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第六百零四章 亡神的末路(下)鑒賞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就在班恩和托姆的神之化身于巨龙海湾同归于尽,带着各自信徒的亡魂海顺着奔涌的冥河冲向下层位面,冲向位于毁灭荒原的朦胧之狱时。
正身处汲水城地下城区,同为‘死神’的亡者之神米尔寇和杀戮之神巴尔同时感应到了那股庞大死亡能量的波动,纷纷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原本正趴在祭品上大快朵颐的米尔寇整个鼠都楞在了原地:
“班恩竟然‘死’了…这怎么可能!”
他之所以那么干脆利落的借用亡者之神的权能借给班恩亡魂之力,一方面的确是受到了来自班恩的威胁,另一方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反正班恩手中的那块石板也已经弄丢了,不如索性借助对方的疯狂,将其他圣者的贪婪与仇恨都吸引到班恩身上,这样他暂时就安全了,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慢慢打造他的亡者国度,研究自己手中那块石板的用途。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班恩不但失败了,而且失败还来的这么快!
“不行!这里不能待了!我得换个更加安全一点的据点才行。”
就在米尔寇如同受惊的老鼠般在石室内盲目的打转时,藏在天花板角落阴影出的巴尔也是深吸口气,缓缓自腰间拔出两把短匕,心中同样想着:
‘不能再等了,不如索性直接逼问石板的下落吧,反正米尔寇刚刚已经因为活祭耗费了不少神力,应该不是我的对手,只要拿到石板,不大了逃到东大陆去…’
可就在米尔寇正叼着那把骨制权杖准备跑路,就在巴尔磨刀霍霍向‘老鼠’时,一群老鼠一窝蜂的涌进了石室中,对着米尔寇一阵叽叽喳喳。
“什么?有大股人类进入下水道了?”米尔寇才刚刚惊呼出来。
一阵刺鼻的白烟就弥漫了进来。
那群老鼠当即仓惶的散开,米尔寇出于神之思维的残留和身为神的自尊,让他稍稍停留了那么一瞬间,吸进了一口那诡异的白烟…
整个鼠当即就跟土拔鼠似的直挺挺的立了起来,双爪掐住自己仿佛正在由内而外在灼烧般的脖颈,猩红的双眼凸出,然后跟摔跤手时将自己摔倒在地,上面口吐白沫,下面一泻千里,痛的整个鼠都痉挛了起来,不停吱吱叫着:
“啊…卑鄙的人类,居然朝整个下水道下老鼠药!!!”
这猝不及防一幕让一旁的巴尔都有些惊呆了,他猝不及防之下也吸入了一口,虽然有些眩晕,但也不至于像米尔寇表现的这么夸张。
巴尔在心惊之下第一时间瞧了一眼自己在各个路口留下的炼金监视装置,就看到了成排成排的人类士兵身着一种将自己身体全部包裹住的白色防化服,背着类似农药罐般的装置,一手不停拉动着手动的杠杆压缩装置,右手上的金属喷头就不断的喷洒出那诡异的白色毒雾。
所过之处,下水道里的那些老鼠无比痛苦倒地抽搐,很快就告别了自己短暂的鼠生。
巴尔当即恍然,这恐怕是药剂师专门针对老鼠的强代谢体质配置的炼金毒剂。
显然大剂量下对人类本身也有毒副作用…但很可能是因为米尔寇为了在短时间内获取大量的亡魂在汲水城散播鼠疫,从而将这座城市的主人彻底惹怒了…
因此不惜付出一部分健康的代价,也要不遗余力的消灭这些鼠害,同时揪出背后的祸患之源!
同时他也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甄嬛传 全集
可巴尔刚要动手,整座石室的墙壁就轰然爆炸开来,砸的米尔寇吱吱直叫。
烟尘散去,一个压抑着愤怒的声音随着他们的脚步声响起:
“噢,我还当传言中的死神是何等可怕的模样,没想到,竟然是一只大耗子吗?可真是丑陋而又滑稽啊。”
随着两人的临近,他们也终于看清了来者。
正是这座城市的无面领主凯尔本和他的妻子莱拉·银手。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先前的爆炸吹散了一部分烟雾,让米尔寇终于缓了口气,用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来者:
“我还当是谁,原来是两个密斯特拉的神眷者啊。
“可就连密斯特拉都已经死了,魔网也因此崩溃了,你们这些‘魔网权能者’,还能用的出…什么像样些的魔法吗?”
凯尔本却是狞笑着将手中的黑杖往身旁一插,抽出一把弯刀来道:
“老实说我原本还有担心这个问题,可我好歹在学魔法之前,还当过上百年的游侠来着。
“虽然我看上去的确没什么做游侠的潜能,但宰上你这么只阴沟里的老鼠,应该还是…不在话下的吧。”
这句嘲讽值拉满的话语却是直接激怒了原本就因为炼金毒雾而显得有些神经错乱的米尔寇,也深深刺到了他内心深处的痛点:
“狂妄的凡人!你们才是渺小丑陋的老鼠!你们才是!
“竟敢嘲笑我亡者之神!
破天弑神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吱!!!”
米尔寇这声带着怒火的咆哮,竟是产生了一道如同实质的声波,掀起飞沙走石。
担心莱拉安危的凯尔本第一时间没有选择进攻,而是持刀挡在了妻子的身前,于是很快就看到了令人汗毛直立的惊悚一幕。
就见无数原本逃过毒雾的老鼠像是响应了它们‘神’的召唤,竟是对着米尔寇、对着同伴的鼠躯疯狂啃噬起来,一眼望过去,就如同一团打了马赛克不断蠕动的血肉之球。
“噢…糟了…这玩意儿似乎变得更恶心了”
被恶心得够呛的凯尔文低头瞧了瞧自己手中的‘小破刀’,忽然感觉自己的灭鼠计划有些够呛。
他身后同样无法使用什么强力魔法的莱拉接连开弓射了几箭,却都被那蠕动的肉球直接吞了下去。
很快这场‘邪恶祭祀’终于结束了,一头通体没有毛发就跟刚刚自胎盘中发育而出的‘巨鼠’降临了。
虽然是一头发育不良的幼鼠,却是因为神力的缘故,体长接近了李维本体的巅峰状态。
一头足有巨龙般庞大的老鼠凭空出现在了汲水城的下水道,以至于原本还算空旷的检修通道瞬间都变得拥挤起来。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米尔寇歪着脑袋盯着似乎有些懵逼的凯尔本夫妇,口齿不清道。
“现在该怎么办…”
莱拉也感觉到他们的战斗力在面对这样的玩意儿时有些够呛。
“还能怎么办…跑啊!!!”
柳意含笑的眸眼 美公子
原本气势拉满的凯尔本望着这宛如邪神般的玩意儿,当即就拉着莱拉的手,一溜烟的疯狂逃窜起来。
一边逃着还一边对着空寂的下水道尽头大喊道:
“计划有变!所有人后撤!后撤!撤出地下城区!
“女神!沃金大人!你还没到吗?你再不来我们汲水城可就玩完了啊!”
两人就这样也不知跑了多久,又转过一个转角,身后就冲出一个没毛的庞然巨物,撞在下水道的石壁上,让整个下水道乃至整座汲水城都跟着不停颤动起来。
也是这造成的动静实在太大,终于,一个身着华丽财富祭祀服的身影出现在了前面,她右手插着柳腰,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响起:
“是谁在呼叫你们高贵美丽又强大的财富女神?
“噢,两个狼狈的小可怜,让我看看究竟是怎样的邪恶在追逐着你们。”
凯尔本望着这气场十足的女神身影,险些喜极而泣,拉着莱拉就直接从沃金身旁一跃而过,同时感谢道:
“啊!感谢命运的垂怜!沃金冕下!您总算如约抵达了!
“那么那个怪物就先交给您了!我去组织人手想点办法干掉它!”
沃金望着凯尔本他们一骑绝尘的背影,整个神有那么点懵,想要伸手挽留,又怕这样有损她女神的形象。
“诶?不是…你们难道不帮我的…吗?这和说好的…可不太一样啊…”
嘭!
随着米尔寇那无毛的巨鼠模样冲出转角,一边喷吐着漫天唾沫星子咆哮着的狰狞模样闯入沃金的视界中。
这位财富女神的嘴角当即就抽了抽…
“吼!!!”
因为吸入大量毒雾的米尔寇此刻眼中已经没有多少理智,望着突然出现的沃金,眼中满是贪婪的食欲,发出一声如同风暴般的咆哮,将一身盛装的沃金吹的衣衫凌乱,发髻歪斜。
“啊!!!
“凯尔本!莱拉!你们等等我呀!
“这老鼠真的好恶心好可怕啊!
“救命呐!!!”
财富女神当场就被这从未见过的可怕场面给吓哭了,痛哭流涕毫无女神形象可言的一边朝着凯尔本他们离开的方向一路奔逃,一边闭着眼睛不停从袖口抛出大把的金币以神力驱动当做武器朝着米尔寇抛撒着。
铛铛铛铛砸的米尔寇满头是包,地上满是砸歪的金币。
“你不要过来啊!
“好恶心呐!!!”
只可惜这种攻击方式似乎伤害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米尔寇被这位女神砸的不住咆哮着,吸入了更多的鼠药,速度变得更快了。
只可惜这位撒币女神似乎对方向不是很敏感,在沦为圣者后就更加如此了,足足绕了好几圈弯路,才找对了方向。
不过也正因为她的拖延,让凯尔本他们有了足够的准备时间。
接近地面的下水道入口处,凯尔本夫妇正指挥着已经快累瘫的士兵们将剩下的药剂罐堆放在一起,正准备绳子扎起来,就听到了沃金那哭爹喊娘的求救声,当即一愣。
总感觉这位传言中的女神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弱鸡啊…
不过…已经够了!
“莱拉,我们上!报仇的时候到了。”凯尔本对着身旁的妻子道。
“嗯!为了女神!为了汲水城死去的那些子民!”莱拉用力点头道。
“女神!这边!”凯尔本对沃金挥着手。
“啊!你们…你们总算没有抛下我。”
沃金女神几乎喜极而泣,可就在她就要冲出地下水道时,就看到凯尔本竟是再次与她交错而过,提着那把弯刀朝着身后的怪物冲去。
“你疯了!??”
可就在她回首相望时,又有无数箭雨自她身旁掠过,朝着米尔寇射去,而凯尔本则在这箭雨的掩护下一跃而起,落在了巨鼠的背上,一刀朝着这位亡神的脖颈扎去,直至末柄。
“吼!!!”

米尔寇痛苦的张开巨口嘶吼着,摇头晃脑的想要将脖子上的‘老鼠’给掀下去。
就在沃金楞然望着这宛如史诗传说中的一幕时,就听到了凯尔本的声音:
“女神!快!将这些药剂罐,塞进它的肚子里!”
沃金虽然弱了点,却有个说不上优点的优点,她总能在这种危机关头时,不经过脑回路,就依据本能行事。
“这个吗?走你!”沃金根据提示,当即将目光落在了那摞成山的药剂罐上,动用她的神力,将其直接暴力的朝着米尔寇张开的巨口…
塞了进去!
在米尔寇本能的咬合下,足有数十吨的老鼠药顺着他的喉管灌进了他的肚子…
下一刻,察觉到不妙的米尔寇将猩红的双眼睁到了极限,它想要将那鼠药给吐出来,但老鼠的新陈代谢实在是太快了,而在他的神力催动下更是如此。
毒剂很快就经由它的消化系统进入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脏器,每一个细胞,浑身的毛细血管都开始破裂,痛苦的挣扎嘶吼道:
“你们这些卑鄙的凡人…
“不…不不不!
“我不要…我不要回…地狱…”
米尔寇在大剂量毒剂的灌输下,竟是当场暴毙而亡…
成了科瑞尔第一个死于老鼠药的…神…
这名亡神七窍流血,屎尿满地,场面惊悚恶心至极。
叮当,一块黏土似的石板也从他的腚眼随着粪便一同排出体外。
恐怕无论班恩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家伙竟是将石板给藏在了自己肚子里…
“他…终于死了?”沃金有些后怕的看着眼前恶心的一幕。
“应该是的。”
感觉浑身骨头都摔碎了一半的凯尔本在莱拉的搀扶下起身,嘴角抽搐的笑着道:
“真是没想到,原本给那群老鼠准备的药剂,居然还能派上这种用场。”
同时心中也有些安慰。
他总算是为当年死在亡灵天灾,死在这场鼠疫下的子民们…报仇雪恨了…
而这一次,除了费了些钱,没有其他伤亡…
想到这里,他仰天笑着自语道:
“提比利乌斯,夏兰薇珞丝,你们看到了吗?
“我凯尔本,做的还算不赖吧…”
这是,身旁的莱拉问:
“咦?那是什么东西?”
她注意到了那枚石板。
沃金也强忍着恶心瞧了一眼那堆辣眼睛的排泄物,旋即陡然瞪大了眼睛:
“石板!一定是他们偷走的命运石板!”
她想要将它捡起来,可是那玩意儿沾上的东西实在是太脏了也太恶心了点。
就在她准备想办法将它弄干净时,一个黑影突然窜出,竟是直接踩进了那座粪坑…然后消失不见。
随他一同不见的还有…石板…
“该死的!该死的小偷,快抓住它!”
沃金当即怒了,居然有人敢在她眼皮子下面抢东西!
要是让那头银龙知道自己把失而复得的石板又给搞丢了,天知道会怎么挖苦自己。
可那家伙只是转眼间就逃的没影了…
下水道的另一边,巴尔一边抱着沾着屎的石板,一边埋头狂奔,心中窃喜着:
班恩死了,米尔寇也死了!
他就是唯一的死神了。
只要他解开这块石板的秘密!
他巴尔,就是未来唯一的死神!
足以匹敌耶各那样的强大死神!
可就在这时,一声金属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打破了他美好的幻象。
巴尔当即驻足,就看到了一名瞎了眼的老人,提着大剑缓缓向他走来,眼瞳骤缩到极限,不可置信的惊呼道:
“提尔!??”
如果说世间还有什么能够令他们几个亡神感到本能惧怕与恐惧的…
那么这位看守了石板几千年的正义之神,绝对是其中之一。
一位跃进科瑞尔之初,就是最顶端强大神力神祇之一的可怕存在!
否则他们也不至于谋划了那么多年,在对方抛下神职去对付混沌魔犬时才敢去盗走石板。
这一刻,巴尔当即有种被主人逮住人赃并获的感觉。
“贼…总算逮到你了。”提尔长舒口气,就像是了却了心中的夙愿一样。
巴尔咬牙道:“提尔!你不要逼我,不要忘了,你已经不是正义之神了,现在的你,不过是个凡人,一个瞎了眼的凡人!”
可心中却是有些忐忑。
虽然对方已经不是那个可怕的正义之神了,可自己也不是巅峰状态啊,甚至可以说,当初本体只有半个脑袋从朦胧之域逃出来的他,可以说是死亡三神中最弱的那个。
否则他也不会拖到现在才跟小偷一样动手了。
可对方像是置若罔闻,依旧提着大剑沉默的朝着自己缓缓走来。
“该死的老东西!那我就送你下地狱去吧!”
巴尔躬身朝着提尔埋头冲去,可就在他的匕首就要捅到对方的脖颈大动脉时,眼前却是突然一亮又忽然黯淡下去。
剑 终归谎言
紧接着他就感觉浑身开始无力起来,径直滑跪在地,无力的呻吟道:
“这…怎么可能…”
从他身侧路过的提尔,将手中的大剑缓缓收入腰间。
噗嗤!
一道如同瀑布般的血泉自杀戮之神半个胸口喷涌而出,溅的下水道的天花板都是,最终只能瞪着眼睛轰然倒下,死死的盯着自胸口滑落又被自己的血所打湿的石板,缓缓失去了光彩。
提尔微微侧首道:
“神?
“你们这些所谓的伪神,比我所认知的那些神…
“实在是…弱太多了…”
在他曾经的那个世界…
他正义…
明明才是最弱小的那个神啊。
“嗯?”
就在提尔为那些因为这些弱小却邪恶的邪神们而惨死的人们缅怀感伤时,他已经瞎掉的双眼,却是‘看到’半颗丑陋的脑袋从已经死去的躯体中腾起,挣脱了下层位面规则的束缚,一边腾空而起,一边无声的哀嚎着:
“不…我不能回去,杀戮之子,我在坦瑞斯还有一个杀戮之子,我必须得去往那边…”
噗!
提尔一脚跺碎了巴尔的脑袋,顺带将那半颗灵魂之颅给踹下了地狱,喃喃道:
“我再也不会…
“不会给你们半点祸害凡人的机会。
“绝不会…”
……
坦瑞斯港。
由于纷争之神班恩的覆灭,周遭至少二十八个国家都在一同举行盛典。
身为其覆灭之地的坦瑞斯自然也不例外。
可在这样普天同庆的夜晚里,洛嘉莉和安格斯却是独自坐在帐篷里,有些羡慕的看着围着篝火载歌载舞的民众们。
他们手中,却是各自握着一把匕首。
这是他们自从圣者浩劫开始就养成的习惯。
也是为了防备杀戮之神扭曲她意志与灵魂进而像操控那些杀戮之子那样操控她的后背手段。
他们曾经约定,一旦巴尔试图侵占她的躯体,那么安格斯就会毫不犹豫的了结洛嘉莉,再了结自己。
这是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秘密。
可就在这时,洛嘉莉忽然心有所感,眼泪忍不住就流淌了下来。
一旁的安格斯还以为那残酷的约定之刻就要来临,正准备拔刀相向时,却是注意到妻子脸上的杀戮黯纹…缓缓消逝了…
那一瞬间,帐篷外原本仿佛隔着一个世界的欢庆声仿佛也为之变得真切起来。
“洛嘉莉!”激动的猛地拥住自己的妻子,无声而泣。
“正义…降临了…”泪眼朦胧的洛嘉莉喃喃道。
时隔百年,她从一出生就背负的杀戮诅咒,月之森曾经的灭村惨案,汲水城那些无声死去的孩子。
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正义的声张。