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七十三章 無月跑了熱推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站在旭风神舰上的风族诸神,看见青萍剑出现在张若尘手中,已是炸开,争论纷纷。
有的认为,是张若尘联合修辰,杀害了青萍子,夺走了青萍剑,恨意滔天。
有的认为,青萍子就是张若尘变化而成,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风兮心中最后的一丝幻想也破灭,但脸色异常平静,就像根本不在意青萍子是谁。
她越是这般,风岩越是担忧。
一个人不将心中的愤怒、感伤、怨恨宣泄出来,这些情感,必然会纠缠在一起,发酵一般,变成凶烈的心魔,使人走向偏执和极端。
风岩沉声道:“无论青萍子是谁,都没有做对不起风族的事,反而帮了我们许多。若不是他,旭风神舰上现在怕是一个活口也没有,早被黑暗神殿屠戮殆尽。”
风族诸神尽皆喑声。
自从渡过神劫,执掌了纯阳神剑,得到风云霸死后的传承,风岩如变了一个人,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便是那些老辈神灵也不敢与他对视。
默先生也不知是不是早就看出了一些端倪,对青萍子的身份丝毫都不在意,突然,惊异一声:“阴阳十八局,居然真的是阴阳十八局!这无月,怎么还精通阵法?”
空间重生之王妃十三岁
“她到底是无月,还是月神?”风岩问道。
“这个……”
默先生也有一些不确定了,虽说旭风神舰比青鹿神殿的神舰先行驶到失落者乐园星域,是亲眼看见无月和修辰的神战。
但,无月怎么可能与张若尘那么亲近?
无月也完全没有必要假意扮成月神的模样,以她的实力,何须这般束手束脚。
别说他们,藏身在这片星域中的神灵,很多都已经迷糊,以至于不敢轻举妄动。
……
张若尘炼制的阴遁九阵和阳遁九阵威力不俗,但都是九九合一,不是十八阵相连。
在诸神大陆上,无月不仅重新将阴遁九阵和阳遁九阵祭炼了一遍,使得威力大增。而且,还让十八阵合一,炼成真正的“阴阳十八局”。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阵灵。”
无月盯了张若尘一眼,操控阴阳十八局,九阵在上,九阵在下,如同星空大磨盘,狠狠的撞击在宇鼎上,将正在斗法的名剑神和绯玛王卷入阵中。
“阵灵,你来控制阵法,拖住他们。”
丢下这句话,无月像奔月的仙子一般,腾飞而起,落到万米高的宇鼎上。她纤纤玉手,向鼎耳一按,数之不尽的符纹从掌心飞出,将宇鼎通体包裹。
宇鼎被符纹压得越来越小……
张若尘心中郁闷啊,费了天大的力气才收服修辰做了器灵,没想到转眼间,自己变成了阵灵。
这无月是不是只学到了月神高冷和无耻的一面?
难道不知,月神也有温情似水的时候。
有什么办法?
谁叫她精神力高得吓人,随手捣鼓了几下,就将阴阳十八局炼制出来,威力比张若尘炼制的阴遁九阵加阳遁九阵不知高明了多少倍。虽然依旧不算是完整的阴阳十八局!
当初风云霸能够伤她,是因为施展了纯阳焚身术,是用生命换来的。
没看见名剑神看无月的眼神都充满忌惮?
这个女人若是没有失忆,处在全盛状态,在场还真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
“无月,你骗得了他人,骗得了我吗?想夺宇鼎,得问过我手中的名君剑!”
“唰唰!”
名剑神眼神凛冽,以奥义引动天地间的剑道规则,双手举剑,神剑之光将阴阳十八局的阵纹一道道撕碎。
一柄柄明亮的光剑,在他身周衍化成了海洋。
恐怖的剑道气息,令得远处的蒲传奇为之动容,举起紫海修罗灯防御,在脚下凝出一座万里紫海。
“诸天神通,摩一神剑诀!”
远处的神舰,纷纷开启最强防御状态。
大神当然可以修炼诸天神通,甚至天尊神通,但是能够悟到几层,就看个人天分了!
修辰感受到死亡威胁,连忙道:“名剑神已将摩一神剑诀修炼到了第五层,借奥义之力施展了出来,便是神王在此,都得慎重应对。你那一剑还不斩出,是要等死吗?”
根本无需修辰废话,张若尘早就感应到生死危机,劈斩出虚天一剑。
这一剑,张若尘本就打算送给名剑神,欲除掉一尊大敌。
“哗!”
虚天的一剑才刚刚斩出,便是天塌地陷,这片星空中的所有天地规则皆被斩断,时间像是禁止,空间像是不存。
名剑神很清楚虚天和须弥圣僧之间的恩怨,因此,根本不相信张若尘真的持有虚天一剑,以为他是狐假虎威。
随着张若尘一剑劈出,被虚天的剑意锁定,他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但瞬间恢复过来,改劈为砍。
就像是将剑当成了刀使用……
“轰隆隆!”
半晌后,诸神才从明亮的剑光中恢复视觉。
张若尘一剑斩过,不仅将名剑神调动过去的剑道规则尽数摧毁,更是清空眼前一切,时间和空间如同消失了!
远处观战的诸神,皆是陷入震撼之中,以为名剑神已被斩杀,化为虚无。
世间的剑道强者,又陨落一位。
但做为顶尖级别的强者,蒲传奇却看出一些端倪,发现在最后时刻名剑神将名君剑当成了刀使用,劈出惊世绝伦的一刀。
那一刀的威力,世间只有一人可以斩出。
不过,虚天的这一剑太强,将刀光完全压制下去,以至于在场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发现了那一刀。
但此刻没有人关心名剑神怎么会拥有那一刀,也没有人关心他死没死,因为天杀的月神,居然趁此机会收走了宇鼎,向黑暗深处飞遁而去。
“张若尘,拦住他们!”
月神的神音,在天地间回荡。
张若尘怔住,还从来没有见过月神跑得这么快过。不对,她是无月。
“不能相信她,追上去!”修辰道。
黄金车架和绯玛王已是先一步,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追向月神。
张若尘正欲追上去,阴阳十八局却遭到攻击,被紫海修罗灯打碎了一片。神器的威能,向前碾压,直向阵法腹地的张若尘和修辰攻击过去。
张若尘和修辰合力,打出日晷。
“轰隆!”
日晷和紫海修罗灯碰撞,爆发出一圈圈神力涟漪,随后同时倒飞出去。
听说王爷很傲娇
张若尘和修辰被那股逆卷回来的神力震得连连后退,凭借阴阳十八局的阵法之力,才勉强稳住身形。
修辰还好,修为强大,没有受伤。
但张若尘哪里承受住这么强横的神力,当场便是吐出神血,深切意识到与太虚境大神的差距。
“被无月算计了,她多半没有失忆,是故意在利用我们,帮她夺取宇鼎。蒲传奇这小子的战力,在整个地狱界的无量境之下,都是拔尖的那一批。失去了虚风尽的一剑,今天危险了!”
“别说了!我还不信了,凭借阴阳十八局和你的力量,不能与他一斗。”
张若尘眼神锋锐,精神力完全释放出去,修复阴阳十八局,使得所有阵法铭纹全部显现出来,呈现出十八座独立的空间阵法世界。
蒲传奇手持紫海修罗灯,以神器开路,没有丝毫惧色,面含笑意:“他们都以为宇鼎才是至宝,可惜那种级别的东西,不是什么人都拿得住。本神倒是觉得,日晷更有意思,逆神碑也是至宝,据说,你还有六柄神剑?”
“修辰,你便是全盛状态,也不是本神的对手。更何况,你先前被名剑神伤成了那样,还能发挥出几成战力?行吧,本神今日便送你上路。”
修辰深知蒲传奇的厉害,压制住心中怒火,向张若尘传音,道:“不可与他力战,先逃走再说。要逃,本神还是有些把握!”
张若尘冷然道:“修辰天神威震修罗族的时候,你可敢与它这般说话?狂妄之徒,什么蒲传奇,今天本座就来打碎你的传奇!修辰,别怕他,战!”
修辰意味深长的盯了张若尘一眼,当然不是感动,而是怀疑他被紫海修罗灯刚才那一击打得神魂错乱了!
就凭你,也敢声称打碎别人的传奇?
你才是狂妄之徒吧?
“哈哈,好胆!”
蒲传奇欣喜,大步向前,直向张若尘和修辰冲了过去。
不怕他狂,就怕他逃。
如果张若尘和修辰要逃,蒲传奇就算再强,也是无可奈何。
“轰隆!”
突然,空间阵法光壁打开,一道龙形血光,从上空冲出,瞬间进入阴阳十八局,刺向蒲传奇的头顶。
蒲传奇哪里料到突然杀出一个血绝战神,仓促之间,只得撑起紫海修罗灯,迎向从上方刺下来的血龙战戟。
血绝战神却根本不与他手中的神器对碰,错身而过,又以戟为棍,猛然抽击在蒲传奇胸口。
“噗!”
蒲传奇的身体躬了起来,向后飞出去,嘴里大口吐血。
论修为,蒲传奇自然远在血绝战神之上。
但论肉身爆发力和近身战斗,他和血绝战神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还未等他缓过气,血绝战神的第二戟和第三戟接连劈出,将其神躯拦腰打断成了两截,神血染红虚空。
“你们先走!”
血绝战神身上铠甲鲜亮,如此对张若尘和修辰说了一句,虎目紧盯蒲传奇,没有再出手。若是抱着杀死蒲传奇的想法,就不是这样的打法了!
等到张若尘和修辰遁走,蒲传奇的两截神躯,重新续接。
血绝战神虎躯伟岸,身上每一块肌肉都散发血色神光,手持龙吟不绝的血龙战戟,大步向蒲传奇走去,道:“知道你不服!多修炼了好几十万年,怎么会被一个太虚境初期三戟打断神躯?那就再来吧,今日得让你深刻的记住,欺负一个小辈不算什么本事,更不该惦记你不能惦记的东西。”
……
今天紧赶慢赶,还是迟了十几分钟,但总算还是两章更新了!
明天就回老家了,过年的事特别多,后面几天的更新肯定没办法稳定,尽量保持每天一章。年后,恢复两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