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峽谷正能量》-第八百七十九章 誰纔是真正的粉絲鑒賞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到了这会儿,场下的众多观众也看出了端倪,小花生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一开始打的就是厂长的主意。
“小花生:厂长别跑,我是你粉丝。”
“都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这才叫追星!”
“懂了,粉丝行为,偶像埋单,小花生真有你的嗷!”
“……”
直播间的水友一阵口嗨。
河道这边,小花生和厂长已经相遇。
厂长原本是抓下成功,想要来上半区帮忙,没想到李秀峰被一套打了大半血,一时间在河道里没有轻举妄动。
小花生倒也是完全不急不躁。
他的盲仔没有硬控减河道蟹双抗,于是就这么一下一下的走A,眼角的余光看着厂长的位置,嘴角微微勾起。
厂长看了看也察觉到如果河道打起来,中路的队友还好,上路的李秀峰可能没法支援下来,或者说支援下来也打不过,所以心里已经准备走了。
然而这个版本的河道蟹是会鬼畜的,就是你打着打着,它突然一个滑铲,就从你胯下给溜走了。
小花生此时也遇到了这种情况,前一秒还在往上走的河道蟹。
冷不防地,一个滑铲到了大龙池口的另一侧,也就是靠近厂长的地方。
嗯?
看着这个血量不多,从天而降的河道蟹,厂长的脑海里冒出了问号。
等等!
忽然,蠢蠢欲动的厂长意识到了不对。
朝着他滑铲过来的河道蟹,身上还带着印记,盲仔的天音波。
下一秒,只见盲仔的身影横跨七八码的距离,一下子就飞到了厂长的脸上,猛地一记摧筋断骨掌拍了下来。
啪——!
血量不多的河道蟹被二段Q命中,又被E技能拍了一巴掌。
科技小农民 金大人的梦
厂长没惩戒,想抢都没法抢。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花生这一巴掌还减速到了厂长,接着就“蹬鼻子上脸”,双Buff黏住人马就是一阵打。
厂长刚想往后走几步,却没想到EDE中路的小学弟或许是和小花生提前沟通过,这会儿先一步来到了河道,正义巨像一个E技能就顶了上来。
厂长的双招带的是疾跑和惩戒,刚刚在下路用了疾跑,人人马E技能的加速发动起来又慢,还被小花生宛如附骨之疽般黏着。
加里奥这一头撞过来,人马顿时身形一滞,瞬间被顶飞了起来。
“噢!这波…”
台上的元泽惊呼出声。
“左手的瑞兹也过来了,但是EDE中野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没位移的厂长。”
说完后,猫神叹了口气,“没了没了,厂长没了啊。”
果不其然,他的话音刚落,大屏幕上就刷过一道击杀。
“EDE-Peanut击杀了KG-Clearlove7!”
刹那间,现场顿时沉默了。
今天这场揭幕战,现场在座的不是EDE的粉丝就是KG的粉丝。
然而无论是EDE的粉丝还是KG的粉丝,双方都不希望看到厂长被搞死。
那谁希望?
当然是直播间里的黑粉们。
“九折水瓶?”
“笑死我了,小花生在等河蟹遛弯,你在等啥呢?”
“二级抓下吃老本,河道送头我擅长?”
网游之一江春水
“……”
黑粉们弹幕上一阵蹦跶,这世上人人都想当先知,一旦自己的预言瞎猫碰上死耗子,那怎么着也得跳出来显摆显摆,厂长河道被搞死就是正中他们下怀。
但这会儿,台上的解说脸色却都有些古怪。
“好家伙!小花生连河道蟹都能操控?这也太夸张了吧。”
元泽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河道蟹的滑步可是没有规律的,小花生能想到这个出其不意的近身方式就很不容易了,能利用起来真的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旁边的猫神点了点头,接口道,“嗯,不过打野玩多了,河道蟹的走位说没规律,其实也有规律,就像是老蛮王砍人,哪一刀要出暴击心里多少都会都一点感觉,小花生应该也差不多,但我还是要刷一波6。”
“的确是匪夷所思的方式。”夕桐看了眼大屏幕,继续道,“那现在小花生这波是把双方的人头比扳平了,两边都是一比一,但接下来厂长野区劣势了啊。”
“没错。”元泽点头,“刚刚厂长在下路用了疾走帮忙越塔,人头却是辅助K哥的,而这波小花生自己拿到了人头,而且还没交什么技能,那就意味着接下来小花生就掌握了野区的制霸权。”
“不一定。”猫神目光看着大屏幕,分析道,“还得看线上,如果线上,尤其是中上两路,哪边能够打出更多的优势的话,那也可以辐射到野区,你来反我野,我打不过你,我拖住你等线上爸爸来总没问题了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元泽反问了一句,“万一拖不住呢?”
“拖不住…呃…这我倒是没想过。”猫神一噎,但还是很快道,“如果连线上都等不到的话,那野区估计都快被反烂了吧?”
…….
从开局的二级抓下到河道钓鱼,这场比赛看起来是比较快节奏的,而接下来的节奏双方却也没有放慢。
比认知敌人更重要的是认知自己。
仙网
小花生当然清楚刚刚拿到厂长那个人头,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如果不抓住这个优势期,真等人马补起来发育的话,那到时候就追悔莫及了。
要知道,人马的刷野效率可不比盲僧慢,甚至可以说是快于盲僧的。
因此小花生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他回家出了个装备后,接下来一直在河道和蓝色方的野区频频“偶遇”厂长。
见了面,不说单杀,最起码一套打残抢你野怪没问题吧?
小花生的入侵手段和第一波抓上差不多,往往厂长那边正打着野怪的,墙后或者身后就有一脚天音波踢了上来。
中路的左手瑞兹对上小学弟的加里奥,六级前没什么推线的优势,六级后也谈不上支援的优势,这让厂长只能不得已选择放弃。
他可以不信邪,你来抢我,我就和你硬拼一波。
可赢了还好,一旦输了,再死一次,那他打野前期的节奏就彻底崩盘了。
打野一崩盘,下面倒霉的不是打野,而是线上英雄。
哪怕是为了队友考虑,面对着小花生地频频入侵,厂长也必须沉心静气,心中不断的衡量以做出取舍。
小花生反倒是越打越有手感,盲仔的操作也自信了起来。
有时候,中路的左手支援过来抓贼,他第一时间不是走,而是在你面前装杯。
等到左手想留人的时候,小花生忽然一个W摸队友或者摸眼。
又或者是Q技能踢野怪位移,反正就是各种在你脸上秀。
猫牙平台,姿态的直播间里。
猫牙平台有LPL赛事直播权,平台又将直播权分润给下面的大主播,姿态这会儿就是直播解说今天这场夏季揭幕战。
“哇!小花生这个盲仔有味道啊,什么味道?骚骚的味道。”
“不是嫂嫂不是嫂嫂不是嫂嫂!”
姿态喝了一口水,继续道,“这把上路的峰哥暂时不用看了,永恩打亚索我试过,太难打了,我看亚索应该是哥哥才对,永恩就是个凑弟弟。”
“峰哥这永恩想发挥作用估计要等团战了,当然,前提是他线上必须稳住,但现在峰哥刚被小花生恶心了一波,血量劣势,那对线就难受了。
回家可以,但先用了传送就比圣枪哥少个传送,队友一旦打起来就得炸。”
“诶?什么?峰哥还真回家了?”
大屏幕的比赛画面中,李秀峰上路还没到六级。
圣枪哥这边正盘算着下一波兵线进塔,能不能卡六利用血量优势拿个单杀。
这种事他没少干。
只是目标换成了李秀峰,那想必…干起来一定很爽吧!?
单杀世界赛和奥运赛的冠军上单,光是想想就很吃鸡。
但圣枪哥却没想到他下一波兵线进塔,塔下没人了。
下一秒,
防御塔上亮起了一道传送。
这是直接传送了?
“呃?峰哥传送上线了?”
解说台上,元泽见状忍不住笑着说道,“峰哥还是峰哥啊,想压着血量打我,不可能,我宁愿少个传送也要和你打对线。”
夕桐没有点头,而是分析道,“嗯,我觉得也有可能是峰哥感觉自己的血量有点到了亚索五级升六的斩杀线,不回家被吹起来,那可能就是一套带走了。”
“但不管怎么说,峰哥现在少了个传送,那对于自家的中下甚至野区都不是好消息。”猫神很冷静理智地分析道,“你少个传送,别的路一旦打起来,圣枪哥随时能下去,多个人团战就得炸。”
比赛中,圣枪哥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
他只是微微一怔,便二话不说地找地方回城。
然后趁着李秀峰把兵线反推到他家前火速上线,省下一个传送。
不过精于计算的李秀峰怎么会不知道这一点?
即便他现在一个劲地把兵线带过去,到了对面塔下,算算时间,对方亚索走也该走上线了。
那就没什么必要了。
因此李秀峰传送落地后,清完塔兵他也不推线,只是把兵线控在塔前。
圣枪哥看李秀峰在他回城的时候没有尝试推线,心里也有些惋惜。
如果兵线被推到他的塔下,哪怕他亏几个兵也值。
要知道,李秀峰现在没了传送。
如果他能在塔前空住兵线,算算时间小花生的瞎子也快到六了,配合加里奥上来抓一波。
那李秀峰死一次,线上就得炸一下。
可现在,看着对方塔前的兵线,圣枪哥叹了口气,只好老老实实地先补刀了,同时还要提防着对面的人马来抓。
真要抓起来的话,
他的亚索可要比永恩好抓多了…
……
大叔系司机 菲比
野区,小花生到了六级,看了眼上路也心中摇头。
这个点他的确想要配合上路去搞一波,盲仔和亚索是天生的死亡Combo,都不用强求回旋踢,你踢出来亚索就能接大。
到时候,哪怕你是世界冠军,我再来个加里奥。
你告诉我死不死?
但现在就没必要了。
上路去不了,那就继续反野吧,你的野区我养猪,向厂长致敬。
可是反了两波,
小花生却觉着有点不对味。
野怪是反了没错。
但人马不见了。
NTR还要讲究夫目前犯呢。
没有厂长在旁边看着,小花生这入侵起来都不得劲了。
这时,EDE下路的MK去河道补眼,回了趟家买了真眼。
这次他眼位做的深入了一些,路过小龙池,觉得有点不对劲。
仔细一看,
厂长正在里面打龙呢。
原来厂长被反太多,暂时队友也腾不出手,正面刚又容易出事,想想索性我野怪给你,先把小龙控下来再说。
龙魂版本,有四龙魂的队伍完全可以翻盘,这交换也算是小赚。
但厂长却没想到,辅助MK好巧不巧地就来了,这一下子就尴尬了。
小龙已经打到了一半,打吧,有危险,不打吧太可惜。
眼角的余光瞥到Kake的腕豪也快步冲来,厂长心中顿时做了决定,打。
MK想骚一下厂长,一看旁边站着磨拳霍霍的腕豪,婕拉也是女人,心里顿时就打起了鼓,只能先拉扯摇人。
中路小学弟的加里奥和下路的女警都一起赶来,小花生离得也不远,放弃F6就往小龙池靠。
“诶?这波看样子要打团啊。”
“这条龙是水龙,这版本水龙魂加强了,两边都不想放。”
“EDE的支援很快啊!人都在往这边靠了。”
“KG也是,4V4吗?不对,圣枪哥可以下来。”
“小龙的血量不多了,小花生徘徊在小龙池上面,他想要抢龙。”
“……”
台上解说话音刚落下。
河道里,一个靠近下路的眼位上骤然急速旋转起了一道冲天紫光。
上单传送了!
小龙池墙壁后的小花生不再迟疑,脑海里想好了剧本。
亚索落地,他Q进小龙池。
R厂长,抢小龙。
然而下一秒,小花生的脸上却微微一怔,河道里那道传送的紫芒消失了。
传送取消了?
“卧槽!我被峰哥打断了!”上路传来了圣枪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
导播的镜头很快给到。
这会儿,上路快乐两兄弟,弟弟正被哥哥的【封尘绝念斩】吊在空中砍。
“我的天!峰哥…峰哥这是抓到了圣枪哥TP的草丛?”
“这草丛没眼位啊?峰哥怎么知道?”
“嘶!这意识…恐怖如斯?!”
“……”
其实这倒是大伙想多了。
李秀峰这波纯粹“试一试”,反正没传送下不去,大招留着暂时也没用。
而他这一试,
还真就试出了圣枪哥。
那咱就不客气了。
要知道,永恩六级打亚索的唯一优势,就在于哥哥的大招可以主动释放,不需要像是弟弟一样等人击飞。
缺点则在于永恩大招要蓄力,走位都能躲开,别说亚索E起来快乐的一匹,所以永恩六级其实还是没啥优势。
行者之月魔篇
但这波不一样了!
这波圣枪哥是传送不动,被李秀峰E技能拉过去大招刮起来,落地就是一阵AQA,血量唰唰掉。
此时,李秀峰手里还攒起了二段风。
导播也顾不上小龙团了,上路先打起来,那就先看上路吧。
台上的解说语气已经激动起来。
“有想法!这波峰哥有想法啊!”
“两人都不是满血,但亚索吃了大招根本没法还手,且战且退吗?”
“不对,是节节败退!”
“圣枪哥有闪现,他在往塔下走,这波怎么说?”
“峰哥手里有风了,永恩E技能还有点时间,能吹到吗?”
“风墙闪现!圣枪哥WF二连很果断!”
“噢!峰哥Q闪!不对!他是闪现Q,圣枪哥被吹起来了。”
旋风烈斩!
亚索在塔下被击飞的瞬间,身后李秀峰抬手连续两刀切出,被动【狩人之道】触发打出了魔法伤害。
下一刹,灵体的时间到,塔下永恩身形一个闪烁便消失不见。
而亚索的身上却再次爆出了一段伤害,一段恰到好处的伤害。
“KG-Phoenix击杀了EDE-Flandre!”
击杀刷出!
单杀!
赤果果的单杀!
然而解说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大屏幕导播的镜头就被拉到了小龙池。
厂长的人马在小花生进来的瞬间,一个大招恐惧盲仔惩戒,成功拿下小龙。
但相应的,他失去大招拉出战场的机会,人马又没别的位移。
转眼间,厂长就在双方团战打响的第一时间,集火后被小花生一脚R收掉了人头。
“EDE-Peanut击杀了KG-Clearlove7!”
此时,距离上一道击杀刷出不过两秒,解说台上的猫神见状不由砸吧了下嘴。
“想必观众朋友们也都看出来了,圣枪哥和小花生赛前都说是粉丝,现在谁是真正的粉丝,不用我多说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