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託塔李天王-第八百八十六章返回雲夢山分享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托塔李天王
王禅跟着太清圣人和板角青牛继续前行,没有有多久,太清圣人便停了下来,此时王禅下意识的四下张望,可是观察一圈,也没有发现有人前来的样子,这才疑惑的把头转向了太清圣人,当眼神转移到太清圣人的面上之时,却发现,此时太清圣人居然在打量着自己。
“师伯,这是……?”
“王禅,算下来,你也跟着我近两年了,我自三十三天而降,来到洪荒,便是布置人间人道传承,现今已经功德圆满,不知你有何打算?”
独宠替身弃妃 蓝雪佩
听了此时太清圣人的问话,王禅先是一愣,随后便陷入了沉思,太清圣人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他现在功德圆满,已经要走,王禅虽然知道自己需要经历大世之争,去追寻那旁落的人族气运,可是具体如何实施,他还没有任何的想法。
要说自己没有孔丘那大智慧,大法力!没有如来的宏愿誓言,甚至连自己想要开创一脉的头绪同都没有,自己要如何参与这大世之争呢?王禅头脑飞快运转,仔细再咀嚼来自李靖的记忆,足足过了一炷香的功夫,王禅这才苦笑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师伯,虽然跟随师伯近两年余,但是回想至今还对前路茫然,并无头绪,请师伯慈悲,不吝赐教!”
太清圣人听了王禅的话,不禁莞尔,笑着开口道:“你这悖懒的家伙,罢了,罢了,看在你给我牵牛的份上,我也就提点一下你,你且听好!”
这是王禅第一次见到太清圣人的笑容,不过这笑容在其要说正事儿之后,便收敛起来,神情也变的郑重起来,王禅此时也特别的想知道太清圣人有什么要教他的,目前来说,王禅感觉无论是孔丘,还是墨翟,都已经成了气候,自己根本无法跟他们比。
“你也知道,无论是孔丘,还是墨翟,甚至是如来,都已经寻找到自己的道,而你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寻找到你自己的道,而你若是想要可以借大争之世强势而起,那么你的道必须与人道关联,可以解决这世道的某些问题。”
“至于你若要追寻的道具体是什么,那就需要自己好生探查一番了,不过这大世之争的时代,诸侯林立,周现在虽然风光依旧,但是却是外强中干,早晚会沦为一个傀儡,在周立国之处,就已经注定这个结局。”
“正所谓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乃天道,在这天道的轮回之中,找到适合你自己的道,编出属于你的教义,只要你的教义顺应天道,只要你的道推动着历史的车轮,那么便是有了大功德,只要有这大功德,何愁气运不至?”
听了太清圣人的话,王禅便愣在当地,此时太清圣人说的确实在理,不过要说这推动历史的车轮,要做什么?“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在王禅思索之间,王禅却已经发现这个词已经深入脑海,仿佛是让其抓住其中重点一般,可是王禅无论如何去想,还是没有头绪。
“王禅,你我缘分尽矣,我传你的太清大法,你好生休息,若是可以,便留下一脉传承,若是不行,那我也不勉强,老夫去也!”
综漫之心动校园
銅 戒
就在王禅还在思考着的时候,太清圣人便一拍板角青牛,板角青牛却也是早就知晓了太清圣人的意思,在太清圣人一拍之后,便四蹄一蹬,脚下自有祥云出现,朝着天际飞掠而去,而王禅转醒之时,早已经没有了太清圣人和板角青牛的踪迹,原地只剩下太清圣人一人,以及一块令牌。
“兜率宫禁制令牌?”
看到这个令牌,王禅看到了令牌正面赫然是兜率宫三个字,而这个名称是在王禅碰触到这令牌之时,便就已经印刻在脑中的,此时的王禅不知道太清圣人为何会给自己这个令牌,兜率宫王禅通过李靖的记忆才知道,这就是天庭之中,为太清圣人准备的宫宇。
“太清圣人这是何意?难道有什么暗语自己没有听懂?”
此时王禅更加纠结,最开始如何参与这大世之争还没有想明白,这里我有一个更加没有头绪的令牌,不过既然太清圣人没有说让自己做什么,王禅干脆把这东西放在脑后,毕竟眼前最重要的还是返回中原,至少明了自己要如何参与这大世之争。
打定主意的王禅,没有任何的犹豫,朝着云梦山的方向而去,此时离家已经数载,王禅闲下来,第一件事儿便是记挂自己的母亲,王家村虽然是对自己一家比较友好,但是赵姬一人在王家村,还是一个妇孺,这本就不安全,容易得人窥伺,现在自己的事情已经了结,正是回去团聚的时刻。
王禅驾起太清圣人一脉的腾云驾雾之术,一路疾驰便来到云梦山,就在王禅非抵王家村上方之时,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此时的王家村在,居然来了一队人马,这些人之中,尽失刀枪出鞘,把整个王家村围了一个水泄不通,而为首的那个人,顶盔掼甲,不过即使穿着一身甲胄,但是也隐藏不了其身上那森森的妖气。
不过此时看来,这浑身是妖气的那个将领似乎没有直接下令进攻的想法,看来是在想着什么,王禅此时也好奇,这王家村说来并不富裕,若不是背靠着云梦山,山中有一些草药和小型的野兽,这王家村能不能吃上饭都两说。
这些人定然不是在觊觎这王家村的财富,可是若不是为了钱财,这些军队为何要如此?王家村不过人不过两三百的村子,壮丁也不过百余人,即使拉壮丁也不太适合,毕竟这里壮丁本就不多。
就在王禅躲在空中观察之时,只见到一身金光出现在王禅的眼前,王禅仔细打量身前骤然出现的人,发现这人一身文士的打扮,手中一个不知什么树木制成的拐杖,腰间则是一块铜印,这人出现在王禅眼前,王禅便自内心生出一众熟悉之感。
“你是伍谦?”
“嗯?”
对于王禅能直接交出自己的名讳,伍谦先是一愣,随后看到王禅和李靖有七八成相似的样貌,伍谦心中隐隐有些明悟,当然他明悟的“事实”,并不一定是事实,在伍谦心中,仿佛已经认定这眼前的王禅,便是他心中的“少主”。
而且在他心中,感觉这李靖对王禅的态度和重视的程度都在金吒、木吒以及哪吒之上,越是如此,伍谦对王禅的态度便是越发的恭敬,此时伍谦也顾不得自己大小也是一个天庭神仙的身份,给伍谦微微欠身行礼道。
“小神便是伍谦!”
“你不是应该在天庭禁军之中任职么?为何会来此?难道是李靖安排的?”
听到王禅直呼李靖的名讳,伍谦先是微微蹙眉,随后想到这王禅被独自放在人间这么久,而且无名无份,想一想现在金吒等人在天庭之上的风光,如此想来王禅有怨气也是常理,念及至此,故此伍谦的眉头便舒展来,脸上重新挂上笑容,朝着王禅弯腰行礼,然后这才开口道。
“王仙师,李靖元帅虽然很仙师关系非同一般,但是其却是我们近百万天庭禁军的元帅,更是阐教的护法天王,王仙师直呼其名讳却是有些孟浪了,不过这是王仙师和李靖元帅之间的事情,并非小神能够插言的,不过仙师还是要注意一些的,毕竟关系非同一般,也要在乎影响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