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745章孫權的兩封信(求月票)推薦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刘璋提笔给刘备回信间,又接到了江东孙权的书信,信使正在外面。
孙权给自己送信,刘璋觉得很是奇怪,遂叫信使进来,仔细问了一下。
毕竟他与孙权可当真是没有什么联系,孙权给自己写信,莫不是因为玄德的缘故。
所以刘璋想要问清楚了,这封信到底是给自己的,还是孙权想要通过他给刘备的。
得到信使的确切答复,是江东之主孙权给自己的信件后,刘璋这才打开竹筒。
露出里面的竹简,他查验无误,仔细观看。
信中的内容让刘璋心惊不已,原来是孙权这个盟友,向自己吐槽说刘备来益州就没按好心。
当初刘备就是想要与江东一同谋划益州,只不过江东大都督周公瑾去世,双方遂没有攻打益州。
而且孙权郑重警告刘璋,千万不要把刘备留在蜀中太久,否则这益州就会成为刘备的了。
然后孙权还着重说了一下刘备前往江东娶亲,暂住江东的时候。
他每日歌舞宴请结交江东豪强以及名士,搞得刘备在江东的名声也很盛。
现在看看刘备在益州的所作所为,那就是在江东的翻版!
孙权自然是隐瞒了当初是想要扣押刘备的心思,结果最后搞的,只能礼送刘备出境,让他赶紧滚蛋。
别他妈的在祸害江东的豪强,孙权怕刘备再聊下去,江东子弟就该有人去刘备那里出仕了。
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孙权在心中是痛斥刘备的所作所为,并且提醒刘璋要好好提防刘备等等。
可人类大多时候,都是“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看完之后,刘璋瞥了一眼信使,开口道:“信我收到了,你走吧。”
信使拱手问道:“敢问益州牧可是还要回信?”
“我不杀你就已经看在孙权的份上,还想要回信,滚。”
刘璋一甩衣袖,立马有亲卫拔出半截刀来,哄信使走。
美女的透视狂兵 尸不语
看完之后,刘璋就感觉,总之孙权就是一个意思,刘大耳这活不能留啊,要不然你老家都是他的了!
不可能,这是绝不可能的!
刘璋认为自己在益州根深蒂固,无论如何都不是刚来益州的刘备能够比拟的。
论粮草,论兵力,论民心,在益州,刘备他哪一方面能够比得过我!
刘璋在继续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刘备想要谋夺益州,绝不可能,自己反手之间就能给他掐死。
这点自信刘璋要是没有,他怎么会请刘备入蜀?
张松心中也是纳闷孙权为何会给刘璋来信,难不成是催促刘备赶紧回荆州?
“子乔,你且看一看。”
刘璋把孙权的信件,让张松也看一看,仔细观察他的反应。
张松从侍从手中接过后,快速浏览,心下大惊。
他没想到孙权会玩背刺这手,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子乔,你说我是不是真的看错人了?”
刘璋对于张松流露出来的面部表情很是满意。
看来张松是真心为自己着想的,他事前不知道这件事,此时惊诧,也是在怀疑自己是否引狼入室了。
刘璋点点头,对于张松的好感更近一步。
“主公,我一时间不敢相信,这是出自孙权的手书。”
张松放下手中的竹简,只能这样解释道。
听到这个角度的解释,刘璋也是一愣。
没错啊,孙刘两家互为盟友,还是姻亲关系!
孙权向刘备求救也就罢了,焉能会再背后捅他一刀?
此事的确存疑。
刘璋看着眼前的写给刘备的信,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继续写下去了。
孙权不止是给刘璋写了一封信,在老臣张昭的建议下,还给汉中张鲁写了一封信。
一封信是让刘璋起疑,轰刘备出益州,回荆州共同抵御曹操,分担江东的压力。
顺便再恶心一下刘备,谁让他踢开江东,独自前往益州。
益州这块肉,绝不能让刘备独吞了,江东不答应!
夏侯渊领兵进入陇右的消息,也传到了汉中南郑县。
张鲁完成了今日的修仙功课后,才打开竹简,慢悠悠的看着麾下送来消息。
前些日子杨昂来报,虽说协助马超攻克了冀城,还需要留在凉州,震慑宵小之辈,没有说归期。
张鲁也没给回信催杨昂回来,马超的武力,他是相信的,甚至一度想要把马超纳入麾下。
毕竟马超已经在潼关的时候,向天下人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今日又接到夏侯渊等人进入陇右的围剿马超的消息,张鲁摸着胡须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只不过他觉得马超赢的面可能性不大,如此一来,那岂不是有机会收服马超?
张鲁还在思索这件事的可行性。
“主公,成都有消息传来。”
杨柏蹬蹬蹬的走进厅内,速说了眼线传来的消息。
张鲁摸着胡须一时间有些诧异,曹操他不仅是派夏侯渊平定陇右,更是亲率四十万大军攻打江东孙权。
刘备向刘璋讨要粮草与士卒返回荆州,帮助江东渡过难关,但是刘璋麾下谋臣对此事发生了争执。
“主公,一旦刘备领兵撤出葭萌关,我等理应立即上前接收葭萌关。”
杨柏首先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是拿下益州的最好机会。
有了葭萌关在手,进可南下攻打成都,退可保住汉中不受刘璋军士的侵袭。
占据葭萌关,也是主公能够入住益州的重要一步。
张鲁听了也很心动,管曹操与孙权谁输谁赢,此事挨不着自己,实在是太远了。
但是如果能够趁机浑水摸鱼,拿下益州,这才是张鲁最希望能够见的。
到时候一定要生擒刘璋,为自己的母亲以及弟弟报仇雪恨。
张鲁摸着胡须有些迟疑的道:“可是我认为刘备可不会,心甘情愿的把葭萌关拱手相让。”
“主公,我们可以提出与刘备共同驻守葭萌关,刘璋不肯给刘备信上的要求,二人说不准就会撕破脸皮。
而刘备兵力根本就不占优势,想必他没有理由拒绝我们的提议。”
杨柏微微一笑,随即说道:
“我给堂弟杨昂去信,让他控制住关平,到时候刘备不会不从的。”
张鲁沉吟了一声,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刘关张三兄弟,关平那便是刘备的儿子。
有关平这个质子在手,想必刘备会静下心来与自己谈判的。
如果马超在陇右战败,凉州再无其立足之地。
他一定会跟着杨昂一同返回汉中,到时候大军带着关平回来便好。
有了谈判的筹码在手,与刘备交流,便会对己方有利的多。
在一旁久久不语的杨松,心想虽然刘备给的钱不少,但是师君选择扣押关平这件事,自己是真的帮不上忙。
就让杨昂通知一下关平,反正关平想要回益州或者荆州,怎么都得通过汉中的境内,他是逃不掉的。
既然逃不掉,莫不如大方些,直接告诉关平事情的真相。
与其做个伪君子,莫不如做个光明正大的真小人,你们送我的钱,可不是白花的!
关键时刻能够靠得住,等关平到了汉中,那刘备更得给自己多送些钱财,保住关平的性命。
总之,杨家不亏。
阎圃也觉得杨家兄弟,今日总算是提出了一个可行的建议。
杨松瞥了一眼阎圃,当即拱手道:“主公,我有一计。”
“嗯,你说。”
张鲁面对汉中以外的事情,除了想要占据益州,就有个称王的小心思,其余的根本就不怎么关心。
“梁兴等人还在蓝田县作乱,我们莫不如派遣士卒出兵关中,也好惊扰夏侯渊的判断。”
“哦?”张鲁摸着胡须有些心动。
“主公,夏侯渊领大军出征陇右,近在咫尺的梁兴尚未平定。
曹操领军四十万兴兵江东,关中地区空虚,正是我们扬名的好机会,让曹操不敢小觑,再攻打我们。”
杨松没觉得有何不妥,去岁韩遂马超等人在关西反叛,长安附近的大量百姓纷纷涌入汉中,躲避灾祸。
有这些熟车熟路的人存在,一定会大大有利于自家军队的前进。
然后进入关中趁机掳掠一番也好啊,对于财富,杨家从来都是不嫌弃少的。
他们听说梁兴掳掠了数千户人口,以及数不清的财富。
这种场合,他们不掺和一脚,那绝对不行!
杨家祖宗都会自己掀开棺材板,大骂杨松是败家子。
“主公,此事万万不可,我等与曹操相安无事,若是突然发兵攻打汉中,恐怕会招致报复。”
阎圃立即就出声阻止,觉得杨松说这话,就是没安好心。
“师君,什么叫相安无事,可别忘了,去岁曹操就已经要打汉中了,
若不是有马超韩遂阻挡,曹军已然入侵汉中,阎从事未免也太善忘了。”
杨松觉得还是要帮马超一二,总之别败的太惨了,否则不仅自家弟弟回不来,兴许还带不回来关平马超等人。
对于张鲁的心思,杨松那是猜得透透的。
只是阎圃的反应未免也太大了一些,他莫不是在私底下与曹操接触了?
他娘的,阎圃竟然敢抢老子的生意,这事绝不能就这样算了。
哪个诸侯来汉中办事的,不是先求到他杨松的门上,何时轮到阎圃了!
阎圃没有理会杨松,只是开口道:
“主公,既然我们选择南下益州用兵,岂能在北上向关中进兵,这般行事,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自然是避免马超连累我汉中子弟,在凉州覆灭的手段罢了。”
杨松则是颇为认真道:“难道阎从事一直反对对曹操用兵,莫不是从心底就已经开始准备另择新主了?”
“你,一派胡言。”阎圃颇为愤恨的甩了下衣袖。
这种污蔑手段可当真是常见,可惜有时候主公就吃这一套。
张鲁瞧着两个属下的争论,摸着胡须,一时间不好判断。
汉中被他经营的那是铁桶一片,曹操若想要攻打汉中,得首先攻克阳平关。
就算曹操能够率领四十万大军攻打汉中,张鲁都不惧。
阳平关的地势,不管他来多少人马,能摆开攻关架势的人,也就一点点。
所以兵力优势,想要拿下阳平关根本就不可能。
实话实说,张鲁对与出兵攻打关中是赞同的。
就算去潼关下,长安城下耀武扬威也好,告诉曹操自己不是好惹的,少来打老子的主意。
“此事倒是妥帖。”张鲁点头应下此事:“且先放出风声去,就说我派遣大将领兵十万攻打关中,断夏侯渊的后路。”
“喏。”
此事商议妥当后,张鲁顺势就翻到了孙权的书信。
说让他出兵荆州,可以谋夺刘备在荆州的地盘。
毕竟刘备是打着攻打张鲁的幌子被邀请进入益州的。
看着孙权给自己写信,张鲁也是颇感迷惑,孙刘两家不是联盟,互为姻亲关系吗?
听闻孙权已经向刘备发出求援信了,怎么还怂恿自己出兵攻打荆州呢?
张鲁对着自己的谋臣说了心中的疑惑。
阎圃微微一笑,拱手道:“主公,孙权必然是不知道我们与刘备接触过。
孙权写这封信的目的,就是在逼迫刘备回荆州,攻打曹操,为他江东分担抗曹压力罢了。
足以见得曹操四十万大军,对江东的压制,故而我等既不能被孙权所利用,也不应该出兵攻打关中。
否则曹操领四十万大军前来汉中,这不是给主公招徕祸端吗?”
张鲁与刘备密谋夺得益州,在庞统关平的虚与委蛇当中,含糊的应了下来。
反正诸侯之间大多都是互相欺骗,为自己的团体谋利益才是最真实的。
“赤壁之时,曹操携百万大军,结果还不是被孙刘两家给覆灭了,曹操狼狈逃回北地。”
杨松倒是无所畏惧,一切向钱看,只要给的他足够多,他甚至都可以把张鲁卖了,自己躲在家中数钱。
“现在区区四十万,就像覆灭江东,绝无可能!”
阎圃被杨松怼的又是没话说,凭什么人家百万都没打赢,四十万就能打赢?
“更何况方才师君已经定下出兵关中,你在聒噪,我当真怀疑你接触了曹操的人。”
杨松用手一指阎圃,面带恨意,抢我生意的人,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