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在東京教劍道-070 克敵制勝展示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有点拿不准对面的话是来真的还是虚晃一招。
万一自己研究怎么破这个姿势的时候,对手突然变招了,大喊“哈哈兵不厌诈”来个突然袭击,那可完蛋。
有一说一,对手就摆这么个姿势,和马还真有点无从下手。
不管怎么突进,对方都一招大力劈山下来,又快又狠。
主要和马刚刚正面接了談洲楼博司一剑,对那一剑的威力印象深刻。
这就是威慑力。
现在的局面用坦克世界打个比方就是,有个4005卡在路口,明显已经装填完毕了,黑洞洞的炮口就对着这边,能把第一个露头的人骨灰都扬了。
而和马是个查涤纶25T,只要吃了这一炮就渣都不剩了。
现在和马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机动性优势,晃过对面这一炮。
当然现在的局势和游戏还是有点不一样。
游戏里查涤纶遇到这个情况,可以闪人去其他地方跟别的人玩耍,反正跑得快。
但现在和马必须攻克仿佛不动明王一般站在那里,双手高举竹刀的談洲楼博司。
一瞬间和马考虑了很多种方案。
他甚至设想了一下把身体压低贴地飞行利用身高差去打。
但是所谓的“贴地飞行”并不是真的贴地,和马自己的身高在这里,再怎么压重心也就那样。
换晴琉来应该就好办了,那家伙又矮又快。
**
“哈秋!”白峰晴琉突然打了个巨大的喷嚏,鼻涕喷到了面前的书本上。
千代子大惊,一边掏出手帕过来给晴琉擦脸一边问:“怎么突然打喷嚏了?着凉了?”
阿茂放下书,默默的起身去把摆在角落里的风扇关小一挡。
“我不知道啊。”晴琉一脸茫然,“就突然要打喷嚏。”
她看了眼面前的书,皱起脸:“对不起,新买的复习资料就给我弄脏了。”
千代子已经把书拿过去,撕了纸巾非常小心的擦拭着,动作异常的轻柔,生怕把书本擦坏了。
“还好还好,”千代子看着擦干净之后的书,“完全不影响使用!还好我们买的是原装书,没买那些复印的便宜货。”
因为复习资料的昂贵,现在日本也有那种偷偷把原装书复印下来简单装订一下的盗版书。
如果是那些复印的东西,喷上这么一坨鼻涕估计字都看不清了。
晴琉把书拿回来,翻看了一下,表情还是委屈吧啦的。
“哎呀,书不是没问题吗?别这样啦晴琉琉。”
道运之门
“可是……”晴琉欲言又止,“为什么我会突然打喷嚏呢?”
阿茂忽然说:“是不是你之前去试听的补习班上,有男生觉得你可爱所以念叨你?”
千代子听到阿茂口中出来可爱两个字,倒抽一口冷气,死死的盯着他。
阿茂感觉到千代子的目光,便看了过去,一脸疑惑:“怎么了?”
千代子:“没啥。晴琉你有什么地方不懂的吗?”
“这个地方不是很懂,数学好难啊,我以前一直觉得最难的是国文记汉字的写法,现在发现数学才是真的学力大将军。”
千代子立刻坐过去:“我看看啊,这个啊,这里要先因式分解……”
阿茂一脸茫然的看着亲昵的贴在一起的俩妹子。
风扇的呼呼声和蝉鸣之间,传来走廊下的风铃叮铃铃的响声。
**
和马这边没有风铃的声音,只有聒噪的蝉鸣。
因为自己的身形,强行正面突破就是单纯的硬碰硬了,如果双方击中的时间差不多,就没有人能质疑主裁判的裁量。
对方完全没有动弹的意思,维持着举刀的姿势,只有头顶的词条在熊熊燃烧。
现在在和马的主观视野里,对手就像超级赛亚人一样呼呼冒光。
不光和马感受到了这种威压。
围在这半边赛场的观战者,现在鸦雀无声,就连一直不消停的美加子也闭上了嘴。
和马心里咒骂了一句:靠,好想掏枪啊。
能掏枪这局面就解决了啊!
就算不能掏枪,也让我用一下黑龙啊。
他又回想起之前手持AK在楼顶和真拳会激情对射的场景了,现在他就觉得卡拉什尼科夫扫射时的抖动是那样的令人愉快。
这时候裁判开口了:“桐生君,不要消极比赛。”
和马:“那你让他进攻啊!”
“談洲楼选手摆出了攻击的架势,而你一动不动。”
主裁判说。
和马虽然不爽,但是也只能承认,外表看起来自己确实是更加消极比赛的那一方。
于是和马也摆出了要突刺的姿态。
这样暂时裁判也不能说什么了。
忽然,和马看见近马健一出现在二楼观礼台,远远的看着这边。
近马健一是高中组,大大咧咧跑到大学组这边来“不合规矩”,所以只能上看台。
这时候,和马忽然想到了近马健一的流派:无外流。
然后灵感来了。
他忽然看见了一条击碎面前不动明王的绝对领域的道路。
他深吸一口气。
下一刻他踏步向前。
談洲楼博司立刻怪叫起来:“wrrrryyyy!”
高举的竹刀雷霆万钧之势砍了下来。
和马也突刺出去,双方几乎同时命中——
主裁判想都不想就举起京都大学的旗帜:“京都大学,一……”
“等一下!”和马大喊,“我不同意!談洲楼同学没有踏步向前!”
主裁判话到嘴边给噎回去了。
刚刚和马得本,裁判以没有残心为由,让和马的打突无效。
说实话这属于比较严格的判罚了,那么按照严格的判罚标准,攻击之前没有踏步,是构不成一次完整的攻击的。
談洲楼博司刚刚一动不动,就等和马冲过来然后挥剑,按这个标准自然这一击不算。
观战的人刚刚都看着主裁判用残心这个理由把和马的打突给判没了,现在全都开口附和起来:“对啊,没踏步啊。”
美加子直接打开两把军扇,跳起了大神:“黑哨!黑哨!”
这种时候还是挺感激她这活宝在场的。
主裁判咋舌,看了眼京都大学的社团经理鬼庭小姐。
后者干脆不理他,只是低头整理随身道具箱里的东西。
然后主裁判咬了咬牙:“抗议有效,得本取消。”
和马:“等等!只取消了他的本,我的呢?”
“你已经提前被打中了,我怎么可能让后命中的人得本?”主裁判瞪了和马一眼。
和马立刻把目光转向談洲楼博司:“这就是你的武道吗?靠裁判的偏袒?”
主裁判厉声喝道:“你刚刚也听到主办方的说法了。对我有意见,比赛后你尽管投诉,但现在我是这场的主裁判!”
和马哼了一声,回到了起始线。
背对談洲楼博司的时候,他嘴角忍不住上扬。
他本来就没指望这样赢。
母系部落:选夫攻略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和马对上了徒弟们的目光。
玉藻看起来完全没在担心,让和马忍不住想跟她说“你多担心一点啊这样会让我觉得你无所谓”;保奈美一脸担心,但是在努力压制这种感情,对和马露出充满信赖的笑容。
然后,混沌邪恶阵营的美加子在喊:“帝释天的明王,冲鸭!”
她真的又换了个绰号。
罢了罢了,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没救了。
和马重新面对談洲楼博司。
对方也回到了起始线,再一次摆出了刚刚的架势。
——对对,就这样。
和马也摆出突刺架势。
他瞥了眼远处看台上的近马健一,结果正好看到小森山玲拿着个盒装雪糕,用小木勺铲了一块塞进近马嘴里。
尼玛,这都能吃到狗粮?
近马你到底是来看你的对手我战斗的,还是秀恩爱的?
你选一个啊!
和马收回目光,集中精神。
近马给了解决现状的灵感,还是得感谢他。
和马深呼吸,然后踏步——这一步他踏得特别重,脚板砸在体育馆的木地板上声音无比的响亮。
这是关键——
这是为了提醒談洲楼博司,让他踏步。
于是談洲楼博司也向前踏步。
没错,就是这样!
和马弯起嘴角。
談洲楼博司立刻就意识到和马的打算。
和马刚刚踏出的那一步,非常的大,大到会影响上半身发力,也就是说会降低剑的速度。
和马根本就没想用突刺攻击,他的目标是和談洲楼博司贴身。
这就是无外流的战法。
冲到对方刀刃攻击范围的内圈,贴身肉搏。
无外流有一堆贴脸砍人的招数。
山鬼
这是无外流的祖师爷当年面对那帮实战中拿的刀一个比一个长的剑豪们想出来的办法。
要执行这个战法,必须不怕刀刃——一般人面对明晃晃的扫过来的刀刃都会有畏缩的心理,这是人的天性。
无外流那个很变态的出师仪式,就是为了让弟子克服对刀刃的生理恐惧。
和马利用对方的前踏步,加上自己迈了个远比正常大的步子,一下子就钻进了談洲楼博司的“内圈”。
談洲楼博司砍下的竹刀依然很快很重,但是命中和马的是护手部分。
这时候和马大可以直接用竹刀戳一下就碰到对方的胴甲,但是和马不想给主裁判耍赖的口实,所以冲刺的过程就收回了前刺的竹刀,这时候正好横向扫出去。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和马的竹刀“刀刃”部分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談洲楼博司的胴甲上。
这时候和马的脸和談洲楼博司的脸几乎贴着,面罩的格栅已经碰在一起。
“精彩。”談洲楼博司双眼放光,“不愧是称霸魁星旗的关东之龙。”
和马:“不敢当,关东还有很多比我强大的人。”
談洲楼博司哈哈大笑起来:“好!非常好!”
说着他一边后退一边举起手:“是我被得本了。”
主裁判其实看得很分明,談洲楼博司那是刀的护手磕和马头盔上了。
哪怕是盲人,光听响声也听得出来两边的区别。
和马那个女粉丝,早早就举起了和马得本的旗子。
这时候看談洲楼博司主动承认,主裁判也大方的举旗。
“东京大学剑道部,一本!”
談洲楼博司回到起始线,不等裁判口令就转身站好,再次摆出了高举竹刀的上段架势。
和马看到他摆这个架势,第一反应是:不是吧?
但紧接着他就意识到,自己会有这种反应,正说明这个架势棘手。
对手显然也看出来了,所以继续不变应万变。
这次再想突到談洲楼博司的内圈去只怕没那么简单。
和马回到起始线站定,摆开架势,脑海里马不停蹄的思考着该怎么办。
这时候美加子的喊声又变了:“冲啊,东国无双!”
咦,这次这个称号很酷嘛。
和马舔了舔嘴唇。
这时候,又一个想法浮现。
我因为接了对面第一下,所以后面都不敢硬接这招了,对手会不会也这样想?
那我接他一剑然后反打怎么样?
和马回想起最初自己接的那一剑,那蛮横霸道的力量让人印象深刻。
他不由得看了眼自己的竹刀,心想再接一剑它会不会断掉啊?
但是这个想法,值得一试。
现在自己手握赛点,可以浪一局。
何况面对等级比自己高,又有词条的对手,自己这边又是带着镣铐跳舞,很多能力施展不开,不浪一下好像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于是和马决定了。
接对面一剑,架开攻击之后反打。他总觉得这样赢才能让对方心服口服。
他没有摆出突刺的状态,而是维持着中段持刀,向前踏步。
这一步出来周围“哦”的一片呼声。
聞香 識 女人
和马强化过的听觉还听到有人在嘀咕:“他不突刺博一下在想什么?”
“就是,有赛点在手,试一下啊!”
这些话语,立刻被談洲楼博司的怪叫盖过。
高举的竹刀,仿佛达摩克利斯之剑,以雷霆万钧之势砸下来。
和马举刀格挡,下一刻巨响盖过了呱噪的蝉鸣。
——挡下来!
和马翻转手臂,强行把这暴力的一击挡向旁边。
他的竹刀大幅度的弯曲,仿佛就要被折断。
和马也呐喊起来!
談洲楼博司:“wrrrryyyyy!”
和马:“木大!!!!!(没用)”
对抗大约持续了零点五秒,然后談洲楼博司偏离了剑路的竹刀从和马身旁划过,砸向地面。
談洲楼博司庞大的身躯,也在这个时候失去了平衡,和马抓住机会前踏步——
“面!”
没来得及复位的竹刀直接从下方斜向上扫过去,扫过对手刚好塌下去的肩膀,直挺挺打在面罩上。
响亮的碰撞声之后,是竹刀的爆裂声。
刚刚挡下那霸道一击,竹刀的结构强度已经到了极限了,弹性形变还没来得及复位就又来这一下,于是爆了。
竹刀化作大一堆竹屑飞散,在体育场的光照中天女散花一般。
下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周围鸦雀无声,连蝉鸣都平息了。
然后,談洲楼博司哈哈大笑起来: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