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a3p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888.生日-y1crb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进入了老父亲和老丈人角色的空木彻来回地说着车轱辘话,路德很想怼他一句不要以己度人,但是考虑到今天的会话氛围一直不错,他最终忍住了。
解释得再多也没用,毕竟空木彻自觉已经无法影响到路德了,对麻衣的愧疚也就变成了忧心,进而变成了对路德的一次又一次试探。
这时候的他是一个真正的父亲,而不再是讨论利益和价值的商人。
神鬼当年
同时,那也是他最后一丝控制欲在作怪,但是迟早会随着时间烟消云散。
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麻衣可能才会再一次审视自己和空木彻的关系,父女二人才能迎来真正的和解。
喝断片的空木彻鼾声渐起。
和上次不一样,这回他是真的醉了。
也许是自己也喝了不少,路德也感觉自己有些晕,身体也很疲惫。
跟管家打了个招呼,佣人们把醉成一摊烂泥的空木彻抬回了房间里,路德则在管家的带领下参观了麻衣的房间。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麻衣离开时候把房间搬得差不多了,原先放衣柜的位置空出一片,特别显眼。
“自从小姐离开家之后,老爷他非常自责,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经常把自己灌醉,也是在辉少爷出生之后,老爷才逐渐走了出来。”
挺好的,空木彻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第一次直面了过去的自己,承认了当初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承认了自己过强的控制欲让麻衣很难受,最终导致父女断绝关系。
“慢慢来吧。”
路德知道老管家想帮空木彻说话,但是这件事终究是麻衣和空木彻之间的事,他只能把一些意思带到,不能帮麻衣做决定。
离开空木家,路德在阳心市找了酒店,决定就地休息一晚,缓解一下长途旅行的疲惫。
困意很快让路德进入了梦乡,不过梦中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推着自己。
疲惫把路德继续拉入了沉睡当中,直到他在梦境里看到达克莱伊的影子这才昏昏沉沉地苏醒过来。
史上最强归来
邪惡壹生
头疼欲裂,路德以为这是自己长时间不喝酒,一下子喝太猛导致的,但是在连灌了两口茶之后他才惊觉,自己的身子很虚弱,手脚也很无力。
梦妖魔把墙上的挂钟揭了下来,飘到路德面前晃了一下。
异世界的美食家
路德大吃一惊,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自己足足睡了快一整天!
“糟了糟了。”
路德急忙换上昨晚洗好的衣服,一边换一边询问梦妖魔他们为什么不叫醒自己。
房间里的梦妖魔,沙奈朵还有达克莱伊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潜入路德梦境里叫醒他的达克莱伊开了口。
“我们叫了,推了,不醒。”
“沙奈朵说,让你多睡一点。”
“你生病了。”
路德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欣慰,如果是别的日子他还不会这么急,可今天是生日啊。
亂世煙花 肩上彩蝶
路德也清楚自己生病了,被困在梦中起不来其实就是一种身体的预警,更别说起床后一身冷汗,外加身子绵软无力这些症状了。
房间里有温度计,路德量了一下,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纠结了一会。
“问题好像…不太大?”
路德把温度计放回原位,发现手机早已用空了电,无奈地叹了口气。
“来不及考虑送什么礼物了啊…先回家吧。”
感觉到路德的急迫,七夕青鸟飞得很快。
当天空中出现化石翼龙和喷火龙的身影时,路德知道,这里已经很接近栖岛了。
从空中俯瞰,栖岛亮起的灯火异常地温暖,路德已经迫不及待裹着暖和的毯子窝在沙发上了。
精灵中心已经立起了休息的告示牌,发电站门口的三合一磁怪活动范围也变大了许多。
“看样子都赶过去了啊。”路德心想。
走到希罗娜的别墅附近时,吵闹的声音传了出来。
“悟松,说你好几次了,饭菜一上桌就偷吃,当我看不见吗?”火雁呵斥道,“麻衣生日,让麻衣先吃,懂不懂规矩!”
火雁竟然在训斥悟松,这也太有趣了。
“你在家训练不打紧,我刚从切锋市那边回来,在山里救人救了两天,吃的都是硬邦邦的干粮,好不容易能吃上一口热乎的,你可怜可怜我好不好?”
“再说了,麻衣又不会介意。”悟松补了一句。
“行了,你们平时再埋汰他,也架不住他和洋白是栖岛上的敬业先锋,比起我们努力多了。”菊野说。
“希罗娜人呢?”阿葵的声音响了起来。
希嘉娜似乎在咀嚼着什么,声音有些模糊:“希罗娜前辈貌似在和卡露乃前辈联机刷副本,已经死了一下午了,关卡设计人也被她们诅咒了一下午,估计没过关是不会出来了。”
“胖可丁,大嘴娃,去看看情况。”麻衣吩咐道。
“老爷子又是什么情况,刚才还见他在这。”
大吾竟然还在岛上,路德以为他又跑去哪晃悠,挖石头了。
“哦,他去冰室搬酒给那群新丁了,反正都在栖岛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研究所那几个呢?”
商路仙途 我算壹棵蔥
“昨天进了东区观察寒冷天气情况下野生精灵的行为模式,现在还没回来。”
路德推开了门,恰好听到阿戴克的声音。
“我的火神蛾陪他们一起去了,一群研究人员连个厉害的精灵都没有,这要是遇见了什么特殊状况不得翻车啊,路德也不给他们练练,好歹是以栖岛为名建立起来的研究所啊。”
“路德回来了。”嘉德丽雅的声音让吵闹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天有多高
有超能力就是方便了,路德还在玄关,嘉德丽雅就已经感知到了。
看到路德露面,悟松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想要拥有。”
“真有了你就不会觉得有意思了,控制它,使用它都很麻烦,还会让你嗜睡。”
嘉德丽雅对于每个追求超能力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奈何没拥有过的人无法与她感同身受,想的都是“有了再说”。
路德衣领里的妙喵飘了出来,帮他把麻衣身边的那张椅子拉出来,沙奈朵则把路德脱下的衣服挂好。
“抱歉,路上出了点事,回来晚了。”
穿越掉錯地:迫愛為妃
原本还想问问路德怎么出去了这么久,看到路德疲惫的样子,大家索性不谈那些。
“来不及给你选礼物了,之后给你补上。”路德对着麻衣小声地说道。
“不需要了,你回家就好。”麻衣笑着让吉利蛋把厨房准备好的饭菜全都端上来。
“吃吧,我和蜜拉她们忙了半天。”
“其实我一直觉得不庆祝也没关系,但是感觉大家都很想借一个机会大吃大喝,好好发发疯,所以我就弄得精致了一些。”
路德也笑了。
复活晓霞 卢梦真
的确啊,在栖岛每天过得平淡又温馨,久而久之总会需要一些仪式感,需要一些狂欢。
于是去年都没庆祝生日的麻衣才在今年大张旗鼓地弄了起来,给大家一个狂欢的机会。
“开始之前,大家应该还有话对麻衣要说吧?”
悟松一向很能来事,但路德并不担心他会在这种场合来个拱火宣言,毕竟他一向是个能读懂气氛的人。
星螺爆
在场的人默契地举杯,虽然杯里的装着的饮料不同,但是心意确是一致的。
“麻衣,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