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愛下-第九十二章:關東第一名捕!鑒賞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两分!
2:0!!!
比赛一开始,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三年级选手们,就给现场所有的球迷,来了一次大大的惊喜。
张寒和御幸一也,这两个二年级的核心选手没有上场,但那又怎么样?
现在,所有人似乎都不看好他们。
但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尤其是那些三年级的选手,就硬是靠着自身的实力,杀出了一条血路。
他们不仅漂亮的把飞来的棒球给打了出去,而且一连拿下了两支安打。顺利帮助球队拿下了两分,比赛一开始,就占了巨大优势。
这样一来,他们之后上场的投手也会轻松很多,可以以更加放松的心态,来面对湘南学园选手的挑战。
这个时候说他们锁定了胜局,稳操胜券,确实有些为时过早。
毕竟比赛刚刚开始,人家湘南学园的选手还没有上场打击呢,他们总不能单方面就宣布赢了比赛吧?
但要说青道高中棒球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这话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他们也知道。
湘南学园作为曾经跟他们交过手的球队,再加上这支球队里都是明星选手,他们家监督的脑子也够用。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可能没有针对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手段。
而且这个手段,有很大的概率在之前的比赛中都没有暴露过。
但那又怎么样?
别看青道高中棒球队之前接连遇到了强敌,全国最有可能拿下冠军的两支队伍,大阪桐生和西邦高中,都输给了他们。
但是在跟这两个强敌的战斗过程中,青道高中棒球队也没有真正遇到生死考验。
实话实说,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消耗的确不少,不管是体力储备还是藏起来的底牌。
毕竟他们的对手实力摆在那里,他们很难轻松的拿下比赛胜利。
所以,或多或少,底牌都暴露了一些。
但要说他们已经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暴露了,那也有些夸大其词。
毕竟之前的对手,虽然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也对他们发起了一些挑战。
但事关生死的这种挑战,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儿们,还真没有经历过。
总体上,他们都是平稳的拿下了比赛的胜利,靠着自己坚强的实力,战胜了对手。
所以青道高中棒球队,也有一些底牌保留了下来。
湘南学园有可能针对他们的招数,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也没有在乎。
毕竟他们一路打到这里来,在这个过程中,有心想要挑战干掉他们的人,从来都不在少数。
这些家伙都已经把青道高中棒球队给研究透彻了,他们也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和招数,最终的结果怎么样?
一路杀进半决赛的依旧是他们青道,而不是向他们发起挑战的那些队伍。
所以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
弱点这种东西,你不用老是担心它。
你只需要把自己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把自己手里的牌打好,很多东西都是可以迎刃而解的。
打个比方来说,就好像现在。
他们已经两分领先对手,只要能够把这种状态维持下去,牢牢地掌握着比赛的主动权。
即便湘南学园的选手,真的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对他们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的。
“抓住这个机会,一鼓作气打出去吧!”
“第三分,第三分!!”
看台上的那些球迷,想不了那么多,他们只要看到自家球队得分就好。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无比期待,球队可以再接再厉,继续拿下一些分数。
两分虽说已经不少了,尤其是在比赛刚刚开始的时候,这两分的价值甚至可以媲美金子。
但谁会嫌弃分数多呢?
作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眼瞅着球队距离拿下全国大赛的冠军,越来越近。
他们的想法,也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球队一开始打进甲子园的时候,虽说青道高中棒球队一直喊着要称霸全国,但是作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他们所有人都明白,那也就是一句口号而已。
谁也不会真的把这句口号,就当了真。不可能真的为了这一句口号,就对球队提出非夺冠不可的要求。
总不能说球队没有完成这个目标,他们就把自己心爱的球队给抛弃了吧,那也太扯了?
作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那个时候他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就是,球队能够在甲子园的赛场上再接再厉。
能够拥有出色的发挥!
去年的时候,他们不是已经打进了八强吗?今年只要能够更进一步打进四强,甚至打进决赛。
这样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现如今,球队真的已经打进了半决赛。而且在之前的时候,对青道高中棒球队威胁最大的两个对手,青道高中棒球队都已经自己解决了。
这样,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那些铁杆支持者们,怎么可能不膨胀?
这还剩下了两场比赛而已,而且这两个对手的实力还不是那么强。
最起码相比于宇宙队大阪桐生,去年甲子园的亚军西邦高中,这两个对手带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挑战,就太少了。
这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那些铁杆支持者们,怎么可能不去幻想?
他们现在距离冠军的奖杯已经越来越近,一只手似乎已经摸到了奖杯的底座。
在这种情况下,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已经不太在乎比赛的过程了。
他们现在就要一个结果,只要能夺冠,一面倒的屠杀,他们也看得很开心。
比赛继续。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自然也感受到了支持者们的想法,但是他们却没有办法回应。
湘南学园,终归不是什么鱼腩队伍,他们的选手,更不是什么鱼腩选手。
这些从中学时代就已经成名的选手,后来又被特招到了湘南学园,经受了最专业的训练。
一方面拿着学校给的钱,另一方面他们本身又热爱棒球。
他们在平时的训练,也都是非常刻苦的。
努力和汗水,是不会骗人的。
这样的湘南学园选手,经历了关东大会比赛失败的教训。
已经脱胎换骨成一支强大的队伍。
他们不是那么容易被击溃的。
面临严峻的挑战,面对落后的比分,他们很快就稳定下来,并重新制定好了战略。
顺利的拿下了最后一个出局数。
三出局,攻守交换。
当增子透打出高飞的时候,看台上的球迷,顿时一片哗然。
显然这一幕,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
好好的攻击,怎么就停了呢?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那些铁杆支持者感受到了上天的恶意,难不成他们的运气已经消耗干净了,今天这场比赛,幸运女神已经并不打算站在他们这一边?
张寒不知道这些球迷的想法,知道了以后,估计也是相当无语。
打出去的球,能不能够变成安打?
除了实力之外,运气也占很大一部分。
就拿张寒来说,他也完全形成了自己的打击体系。只要对方的投球没有出阁的一定的程度,张寒基本上都能把球打飞出去。
但这只是理论上。
放在实际操作中,打击的时候很有可能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所以即便是他,在打击的时候,偶尔也会失手。
要不然他现在的安打成功率,早就已经是百分之百了。
刚刚结城哲也学长和克里斯学长,全都漂亮的拿下安打,帮助球队一口气拿下了两分。
但这其中,也有运气的因素。
总不能他们拿下了,就要求排在他们后面的打者,一定能跟着拿下来。
这不科学,也不现实。
站在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立场上,没有能够再接再厉拿下分数,他们心里当然也有遗憾。
但更多的是知足。
总不可能比赛一开始,他们就直接锁定胜局,拿下十几分。
考虑到对手实力不弱,再加上之前碰到过,他们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多少都有一些了解。
比赛一开始就拿下两分,还是可以接受的。
甚至可以说,这个开局还是很不错的。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心里原本很知足,但是看台上的球迷一个劲儿的抱怨,他们也不免滋生出了很多不好的想法。
刚刚的进攻,是不是有点没尽全力?
如果我们再努力一点,是不是就?
片冈监督冷着眼看自己手底下的弟子们,他对手底下这帮弟子们还是很熟悉的。
这些家伙脸上的表情发生了一点变化,都很难逃过他的法眼。
“不要管其他人说什么,也不要想你们现在已经取得的成绩。都已经打到这里了,只要没有拿下最后的冠军,就都是失败。别以为自己还有什么退路可以走……”
片冈监督突然严厉起来的语气,让小伙伴们心里狠狠地一震。
自从打赢了西邦高中棒球队以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心态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虽然他们也知道距离拿下决赛,还有两场比赛要打。
而且这两场比赛的对手,实力非同一般。
应该会对他们造成不小的威胁。
但是打赢了宇宙队,又战胜了西邦高中。
眼瞅着甲子园的奖杯,都已经快送到他们的手里。
作为一群十六七岁的少年,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激动?不心潮澎湃?
这就是经验的差距了。
换了人家宇宙队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选手,面对同样的状况,他们绝对不会有这种心浮气躁的想法。
哪怕他们已经是实力最强的队伍,哪怕眼瞅着,他们就要拿下冠军。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儿没有这种经验,自然也就很难稳得住。
尤其是,他们放眼望去,一个能打的对手都没有看到。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膨胀的心态,也就更加明显了……
尽管他们自己没有发觉,但平时不管说话还是做事,他们或多或少都会带出来。
片冈监督的一番话,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而言,无异于当头棒喝。
“是!”
“我们绝对不会让胜利,从我们手里溜走的。”
球队队长结城哲也,代表小伙伴们发言,保证道。
其他的小伙伴,也都跟着点头。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落合教练,非常感慨地看了一眼片冈。
原本他还有些不服气,片冈监督带领青道高中棒球队,一连带领了好几年,都没什么成绩。
一直到去年夏天,才在几个优秀选手的帮助下,打进甲子园。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落合当时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监督。
当他手底下有这样一帮精兵干将的时候,他能不能够带领这些家伙,一路过关斩将打进甲子园?
答案是肯定的。
落合教练坚定的认为,如果当时他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监督的话,他也能够带领球队打进甲子园,甚至有可能比片冈监督的带队成绩还要好。
在共事的过程中。
落合教练渐渐的发现了片冈监督身上的一些优点。一些他身上原本缺少的点,他也在虚心的学习。
但要说两个人的执教能力,落合教练可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能力在片冈监督之下。
一直到这个时候。
落合教练突然间惊讶的发现,或许他在某些方面能够比片冈监督做得更好,尤其是在专业和指导选手的方面。
但是最适合青道高中棒球队监督位置的人,并不是他,而恰恰是片冈监督。
指导选手除了球技和能力之外,还有一点同样是重中之重,那就是心态。
以前落合教练从来没有太重视这件事情。
他只选择那些状态好有能力的选手上场,所以对于那些状态不好或者能力欠缺的选手,他从来不会过多的关注。遇到片冈监督,他才明白,原来这些东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棒球队的监督,说到底也是一个教育工作者,除了要带领球队打出成绩以外,也要让自己手下的选手变成更好的人。
在这一点上,别说是落合先生了。
放眼全国范围内,能够跟片冈监督相提并论的,都少之又少。
比赛重新开始,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上场守备。
听了片冈监督的嘱托以后,小伙伴们的心态发生了变化,他们不在好高骛远,不再着急拿下比赛的胜利。
哪怕距离甲子园的冠军只剩下了两场比赛,对于他们来说,这两场比赛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他们必须一个个出局数的拿下来,一个个的安打打出去。
“真稳啊!”
看到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守备,第一个站上打击区的赤井,眼睛都红了。
他想要寻找一个机会,然后突破进去,争取拿下安打。
凭借他的速度,只要他能够跑上垒包,就有很大的概率,能够帮助球队追回一分。
一开始的两分,对于湘南学园的影响,比青道高中棒球队选手们,想象中要大。
青道高中棒球队只考虑了了双方实力的差距。
他们认为全部由明星选手构成的湘南学园实力非常不错,干劲儿充足,在之后的比赛中,肯定能够掀起犀利的攻势!
仅仅拿下两分的他们,距离高枕无忧还早得很。
所以他们必须要努力,必须要尽快锁定胜局。
但是站在湘南学园的立场上,他们的想法,又不一样了。
他们本来就处于落后的一方,跟他们比赛的青道高中棒球队,还没有拿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人家只上了一部分主力!
真正让他们在意的哪个选手,现在翘着二郎腿坐在休息椅上。
对于他们来说,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翘二郎腿的那个家伙,尽快逼上场。
只有把那个家伙逼上场,他们才算是有了跟对方争夺胜负的资格。
如果张寒没有回到球场上,那也就意味着他们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根本就没有造成任何的冲击。
所以他们急切的想要拿下分数,想要改变现在的被动局面。
捕手位置上的克里斯,看到了对方的脸色,眼睛就是微微一眯。
很着急啊,第一球大概率会挥棒!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投手丘上的丹波。
三年级的丹波光一郎,在大赛接近尾声的时候,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他也意识到,他能够留在青道高中棒球队投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每一球都特别认真。
“这样的态度,其实并不好!不过现如今我们采用的是轮换投球制度,影响也不是很大。”
来吧!
把你这三年来的努力,全都展现出来吧!
看到克里斯张开的手套。
丹波光一郎的眼睛里,都有些晶莹。
自从刚刚加入球队的那天起,他无时无刻的不在期盼着这一刻。
可以跟球队里的主力捕手克里斯,一块配合。
虽然这一天,来的稍微晚了一点,让他整整等了两年。
好在,终于赶上了。
“嗖!”
白色的棒球,呼啸而出。
打击区上的赤井,看到这一球的时候,脸色不免有点动容。
跟他们上一次交手的时候比起来,丹波光一郎的投球,似乎变得更加犀利了。
就连球速,都隐隐的上升了半个台阶。
他的球,本来就不很不是很好打。
现在更进了一步,想要打出去就更不容易了。
不过,好在不是高落差的曲球。
虽说这一球也不容易打吧,但他也不是碰不出去。
“乒!”
赤井果断出手,把球碰了出去。
把球碰出去以后,他也不管棒球落到哪里,拼命往前跑。
他的速度非常快,极限速度跟仓持洋一差不了多少。
不过他的速度快,棒球的速度更快。
就在吃尽快要接近一垒的时候,白色的小球已经被传了回来。
“啪!”
赤井距离一垒,还有两步。
但结果注定了。
“出局!”
第1个出局数,就是这么干净利落,让现场的球迷都感觉措手不及。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那些支持者,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他们当然知道,球被拦下来了,他们已经拿下了第1个出局数。
但谁拦下来的呢?
“是仓持选手,动作实在太快了!第一时间赶到棒球反弹的点,接球以后马上传。看起来他的飞毛腿,除了能够用在跑垒上,在守备的时候也非常好用。”
甲子园的赛场上,只要你表现的足够好,那些人绝对能够把你吹到天上去下不来。
现如今的仓持,也算是知名选手了。
他一旦有出色的发挥,就连解说员都会多唠叨几句。
接着是第二棒,面对高落差的曲球,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最后咬牙打出了内野反弹球。
被封杀出局。
两个出局数!
总共连三分钟都不到。
青道高中快节奏,拿下出去数的一幕,很快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今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丹波,状态很不错呀!”
丹波光一郎的状态,的确是不错。
这么干净利落的就拿下了两出局,而且这两个对手的实力还都非常不错。
这就不得不引人注目了。
当然也有明白人,看到了隐藏在丹波光一郎身后的那只巨手。
“不,应该不全是他的功劳!”
“这话什么意思?”
“能够那么顺利的解决那两个打者,投手自然有功,但却不是功劳最大的一个。功劳最大的那个,应该是给他配球的捕手。他只不过是按照捕手的要求,偷出了捕手想要的球而已。”
“你说代替御幸一也的那个混血帅哥?”
“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挺强的。不过我总感觉从哪里见过他,但又始终想不起来。”
“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克里斯!”
“东京的克里斯优?”
“没错,应该就是他。”
“难怪了……”
洪荒之蚩尤 李九郎
“你认识他?”
“你不再关心青少棒,不知道也不足为奇。这个男人可是当年的关东第一名捕,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很少听他的名字了。”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
从克里斯站上球场的那一刻,他往日的成就,就注定会找回来。
毕竟,他从来也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选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