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高武大師 遇麒麟-1084 散步分享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高武大师
不当山主的萝,陆辰更喜欢一些。
这是陆辰的心里话。
为何如此?
因为,作为山主的时候,萝就必须考虑寄生源族的利益。
这是职责。
而寄生源族的利益,跟人类的利益,其实有很大程度的冲突。
因此,作为山主的萝,谈及的某些东西,做出的某些决策,总是会让陆辰不太舒服。
当萝不再担任山主,那么,有些事情,她就不需要考虑了。
有些决策,也不需要萝来做。
如此一来,萝就是萝。
萌妃在上:妖孽王爷请走开
从生命个体出发,陆辰觉得萝的心性还不错,也还聊得来,两人有很多共同话题。
不过,想到这些的时候,陆辰就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
觉得寄生源族不错,觉得跟寄生源族聊得来……这思想有问题啊。
“既然没事,那我就回禾园了。”陆辰准备告辞。
萝努着嘴,有点不悦:“难得来一场,陪我逛逛。”
萝都发话了,陆辰就不好意思再走了。
于是,萝就带着陆辰在山主行宫里闲逛,给陆辰介绍行宫的建筑,给她讲述自己在行宫里的生活。
哪里是议事的地方,哪里是吵架的地方,哪里是她独处的地方,又或者,讲述她在某某地方见了某某人,做了某某决定等等。
虽然,萝是从白玉城之战以后才担任山主,总共只当了十几年的山主,但是在这座行宫里的回忆还是蛮多的。
而这个时候,陆辰就静静的听着,认认真真的当一个好听众。
最后,萝领着陆辰,来到一个别院。
萝努着嘴,嗔怪道:“这是你的住处。”
怎么会是我的住处?
起初,陆辰没明白了,想了一会儿,才终于恍然大悟。
犹记得典园测试之后,龙神王对他的能力非常的满意,然后就做了两个安排,其一,将禾园划拨给“禾加牟”,作为他的私家院落;其二,让萝在行宫里划拨一个别院,安顿“禾加牟”。
龙神王之所以做这样的安排,一方面是尽可能的周到,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禾加牟会住在哪里。
当时那种情况,禾加牟选择住行宫,或者住禾园,都是正常的。
选择行宫,那就说明,禾加牟跟萝更亲。
选择禾园,那就说明,龙神王将“熊皮部族”作为见面礼的事情,有可能打动了禾加牟。
当然,选择禾园,也不排除“禾加牟”想要攀附龙神王的可能。
但选择行宫,那就一定说明,禾加牟高度认可萝山主。
最终,陆辰选择了禾园。
而且进了禾园,就没再离开药园。
今儿还是第一次。
因而,萝在行宫安排的别院,陆辰就一次都没来过。
这还是陆辰第一次来到行宫别院。
这里面打扫的很干净,而且住着两个兔听女。
不过,萝已经辞职,两个兔听女也离开行宫,这里面的下人也走了。
别院里没有人,只有清风吹动树叶,沙沙的声音。
“我给你安排以后,你一次都没来住过。而今天,我就要离开行宫。以后,你也来不了。”萝有些嗔怪。
毕竟,她一直渴望陆辰能够来行宫别院看看。
但陆辰也是做得够绝,一次都没来。
不过,陆辰今日前来,其实已经让萝心里的埋怨,烟消云散。
毕竟,“禾加牟”没有食言。
他说会帮忙,会出面,他做到了。
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这样关心她的禾加牟,还是让她倍觉甜蜜。
想到以后,会跟禾加牟一直生活,会跟他成为夫妻,会给他孕育后代,萝就羞得面红耳臊。
两人在行宫别院里转了一圈,然后坐在屋檐的石阶下。
这时候,天空忽然下起了雨。
云渺山经常下雨,唯独第五层没有雨,因为第五层太高,高过了雨层。
雨滴落在屋檐上,落在树叶上,落在草地上,淅淅沥沥。
两人没说话,就坐在屋檐的石阶下,看着满天的雨幕。
萝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陆辰也觉得这样的时光很美。
萝就坐在屋檐下,像个小女孩一样,用手去接,屋檐渗落的雨线,一边玩着雨,一边跟陆辰讲述她小时候的生活。
天才狂妃 冰伊可可
云渺山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大约一个时辰以后,雨停了。天空晴朗,阳光探出脑袋,照耀而下,天边出现了一道彩虹。
重铸山河 喜王
这彩虹挂在云渺山的山边,仿佛为巍峨的山峦披上了一件彩衣。
萝看着彩虹,眼眸明媚,笑容灿烂。
“好美!”她说。
如此美景,美不胜收。
陆辰也觉得心旷神怡。
两人在行宫别院里逗留许久,直到天色将晚,这才慢慢依依不舍的离开。
“我要去山主殿收拾东西,今天离开山主行宫。”萝说道:“太阳落山,我就不再是山主。”
陆辰:“不是山主,又是什么呢?”
这不经意的一问,却让萝脸色绯红。
萝在心里想:不是山主,当然就是你的妻子呀,你这个笨蛋!
想着想着,她又甜蜜了起来。
陆辰也不知道萝为啥一会儿努嘴,一会儿傻笑,见她不回答,便又问道:“你卸任以后,谁会接任呢?”
萝翘着嘴,嗔道:“我才不关心这些呢。好不容易不当山主了,你就闭嘴别提这些扫兴的话题了,好不好?”
“呃……好凶!”陆辰说。
萝做了鬼脸,故作凶狠的道:“我本来就这么凶!我以后也会这么凶!我不改,别想让我改!”
陆辰无语了。
女人啊,不管是哪个种族,都有神经病的潜质。
陆辰实在是搞不懂。
将萝送到山主殿,陆辰便作别。
他一路离开山主行宫,返回禾园。
回到禾园,介一山贼兮兮的瞄着陆辰,观察陆辰的情绪。
他本以为,陆辰会惊恐、会害怕、会焦躁难安,结果,陆辰脸色如常的问他:“你鬼鬼祟祟的看什么?”
介一山狐疑:“你不害怕?”
陆辰莫名其妙:“我怕什么?”
介一山:“你就不怕龙神王收拾你?灭了你个小瘪三?”
“龙神王为啥我灭了我?”陆辰觉得介一山也是神经病。“等等,你刚说什么?你说小瘪三?你说我是小瘪三?好你个介一山,胆子可真肥啊,竟敢这么跟本公子说话!没一点规矩啦,看我不揍死你!”
陆辰随手拎起一根木棍,狠狠的收拾介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