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道門小天師 小三胖子-第四百九十一章金蟬脫殼

道門小天師
小說推薦道門小天師道门小天师
“你好某团外卖”
一座公寓楼之中,一个外卖小哥敲了敲门,随后大声的说道,没一会儿,门打开了,但却没看见人。
“把外卖放在桌子上吧”
家有萌妻:腹黑老公请止步 公子清末
“先生,你在哪啊”
“我在沙发上,你没看见吗,我生病了”
“先生,你没事吧”
外卖小哥这才从沙发上看见一个人在那边,走进了房间,随后转身准备离开,可就在他转身的这一刻,他感觉到背后一疼,就失去了意识。
我迅速的把外卖小哥的衣服扒下来,穿在自己身上,又把身上的一些现金放在他口袋里,算是今天的补偿吧。
一分钟之后,我走出了房间,走下楼去,骑着他的电瓶车离开了,二十分钟之后,我来到一座大厦的地下停车场,找到了其中一辆车,打开后备箱,里面有干净的衣服,一些罐头之类的食物,全新的一套身份,以及一些现金等等东西。
“破”
我迅速的坐进车里,然后运转功法,将剑痴的封印彻底磨灭掉,早在一个月之前,剑痴的封印就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了,随意可以冲破。
神魂封印来不及马上冲破了,我取了一根软管,把左手的手臂扎好,然后暴力拆掉了手上的手表,果然是有一根针刺进了我的皮肤,但很快,我就硬生生的把那根针四周的肉都挖掉了。
对自己都不够狠,如何能够对别人狠?
毒素没有蔓延开来,我活动了一下,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妥,把手上的伤口简单的处理一下,立马就开着车走了。
半小时后,六处的人带着大批的军警围住了大厦,等到他们找到那个损坏的手表时,我已经快走出京都的范围了。
“反应很迅速啊”
就在京都的边缘处,大批的军警已经在控制交通了,我看了一眼,距离我破坏手表的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
“停车检查,出示的驾驶证行驶证,还有身份证”
“怎么连身份证也要查啊,出门没带啊”
“那就报号码”
等到我上前的时候,查证的jc冷酷的说道,我把身份证驾驶证这些都递过去了,那人查了一下,很快就放行了。
我撇了一眼身份证,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但身份信息都是绝对真实有效的,而我现在也长得跟身份证上一模一样。
到了顶尖高手这个层次,易容术已经是很简单的小法术了,只需要控制好面部肌肉,足以变换成绝大部分的人,即便是不用易容术,幻术也足够逃离绝大部分的关卡。
出了京都之后,我找到车上的手机,发了一条消息出去后直接把手机扔掉了,随后又找出来一个备用的。
三个小时之后,我在一座山头上打坐,冲开了李前辈布下的神魂封印,然后拿着买来的药品处理手上的伤口。
翻了一下自己的法器装备,除了天师印,天师剑,还有天师令之外基本上没有东西了,这三样是天师道的信物,六处没有搜走。
另外就是一个通天玉佩了,这个东西太过于珍贵,也是我当初誓死不让他们拿走的物品之一。
离开了京都之后,我日夜赶路,花了两天的时间,赶到了蜀山之下,找个旅店睡了一觉,随后开始上山。
太古 龍 象 訣
霸道少爷vs倔强丫头 一碗米饭
剑痴的藏身之地我来过,依照记忆,我找到了剑痴住的剑炉,剑痴坐在一个大石头上,正在等着我。
“我还以为你要过些天才来呢,看来六处的人果然是白痴”
剑痴看见我之后说道,封印破碎,他已经感知到了,没想到两三天就找到他面前了,而六处的人还没到,六处的人够废的。
“我可是听说六处已经有了自己的培养体系,已经出现顶尖高手了”
“差不多吧,那个叫做王道明的算是了,不过跟你一比差得多,不如你三年前的水平,这三年来你本事长了不少嘛”
“还行吧,剑痴前辈的封印日夜折磨着我,本事不涨都不行”
“可别这么说,那是你自己作的,老老实实的呆在京都不好吗”
“不受这个苦,我如何能够提前一年多脱困”
“可是有人已经安排好了你的未来,多好的计划啊,顺着这个计划脱离你师父那个深坑,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十年,你就是当今修行界第一人了”
剑痴回答道,李玄机呆在京都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六处的人马在壮大,杨玄真那边必定会被剿灭,等到了囚禁时间,顺势在京都稳定下来,再过十年,老一辈凋零,李玄机这一辈的人成长,以李玄机的实力,说是修行界第一人绝不为过,到时候可以获得稳定的生活。
“非我所愿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剑痴前辈应该清楚”
“我可不清楚,我多年不曾出入江湖了”
“好吧,那我就说明来意了,寇景在哪”
“你问我,我如何知道”
“当日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那次还说你要是敢提前破除封印,我还要杀你呢”
“看来不打一场你是不会说了”
“哦,小子,翅膀硬了,我不去找你,你倒是还想打上门来”
“请前辈赐教”
我对着剑痴拱拱手,随后立马动手了。
这一次我没有再用天地一刀斩,论剑术,天下没有人比剑痴更厉害的人,所以在他面前耍剑,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山风在咆哮,形成了一道道风刃,如同漩涡一样向剑痴切割而去,这是风法,随即就是冰法,此时山上本就还很冷,快要解冻的冰霜再一次的凝结,向着剑痴的身上蔓延过去。
“小子,法术学得不错,可惜攻击力不咋样”
剑痴对付这些法术神通,全都是一剑劈开,剑仙所依仗的唯有剑术而已。
“不用急,慢慢来,阵起”
我冷笑一声,数根阵旗飞起,落在剑痴四周,迅速形成了一个阵法。
“这是什么阵法,似乎没见过”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那还是算了吧,一剑斩了就是了”
“来不及了,雷法”
我大喝一声,那道阵法之中发出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很快,天上乌云密布,一道闪电落了下来,把剑痴也吓了一跳。
“混蛋,把我剑炉打坏了我就杀了你”
剑痴躲在一旁大叫,他根本没有杀意好吗,都是闹着玩的,你却下了杀招,有这么坑人的吗。
“剑痴前辈,我修为本事不如你,不下杀招哪能是你的对手”
“那就不打了,这里是我家,打坏了你赔啊”
“那寇景的事情····”
“寇景我是真不知道,当初他说等你囚禁时间到了会来找我,现在才多久,还有一年多呢,你自己先跑出来的,能怪谁”
“寇景找前辈做什么”
“应该是把那只猫妖交给我吧,让我转交给你”
“老猫,剑痴前辈,你知道老猫在哪吗?”
我眼睛一亮,之前寇景的确是说过老猫要还给我的,我很想知道老猫在哪里。
“我哪知道,都说了,我多年不出江湖,什么事情都不管的”
“寇景这个混蛋,见到他,我非得杀了他”
“我也想帮你,可是找不到人没办法”
“前辈,还记得你当初给我那道剑气的时候怎么说的吗?”
“记得啊,寇景这家伙亦正亦邪,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所以下意识的防他一手”
“那现在还防吗?”
“当然防了,我跟寇景又没有什么交集”
羽痴雪舞 雪凌星夜
“那我来告诉你寇景的底细吧····”
相公是狱霸
我点点头,然后把我知道的资料说出来,关于寇景,我从很多地方都知道了资料,但都是破碎的,直到六处那边给我了更多的机密,我才把这些东西串起来,形成了一个大致的脉络。
首先寇景这个人,的确是有此人,不过却是一个死人,被现在这个寇景给借尸还魂了,但寇景丢失了以前所有的记忆。
之后寇景遇到了我师父和师公,受到了他们强烈的影响,直到多年以后,师公坐化,师父隐居独龙山,寇景再无人管束,开始放飞自己,之后就是寇景显圣的那些事迹了。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六处对于寇景的观察研究后发现,寇景应该不是人,到底是神是鬼或者是什么还没论断,但他绝不会是人。
寇景不是人,这的确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只有人才会有人性,不过稍好的是,寇景一直受着某种制约,寇景把这种制约称之为天道,可以让他无法随心所欲。
“寇景不是人,这倒是第一次听说,那你说他会不会是神仙”
“那谁知道呢”
“知道了你说的这些,那也没什么用啊”
“谁说没用的,下一次见到寇景,请通知我,我会过来,我们联手制住寇景,到时候要什么话,自己问就是了”
“我怎么感觉你在利用我”
剑痴说道,明明是你自己要对付寇景的,怎么变成他很想似的。
“不是利用,是合作,寇景有多邪门你比我清楚,就算是我师父的事情,也有寇景的影子在里面,他到底想干什么,想达到什么目的,没人知道吧,所以我们必须要弄清楚来,要不然寇景一旦作恶,我们谁能阻止”
我笑着说道,说白了就是利用,要不然凭我的本事恐怕是拿不住寇景,而且还得是剑痴心甘情愿的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