故事的一个冲突点。
就如同大海上的一个,随时可能将一艘正在行驶中的船吸进去造成一场灾难的旋涡!
它可以是一场随时可以引爆的危机,可以是一个藏在007汽车上的定时炸弹,也可以是一个对主角恋人虎视眈眈的隔壁老王。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个剧情点的存在,就是为了将剧情的张力拉起来。
本来,按照李世信前世原版的《奇怪的她》剧本,这个故事旋涡是放在了第六幕才抖出来的。
虽然原剧本整个故事线处理的不错,但是李世信还是觉得这个旋涡出现的太晚。直接导致整个故事在后半段有些仓促。
就是那种……前半段看主角唱唱跳跳嘻嘻哈哈,可是突然之间剧情就急转而下,照着结局去了的那种仓促。
所以到了李世信这边,索性就将这个故事旋涡放在了第四幕。
至于效果……
微薄,评论区;
“WDNMD!这皮肤突然变老了是怎么肥事?画皮不成?不对不对,我的注意力不应该放在这等小事上面。话说小小这脚……啊啊啊!吸溜,吸溜~真美啊我靠!”
“可能剧情里面设定的是沈梦君变年轻之后不能有外伤?不然会回复到老年状态?不过卧槽,你告诉画面里这是个舞蹈演员的jiojio?好白,好嫩,好想舔一口啊!”
“妈哒!别说是一群臭男人,这么白这么嫩这么小巧的脚,我一个女的我都收不了了啊!看到这双脚瞬间脑海中一片空白,硬生生把老娘的中指看硬了哇!”
“这么美的脚,小小请答应我,千万不要用她们蹲着拉屎!”
评论区中,随着沈梦君脚背受伤,看到那一只白嫩嫩,玲珑小巧的脚丫,评论区中一片狼嚎。
片场。
刚刚结束了镜头,在剧组筹备下一场功夫摸鱼看手机的安小小皱起了鼻子。
“天啦噜!我拍的时候都没洗jio……当时拍近景的时候摄像大哥都憋着气拍的。咦惹……老师,这些网友好奇怪!”
“不过……我脚丫子真那么好看?”
看着屏幕上评论区里网友们的疯狂吹捧,安小小眨了眨眼睛。
招魂先生
一月初的景德镇虽说不太冷,可也是零下的温度了。片子里的时间进度又是拍春天的戏,服装什么的都比较薄。演员在片场顶着低温拍,下了镜头就都得烤会儿电暖风,不然身体吃不消。
此时的安小小,正披着军大衣,将光着的脚丫子怼在小太阳之前。
那双粉嘟嘟的小脚丫,在开到最大功率的照射着橘色光晕的小太阳前,蒸腾着阵阵的白色雾气……
看着评论区里网友们的彩虹屁,安小小十根脚趾随着那蒸腾的白气,有节奏的一阵摆动。
一旁,李世信皱了皱鼻子。
实话实说,安小小的脚确实很好看。
川妹子特有白嫩属性在这丫头的身上体现的是淋漓尽致,浑身上下的皮肤软软嫩嫩,好似一把就能掐出水。
不过单说脚丫子,打李世信认识她的时候,可不算太漂亮。
李世信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常年练舞蹈的安小小,脚虽然保养的好没变形,可是也是起了茧的。
此时,看着安小小那一双几乎可以和婴儿相比的脚丫,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老夫要是也跟你一样天天睡了吃吃了睡,一个月走不上五万步,我脚丫子也能像你这么嫩!这就是懒出来的!安小小,身为一个舞蹈演员,拥有一双这么滑嫩的脚,你应该感到耻辱!”
面对李世信的呵斥,安小小捂住了耳朵。
(❁´◡`❁)*✲゚*
“他在嫉妒我脚好看,他在嫉妒我脚好看,他一定是在嫉妒我脚好看……”
“不要把心里话说出来啊死丫头!”
一旁,看着捂着耳朵念念有词的安小小,李世信瞬间感觉自己的血压压不住了。
另一面。
微博。
虽然被一部分网友带偏了节奏,但是对于“失血既衰老”这个设定,还是让观众们感受到了剧情张力所带来的紧张感。
带着一种“她才刚刚变成一个年轻人,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的紧张,观众们点开了第五幕。
剧情进入到这一幕,倒是并没有马上把第四幕末尾的旋涡给抖落开。
剧情,还仍然保持了第四幕的轻松和快节奏;
和小宇等人敲定了乐队的风格,沈梦君正式的开始了自己的乐队主唱生涯。
在大街小巷,在酒吧广场,乐队开始将一首首诸如“甜蜜蜜”“漫步人生路”“失恋阵线联盟”等一首首脍炙人口但也被人遗忘了的老歌,用现代的方式演绎了出来。
丝毫不出意外的,凭借着沈梦君靓丽的歌喉,乐队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眼看着人气火爆,小宇决定参加市里举办的超级歌手大赛。
而这个活动的举办者,正是之前的明星导演阿文。
“下面有请第23号选手,丽君乐队上台,他们带来的歌曲是,《梦醒时分》!”
舞台上,面对着电视台的几位编导,沈梦君和小宇等人鞠躬致意后,拿起了话筒。
随着乐队的节奏响起,沈梦君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
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心中满是悔恨……”
那熟悉的旋律,让她回忆起了属于那首歌的往事;
那是刚刚结婚不久,刚刚怀上小宇爸爸的时候。
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推开了家门,将一张按着手印的欠条放在了自己面前,然后翻遍了整个屋子,带着包括陪嫁的电视机一起,将所有值钱的东西搬了个了干净。
东西搬走了,这个家庭的丈夫,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也一并人间蒸发了。
直到孩子出生的时候,一个在外地的老表才捎了口信回来,那个跟自己从相识到结婚一共相处了不到半年的丈夫,在跑路的时候出了事情,死在了外地。
带着刚刚出生的孩子,她回到了娘家。
鬼夫,我们不 七两一钱
一个带着遗腹子的寡妇,日子不好过。
娘家不富裕,还有个未娶妻的弟弟。为了养活孩子,她进了市里的瓷厂。跟一群男人一起,干着最苦最累的窑工。
一炉一炉的青花,一件两分的计件工资,养活着这个破碎的家庭,也滋养着逐渐长大的孩子。
如果不出意外,日子会这样过下去。
可是后来厂子的效益不行了,厂领导兜兜转转换了几个,烧窑开开停停挺了几年,可到最后还是转了私营。
97年,她下岗了。
没了那两分钱一件的计件工资,只拿到了一共七百块钱的工龄买断。
七百块钱,买断的是十四年工龄,也是十四年的青春。
厂子门口,捧着那人生中没见过的巨款,她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的腰已经弯了。
那天晚上,她看着孩子的中考成绩单,咬着牙剪短了头发。
第二天一大早,她套上了“景德镇第一瓷器厂”的旧工装,拿了根扁担,去瓷器城担起了大箱。
长长的步道,一箱瓷器从东头挑到西头送上车,五毛钱。
“你说你尝尽了生活的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鞋子走烂了一双又一双,肩膀上的补丁打了一层又一层。
那落满了汗水的步道上,时间随着她的来往穿梭,再次按下了快进键。
不知不觉中,孩子的下巴上冒出了绒毛胡,光滑的脸蛋上冒出了青春痘。
一次次的学费,一次次的材料费,掏空了那一趟趟赚来的一沓沓零钞。
随着孩子上了高三,她不敢再吃中午饭。
九十年代的瓷器城,汇聚了整个中国过来进货的客商。
每一天的中午,她就守在瓷器城外的餐馆前,手里拿着空的塑料袋,含着口水捂着肚子盯着一桌桌的食客……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
台上,沈梦君闭着眼睛,随着歌声回到了自己的记忆之中。
台下,看着她那浑然忘我的神态,和那满是沧桑根本不符合一个二十岁姑娘的歌声,阿文瞪大了眼睛。
她的每一句歌词,都是那么的有力量。
仿佛冥冥之中随着她每一次清晰的吐字,都有一个不愿想起的往事砸在人的心头!
“这个歌手!就是这个歌手!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歌,就是会这样唱歌的人!”
看着台上的沈梦君,阿文激动的打起了摆子。
而台上,沈梦君的歌声和回忆,还没有结束。
时间在他的回忆中模糊了起来,她不记得那样的生活持续了多久,只记得忽然又一天,儿子再次将一份成绩单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哦,那不叫成绩单,那叫录取通知书。
一个很出名的大学,她从前听很多人都听过的大学。
在那一刻,她以为这辈子出头了。
虽然日子还是从瓷器城的东边抗到西边,虽然她的腰越来越弯了,可是日子仿佛一下子就有了奔头。
在一趟一趟的奔波中,是孩子越来越少的回家次数。
一年两次,持续了几年。
终于,在大学的最后一年,儿子回来了。
可是这次,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姑娘。
不久之后,儿子参加了工作,结了婚。
看着婚礼上孩子们甜甜的喊着自己“妈”,听着街坊邻居夸着孩子出息,她知道自己这辈子终于算是出头了。
她不再扛活,而是拿着这么多年攒下来,原本打算给儿子结婚用,儿子却没要的钱在瓷器城里盘下了个铺面。
时间依旧过的飞快,她目睹着自己的儿子迎来了第一个孩子。紧接着,第二个……
孩子的孩子不知不觉中长大,自己也终于老了。
看着孙子们都长成了,她觉得自己这辈子,终于熬出头了。
直到……
“我明天送你去……”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一曲终了,再次睁开眼睛,台上的沈梦君已经泪流满面。
看着鸦雀无声的台下,她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鞠躬,下台。
台下,三个审核评委,默默的站起了身来,使劲的鼓起了掌。
实际上,不光是片子中的评委被刚才沈梦君的一曲《梦醒时分》给震到了。
许许多多个屏幕前,将第五幕这一段看罢的观众,都已经是泪眼婆娑!
“WDNMD,狗导演真特么坏!他用前两幕塑造了一个蛮横的老太太,却不告诉我们这个老太太为何会那样的蛮横。他勾引我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讨厌这个角色,让我们用当下社会的普世价值观去批判这个角色。直到了第五幕,他才告诉我们这个老太太是怎么从一个本应该被呵护的少女逐渐老去!让我想删掉此前骂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你特么死不死啊!?”
“老太太之所以性格强硬,是因为她坎坷的人生经历啊。她性格过于锋芒,使自己的生活陷入困境,可是我看第一幕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将心比心,如果我过的像她这么难,我可能比她还要刁蛮啊、哭。”
“似乎一个人越是年长,我们越是无法完整地看待她。心情不好是更年期,健谈是唠叨,耍性子是可笑,而且哪有长辈来倾诉烦恼的呢?慢慢老人就成了累赘,或是其他人的感情容器。然后慢慢地,她的岁月故事也听得厌烦,她遇到的那些喜悦伤悲、高峰低谷都被淡化,她的付出和关心越来越理所当然,直到他人生路上的足迹都被时间的雨水冲刷掉了,她成了照片上泛黄的一个影子……这首《梦醒时分》,真的很刺耳……”
“丈夫早死没有依靠、独自带孩子辛苦做工、单亲妈妈被人鄙视白眼生活困苦、在瓷器城捡别人的剩饭吃也要把孩子拉扯大,孩子最终成了教授,还是公立大学的教授,她只想跟每个人说说这一辈子的不容易,这才让她觉得这一辈子的苦都不是苦,都过去了,都值得。大家都只看见她一直炫耀儿子、嘴巴厉害得讨厌,可没人知道当年那个不会骂、不会牢骚、不会刻薄的水灵姑娘是怎么被时间逼迫着、被贫穷追赶着才变成了今天这样啊!之前有多气,这一段就有多想哭。艹,心里好堵!”
“一个女人是怎么衰老最终成了这样一个没有性别、不再柔软、布满皱纹和老年斑,人见人嫌的样子?沈梦君的歌声里,真的有年轻人唱不出的沧海桑田啊!”
“妈的,说好了是都市青春剧,信爷你特么又来!?”
“啊啊啊啊!我明明过来就是看帅哥美女的,狗导演为什么还要戳我泪腺!?为什么!”
随着那一首《梦醒时分》,评论区,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