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超維術士 愛下-第2586節 通道展示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安格尔从高空落下后,空气陷入了一片沉默。众人都默默的看着安格尔,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簪 纓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学徒不敢说话,多克斯觉得自己像个废人一样,有些不好意思说话;而黑伯爵,则是心绪落差有点大,不想说话。而且不久前,他才夸赞过安格尔,现在要说什么的话,也只有夸赞,这让他心中莫名别扭。
安格尔倒是不知道众人心思各异,见他们什么都不说,那索性自己开口。
“魔能阵现在已经被激活,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短时间里不会再隐匿。”安格尔:“就算用幻术遮掩,但游商只要一来做交易,必然会感觉异样,以后英雄小队的人,恐怕要转移据点了。”
安格尔说完后,微微叹气。
众人则是一脸木然:……你打破沉默,最先关注的居然还是那群普通人。
“瓦伊,你和外面那群人说一下里边的情况。建议他们尽快搬走……还有,可以酌情答应他们一些不过分的要求。”
说话的不是安格尔,而是黑伯爵。
黑伯爵在心灵系带里说出这番话后,在他看来,也算是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自己对安格尔的支持。这大概就是——
不想赞美你,但可以支持你的一些愚见。
安格尔不知黑伯爵还有这么傲娇的一面,但黑伯爵的提议也恰好是他想说的,所以他也没有出言反对,并且心中对黑伯爵的感观,多了一点赞同。
莱茵和黑伯爵是多年老友,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虽然不知道黑伯爵真身是什么脾气,但至少黑伯爵的鼻子,目前算是一个不错的合作者。
解决完英雄小队的事,安格尔抬头看向头顶熠熠发光的魔能阵:“我之前以为这个魔能阵会是一个类似短途传送的效果,将人传入迷宫深处。但从已经显现出来的魔纹来看,与空间有关的魔纹角相当少,它不是传送阵,而是一种解密的阵法。”
“解密?”多克斯终于找到机会展现了点存在感。
安格尔:“就是用魔能阵来破解魔能阵。”
真正深处的地下迷宫,魔能阵庞大而复杂,历经万年还能运行,就可知其强大之处。万年之后都如此,万年之前想要彻底破解它,显然更不现实。
但是,这群镜之魔神的教徒,却是找到了一个魔能阵没有完全覆盖到的漏洞点,以魔能阵对魔能阵,做出了一个“杠杆”,偷偷撬出了一个通道。
简单来比喻,这个魔能阵就是一个寄付在巨大魔能阵上的微不足道的小蛀虫,只要做的不过分,是不会引起内部注意的。
以此可见,当初为地下教堂寻址的神秘人,绝对不简单。
反倒是修建这个魔能阵的人,水平倒是很一般,加密措施相当薄弱,讲桌投射能量作为主控魔纹也有点明显。
不过,这对他们也算是好事,没有花太多时间,就找到了一条疑似还能使用的地下通道。
“现在应该可以试试这个魔能阵了,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它还能不能用。”安格尔说罢,转头看向众人:“对了,在激活之前,我要提醒一下,这个魔能阵虽然不是特别繁复,但嵌合在地下迷宫的魔能阵上,一旦彻底激活,必然会有能量波动逸出。”
“我不知道游商组织监察花园谜宫的能量波动有多严格,但我们只要进入这条通道,有很大概率会被他们发现。”
“所以,假如这条通道真的能用,接下来我们进入其中后,尽可能要加快探索进度。假如遇到了魔物,能略过就略过,不要耽误时间。”安格尔的目光看向多克斯,这家伙是血脉侧巫师,一旦战斗起来,说不定就会不停歇,所以提前上个眼药。
“还有,遇到疑似古代遗迹的壁画与字符,也不要停下研究。实在忍不住,可以带留影石,等回去以后再来研究。”安格尔这回目光看向的是卡艾尔。
卡艾尔也知道安格尔说的是他,连忙点头:“我明白的。”
至于瓦伊和黑伯爵,安格尔就没有说什么了,黑伯爵阅历与经验都比他多,他自然能控制好自己与瓦伊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要在这里设置点障碍,阻挡一下游商组织?”瓦伊提出意见。
安格尔:“有没有障碍都无所谓,但可以给后来者一些导示。我来设置吧。”
安格尔说罢,随手弹了一道魇幻气息,缭绕在魔能阵四周。
“这就完了?怎么没放点毒药什么的,就像是那种让人长蘑菇的……”多克斯在旁嘀咕。
安格尔觑了他一眼,后者则是憨憨一笑。多克斯是用这种方法告诉安格尔,他知道了皇女城堡的情况,也知道安格尔当时忽悠他去的不安好意。
多克斯自然不是用这件事来威胁安格尔,他在此时说出来,其实是一种坦然的表现。
想要抱大……咳,想要交友,任何可能引起矛盾、猜疑与端倪的点,最好坦然以待,避免这些小事因为滚雪球效应,越滚越大,到时候就不好解决了。
“没有那种毒药了。”安格尔淡淡道。
“那放点威力大的陷阱也行啊。我这里有几个自爆傀儡,要不藏到幻境里?炸死正式巫师可能有点悬,但炸个半死应该没问题。”多克斯再次提议。
没等安格尔回话,黑伯爵先道:“没必要。设置你说的这些陷阱,反而表示了你的不自信。”
话毕,黑伯爵又道:“安格尔做的就不错了,不需要搞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其他人没有看出安格尔在魇幻里做了什么,但黑伯爵和桑德斯非常熟悉,对桑德斯创造的魇幻也有些了解,所以他看到了安格尔留在魇幻里的……导示。
是的,只有导示,没有陷阱,也没有刻意制造迷惑人的幻境。
导示也很简单,就简单的几句话:交代这个地下建筑的背景;交代了魔能阵是他们修复的,讲桌也是他做的;同时还提了一句,超凡者的事,超凡者来解决。
除了最后一句话,是在告诉后来者,不要为难英雄小队的人,其他的都是平铺直述,没有一点主观意见,只是纯粹的“导示”。
简单来说,就是把选择交给了后来者。你愿意信,或者不信,都随你。魔能阵我修好了,但有没有留下后手,你也要自己判断,做出抉择。
如果是疑心很重的人,自然会先做各种排查,这其实就是拖延时间了。
当然,如果一个疑心重且狠心的人,直接用人命来测试,那他们相遇的时间可能会提前,那时候就算杀了他们,安格尔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说白了,他们这边的实力,本来就比游商组织强大,何必怕他们?只是不想被打扰罢了。
安格尔的做法,既给足面子,也在暗暗预判对方的心绪,同时,也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因为,他的导示全是真的,他也没有在魔能阵上做出后手。
这种做法,更得黑伯爵的心意。
多克斯的做法,或许可以更有效的阻止追来者,但本来他们就不惧,没必要提前搞这种暴力手段,反倒显得他们失了自信。
当然,以上是黑伯爵的脑补。
超级邪少混都市
安格尔是不是真的这么想?其实……也差不多。
不过,安格尔之所以不动用杀伤性的陷阱,倒不是因为“会失了自信”的关系,完全是在此之前,游商组织的行为其实没有触及安格尔底线。
而且,从游商与魔匠的口中,安格尔并不觉得游商组织有多么霸道。
他们虽然从冒险团手里换取超凡之物,赚了巨大的利益,但他们没有强行换取,而是以交易达成目的。否则,乌鸦手上的那把用稀有人面鹰魔血石制作的武器,就不可能保住。
这在安格尔看来,游商组织是有可取之处的。
他们或许将冒险团当做手上的工具,但冒险团却也因为依附游商组织,收获不菲。英雄小队就有不少人,用不长的时间,就赚到了足以消耗一辈子的金币,离开了这里,回归普通人的富足生活。
从这个层面来说,安格尔不讨厌游商组织。
在没有明显厌恶感的时候,他便没有动用杀伤性的陷阱,而是主动导示,既是故布疑阵,也是在表明一种自我态度。
……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瓦伊看向好友多克斯。
“连你家大人都觉得这样就好,还能怎么做?不放陷阱了呗,就这样吧。”多克斯看似无奈,但眼神却微微有些兴奋。
假如游商组织真的追上来了,他也有理由动手了。
在此之前,他表现的跟个废人一样,全是安格尔和黑伯爵在主导。可如果游商组织追来了,他这个同阶最强大的血脉侧巫师就有用武之地了。到时候,截杀追踪者交给他,他也不算白来一场。
这是多克斯的真心想法,但如果安格尔与黑伯爵能听到的话,估计会深深叹息。
多克斯这次来可不是以废人身份来的,他的灵性感知简直就是迷雾中的灯塔,指引着他们前进。
可以说,多克斯的重要性不比他俩差,只是他自己还没意识到这点。
“我来激活吧,如果魔能阵出现意外,大人注意保护瓦伊和卡艾尔。”安格尔走到将桌前,对黑伯爵道。
黑伯爵没什么意见,走到了一旁。而一边的瓦伊,看向安格尔的眼神更加崇拜了,连这种时候都考虑着他的安全问题,这真是一个大好的巫师。
安格尔站定以后,深吸一口气,将手放在了主控魔纹上。
此前黑伯爵只是激活魔能阵的显现,而这一次,是彻底的启动魔能阵。
随着魔力滚滚的输入主控魔纹中,没过多久,一道光柱冲向头顶的魔能阵上。这一次,不再像是之前那般,让魔纹慢慢显现,而是直接点亮了所有的魔纹。
整个魔能阵在半空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魔能阵是否有效,就在此一举了。
光芒璀璨无比,蕴荡的能量,让整个地下教堂都开始出现力场波动,墙皮脱落,灰尘尽卷,锅碗瓢盆摔得噼里啪啦作响……这些都是能量波动造成的。
当能量逸散到极致的时候,一道幽幽的黑洞,出现在了魔能阵的左下角。
“这是失败了吗?”瓦伊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有失败,那是……通道。”多克斯看着那个黑洞,轻声道。
“进去吧,没有空间波动,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黑伯爵说道。
众人纷纷点头,伴随着速灵给予的风之力,飞上了高空。
在下面的时候,他们看到魔能阵左下角出现黑洞,但真正到了高空才发现,不是魔能阵出现了黑洞,而是魔能阵背后的尖顶出现了黑洞。
三个尖顶,一大两小,大尖顶是魔能阵主干,右边小尖顶是放“女神的净化”铭文卡的地方,而左边的尖顶,也就是黑洞所在……则是进入地下迷宫的真正通道!
众人没有犹豫,直接飞了了黑洞之中。
……
与此同时,花园谜宫外的某处金属建筑里,一群穿着写有“游商”制服的人,纷纷的朝着能量反应区跑去。
而能量反应区是一个巨大的沙盘。
沙盘模拟了整个花园迷宫。
此时,在沙盘的一隅,正发出一道淡淡的光辉。而这个地方,正是地下教堂所在地。
“有能量反应!”
“这次的能量反应不算大,但很奇怪。不像是地下钻出来的魔物造成的。”
“有人知道这附近有哪个冒险团吗?”说话的人,戴着白色面具,上面写有古怪的“商”字符。从穿着打扮以及气场来看,显然是这群游商中的领导者。
“我知道,这是英雄小队的物资库所在地。我之前去过一次,是一个地下建筑。”
“是直接在地下建筑里出现能量反应?”白面具沉吟片刻:“有点意思。”
“我们之前检查过那个地下建筑,没有什么东西。”
白面具听后却是淡淡道:“记住我的忠告,不要对自己的判断抱有绝对的自信,真理,永远不会在你所能看到的地方。”
白面具的这番话,对不对,暂且不说。但却透露了他在追求“真理”上,所站的派系——唯心派。认为真理是一个唯心的概念,它不是实物,追求真理,其实是在找寻自我,探究自己容纳知识的上限。
这类真理灼见所在的派系,是最为典型的学院派思维。
“是我所见太狭隘了。”游商一员,抚胸半跪,以谢礼面对白面具。
白面具觑了他一眼,便知道他内心其实还有不服,他淡淡道:“走吧,就你了。和我去那里看看吧,看看你的判断,是否是正确的。”
“这股能量波动应该不需要动用到大人出马,派两个小队过去就行了……”
“无妨,我有种预感,那里会发生有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