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線上看-第 2045 章 好戲開鑼 (下)看書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原本刘相闵对岳家三口观感最好的是岳母,甚至曾经刘相闵无数次觉得如果妻子能像岳母一样就好了。
虽然妻子在外面搞夫人外交的时候做得还不错,但是在家里在面对他的时候根本很难让他找到做丈夫的感觉,当初刘相闵认为的相敬如宾,现在看起来连同床异梦都不如。
岳母在刘相闵跟妻子发生矛盾的时候,很多时候都会站在刘相闵这边,毕竟当着刘相闵的面会传授一些为妻之道,但是现在看来岳母这么做只不过是做戏罢了,真正帮的可是她女儿和她们这个家,毕竟想让马儿跑还不给马儿吃草是不现实的,哪怕是工具人也要给予一定的尊重和温暖,哪怕这些都是假的。
謝 齊 人家
但是现在刘相闵反而对岳父的观感更好一些,毕竟他是真的在岳父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为人处世的道理,身为政客应该具备的素质,虽然岳父那么尽心尽力的原因也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他们这个家,但是学到很多是事实。
当初在刘相闵在跟妻子发生矛盾的时候,身为一家之主的岳父很少表态,基本上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寥寥几次闹得比较凶的时候,岳父不得不出面说的也是身为男子汉大丈夫不该计较这些小节,并且提醒刘相闵他应该把精力放在事业上,而不是放在跟家里女人计较上。
到了这个时候岳母居然还摆出她最常用的样子,那些以往让刘相闵觉得很暖心的话,现在听起来真的十分刺耳,那些话对知道真相的刘相闵来说真的可以当初嘲笑,心态改变了,看事情的角度也变了,而妻子还是那么无理取闹,还是拿陈年旧事来说。
刘相闵真的怀疑岳父岳母这样的父母是怎么生出这样的蠢女儿的,如果带着恶意去猜想,刘相闵觉得不是亲生的有一定的可能性。
岳父有多精明就不提了,能在政界混到一定的程度就没有不是人精的,就更不用说刘相闵的岳父在政界混得相当的不错,要不是背景差一些,缺少必要的支持,岳父绝对不会止步于当初那个位置。
刘相闵在本身有重大缺陷的情况下,能走到跟岳父同样的高度,其中岳父起到了事关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说岳父就是刘相闵的第一幕僚。
虽然岳父年纪大了,但是嗅觉仍然敏锐,哪怕刘相闵目前只字未提,但是他还是有了非常贴近真相的猜测,除了这样的情况,他想不出刘相闵闹这么一出还能有什么其他可能,更无法解释刘相闵刚才这段时间的各种违和表现。
在岳父的厉声呵斥下,岳母和妻子都收齐了常玩的那一套,刘相闵的岳父在这个家是有绝对的权威的,哪怕是脑袋不怎么灵光任性了一辈子的脑残妻子,也明白是谁给她带来这样高品质的生活,有过一次把自己坑得那么残的任性经历,她是真的不敢在跟父亲刚正面了,这么多年顶多也是玩点阳奉阴违。
“相闵,记得我教过你什么吗?没有什么是不能谈的,只有谈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剩下其他的解决方式都是愚蠢的行为。”刘相闵的岳父有些浑浊的双眼中透出了两道精光。
这是他惯用的给刘相闵施压的方式,如果是以前,这招一出刘相闵绝对会好好听话,但是现在嘛,刘相闵的回应就只是一个嘲讽的笑容,事不过就连他自己也分不清这份嘲讽到底是岳父占得多一些,还是他自己占得多一些。
“岳父大人,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虽然你老了,但是我相信你还没到老糊涂的程度,你想谈可以,但是是不是可以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按照岳父所传授的经验,这种情况下他们双方应该不断的彼此试探,不但要试探彼此的态度,还要试探对方手里到底掌握了多少东西,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试探对方的目的而底线又在哪里。
虽然刘相闵承认,岳父教的东西很正确效果也不错,但是如果真的那么做了就完全进入了岳父的节奏,刘相闵觉得他都被牵鼻子走了半辈子了,现在就该不按套路出牌,这也是之前从罗凤恩嘴里得到的罗俊浩的嘱咐,在牌面不占优的情况下想占据优势,最好的做法就是把对方拉进你的节奏中来,就算做不到这点,也不能让对方掌控节奏。
听到妻子和岳母在那谴责他不懂礼数,刘相闵越发的觉得女人特别是温室中养出的女人是不可理喻的,他虽然没指望过这两个女人能跟岳父一样这么快就看出端倪,但是至少对形势也该有起码的察觉啊。
刘相闵的岳父发脾气了,虽然这辈子都快过去了,但是他越发的觉得自己被家里的两个女人给拖累了,要不然就算他无法更进一步,也该活得比现在舒服。
岳父警告这两个拎不清的女人,要么老老实实的在一旁听着别说话,要么就离开客厅去做自己的事,在这种情况下,对刘相闵十分不满甚至已经达到怨恨程度的母女,当然不会就这么离场,她们还期望着这次跟以往一样,丈夫(爸爸)能把刘相闵镇压,然后她们就能好好的出口气了。
“你想知道什么?”流向米你的岳母眯了眯眼睛,一方面是因为他有老花眼,就算离得并不远想从刘相闵的表情看出点什么也有些困难,另一方面也是又一次给刘相闵施压,他不相信这么多年的积威一下子就彻底失去作用了。
巫 界 術士
修煉 小說
不过结果却让他很失望,刘相闵表现得很平静甚至有些平静得有些冷酷,根本就没什么表情留给岳父观察,原本罗凤恩是建议他给出一些错误信息来误导他岳父的,但是刘相闵担心那么做会弄巧成拙。
在下决心之前,刘相闵就在脑海中预演了无数次跟岳父交锋的情况,这种常用手段当然不会有这么作用,刘相闵甚至觉得以前的自己真的很怂,居然连这些没多少实际意义的小招式都吃。
“我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要是没请求战术指导前,刘相闵绝对会先大声的抱怨,发泄完心中那股怨气后,才会问他想知道的原因,而且不会问的这么模糊,但是经过罗俊浩的点拨后,刘相闵觉得还是这样没头没尾的询问更加适合。
“那你能告诉我,你知道多少吗?”到此时刘相闵的岳父才确定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时间点比较好,虽然最理想的情况是瞒一辈子,把秘密都带进土了,但是至少有了这样的时间点可比最坏的结果要强得多。
“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基本上都知道了,所以我才只问你为什么,而不是问其他的。”面对岳父的打哑谜式的又一次试探,刘相闵同样没有正面明确的回答,两位政客的交锋就是如此,把话说明白了就没意思了而且会显得自己很蠢。
以往刘相闵也特别沉迷这种需要猜需要解读的交锋方式,但是现在看起来却觉得有些可笑,说白了这种方式只不过是他们这类人秀优越感的方式而已,根本就没多少实际的意义。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还需要问为什么吗?而且你觉得你有资格站在这里质问我吗?”几次试探都毫无结果,刘相闵的岳父决定保持强势,就按最坏的可能来又能如何,从选中刘相闵那刻起他就开始做真相被曝光的准备,这么多年他做了那么多准备,现在终于用上了,他不觉得刘相闵能翻起什么风浪。
说句不好听的,刘相闵这个工具人已经失去了绝大多数作用,放弃虽然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也完全能够接受。
“呵呵,岳父大人你还是一如既往想的自信啊,你觉得我没资格,但是你想没想过,你现在还有资格用这样的态度来跟我说话吗?”刘相闵承认身为学生他没有青出于蓝的能力,但是手握金贤重这个关键人物,他同样不觉得岳家能翻出什么风浪,毕竟这么多年的谋划和欺骗,除了为了维持自家的地位和生活水平外,主要的原因还是为金贤重回归铺路。
小說 排行 榜 完結
都觉得占据绝对优势的应该是自己,这样气氛一度十分的尴尬,当然处在劣势的是摸不清刘相闵底牌的老狐狸,他一时间真想不到是什么给了刘相闵反抗的勇气,又是什么跟了刘相闵这么足的底气。
“是不是很疑惑?看在尊老爱幼的份上,我承诺只要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就给你解惑。”看到岳父开始吃药了,刘相闵决定放这个老家伙一马,要是因为心脏病或者高血压让岳父提前退场了,这出缺了最大反派的戏就算不会演不下去也会虎头蛇尾,更关键的是罗俊浩可是提醒他了,在占据优势节奏良好的情况下,绝对不能给对方玩拖延战术的机会,如果小凤要是知道他耗费那么多脑细胞想出的几个似是而非的套路提点都被归结到了罗俊浩的头上,绝对会非常的抑郁,这绝对是印象害人的典范。
“呵呵,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利益,不这么对你,我退下来了这个家要怎么办?我那些政敌要靠谁来面对,不怎么办后继无人的我,估计二十年前就会被宗家放弃,怎么可能占着这个位置这么多年,哪怕现在要交出去了,但是也得到了足够的补偿。”刘相闵的岳父觉得为什么这个问题真的很可笑,如果他的记忆没出错,貌似他跟刘相闵上的第一课就是利益才是永恒的主题,事实证明刘相闵就是付不起的阿斗,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无法做到一切以利益为主。
“利益,我就知道是利益,那么你觉得这么做对我公平吗?”原本这样没多大意义的问题刘相闵是不想问出口的,但是在此情此景下刘相闵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公平?什么叫公平,你觉得只有你认为的公平才是公平?你也不想想你从我这里得到了多少,如果不是我,你顶多就是个碌碌无为的小公务员,还是那种被排挤而且还得不到尊重的低级公务员。”刘相闵的岳父听到刘相闵问出这样的问题,轻松的同时也有些郁闷,他这么多年尽心尽力居然就调教出来了个这样的玩意。
虽然这跟他留了不止一手很大的关系,如果真的尽心尽力的话,他绝对会先把刘相闵身上的缺陷给解决了,而不会听之任之一直留到现在。
“呵呵,是啊,讨论公不公平是我太傻了,但是岳父大人你是否给过我选择的权利,我这多半辈子一直都活在你的谋算和安排之下,我得到的是不少,但是相比我付出和失去的,你觉得这是你所认为的公平吗?”虽然明知道跟岳父讨论是讨论不出任何有意义的东西,但是刘相闵还是要说,还是要问,要不然这么多年受得气吃得亏,他又能向谁发泄。
“刘相闵,你个一无所有的穷酸,没有我爸爸,你能有现在这种光鲜的生活,还有你的那些穷鬼家人,没有我们的帮衬能活得这么舒服?解决温饱都是问题吧。”看到刘相闵这么无所顾忌,脑残女忘了父亲的警告,直接开始展现她恶毒的一面,从始至终她根本就没把刘相闵当丈夫看,甚至都没当人看,就更不用说刘相闵的家人了。
如果是以前,听到这样的话,刘相闵顶多也就是大吼一声闭嘴,但是此时此刻刘相闵可不想再委屈自己,几大步就来到了妻子面前,然后用尽全力给了妻子一巴掌,响亮的生硬让刘相闵觉得十分的快意,他想这么做好久了。
相比于试图冲过来为女儿出头的岳母,刘相闵的岳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看来希望刘相闵闹一下就收手,大家以一种互相欺骗的体面方式来解决问题是不可能了。
“刘相闵,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站的地方是我的家,我随时都可以叫警察把你请出去,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好好的道歉取得我们的原谅,那你还是我们家的女婿,要不然你就只能是丧家之犬。”刘相闵的岳父发出了最后通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