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戰神之君臨天下 起點-第565章 死也要咬下塊肉閲讀

戰神之君臨天下
小說推薦戰神之君臨天下战神之君临天下
滴!
苏炎脸颊上此时此刻一滴冷汗渗出滴落,脸色变了又变,又心急又不甘。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一个女人一拳打成狗吃屎摔倒在地,吃不吃屎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子。
他丢不起这个人!
呼!呼!呼!
背后,那摄人心魂的拳风如龙卷风一般,在耳边呼啸的响起,苏炎清楚感觉的到背后那一拳越来越近。
夜少的婚宠:二嫁少奶奶
最多还有一秒,就可以击中他的后背。
时刻他已经来不及多想,更来不及做出任何退闪的动作,此刻他脸上只有一种表情,那就是狠。
不是对敌人的狠,而是对他自己。
俗话说的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这一刻,苏炎面临的窘迫境况就有这种感觉,舍的一身剁敢把皇帝拉下马。
不管他怎么做,这一拳他肯定是挨定了。
躲是躲不开了。
只能硬接。
可如何硬接就很有讲究了。
是就这么什么也不做,白白挨一拳?
还是以伤换伤,死也要咬下一块肉来。
两种选择,显而易见。
苏炎几乎想也没想,身体如迅速转动的主轴,下身不动,上身迅速向后转去,同时右拳势如破竹,猛的从后挥出。
下一秒,轰的一声巨响。
苏炎如断线的风筝,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
这是所有人,包括苏炎自己也早就已经料想到了的结果。
然而,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不是苏炎飞出去了,而是白衣女居然也蜣螂的向后倒退出了一两米远。
脸色略有些苍白,那如玫瑰一般红艳的嘴唇更是渗出一丝丝猩红的血迹。
“……”
这一刻,擂台周围所有人全都看傻了眼,纷纷瞪大眼睛,瞠目结舌的看着擂台上好似两败俱伤的两人。
悍妃驾到:王爷请温柔
脑子更是如宕机了一般,满脸疑惑,想不明白。
刚刚那一瞬间,按正常情况来说,苏炎应该是迅速闪避,那怕无法真正闪避掉,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结结实实的挨这一拳。
最多也就是擦一下,受点轻伤。
这是他们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会这么样做。
然而,苏炎却反其道而行之,非但没有闪避,反而在千钧一发之即,猛的转过身,不惜以自己可能会被重伤,也要挥出那一拳。
击退了白衣女。
这种做法不就是白痴嘛,也太憨了。
一根筋,一点也不懂的变通。
想不通。
大部分人此刻再看苏炎的眼神就变得有些怪异起来,充满了好奇。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为什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选择呢?
这此人里,惟有一人当看到这一幕时嘴角裂开,露出了一抹果然如此的笑容,好似他早就知道苏炎会这么做一样。
一切皆在意料之中。
这人就是苏东来。
在场所有人里,只有他亲身亲历,亲眼看过苏炎战斗时的疯狂。
这还是擂台比武,而且白衣女还是他们的二姐,又是个女人,苏炎有所保留。
如果是真正的战斗,就刚刚那一拳,就是苏炎被一拳击飞了,而是以白衣女手骨碎裂划下句号。
这就是苏炎。
一个很疯狂,很疯魔的家伙。
果然。
在白衣女带着满眼不可思议,吃惊看着苏炎,一边挥手擦掉嘴角血迹时,苏炎却露出了让人感觉森冷的笑容。
也没有去擦血迹,而是直接咕噜一声,硬生生的将嘴里的血又吞了回去。
然后看向白衣女,笑道:“二姐,承让了!”
闻言,白衣女动作一滞,精致的俏脸微微有些滚烫,好似被狠狠抽了一巴掌似的。
不痛,但羞的慌!
她一个半步天元境的天之娇女,非但比武这么久也没有拿下一个通玄境中期,反而在认真后还被对方打伤了。
虽然这伤不痛不痒,没什么大碍,可也太丢人了。
尤其是看到苏炎那森冷的笑容,她心里不由感到一股森寒。
脸上看似在笑,可那眼神却好似在看一具尸体一样,冰冷无比,没有一丝感情。
心里不禁好奇起来,这个三弟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能让他拥有这一双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害怕的眼神?
明媚的眼眸看着看着,她心里不禁对这个刚认识不到半小时的三弟生出一抹同情。
她很想说三弟以后不要这样不要命的战斗了。
可想想,这话她又咽了回去。
不经历他人的痛,莫劝人善良!
苏炎经历过什么她不知道,造就了现在的苏炎,但她知道苏炎如果不这样,不这么疯狂,不这么疯魔。
他或许活不到今天!
“三弟,我输了,我不如你!”
淡淡一笑,白衣女大方的走上前,拉起苏炎的手,然后转身看向擂台周围所有人,大声道:“从今以后,他,苏炎,就是我苏家年轻一代的领袖!”
此话一出,有人蹙眉,有人不解,有人叹息。
苏炎也一脸懵逼,扭头不解的看向面前这个比自己看着大不了多少,长发飘飘,皮肤白净的女人。
“我……”
他刚想说些什么,就在这时,人群里忽然有人高声喊道:“三哥,三哥,三哥……”
这一声三哥很突然。
周围瞬间安静了两秒,可紧接着,那些蹙眉、不解或叹息的人,一下子全都激动的跟着喊了起来。

“三哥!”
一时,整个演武场上空三哥两个字不绝于耳,震耳欲聋。
就此,苏炎在苏家算是站稳了脚,没人不服。
然后,在苏炎还一脸茫然,不明白什么状况时,只见一些年轻人蜂拥而上,跑上擂台。
随即一把将苏炎抬起来,抛向上空。
一时,苏家上下一片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什么情况?”
落下,苏炎撇头向喊的最欢声音最大的苏东来问道。
他是真懵了。
刚刚的比武,他并不觉得自己赢了。
就算是他赢了,可他一个刚来苏家不到两小时,跟苏家所有人都不算熟,有些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这些人怎么就一下子像疯了一样,如此推崇拥戴他了呢?
就因为白衣女说了句他是苏家年轻一代的领袖?
他不觉得。
白衣女实力是强,可在苏家应该还轮不到她来做主。
更何况,旁边老人还在呢。
他不说话,谁敢说自己就是苏家领袖?
想到这,他不禁扭头朝人群外一个方向看去,就看见了老人。
此时,老人正一脸淡淡笑容的看着他。
一下子,苏炎更懵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