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海賊之禍害-第二百三十五章 歷史正文閲讀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海贼之祸害
黄金蒙尘,利刃生锈,说明年代久远。
而年代久远的宝藏,在这片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并不是什么少见的东西。
很多海贼的毕生追求,就是寻得一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宝藏。
只是……
循着藏宝图的指示而来,宝藏是找到了,却没想到除了宝藏之外,还有一块历史正文。
罗很是惊讶,反观莫德,其实也是同样的心情。
“真没想到啊,这种地方居然会藏着一块历史正文。”
莫德看着身前这块足有五六米高的正方形石头,一眼扫过铭刻在石头表面上的古代文字,理所当然是一个字也不认识。
“是藏宝之人放在这里的吗?”
思绪一动,莫德脑海中闪过那一具被锁链绑在宝箱上的骸骨。
藏宝图和永久指针就装在宝箱里,而那具骸骨的身份,显然是无从追查。
莫德微微摇头。
不管是谁将历史正文放在这里,都不是什么值得去深究的事情。
罗举着火把来到莫德身旁,仰头看向火光映照下的古代文字。
他自然也是看不懂,却能感受到一股迎面扑来的历史气息。
这也是古代文字给人带来的独有的既视感。
“莫德,你对历史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但多少有点好奇。”
莫德想都没想就回答了罗的问题。
800年前的空白历史?
他会好奇,却不会感兴趣。
听到莫德的回答,罗轻轻点头。
莫德瞥了一眼罗,反问道:“怎么,你有兴趣?”
“不。”
罗摇了摇头,平静道:“但如果是跟医学有关的历史,我倒是有点兴趣。”
“是吗……”
莫德笑了笑,想到了能够解读古代文字的妮可罗宾。
就在这时,洞口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是拉斐特他们来了。
莫德和罗几乎同时转身,看向洞口。
以拉斐特为首的同伴们,陆续走进山洞里。
“哇,熊看到财宝了!”
眼尖的贝波,一进山洞就看到了成堆的黄金珠宝。
“出海那么多年,这还是熊第一次体会到寻宝的快乐!”
他兴奋冲到黄金珠宝前,拿起一个巴掌大的小金冠,戴在脑袋上。
金冠和他的脑袋一点也不搭,看上去略显滑稽。
倒不是贝波喜爱财宝,而是感到新奇。
相比之下,贝利就淡定多了,用一种鄙视的眼神扫视着贝波。
佩罗娜飘过来,从金堆里找到了一枚红宝石戒指,当即美滋滋戴在右手食指上。
其他人陆续来到成堆的黄金珠宝前,反应各异。
“有点少。”
拉斐特微微蹙眉,低声自语。
听到他的话,众人不由面露异色。
比起最常见的用宝箱装起来的黄金珠宝,眼前这一堆,估计要七八个宝箱才装得下,已经足够多了。
“哟嚯嚯,竟然还有武器。”
布鲁克来到武器架前,空洞的眼眶里,突兀冒出绿油油的鬼火。
这鬼火,是用来照明的。
“不止武器,连书都有。”
菲洛蹲在一个掀开的木箱前,从木箱里拿出一本覆着厚厚一层灰尘的书本。
将灰尘抹掉,菲洛掀开书页。
尽管她的动作已经十分轻柔,但经不起岁月摧残的纸质书页,还是在轻微的颤动中化作了碎片。
就算书页没有粉碎,印在上面的文字,也是淡化得看不清楚了。
看着木箱里被时间侵蚀的书籍,菲洛感到惋惜。
而布鲁克那边,则是发现了一个惊喜。
他在武器架上找到了一把细剑。
“哟嚯嚯,运气真好。”
布鲁克将细剑横在眼前,从眼眶中窜起的鬼火映照在细长幽蓝剑身上,反而是使其散发出了一股冷冽气息。
“这剑……”
布鲁克的骨指轻轻按在剑身上,只剩下骨头的指尖处,竟是能感觉到丝丝能够触动灵魂的寒意。
哪怕只是这么近距离打量着,布鲁克也能够确定,这是一把不同寻常的细剑。
回到明末当帝王 星星草
也难怪,武器架上的刀剑枪斧多是腐朽生锈,连这把细剑的原装刀鞘,也是破败不堪。
可唯独这把细剑,却是扛过了时间的侵蚀,幽蓝色的剑身上,一点锈迹也没有。
“真的是太幸运了。”
布鲁克难掩喜色。
他最初的武器,在香波地群岛的战斗中折断了。
而现在所用的佩剑,则是后来在一伙海贼团里搜刮来的战利品,还算称手,就是品质方面差强人意。
由于没有更合适的选择,布鲁克也就沿用至今。
对于剑豪而言,一把好武器有多重要,根本不需要多做说明。
布鲁克很早以前就想换把更好的武器了,奈何一直没能如愿。
却完全没想到,会在宝藏里找到一把品质这么卓越的细剑。
“就叫你魂之丧剑吧。”
感受着从剑身上传递而来的寒意,布鲁克当场给这把细剑取了一个名字。
“是你的话,肯定能承载住我的新招式,哟嚯嚯……”
得到这么一把好武器,布鲁克难得生出想要尽快跟敌人打一场的冲动。
压抑住被魂之丧剑引出来的战意,布鲁克深吸一口气,将原来的佩剑拔出来,旋即小心翼翼将魂之丧剑插进拐杖剑鞘里。
嗤——
不曾想,魂之丧剑的锋利程度远超布鲁克的预料,竟是将拐杖剑鞘斩成了两半。
“……”
布鲁克愣愣看着裂成两半的拐杖剑鞘。
这下麻烦了。
要是没有合适的剑鞘,可别一个不慎,就把自己身上的骨头给砍了。
不远处,青雉看了眼布鲁克手中的细剑,眼中掠过一抹异色。
作为自然系冰冻果实能力者,他对寒气十分敏感,而布鲁克手中的细剑,正散发着实质般的寒气。
仿佛只要布鲁克愿意,就随时能将那寒气化作冰块。
“是武器,还是能力的缘故?又或者是两者都有?”
青雉好奇看着布鲁克,不过他可不会闲得去找布鲁克问个究竟。
缓缓收回目光,青雉双手插兜,来到莫德身旁,眼神平静看着历史正文。
“啊啦啦,真够出乎意料的。”
“谁说不是呢……”
莫德偏头看了眼青雉,意味深长道:“我想找一个‘朋友’帮我解读一下这块历史正文,要一起去吗,库赞。”
“……”
青雉默默看着莫德,没有说话。
他觉得莫德好像在影射些什么,但他没有证据。
“看你的反应,应该是不想去吧。”
“你知道他们在哪里?”
青雉没有回答莫德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当然。”
莫德点了下头,微笑道:“我在一个笨蛋身上留了个影标,直到现在,那个笨蛋好像还没察觉到。”
“影标?”
青雉挑了挑眉。
“对的,我的影标,具有类似于永久指针或生命卡的效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